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俄羅斯與美西方就石油限價展開新一輪博弈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國際新聞      2022-12-05 08:41:35

□ 本報駐俄羅斯記者 張春友

俄烏衝突至今,切斷或至少限制俄羅斯經濟高度依賴的能源出口,成為美國及其西方盟友打壓、制裁俄羅斯的工具。在此前謀求沙特石油減産未果的情況下,美西方再度“出招兒”,對俄羅斯的石油制定價格上限。作為反制措施,俄方表態稱將不會向那些對俄石油進行限價的“不友好國家”供油。

美西方妄圖故技重施

七國集團(成員國包括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義大利和加拿大)自9月起就已經圍繞是否對俄羅斯石油出口價格設置上限進行了多輪討論,並將其作為減少俄能源外匯收入的重要手段,用以配合當前因俄烏衝突而發起的對俄經濟制裁。七國集團財長會通過的聯合公報也表明瞭對俄石油實行出口價格限制的政治意圖。公報中甚至直截了當地聲稱:“當俄羅斯的原油和石油産品超過規定的‘限制價格’時,這些産品出口所需要的海上運輸服務將被禁止。”

美國財政部近日表示,七國集團即將宣佈對俄羅斯石油出口的價格上限。美國財政部還透露了兩點資訊:一是對俄羅斯的石油出口限價還將不斷進行調整;二是除七國集團外,美國的其他盟友也將同步跟進。

果不其然,12月1日,歐盟各國政府初步同意將從俄羅斯進口的海運石油價格上限定為每桶60美元。歐盟同時制定了一套調整機制,保證俄羅斯海運石油的價格上限保持在低於市場價格5%的水準。相關協議以書面形式在12月2日提交歐盟各國政府批准通過。

“限價令”預計12月5日開始執行,而對俄精煉石油産品的限價將於明年2月5日開始。

俄寸步不讓行將反制

俄羅斯與美西方的關係早已不能用“歷史冰點”來形容,俄烏衝突進一步惡化了這一局面。針對七國集團此次發起的石油“限價令”,俄羅斯方面已做好實施反制的準備。

早在今年9月,也就是歐盟內部圍繞是否對俄羅斯石油出口進行限價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俄能源部部長舒爾吉諾夫就表示,俄羅斯不會虧本或低於成本價對外提供石油和天然氣,不會向實行價格上限的國家出售上述能源。

俄分管能源的副總理諾瓦克11月底再次重申這一立場。他表示,俄不會向實行石油限價的國家供油。而作為應對,除停止對“不友好國家”供油外,俄方也將採取兩手反制措施:一是調整俄能源出口方向。俄羅斯將把石油供應轉向以市場為導向或者轉向將減産的合作夥伴;二是減産。作為世界石油出口大國,俄羅斯石油減産將直接影響國際能源市場及國際石油期貨市場。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出現震蕩走低,紐約原油期貨主力合約價格從今年6月的每桶超過120美元大幅下跌至目前的每桶約87美元,回落至俄烏衝突之前的水準。在美國財政部放出“限價令”的消息後,國際油價再次大幅下挫,最大跌幅近5%。

對俄羅斯而言,美西方炮製的石油出口限價確實將帶來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俄聯邦統計局8月底公佈的數據顯示,上半年俄國內生産總值(GDP)同比下降0.4%。隨後俄第一副總理別洛烏索夫表示,今年俄GDP下滑幅度將略高於2%,2023年下滑幅度可能不會超過1%。

俄羅斯是僅次於美國和沙特的第三大原油生産國,負責供應全球約10.5%的原油需求。目前,俄羅斯日均産量為1100萬桶,其中原油每日出口量約為500萬桶,石油衍生品則為280萬桶。俄總統普京此前曾表示,七國集團限制從俄進口石油以及對俄石油施加“限價令”的企圖荒謬無稽,將導致石油價格像天然氣價格一樣飆升。諾瓦克則強調,試圖對俄能源出口限價是一種赤裸裸的政治行為,是對市場規則前所未有的行政干預,將不可避免導致行業整體投資下降,也將嚴重威脅國際能源供應穩定。

利益攸關方反應不一

與遠在大西洋彼岸且與俄經貿聯繫本就相對微弱的美國不同,歐洲作為俄羅斯能源的消費大戶,正在遭遇對俄制裁措施的反噬。歐盟委員會今年3月曾給出了對俄能源的“脫鉤”時間表,計劃2022年底前將歐盟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需求減少三分之二,並在2027年前逐步擺脫對俄羅斯化石燃料的依賴。但英國媒體坦言,俄羅斯在歐洲能源市場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歐洲在短時間內終結對俄能源依賴困難重重。這也是導致歐盟內部對俄羅斯石油“限價令”出現不同聲音的根本原因。

希臘、塞普勒斯和馬爾他等歐洲航運國家擔憂,一旦對俄羅斯石油設置價格上限,俄羅斯很可能以“禁售”的方式進行反制,而這會對這些國家的航運業造成重大影響。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近日指出,歐盟對俄羅斯施加多輪制裁效果適得其反,引發歐洲國家能源價格飆升。匈牙利高度依賴俄能源,60%以上的石油和85%的天然氣來自俄羅斯。歐爾班表示,對俄制裁將使本國經濟受到嚴重影響,需要5年時間及大量資金以完成過渡。匈牙利外交部長西雅爾多則表示,對俄石油禁令將破壞匈牙利的能源供應安全,“新一輪對俄制裁措施將使匈牙利無法獲得保證經濟正常運作所需的石油”。

不過,在歐洲國家中,一味追隨美國腳步、支援對俄石油出口限價的也大有人在,有的國家甚至要求將價格限定在更低的程度。如波蘭、立陶宛和愛沙尼亞等國就認為價格上限“定得太高了”,希望以生産成本來確定價格,即20美元左右的水準。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經濟顧問烏斯滕科甚至直言,“我們希望看到可能的最低限度”。

國際石油消費市場的反應也有所差異。其中,作為全球第三大石油進口國,印度近期從俄羅斯進口的原油量激增。截至今年10月,俄羅斯已經成為印度最大石油供應國,俄羅斯的原油在印度石油進口中的佔比從原來的1%飆升至22%。印度石油和天然氣部長普裏表示,印度對七國集團即將對俄石油實施的“限價令”沒有感到壓力,因為當市場出現問題時,市場機制就會予以相應的反應來調節市場。而印度外長蘇傑生強調,印度將繼續購買俄羅斯石油,兩國還將擴大貿易關係。

當前,俄烏衝突仍在持續,針對石油等能源的限價只是利益攸關方博弈的“舞臺”之一。俄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梅德韋傑夫指出,美國聯合一眾盟國發起對俄制裁的目的就是“遏制、分裂並最終摧毀俄羅斯”。可見,美西方與俄羅斯的博弈仍將持續,制裁與反制裁之爭還會繼續上演。(來源:法治日報)


責任編輯:侯哲
寰球熱點
國際觀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