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看完《天下長河》你有沒有意難平?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2-12-08 09:06:26

  河神廟前,暮年的康熙皇帝顫顫巍巍爬上大殿,向靳輔與陳潢二人的塑像行禮,他老態龍鍾的臉上百感交集,既有感激,又有悔意……這是《天下長河》的最後一個鏡頭。鏡頭定格,劇情結束,四十集大戲圓滿謝幕。

  《天下長河》的自我定位是“歷史傳奇劇”——用康熙年間治河能臣靳輔及其幕僚陳潢治理黃河的真實歷史做框架,劇中人物大多有據可考,劇情發展也始終遵循歷史走向。當然,故事細節和人物關係也有一些虛構的成分,甚至還有被錯誤的史料給帶偏的地方。

  明珠真是胤褆的舅舅嗎?

  究竟是哪些地方被錯誤史料帶偏了呢?最明顯的一處錯誤,是把大臣明珠跟康熙長子胤褆的關係給搞錯了。該劇第十七集,康熙的嬪妃之一惠妃回娘家省親,去了明珠府上,讓明珠幫忙管教胤褆。惠妃當時説道:“你是他親舅舅,得管他。”然後在第十八集,明珠發現惠妃和胤褆謀害太子,趕緊勸阻,惠妃卻説:“太子爺身後有索相,我兒子身後還有明相呢,你不是他親舅舅嗎?”胤褆則直接問明珠:“您,我的親舅舅,到底保不保我?”很明顯,主創團隊認為明珠就是惠妃的哥哥,認為康熙的大兒子胤褆就是明珠的外甥。

  其實也不只是《天下長河》,早在十幾年前,另一部歷史傳奇劇《康熙王朝》也認為明珠是大阿哥胤褆的親舅舅。再往前追溯,已故小説家二月河撰寫《康熙大帝》時,同樣將明珠和胤褆描寫為舅甥關係。小説家和編劇之所以會有這種認識,並非出自藝術加工,而是被乾隆年間的野史《永憲錄》誤導了。按《永憲錄》的説法,康熙的妃子惠妃姓葉赫那拉,明珠也姓葉赫那拉,惠妃是明珠的妹妹,所以惠妃之子胤褆是明珠的外甥。

  惠妃到底是不是明珠的妹妹呢?肯定不是。查《清史稿·后妃列傳》,惠妃的滿洲姓是烏拉那拉,父親名叫烏拉那拉·索爾和;而明珠出身於滿洲大姓葉赫那拉,全名是葉赫那拉·明珠,後來被簡寫成“那拉·明珠”,又因為音譯時隨意使用漢字的緣故,再被簡寫成“納蘭·明珠”。明珠有一個堂弟叫葉赫那拉·索爾和,與惠妃的父親同名,但不同姓。也就是説,明珠的家族與惠妃的家族是兩個家族,明珠的堂弟和惠妃的父親是兩個人物,明珠與惠妃並沒有親屬關係。

  《天下長河》在講述靳輔、陳潢治河這條主線故事的同時,又設計出兩條次要的故事線,即大阿哥胤褆跟太子胤礽爭奪皇位,而明珠又跟另一個大臣索額圖明爭暗鬥。這兩條次要的故事線交叉在一起——索額圖以“太子爺叔姥爺”的身份支援太子,明珠則以“胤褆親舅舅”的身份支援胤褆,兩個大臣的相權之爭與兩個皇子的皇位之爭糾纏起來,劇情推進頗具張力。然而在真實的歷史上,索額圖確實是太子的叔姥爺,明珠卻不是胤褆的親舅舅,連堂舅和表舅都不是。

  陳潢跟高士奇結拜兄弟了嗎?

  劇中另有一條貫穿始終的人物關係,那就是主角陳潢跟南書房大臣高士奇結拜兄弟。

  所謂“南書房”,相當於明朝的內閣,而“南書房大臣”則相當於宰相。我們知道,明清兩朝的皇帝為了不讓大權旁落,堅持不設宰相,可是政務太多,皇帝忙不過來,又不得不設立內閣、南書房、軍機處之類的秘書班子,結果就讓內閣學士、南書房大臣和軍機大臣等秘書官員成了事實上的宰相。

  索額圖是南書房領班大臣,等於排名第一的宰相;明珠也是南書房大臣,等於排名第二的宰相。兩大宰相的權力越來越大,康熙為了削弱他們的實權,在南書房安插了一個級別較低的高士奇。再後來,康熙對高士奇也不放心,又讓新提拔的探花郎徐乾學進入權力中樞。徐乾學、高士奇、明珠、索額圖,以及本劇主角陳潢和靳輔,都是實實在在的歷史人物,在《清史稿》都有比較詳細的記載,他們的性格、地位和結局都比較接近劇中演繹。

  然而在歷史上,陳潢並沒有跟高士奇結拜兄弟,更沒有跟徐乾學結拜兄弟。本劇讓三人一起進京趕考,還在客店之中八拜為交,這一點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當然,從劇情設計來講,這種人物關係是非常合理的。

  康熙年間就有銀票?

  跟主角陳潢一樣,高士奇也是比較傳奇的人物,清朝的正史和野史都寫過他的故事。按清代筆記《檐曝雜記》第二卷記載,他進京趕考落榜,在明珠府上做家教糊口,因為文筆好,腦子聰明,被明珠舉薦為官。進入南書房以後,他收受賄賂,發了大財,用金豆子收買太監,刺探宮廷消息。本劇稍加改編,讓高士奇在索額圖府上做家教,又暗中投靠明珠,收買太監時不僅用金豆子,還用了銀票。

  在這部劇裏,銀票是多次出場的道具。除了第十六集,高士奇打探康熙在讀什麼書,塞給小太監一張銀票,還有第十一集徐乾學送銀票給高士奇,以及第十二集高士奇為了打賞宣旨太監,硬從徐乾學靴筒裏搶走銀票。

  “銀票”是什麼東西呢?其實就是一種可以在小範圍內自由流通的不記名存摺,由古代連鎖儲蓄匯兌機構“銀號”發給儲戶使用,可以轉讓,可以挂失,可以讓接收方去對應的銀號兌換成等值的白銀或銅錢,有點兒像現代歐美國家富人和中産階級常用的支票。

  最近幾十年,在以明清兩朝為歷史背景的小説和影視劇裏,銀票屢見不鮮。例如金庸先生創作的武俠小説《鹿鼎記》、十幾年前熱播的歷史劇《大明王朝1566》,主角生活中都離不開銀票。即使在學術界,也有人誤認為唐朝的“飛錢”、宋朝的“會子”、明朝的“寶鈔”都是銀票。其實飛錢是不能流通的存摺,會子和寶鈔都是能自由流通但不能挂失的紙幣,而銀票只能在發行該銀票的連鎖銀號中支取,可以局部流通,可以隨時挂失,跟飛錢、會子、寶鈔都有本質上的區別。

  銀票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呢?要到清朝道光年間才誕生,這一點在《清史稿·食貨志》中有明確記載,絲毫沒有歧義。現在收藏市場上曾經出現乾隆年間的銀票,行家都知道那是後來偽造的。康熙年間有沒有銀票呢?肯定沒有。讓銀票在這部以康熙年間為歷史背景的正劇裏出現,算得上是一個疏忽。

  于振甲的黑白石子和“功過格”

  于振甲這個角色也是有歷史原型的,他就是康熙年間著名清官于成龍。于成龍字振甲,本劇用字而不用名,或許是因為該角色過於頑固和迂腐,先後造成黃河兩次大規模潰決,致使幾百萬人民死於黃患,主創團隊為了不影響歷史上于成龍的清官形象,在名字上做了一點點處理。

  劇中于振甲不僅是清官,還是不折不扣的道學先生,他一齣場就帶著那兩隻瓷碗和兩堆石子,每天晚上反躬自省,如果做一好事或者有一善念,就往左邊碗裏放一顆白石子;如果做一壞事或者有一惡念,就往右邊碗裏放一顆黑石子。編劇設計的這個情節是特別符合歷史真實的,類似的修行方法在明清兩朝曾經非常流行。

  明朝有一個名叫徐溥的大臣,讀書求學時嚴於律己,要做聖人,方法跟于振甲類似。于振甲用碗和石子,徐溥用瓶和豆子。每天睡前,徐溥反躬自省,用黑豆記錄自己的惡念和惡行,用白豆記錄自己的善念和善行。久而久之,當瓶子裏只有白豆、再無黑豆的時候,就證明他已經在道德上成為聖人了。

  該做法源於佛教。按《佛祖統紀》《法苑珠林》《傳法正宗記》等佛教典籍記載,大約兩千年前,古印度有修行者龍樹,床前放著兩口缸,起惡念時就往缸裏放黑豆,起善念時就往另一口缸裏放白豆。後世佛教徒將龍樹尊稱為“龍樹菩薩”,他的故事在唐朝傳入中國,在宋朝被朱熹及其門徒借鑒,在明朝成了理學儒生共同使用的修行方法。

  其實明朝和清朝還出現了另一種簡便易行的修行道具,叫做“功過格”,主要是雕版印刷的表格體日記,篇頭刻印著平叛善惡的打分標準,規定做什麼樣的好事打多少分,做什麼樣的壞事扣多少分。功過格的使用者除了理學儒生,還有吃長齋的佛教徒。當時有很多想考舉人的秀才、想發大財的窮人、想生兒子的夫婦,按照功過格的打分標準行善積德,盼望著當自己的分數達到某個高度時,就能自然而然地求得好運,最終得以金榜題名、富貴雙全、子孫滿堂。

  陳潢和靳輔為何要在江蘇治理黃河?

  《天下長河》的核心故事是治理黃河,所以我們還是要回到治理黃河的主題上來。相信已經有很多看過這部劇的朋友發現了,編劇做了大量文獻研究和田野調查,將康熙年間治理黃河的原因、過程和成敗都考證得非常詳實。

  不知道您有沒有留意到這部劇的片頭動畫:九曲黃河從西向東一路延伸,兩岸的莊稼和城鎮陸續呈現,在狂風巨浪和滔天洪水當中,無數河工正在奮力修造堤壩,最後黃河流入大海,在藍色的海面上匯聚成一片紅色的扇面。這段動畫其實是由兩幅圖組合而成的,所用底圖是現藏于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康熙黃河萬里圖卷》,動畫裏的城鎮、河工和船隻則出自瀋陽故宮的鎮館之寶《康熙南巡圖卷》。能從博物館中查閱到這兩張古地圖,説明主創團隊下了苦功。

  我們知道,黃河是中國第二大河流,全長超過萬里,流經青海、四川、甘肅、寧夏、內蒙古、山西、陜西、河南、山東等九個省,最後從山東流進渤海。然而在這部劇裏,靳輔和陳潢主持修建的幾乎所有防洪工程,尤其是高家堰和蕭家渡兩處,全部位於江蘇,這又是為什麼呢?需要從黃河改道的歷史説起。

  早在南宋時期,金兵佔據中原,忙著搶錢搶女人,無人治理黃河。於是黃河迅速決口,決口後的黃河掉頭南流,從河南蘭考拐向東南,衝進京杭運河,進而衝進淮河,再從江蘇東部流入黃海。從南宋前期,到清朝中葉,黃河在江蘇境內肆虐六百多年,江蘇自然就成了康熙年間的治河重地。

  從第九集起,陳潢和靳輔為了根治黃河,沿黃河西上,一路勘測水深,追尋黃河源頭,最後抵達一個叫做“星宿海”的地方。《清史稿·河渠志》有記載,康熙派人追尋黃河源頭,確實抵達星宿海。星宿海在哪兒呢?在今天青海省瑪多縣境內。當然,真正的黃河源頭還要靠西三百里左右,在今天青海省曲麻萊縣境內,《清史稿》記為“阿勒坦噶達蘇老山”,那是在乾隆年間才發現的黃河正源。

  經過追根溯源和沿黃勘測之後,陳潢和靳輔制定出“束水衝沙”的治黃方案:在流速緩慢的黃河下游加築堤壩,讓河身變窄,人為提高流速,讓水流把河床上淤積的泥沙沖走,這樣就能加深河床,使河堤相應升高,決口就不容易發生了。

  當時的黃河下游在哪兒呢?就在今天河南東部、山東北部以及安徽和江蘇境內,主要是在江蘇境內。陳潢和靳輔束水衝沙,下游流速提高,泥沙沖走了,滔滔黃水先後衝進江蘇境內的駱馬湖和洪澤湖,經過自然沉澱和減水壩的過濾,再把含沙量較少的湖水導入京杭運河,從而保證南北漕運的通暢。這就是陳潢和靳輔治理黃河的核心策略。

  但這個策略也讓駱馬湖和洪澤湖的防洪問題成了重中之重,所以陳潢和靳輔不得不常年泡在駱馬湖附近的蕭家渡以及洪澤湖東岸的高家堰工地上,督促河工清理淤沙、增高堤壩、開挖引河、改良減水壩。劇中第十六集,陳潢主持河道會議,給河道官員講解蕭家渡和高家堰工程的重要性,還展示了減水壩的模型,這段情節是貼近歷史的。

  對於減水壩,現代人比較陌生,您可以把它理解成古代版本的三門峽大壩:攔河而建,有多個閘門,既能攔截泥沙,又能調節流速,只不過古代技術落後,沒有在大壩上配套建設水力發電工程而已。

  “束水衝沙”的治河方案有效嗎?

  那麼陳潢和靳輔的治河方案是否有實效呢?確實有,而且效果明顯。

  看《清史稿·河渠志》就知道,清朝立國後,黃河幾乎是年年決口,其中康熙三年(1664年)、康熙五年(1666年)、康熙十年(1671年)和康熙十五年(1676年)更是大規模決口,往往是幾十個縣的上百萬百姓死於水患。可是自從康熙十六年(1677年)靳輔擔任治河總督以後,直到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靳輔被罷官,中間十餘年時間僅出現過一次決口。

  靳輔被罷官,先後由王新命和于成龍(即劇中的于振甲)擔任治河總督,他們非常愚蠢地拆毀減水壩,拆毀束水衝沙的縷堤,拆毀大堤之外的月堤(即劇中陳潢説的“重堤”),結果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連續決口。

  該劇最後一集,于振甲終於醒悟,改用陳潢和靳輔當年的治黃方案,終於讓黃河再次安瀾。這段情節也有文獻依據,查《清史稿·于成龍傳》,康熙曾問于成龍:“爾嘗短靳輔,謂減水壩不宜開,今果何如?”于成龍羞愧地説:“臣彼時妄言,今亦視輔而行。”意思就是説他當年批判靳輔,後來知道錯了,不得不採用靳輔的方案。其實即便是在科技發達的今天,陳潢當年提出的“束水衝沙”仍然沒有過時,只不過現在是用多級水庫調水衝沙,比當年使用落後的土堤束水衝沙要高效得多,也安全得多。

  本劇許多情節都參考了多年前二月河撰寫的《康熙大帝》,原書説康熙親徵噶爾丹歸來路過黃河,見黃河水竟然清了,也幡然醒悟,下旨釋放獄中的陳潢。其實黃河在宋朝和明朝都變清過,並不證明黃河已經得到根治。康熙晚年,陳潢和靳輔的《河防述要》成了治河大臣的必讀書,可是黃河仍然隔三差五地決口。從這個角度看,陳潢和靳輔的治河方略雖然有效,但卻沒有徹底解決問題。

  康熙治河算不算成功?

  康熙一朝為什麼不能徹底解決黃河決口的問題呢?首先是因為科技條件不支援,經濟實力也不支援,其次則要歸罪于康熙本人。

  陳潢和靳輔是《天下長河》的主角,也是劇中最憋屈的角色,從民間到官場對他們都有怨言,連康熙也並非一直支援他們。這又是為什麼呢?因為治理黃河是最宏偉最艱難的長期工程,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永遠不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

  康熙先後用兵于三藩、台灣、東北和蒙古,國庫始終不寬裕。他最初下定決心,全力支援靳輔,可是每年幾百萬兩銀子花下去,又不能馬上見效果,便會懷疑靳輔貪污,懷疑減水壩等水利工程是否真的可行。當朝中那些只會清談不懂實務的御史(例如劇中的“鐵面御史”郭琇)連篇累牘上章彈劾靳輔時,他很難不動搖。

  平心而論,康熙是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優秀皇帝之一,但他終究是一個獨裁者。按《清史稿·河渠志》記載,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南巡,視察蕭家渡工程,竟然命令靳輔拆毀減水壩;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他又命令靳輔疏通入海口,靳輔回奏説這樣會讓潮水倒灌,危害甚大,他便派另一個大臣去主持入海口疏浚工程。劇中陳潢之所以在天牢中被囚禁至死,就是因為不迎合疏浚入海口的旨意,惹惱了康熙。這段情節在歷史上沒有記載,但從情理上是説得通的。

  劇中還有其他小小疏忽。例如第三集,江寧知府于振甲押送靳輔進京,靳輔一直稱呼于振甲“縣尊”。其實在清朝官場上,知府必須被尊稱“太尊”,比知府官位低兩級的縣令才可以稱為“縣尊”。後來靳輔喊于振甲“振甲兄”,于振甲説:“你不要喊我振甲兄,你叫我于振甲大人、于縣尊。”説明這個錯誤不是演員的口誤,而是因為編劇不太了解清朝官場的習慣稱呼,寫錯了臺詞。

  當然,幾處瑕疵並不影響這部劇的整體品質,也不影響我們觀劇時的快感和震撼。

  李開周

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