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北京京劇院創作的現代京劇《石評梅》進行二輪演出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演出資訊      2023-01-30 11:33:33

  近日,北京京劇院創作的現代京劇《石評梅》繼2022年首次演出後,在順義大劇院進行了第二輪演出。

  與第一輪演出相比,《石評梅》進行了部分修改,如在第一場戲中增加了石評梅和余書豪的感情線索鋪墊,使得二人衝突更符合邏輯;在第二場戲中增加了石評梅和高君宇的心靈溝通,使二人的感情遞進更富有層次,等等。綜觀第二輪演出,《石評梅》的故事性更強,人物形象更為突出,性格更為飽滿,演員的表演更為成熟,包括唱腔細節的處理、傳統戲曲程式動作與人物現代性的結合。

  最值得説的

  嘗試向科學要管理

  向優秀傳統學管理

  作為北京京劇院全力打造的一齣重點劇目,《石評梅》幾番雕琢,正在從京劇作品向京劇精品邁進。而北京京劇院為創作這齣戲所進行的一些嘗試則更令人思考。其中,“因‘角兒’創戲”,是最值得説道説道的。

  何謂因“‘角兒’創戲”呢?從表面上看,這齣戲是根據優秀程派青衣演員郭瑋的藝術特點為她量身打造的。但“因‘角兒’創戲”的內涵絕非打造一位明星演員這麼簡單,而是一家藝術院團在藝術生産和藝術管理上的新思路、新舉措,也是向科學要管理,向優秀傳統學管理的一次嘗試。

  第一個層次

  為藝術家量身打造劇本

  呈現一個“活”的石評梅

  “因‘角兒’創戲”由淺入深,是有兩個層次的。第一個層次是“因人設戲”,即根據演員自身特點去創作或者編排適合這位演員的劇目,即量身打造。這原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包括京劇在內的中國戲曲領域,這歷來是“傳統”,甚至於很多的戲曲演員都有“御用”編劇,如齊如山之於梅蘭芳,還珠樓主之於尚小雲,羅癭公金仲蓀之於程硯秋,陳墨香之於荀慧生等等。

  這些編劇熟悉藝術家的藝術特點,並根據這些特點來編纂劇本故事,設置人物形象,而演員則依據自身的特點和劇本來與琴師、鼓師一起安腔設計身段,這樣才能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屬於他們自己且又為觀眾所接受和認可的藝術形象,這些戲是競爭對手無法學過來或者匹配的。

  劇本與演員的匹配度要到一種什麼樣的“默契”呢?一齣《將相和》,李少春、袁世海也演,譚富英、裘盛戎也演,而他們用的劇本其實就是劇作家翁偶虹寫的一個本子。但是李少春和譚富英的表演手法、唱詞,乃至於故事細節的處理上又不盡相同。歸根結底也是翁偶虹根據譚李二位的不同藝術特點進行了不同的修改,甚至在唱詞的轍口上也不盡相同。

  為藝術家量身打造劇本,一方面源於戲曲舞臺上的競爭,而另一方面,它又更加促進了藝術家之間的競爭。也正是如此,京劇舞臺上才會有多種多樣的藝術形象,京劇史上也才會出現多種流派,京劇市場也由此能夠興盛起來。

  但是當代很長一段時間,特別是在現代戲創作上,戲曲出現了劇本與演員割裂的狀態,編劇不了解演員,演員不熟悉編劇。劇本出來以後現找演員,演員沒戲演現找劇本,別彆扭扭,演起來再説。很多時候,評論者會認為新編戲中的舞臺人物形象僵硬不“活”,演員表演空洞乏味,如果從劇本與演員關係的角度來看,戲中人是否適合這個演員,演員與角色之間是否會産生“情感”,是否能夠産生互動,最後形成演員與角色的融合,戲裏戲外的跳入跳出,恐怕應該是我們思考的一個重要因素。

  此次《石評梅》的創排,圍繞著演員的特點來設置主要人物,在劇本創作過程中,就已經考慮演員與角色之間的關係,從而有助於演員對角色的把握,甚至對角色産生共鳴。以郭瑋為例,她是優秀的青年程派演員,但是程派青衣很多,郭瑋的性格特點和藝術特點是什麼呢?生活裏的郭瑋是內斂的、低調的、端莊的、知性的,舞臺上的郭瑋基本功紮實,颱風穩重,程派路數歸正,細緻而不花哨,有內在的張力……而石評梅的知性、沉穩、堅韌正好與郭瑋的個性和戲路相近。了解演員和劇中人的關係,編劇的創作就能有“抓撓”,再通過演員的二次創作,最終呈現出來的就是一個“活”的石評梅,是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石評梅。

  除了郭瑋與石評梅,周恩旭與高君宇的關係,其實也是異曲同工。北京京劇院這些年由於對武戲的重視,培養了許多優秀的武生演員,如詹磊、魏學雷、李根等等,周恩旭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員。這些武生演員又各有各的特點與擅長。周恩旭,年輕、帥氣,有文人氣質,能武擅唱,這就為編劇在塑造高君宇時提供了更大的空間,反過來也就能夠更好地發揮演員的特長與才華。

  從這兩輪《石評梅》的演出來看,顯然石評梅與高君宇的人物創作是成功的,而這種成功首先就要歸功於“因‘角兒’創戲”的編劇方式。這種創作方式是符合戲曲藝術規律的,終究編劇編的是京劇不是話劇,編劇者不能只沉浸于劇本文學之中,而忽視舞臺上的唱念做打翻。我們在舞臺上經常看到的“京話劇”恐怕就是忽略了這個問題。

  第二個層次

  尊重戲曲人才培養規律

  向人才要新戲

  “因‘角兒’創戲”的第二個層次是編劇為優秀演員進行創作而不是為一般演員。這不是“勢利眼”或者“看人下菜碟”,而是打破“大鍋飯”,尊重戲曲人才培養規律,向科學要人才,向人才要新戲。

  戲,是有成本的,有成本就要賣票。票靠什麼賣得出去?好演員,恐怕是最大的因素。從譚鑫培已降,京劇就走上了挑班制的發展道路。挑班制,根本上就是明星制,京劇的“角兒”就是明星。京劇明星不是靠誇大其實出道,也不是靠炒CP博眼球,靠的是手眼身法步、閃轉騰挪翻,簡單地説就是——實力。而實力是靠練功練出來的,是靠舞臺實踐打磨出來的,沒有實力,沒有實踐,沒有觀眾緣,賣不出票,這樣的演員怎麼能夠享有為他編戲的資格呢?即便劇院給他編完了,但沒有人看不也是白搭嗎?

  很多年輕演員因為資歷問題、市場環境問題、收入問題在各自院團裏感覺沒有動力,看不到希望。一些院團的管理現實讓他們感覺練不練一個樣,練好練壞一個樣,反正都是演不完的丫鬟宮女,跑不完的門羅散報,熬到哪站算哪站。但是北京京劇院這次在《石評梅》“因‘角兒’設戲”的嘗試,恰恰告訴了青年京劇演員,只要你足夠優秀,你就有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一天,就會有真正屬於你自己的戲。是吃戲飯,還是吃稀飯,你看著辦。不想當角兒的演員,一定不是好演員——北京京劇院顯然是真正懂得這個道理的。

  一年時間,《石評梅》的創編不僅給首都舞臺奉獻了一齣好戲,也為京劇藝術創作方式和管理方式的改變,提供了借鑒。

  文/水滿則溢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3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