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宏都拉斯與蔡英文當局“斷交”啟示錄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深度分析      2023-03-26 22:30:41

微信圖片_20230217144943


  作者 彭 韜 華中師範大學臺港澳與東亞研究中心

  2023年3月14日,宏都拉斯總統希奧瑪拉·卡斯特羅發社交平臺發文稱,她目前已經下令該國外長愛德華多·雷納尋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3月17日,蔡英文在台北舉辦所謂“駐臺使節”晚宴,並向宏都拉斯“駐臺代表”發出了邀請,宏都拉斯“駐臺代表”布羅德沒有現身。3月23日,臺外事機構宣稱決定召回蔡英文當局所謂“駐宏都拉斯代表”。3月25日,“臺駐宏都拉斯代表”張俊菲搭機返台。當地時間3月25日,宏都拉斯外交部發表聲明,正式宣佈與中國台灣斷絕“外交”關係。3月26日,中國外交部長秦剛在北京與宏都拉斯外交部長愛德華多·雷納舉行會談,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宏都拉斯共和國關於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中洪正式建交。

  蔡英文自2016執政以來,台灣所謂的“邦交國”數目一直在下降。宏都拉斯是蔡英文當局上臺後,第9個宣佈與台灣當局斷絕官方關係的國家。早前,聖多美和普林西比(2016)、巴拿馬(2017)、多明尼加(2018)、布吉納法索(2018)、薩爾瓦多(2018)、索羅門群島(2019)、吉里巴斯(2019)、尼加拉瓜(2021)先後與台灣“斷交”。台灣的“邦交國”數量由此減少至13個,達到歷史最低。目前,台灣“邦交國”主要集中在中南美洲、南太平洋地區。拉丁美洲是台灣傳統的“邦交”重鎮,包括貝里斯、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巴拉圭、海地、瓜地馬拉、聖文森及格瑞那丁、聖露西亞等7國,是台灣當局“邦交”活動的重點地區。大洋洲的南太平洋島國,主要包括吐瓦魯、諾魯、馬紹爾群島、帛琉等4國。非洲和歐洲地區目前各僅剩1國,分別是史瓦濟蘭和教廷。

  蔡英文當局對於“邦交國”的關係非常看重,就是其所謂“固邦護盤”。這是因為其一是為了拓展其“國際生存空間”的需要,通過對邦交國的金錢捐贈以及技術援助,如策動“邦交國”為其“參與聯合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等案進行提案、聯署以及發表支援言論;其二是為了與“邦交國”周邊的非“邦交國”拉近關係提供平臺,試圖通過爭取友邦或擴大其“國際顯示度”,提高其“合法性”,以堅固所謂“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其三是台灣“邦交國”超過半數在中南美洲,中南美洲在地理上接近北美,“過境美國”是台灣歷屆當局發展與美國實質關係的重要渠道之一,同時還可以達到在國際上為台灣宣傳,提高台灣的“國際能見度”的目的。其四在於台灣的“邦交國”基本都是美國的“附屬國”,台灣可以通過“邦交國”,擴大在中南美洲和南太平洋地區的影響,借美國的勢力為其在“邦交國”站臺,臺美共同加強政治經濟合作幫助台灣“穩樁”。

  一、蔡英文當局“外交”難以為繼,“固邦護盤”無濟於事

  在發展與“邦交國”關係方面,蔡英文當局主要採取“踏實外交”、“金元外交”、“文教外交”、高層互訪、建立機制化合作方式等途徑,努力維持並鞏固其與“友邦”的“外交”關係。

  首先,政治上提倡“踏實外交”。2016年6月蔡英文上任伊始,就開啟了訪問“友邦”巴拿馬和巴拉圭之旅。參訪期間,蔡英文在演講中多次提到“踏實外交”新政策。所謂“踏實外交”從內涵上看:“第一,就是穩健地朝著正確的方向邁進,以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精神,克服台灣的各項‘外交’挑戰,開拓國際空間。第二,就是對自由民主價值的堅持,與理念一致的國家在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密切合作,對國際社會作出實際貢獻,以堅固‘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 從目的上來看,蔡英文當局施行“踏實外交”的政策,一方面想以踏踏實實的態度,繼續鞏固與“邦交國”的關係;另一方面是以腳踏實地的動作,希望能夠踏出“國際空間”,踏向國際舞臺。

  很明顯蔡英文提出“踏實外交”政策是吸取了陳水扁時期和馬英九時期的外事經驗。從歷史上看,陳水扁時期的“烽火外交”希望拓展“邦交國”數量,實際上是挑戰了大陸的底線,反而適得其反。陳水扁“烽火外交”和馬英九的4E“活路外交”(Engagement(交往)、Economy(經濟)、Elasticity(彈性)、Equality(平等))給了蔡英文很大啟發。雖然蔡英文改變了陳水扁追求“法理台獨”、“烽火外交”的策略,學習馬英九的“柔軟彈性”和“零意外”做法,改“衝撞外交”、“硬性台獨”為“務實外交”、“漸進式台獨”形式,但其“台獨”的核心理念仍沒有改變。可以説只要蔡英文不放棄其事實上的“台獨”理念,必然會在“外交”活動中出現各種“台獨”小動作,其“踏實外交”也難以“踏實”。從2017年至今,蔡英文上臺後,台當局已連續6年被世衛組織攔在門外。之前從2009年開始,在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前提下,台當局以中華台北的名義,以世衛組織觀察員的身份參加世衛大會,直至2016年。根據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2022年5月21日的發言中提到:“迄今已有近90個國家以專門致函世衛組織等方式,表明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台灣參加世衛大會的立場。”所以説蔡英文的“踏實外交”雖然嘴上説“踏實”,但實質拒不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其實就是借“外交”為手段,行謀“獨”之目的,最終得到的也只是短暫的拉攏,而不被世界所接納。如果未來在兩岸分離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則台灣將無法消除“斷交”危機,其“國際活動空間”也註定將難以拓展。

  其次,經濟上操作“金元外交”。台灣當局“踏實外交”的解釋報告中曾提到,“台灣與其他國家之間的關係,應擺脫過去‘單向援助’的思維,改以‘互惠互利’的‘經貿外交’為主。”實際上,就是蔡英文給予“邦交國”優惠政策以維護“邦交”關係,並試圖與“邦交國”發展互惠互利的經貿關係以增強雙方的實質關係。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台灣大部分“邦交國”都是貧窮的國度,與台灣的經濟力量相差甚遠。台灣和“邦交國”之間的經濟貿易往來,只能是不平衡的經貿關係,只有在優惠的金錢資助的條件下才能維持。2018年9月5日,蔡英文當局公佈撥款六千萬新台幣成立“太平洋島國論壇國家特別醫療基金”,以增加南太地區的醫學支援。此外,花重金為南太“友邦”提供基本設施建設,經濟援助等。比如為索羅門群島建造2023年的太平洋奧運會場館提供支援,為帛琉農技團隊提供服務,教授本地人以蔬果種植技術。台灣“援外”科技團隊相關人員表示,“援外技術團”這種“援外”行為往往挂著“人道主義”之類的幌子,實際上卻是一種“金錢外交”,有著很高的“外交使命”。再比如2022年,蔡英文當局斥資12億美元先後設立所謂的“中東歐投資基金”和“融資基金”,以穩住與立陶宛的準官方關係,還為瓜地馬拉每年對美遊説的90萬美元“外交”開銷埋單,充當所謂“邦交國”的提款機。2022年9月28日,巴拉圭總統貝尼特斯公開要求台灣地區向巴拉圭投資10億美元幫助其發展,明火執仗要錢,表明蔡英文當局與巴拉圭之間的關係,就是“金元外交”的典型案例。

  綜上,蔡英文當局所謂的“金元”外交,本質就是“短平快”通過給“邦交國”利益輸送來維繫脆弱的“外交”關係。中國大陸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最大和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成為全球唯一一個擁有完整工業體系的國家,台當局完全不能同日而語。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了較大的衝擊,台灣長久以來依靠晶片生産的經濟體的經濟格局,也受到了較大影響,經濟下行趨勢明顯。台當局的所謂的“金元外交”,已經遠遠不能滿足“邦交國”的內需,但如果台灣的“邦交國”選擇與大陸合作的話,大陸龐大的體量將使這些國家在未來長期內持續獲益。一個是短期挹注,一個是長期收益,從這個角度來看,“邦交國”的“斷交”選擇是無可厚非的。而且台灣所謂的“邦交國”是典型的唯利是圖,如台灣“邦交國”諾魯現在的主要收入來源靠賣椰子,總統沒事就天天對外出賣“外交”,在聯合國投票的時候誰出錢就支援誰,一次開價僅五千美元……這種脆弱的金錢關係和“金元外交”註定是難以維繫的。

  最後,文化教育上強化“文教外交”。蔡英文上臺以後,有意通過一些文化教育交流等項目,進一步強化與他國的“外交”關係。2017年5月,臺外事部門專門舉行“2017年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友邦’台灣嘉年華”活動,一邊表演拉美“友邦”國家的音樂及舞蹈,加強文化交流;一邊利用教育交流、留學等項目,進行“邦交國”的拉攏,設立索羅門群島合作計劃項目,包括農業技術推廣、設立醫衛中心和台灣獎學金等。2017年3月,臺駐“厄瓜多代表”鄭力城專門拜訪拉美社會科學院厄瓜多分院院長龐賽等人,向對方宣講“台灣獎助金”,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的“邦交國”青年到台灣留學。從2020年開始,台灣大學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邦交國特設獎學金升格為每生每學期資助65000新台幣學費,每生每月還有6000新台幣生活補助。臺在非洲“邦交國”史瓦濟蘭國王姆斯瓦蒂三世的兒子班柯希在台灣實踐大學求學,2018年6月,姆斯瓦蒂三世以參加兒子的畢業典禮為由,第17次訪台。在實踐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班柯希用中文説道,“祝大家鵬程萬里。我要告訴大家,我喜歡實踐,我愛台灣,我決定留在母校攻讀碩士學位。”此外,因在國際場合多次為台灣發聲,姆斯瓦蒂三世也被實踐大學授予管理學博士學位。史瓦濟蘭作為臺在非洲僅有的“邦交國”,台灣通過上層路線及文化教育交流的形式與其緊緊“固盤”。

  然而隨著中國大陸新型大國關係發展,以及主要面向發展中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推進;中國大陸在地區影響力日漸擴大,其不斷加強對國外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的深度和廣度,這對台灣所謂的“邦交國”的影響是巨大的,台灣對“邦交國”苦心經營的文教“外交”變得不堪一擊,崩塌“斷交”只是時間早晚問題。總而言之,蔡英文當局試圖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等全方面交流、輸送來加深這些國家對台灣的依賴性,但是從目前來看,作用並不是很大,效果也不是很好。

  二、蔡英文當局“拓邦”徒勞無功,“實質性外交”收效甚微

  在拓展與“非邦交國”的關係方面,台灣通過加強貿易往來、經濟援助、文教交流、“國會外交”等形式,從積極“拓邦”轉變為發展“實質性關係”,謀求對外關係“突破”。

  (一)歐洲地區:謀求“突破”,爭取“國際空間”

  近年來蔡英文當局加大了與歐洲“非邦交國”全方位接觸力度。歐洲大部分國家,歷年來都是亦步亦趨緊跟美國,蔡英文當局利用歐洲操弄台灣議題,借助歐洲議會以及個別國家反華政客、過氣官員的身份影響,謀求對歐關係“突破”,配合美國“以臺制華”。

  歐洲議會與台灣一唱一和,走出了危險一步,使得台海危機不斷被推高。2020年,歐洲議會通過6項涉台決議案,稱歐盟將協同國際夥伴強化與台灣合作,支援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呼籲歐盟啟動與台灣投資談判。2021年又通過12份涉台決議案,其中包括內容嚴重違背一個中國原則的“歐盟—台灣政治關係與合作”,聲稱要提升歐臺“官方關係”。2022年歐洲議會還通過了兩份涉台決議案,強調“深化歐臺合作”,並鼓勵台當局參與到國際事務中來,同時還對解放軍對台海的正常巡邏指手畫腳,妄稱中國大陸對台灣“武力恫嚇”。

  在此背景下,台灣大力推動發展和中東歐國家關係。2021年,台灣全力推動與立陶宛互設“代表處”,被認為是“重大政治突破”,借此謀求以中東歐國家撬動整個歐洲對臺態度的變化,10月下旬,台灣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竄訪捷克、斯洛伐克兩國,台灣所謂經貿代表團訪問斯洛伐克、捷克、立陶宛三國,爭取所謂“國際地位”和“國際空間”。

  (二)亞洲地區:緊靠“盟友”,突出“新南向”政策

  蔡英文當局的對外政策總基調是“親美、聯日、抗中”。在亞洲方面,蔡英文當局沒有所謂“邦交國”,但為配合美國“印太戰略”,加大“環堵”中國大陸的力度,台灣非常重視對日本關係。日本曾殖民台灣50年,在歷史、文化、社會等多方面對台灣也抱有特殊情感,雙方間存在千絲萬縷聯繫,加上台灣海峽是日本由海外取得能源的“生命通道”,台灣的戰略地位是日本非常看重的。2016年蔡英文上臺執政後,台當局與日本的關係迅速升溫。臺日頻頻對外展示親密友好關係,鼓吹“臺日友好”,並通過高層互訪、機構改名、經濟合作、人文交流等舉動不斷提升雙方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各領域的實質關係。

  一是在日臺高層方面,2021年,日本前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拋出“台灣兄弟”論,呼籲“必須保護台灣”,副首相麻生太郎將“台海有事”視為“日本存立危機事態”,鼓吹 “日美將保護台灣”,前首相安倍晉三拋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言論。2021年也開啟了臺日“外交、防衛政策意見交流會”俗稱臺日“2+2”安全會談,雙方針對外事、防衛安全及貿易等議題展開對話。

  二是在機構改名方面,在蔡英文當局和日本官方的共同推動下,2017年1月1日,日本對台灣地區窗口的“公益財團法人交流協會”變更名稱為“公益財團法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即“日本台灣交流協會”。5月17日,台灣地區對日本窗口的“亞東關係協會”更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在協會地點甚至罕見升起了日本國旗,島內有輿論稱是“臺日‘斷交’後最大突破”。

  三是在日臺經濟方面,蔡英文當局將加入日本主導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作為謀求非“邦交國”關係緊密和“台獨”經濟空間的著力點,日本也多次發聲表示支援台灣加入CPTPP。蔡英文當局不惜犧牲島內民眾健康福祉,開放“福島核食”進口,為2018年“九合一”選舉中的“反核食公投”解套,換取日本對台灣加入CPTPP的支援。

  四是在日臺合作方面,臺日之間就文物展覽、口罩“外交”、抗疫救災全面提升日臺關係。2019年1月16日,台北“故宮”違規向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出借了“鎮館之寶”唐代顏真卿的《祭侄文稿》行書真跡。2020年疫情期間,台灣衛生與福利部門負責人陳時中竟然建議島內民眾“電鍋幹蒸口罩”,卻將節約下來的口罩援助日美等國家。“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邱義仁打著“強化臺日防疫合作”旗號,通過“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泉裕泰向日本捐贈200萬片口罩,將防疫“政治化”。臺日高層在台灣花蓮地震,日本熊本地震上都有很深的政治介入,企圖製造 “一中一台”,嚴重違背一個中國原則。

  除了緊靠“盟友”之外,蔡英文當局從2016年開始在亞洲地區推出“新南向”政策(主要目標包括十個東盟國家、六個南亞國家,以及澳大利亞和紐西蘭),以經貿聯繫紐帶,降低對大陸經貿依賴的思維,強化對印度、東南亞等“非邦交國”的經營。2022年10月,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在台北舉行2022年玉山論壇,蔡英文出席論壇併發表致辭説:“台灣2022年第二季度新南向國家獲利已超過在大陸的投資,台商在東南亞獲利也首度超過在大陸的獲利。”但是事實證明,蔡英文當局的“新南向”政策與她的“金元外交”一樣,註定難以維繼。首先,儘管東南亞市場潛力巨大,但台灣在該地區立足未穩、存在感甚微的現狀卻未有明顯改觀,“新南向”政策對象國與臺均無正式“邦交”,在與臺交往時,難免會出於國家利益的考慮,將中國大陸的態度和立場列入決策過程;第二,隨著美國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東盟國家紛紛致力於改善同中國大陸的關係,中國—東盟自貿區和涵蓋印度的REC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中國大陸惠及全球的“一帶一路”戰略穩步發展也使得東南亞國家同中國大陸的聯繫更為緊密,這樣的現狀使得台灣方面在該地區難以插足、無從施力;第三,在大陸實力蒸蒸日上,兩岸經貿依存度一直在增強的背景下,降低與大陸經貿聯繫而加強“新南向”國家經貿合作實則是為台灣樹立了一個完全無法相匹敵的經濟競爭對手,也不符合台灣利益和有悖經濟規律;第四,更重要的是島內對該政策也一直充滿質疑,認為它可能導致台灣資本單向流出並進一步加劇台灣的産業空心化。所以“新南向”政策一經推出便感寸步難行,蔡英文用經貿勢力為“外交”鋪路亦成為空中樓閣。

  三、中國大陸影響與日俱增,一個中國原則是大勢所趨

  從目前的情況看,蔡英文當局執政七年來已經喪失了9個“邦交國”,僅剩的13個“邦交國”也岌岌可危。當下,巴拉圭總統大選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其藍黨領袖、總統候選人法蓮·阿萊格裏明確提出,若他能在4月份的總統大選中勝選,將會立即與台灣當局“斷交”,並且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

  而且台灣目前所剩的“邦交國”都是“一窮二小”的小國,其國際影響力小且具有投機性,與台灣“建交”並不是真正出於“民主、民意”的考慮,而是各有所圖。尤其是想借機“敲詐勒索”台灣,從台灣獲得大量的非正常性“援助”,但這種建立在“金元”基礎上的“邦交關係”註定是飲鴆止渴,無法實現長期健康的經濟持續性發展。宏都拉斯外長愛德華多·雷納針對此次與台當局“斷交”表示,決定與中國大陸建立外交關係並與台灣斷絕關係,是出於經濟利益而非意識形態。他説,“全球形勢複雜。我們需要開放”,“我們需要投資。我們需要合作。”與此同時,疫情爆發三年以來,台灣經濟持續低迷,下行趨勢明顯。官方數據顯示2022年台灣地區生産總值(GDP)經濟增長率為2.45%,共計22.71萬億新台幣,約為7626.74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為51298.03億元左右,被福建省趕超,在全國的排名降至第九。然而在經濟低迷、財政吃緊情況下,蔡英文當局每年還得編列數百億新台幣去維持與拉美、南太等“邦交國”關係,這必然會導致台灣地區經濟更加惡化,嚴重影響台灣民眾利益福祉。

  2022年1月18日,在中國人民大學主辦的“2022年宏觀形勢年度論壇”上,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明確指出,堅信中國必將統一,台灣所謂的“邦交國”清零是早晚的事。從未來發展的趨勢來看,蔡英文當局在所謂的“國際空間”上將充滿艱巨挑戰。其實蔡英文當局“邦交國”雪崩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拒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在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持續推進,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逐漸走向世界中央,一個中國原則早已成為了國際社會的共識,越來越多的國家認同一個中國原則,並積極與中國大陸建交,彼此經貿合作密切,互惠互利、共同發展的情況下,台灣“國際空間”會不斷被壓縮,所謂的“外交”會不斷遇到挫折。2023年3月26日,中國與宏都拉斯建交當天,中國外交部部長助理華春瑩在推特上發文稱,“182vs13:這是全球民心所向,也是歷史大勢所趨”。同時也反映出蔡英文過時、陳舊的“踏實外交”、“金元外交”,這種靠金錢收買的“邦交”關係在國際上普遍認知“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共識下正變得不堪一擊,也反映了蔡英文當局企圖拉攏“邦交國”以拓展所謂“國際空間”的行徑註定失敗,台當局逐漸被世界拋棄,“台獨”註定是死路絕路,這是國際大趨勢,是不以蔡英文當局意志為轉移的。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