中國積極分享航太成果,美方卻在太空擴軍備戰

中國積極分享航太成果,美方卻在太空擴軍備戰
美國作為航太實力最強的國家,不僅在航太領域用孤立、打壓、污衊等手段阻止他國發展航太技術,還高調組建太空軍,大有將自己的軍事霸權延伸到太空的意圖。中國航太之所以遭到針對,是因為美西方喜歡以己度人。在他們看來,自己發展太空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得軍事優勢,因此就認為中國也是抱著同樣目的開發太空的。

  從SpaceX成功回收火箭開始,太空熱的帷幕被迅速拉起:星鏈計劃顆顆衛星的不斷升空與服役運作,嫦娥探月系列探測器的成功發射與科研,天問、毅力號火星探測器,“羲和號”探日衛星,商業航太富人們愉快的太空旅行等,將人類的深空探測夢加速推進。

  商業航太與探月、火星探測儀的成功,也讓航太大國將擱淺的載人探月再次提上日程。近日,俄羅斯在與烏克蘭膠著的衝突空隙中對外宣佈,要把探月計劃重新拾起來,將和中國聯合起來進行多項登月計劃。我國預計在2030年左右,通過兩次火箭發射任務,實現載人登月這一目標。而美國的“阿爾忒彌斯”戰略則計劃在2025年左右將NASA宇航員以及和NASA有合作關係的國家宇航員送往月球。中美俄三國的載人登月計劃都緊鑼密鼓,如箭在弦。

  然而,並不是所有國家都願意看見中國在航太領域崛起。NASA局長比爾·納爾遜屢次扯上中國。美國媒體更是將“阿爾忒彌斯”計劃視為“美國價值觀的投射”,不斷鼓吹其可以幫助NASA在與中國的探月競賽中獲得早期領先優勢。

  事實上,中國從發射第一顆衛星開始,就一直將和平開發太空作為宗旨,堅定維護太空安全的同時,積極與世界分享中國航太的成果。在中國看來,讓人類能夠真正地脫離地球走出去發展才是探索太空的根本意義。而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國必須要從航太大國成長為航太強國,才能進行下一階段的太空探索。中國未來的太空探測計劃唯有只增不減,才能積累足夠的經驗,發展更先進的科技,讓未來的人類可以脫離地球這個搖籃,踏入無垠的星空。

美間諜衛星頻繁抵近中國太空目標

  近日,美太空軍負責作戰、網路與核武裝的副作戰部長,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為核準其出任太空軍最高指揮官的聽證會上炒作所謂“中國威脅”,鼓吹中國等競爭對手在太空嚴重威脅美國利益,聲稱中國能發揮不對稱優勢,干擾、損害、甚至最終摧毀其衛星,並打擊地面的基礎軍事設施,進而阻止美國的太空能力對聯合作戰起到關鍵作用。

  對於美方罔顧事實,頻繁炒作所謂“中國威脅”的行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指出,其實質是美方為自身發展軍力、謀求稱霸外空製造藉口,也是美方固守冷戰思維、轉嫁自身責任的又一表現。中國探索外空,是為了滿足國家經濟、社會、科技和安全等需求。中方一向倡導和平利用外空,反對外空武器化和軍備競賽,積極在外空領域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事實上,美國才是太空安全面臨的最大威脅。美國政府公然將太空界定為“作戰疆域”,加快組建太空軍和太空司令部,大力研發部署進攻性武器。作為擁有上千枚衛星的國家,美國至今仍在密集發射各類軍事偵察衛星。美軍還參與了大量商業航太投資,採購數十億美元的商業衛星服務,將其用於軍事用途。五角大樓在近日發佈的新版太空政策文件中,將太空視為“美國家軍事力量的優先領域”,提出要加強美太空軍能力,以抵禦所謂“敵對行為”。

中國成功發射試驗十二號衛星01星02星

  數據顯示,美國的相關太空間諜行為,對包括我國在內的全球其他國家的空間安全造成了極大威脅。2021年12月23日,中國在海南文昌發射場運用長征七號改運載火箭,將試驗十二號衛星01星、02星成功送入預定軌道後不久,太空監視衛星“美國270”便機動抵近,意圖近距離“偷窺”這兩顆中國衛星。

  2021年7月,一顆由美國空軍和美國軌道科學公司聯合秘密研發的太空監視衛星“美國271”試圖接近中國迄今為止重量最重、也是最為先進的實踐-20號衛星。“美國271”與實踐-20號衛星平行“伴飛”,但隨後中方發現了美國衛星的企圖,並迅速地將實踐-20號衛星移走。然而諷刺的是,美軍卻“倒打一耙,賊喊捉賊”!

  據報道,執行對中國衛星抵近監視的“美國270”和“美國271”衛星均來自於一個名為“地球同步軌道空間態勢感知計劃”的高軌巡視衛星系統。2015年,時任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司令的約翰·海騰曾表示,該計劃的解密是為了向世界表明,美軍正在監視軌道上發生的一切。我們的衛星把用於觀測地球的情報蒐集、監視、偵察的所有能力都用來監控其他衛星。

  據介紹,“地球同步軌道空間態勢感知計劃”系列衛星由美國軌道ATK公司研製,于2014年首發,目前已有4顆衛星發射入軌,旨在監視地球靜止軌道高度及其附近的常駐空間目標,衛星攜帶的光電感測器專用於空間監視,收集特定目標衛星的情報。

  由於地球靜止軌道具有獨特的軌道資源優勢,因此各國在該軌道上部署了通信、導航、數據中繼、導彈預警、電子偵察等眾多戰略衛星。美國“地球同步軌道空間態勢感知計劃”系列衛星通常活動在比地球靜止軌道略低或略高的軌道上,通過與地球靜止軌道目標的相對漂移可達到巡視探測該軌道的目的。該系列衛星軌道極具靈活性,可以根據重點目標的觀測需求,通過頻繁變軌實施有效觀測,完成對該軌道目標成像的任務。此外,該系列衛星傾向於對通信中繼衛星進行抵近,其佔比約為88%。因此可以判斷該系列衛星可能具備電磁頻譜信號探測能力,能獲取通信中繼衛星的信號頻率。”

  事實上,除了“地球同步軌道空間態勢感知計劃”之外,美軍還曾開展多項計劃意圖對其他國家的衛星開展監視、干擾甚至捕捉等太空破壞活動。近年來美國先後開展過“軌道快車”“鳳凰計劃”“老鷹”衛星、“泰特拉”等相關研究項目,以實時監測其他國家的衛星。但美軍方相關人士卻大言不慚地宣稱,中國相關航太活動“對美國的空間安全造成威脅”。

太空軍不夠?美還要成立太空“預備隊”

太空軍迎新名字“守護者”。圖/美國太空軍推特

  自美國成立太空部隊以來,美國國內一直圍繞是否成立太空國民警衛隊爭論不休。最近,關於這個話題的討論再度熱絡。據悉,美國國民警衛隊試圖推動建立一個單獨的太空國民警衛隊,並表示這是空中國民警衛隊和陸上國民警衛隊工作的自然延伸,不會耗費太多資金。但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反駁認為,單獨的太空國民警衛隊每年要花費1億美元。所以去年的國防授權法案禁止了美國國防部為太空部隊建立任何後備部門。

  然而在圍繞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的討論中,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再度就該問題爭執不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支援成立專門的太空國民警衛隊,參議院則建議將空中國民警衛隊改名為空天國民警衛隊,而不是單獨設立太空國民警衛隊。

  一個由美國國會兩黨議員組成的小組提出《太空國民警衛隊建立法案》,計劃在美國太空部隊之下建立一支太空國民警衛隊。根據法案,原本從事太空任務的國民警衛隊成員將集體劃歸新機構。為保留人員力量和作戰經驗,美國太空部隊退役人員也將轉入太空國民警衛隊繼續服役。美國國防部評估認為,如果把從事太空軍事任務的國民警衛隊人員全部納入,太空國民警衛隊的規模將達5800人。

  另據美國空軍和太空部隊協會高級研究員蒂姆·瑞恩透露,美國眾議院在其2023年國防授權法案中提出一項修正案,再度支援建立太空國民警衛隊。預計下一步,美國國會將圍繞這一問題進行深度討論。

  據介紹,早在美國太空部隊成立之前,美國就依託空中國民警衛隊開展太空軍事行動。目前,美國國民警衛隊在阿拉斯加州、加利福尼亞州等7個州和關島擁有共計14個太空作戰單位,下轄約1500人。美國國民警衛隊總參謀長丹·霍坎森表示,美國國防部約11%的太空人員來自國民警衛隊,他們在電子戰以及衛星通信和導彈預警等領域擁有豐富經驗。

  可見,美方為了確保自己的太空優勢,對空間安全構成了巨大威脅。美國將太空作為國家軍事力量的優先領域,進一步加劇太空武器化、戰場化趨勢,是對太空和平與安全的重大挑戰,是對和平利用太空國際共識的公然踐踏,充分暴露了美方在太空擴軍備戰、稱霸太空的野心。


     來源:中新網、環球網、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