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多型火箭支撐中國載人航太工程:三十而立 逐夢蒼穹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大陸新聞 > 時事要聞      2022-09-22 11:03:02

1992年9月21日,中國載人航太工程以“921”為代號正式獲批。30年間,我國先後突破一大批具有自主智慧財産權的核心技術,成功擁有自己的空間站。如果説載人航太工程讓我們的飛天夢有了目標,那載人航太工程“三步走”戰略則讓這一目標有了輪廓,其中的每一步都要有穩紮穩打的火箭作為支撐。

道阻長:“一步一個坎兒,難題一眼望不到頭”  

30年前,我國推力最大的火箭是長征二號E(以下簡稱“長二E”,其他型號表述同),當時它的可靠性指標僅為0.91,遠達不到載人標準。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以下簡稱“火箭院”)決定在它的基礎上研製“長征二號F載人航太新型火箭”,並將長二F的可靠性指標定為0.97。  

研製載人火箭到底有多難?以零部件數量為例,汽車有幾萬個、飛機有十幾萬個、運載火箭有幾十萬個、載人航太産品則有上百萬個,所有的環節必須萬無一失。彼時,火箭院的研製人員只在國外畫報上見過載人火箭,對它的細節一無所知。對當時國內基礎工業狀況而言,0.97無異於在喜馬拉雅山腳下遙望珠峰峰頂。  

不懂就去學,沒有經驗就去積累,自力更生是刻在中國人骨子裏的品質。火箭院派出10余人遠赴莫斯科學習載人火箭技術,經過4年潛心鑽研,中國載人火箭研製取得突破性進展:箭體結構靜力試驗具備條件、振動箭開始生産總裝、活動發射平臺投産……  

“怎麼那麼難呢!”長二F火箭副總師劉烽回憶,1998年長二F火箭初樣箭來到酒泉,與試樣狀態的地面設備、首次應用的發射場“三方會師”。單獨驗證時表現良好的“三方”,“會師”後卻波折不斷。火箭和發射平臺推出去、拉回來,問題解決後再推出去,遇到新問題再拉回來……“一步一個坎兒,難題一眼望不到頭。”信心像戈壁灘上的碎石,在灼灼的日光裏散落滿地。  

跌入谷底、逐步爬升、大幅跨越,火箭院人在艱難中越挫越勇。1999年至2002年,長二F遙一至遙四火箭相繼研發成功,推動了陸海基航太測控網驗證、微重力環境下空間生命科學、空間材料實驗開展,贏得“神箭”美譽。  

2003年10月15日,劉烽在發射塔架上做最後的檢查。航太員專用電梯緩緩打開,楊利偉手提小方箱走出來。目光接觸,劉烽心情澎湃。那一刻,曾經的寒風酷暑和披星戴月都有了至高無上的意義。  

2005年10月,長二F遙六火箭將航太員費俊龍、聶海勝送入太空,順利完成多人多天太空飛行試驗,“三步走”戰略“第一步”順利收官。  

行路難:可靠性和安全性提升沒有終點  

“我已出艙,感覺良好!”2008年9月27日,當航太員翟志剛的聲音從遙遠的太空傳來,神州大地一片沸騰。完成7次發射的長二F火箭再次不辱使命,第3次成功發射載人飛船,托舉3名航太員合力完成空間出艙。  

“火箭可靠性和安全性提升沒有終點。”長二F火箭總體主任設計師常武權説。2010年至2011年,在長二F火箭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持續攀升過程中,長七、長五B進入研製賽道,中國載人航太工程開始以“三步走+齊步走”模式闊步前行。  

長七火箭6個模組均採用液氧煤油低溫發動機,複雜程度遠超常規發動機。研製隊伍採用協同工作模式,總體結構、控制、動力等專業設計人員進駐發動機研製單位聯合攻關,經過兩個月通宵達旦的奮戰,不僅圓滿解決了佈局問題,還完成了總體及相關專業設計。  

2011年7月,長七火箭轉入初樣研製,2015年5月轉入試樣研製。型號隊伍共攻克33項技術難關,完成包含全箭合練、動力系統試車在內的313項大型地面試驗。這背後是研製隊伍快節奏、高強度的默默付出:有的設計人員剛在綿陽完成風洞試驗,就直接趕赴西安開展發動機熱環境測量;有的工藝和操作人員上午在南苑進行管路試驗安裝,下午又轉戰雲崗吊裝貯箱……從總體到單機,從設計人員到工人,每個人都在為長七騰飛拼盡全力。  

好消息接踵而至。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長七火箭助推器、芯一級、二級三個模組動力系統試車相繼成功;2015年3月,長七火箭在文昌航太發射場完成合練;2016年6月,長七火箭首飛分秒不差。  

“這簡直不像一枚新火箭!”看著飛行數據,發射場相關負責人不禁讚嘆。  

2017年4月20日,長七遙二火箭首次承擔中國載人航太工程任務,成功發射天舟一號貨運飛船,箭船組成的空間貨物運輸系統首戰告捷,“三步走”戰略“第二步”目標達成。  

征途遠:創造新歷史是致敬歷史的最好方式  

2021年4月29日,天和核心艙精準入軌,中國空間站建造進入全面實施階段。這一次,接力棒交給了長五B。長五B與長五火箭共用芯一級和助推器大部分關鍵技術,一齣生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長五B火箭一級半構型在我國尚屬首次,火箭一級首次作為末級使用,直接送有效載荷入軌。  

這項技術有多難?研製人員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整流罩像動車車廂一樣大,到達預定軌道火箭一級發動機關機後,約140噸的推力會在幾秒鐘內完全消失,就像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突然剎車,穩穩停靠在指定位置,送“乘客”下車。這是長五火箭不曾走過的路。  

2013年是長五火箭和長五B火箭齊頭並進的第三年,“兩型火箭兩手抓、兩手都很硬。”長五系列火箭副總指揮曲以廣説,長五火箭開始大部段試驗,實現我國大型運載火箭跨越發展;長五B在兩輪減重後更精幹,並攻克20.5米整流罩設計與分離、低溫動力零窗口發射、大推力直接入軌等重大關鍵技術。  

“要想成功,就打起精神再戰!”2017年7月,長五遙二火箭飛行至346.7秒時,一級發動機突然關機,火箭偏離軌道後墜入大海。時隔多年談起此事,長五火箭動力系統設計師于子文仍難掩心痛。  

曾經為火箭更可靠做了多少努力,此時找到病灶就有多艱難。2019年12月,長五遙三火箭打贏復飛之戰,長五系列火箭重新以強者之姿站上航太舞臺。  

2022年5月10日,長七遙五火箭成功發射天舟四號貨運飛船;6月5日,長二F遙十四火箭將3名航太員送入太空;7月24日,長五B遙三火箭將問天實驗艙送至預定軌道。新老火箭輪番上陣,助力走好“三步走”戰略“第三步”。  

從無人飛行到載人飛行,從一人一天到多人多天,從艙內實驗到出艙活動,從單船飛行到組合體穩定運作……創造新歷史,是致敬歷史的最好方式。在載人航太工程而立之年,我國將建成三艙構型的空間站,成為獨立掌握近地空間長期載人飛行技術,具備長期開展近地空間有人參與科學研究、技術試驗和綜合開發利用太空資源能力的國家。 (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袁丹華
熱門評論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