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志願軍的笑容

華夏經緯網 > 軍事 > 軍史鉤沉      2023-07-27 10:42:03

    志願軍的笑容

    ■中國軍網記者 李景璇

    這是一張70年前的照片。

    照片中12個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整整齊齊地站成前後兩排,前排有兩個戰士舉著錦旗,大家對著鏡頭笑得都很開心,好幾個人臉上甚至都笑成了一朵花。

    如果你以為這只是一張戰士們為了慶祝立功而拍下的照片,那可想簡單了。他們就是創下一個班打掉敵一個王牌團團部,斃傷敵54人、俘19人,自身0傷亡奇跡的志願軍第68軍203師607團偵察班。沒錯,他們就是“奇襲白虎團”的原型。

    奇襲白虎團的故事,在中國可以説是家喻戶曉。相比于京劇舞臺或者電影熒幕上演員們英氣逼人的演繹,這張照片則把戰鬥英雄們最淳樸、最可愛的一面永遠的記錄了下來。甚至,從畫面上還可以猜想,那個看起來年齡最小、笑得都抿起了嘴的戰士,沒準兒手裏拿的錦旗就是站在中間的大個子“塞”給他的。要不,大個子為啥笑得更開心?

    大個子叫楊育才,是志願軍一級戰鬥英雄,因指揮這次戰鬥而榮立了特等功。這個班也因這場戰鬥立集體特等功。

    拍攝這張照片的準確時間,我們現在已經無法確定。可以確定的是,這次堪稱教科書級別的“斬首行動”後不到半個月,朝鮮停戰協定簽署,轟轟烈烈的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結束。

    戰爭,給我們的第一感覺多是殘酷、血腥,是血肉橫飛的誓死拼殺,是烈火硝煙的嗆人味道。兩軍對壘,鐵與火的共舞,生與死的較量,勾畫出了戰爭冰冷的模樣。特別是隨著1826年人類第一張照片“窗外”的問世,無數場戰爭被一張張照片真實記錄下來,傳向了全世界,不斷洗刷著人們對戰爭的認知。哭泣的母親、掙扎的孩童、憂鬱的士兵,這些可以直擊心靈最柔軟之處的畫面,似乎已成為戰爭照片的主題標配。

    陷入越南戰爭泥潭的美軍士兵。資料圖

    然而,70多年前那場戰爭中留下的一些珍貴影像,則為我們打開了認識戰爭的另一視角。

    這應該是一張戰地記者隨手拍下的照片。照片中,3名戰士正低著頭挖著戰壕。遠處是密林,厚厚的積雪映射著從枝丫中穿梭而出的暖陽,似乎把整個畫面都給照亮了。其中光線最亮的一塊區域,是畫面右側一個戴著翻毛絨帽、正深彎著腰握著鐵鍬幹活的戰士。戰士臉龐的側面輪廓被鏡頭完美的捕捉了下來,是那麼年輕、英俊,且笑意盈盈。那歡快的神情就像在冬天裏翻整土地時,期盼著第二年開春順利播種的樣子。

    志願軍第42軍戰士們在黃草嶺地區構築工事。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這是志願軍出國作戰第一仗——黃草嶺阻擊戰裏一個小小的剪影。1950年10月,志願軍42軍4萬多名官兵,面對掌握著制空權,有著大量坦克、大炮等現代化裝備的8萬多敵人,英勇頑強、奮力廝殺,激戰13個晝夜,最終取得了黃草嶺地區防禦作戰的勝利,共斃傷敵2700余人,有效扭轉了當時戰爭的形勢。

    16年後,“聯合國軍”第二任司令李奇微在其回憶錄中哀嘆道:“這支中國精銳(指42軍)……他們不知何時到達,在(朝鮮)東部高原荒無人煙的崇山峻嶺中埋伏下來,使聯合國軍在十分艱難中作戰,遭到了損失。”

    這一仗,讓世界也為之驚嘆。經過二次大戰洗禮的美國,是當時世界上頭號軍事強國,美軍是多少人眼中神話一般的存在。那場阻擊戰中,號稱美軍王牌的陸戰1師,在向黃草嶺開進時不僅有大量坦克、裝甲車開道,還有可以隨時呼叫進行戰場支援的轟炸機。就是迎戰這樣從未謀面的強大對手,透過這張照片,我們卻看不到志願軍戰士一點的慌張、無助乃至驚恐,只有大戰前充滿信心的微笑!

    如果把時間線再拉長些,從1950年10月25日到1953年7月27日,兩年零九個月的時間裏,無論是在冰天雪地的死鷹嶺陣地上,還是在陰冷潮濕的上甘嶺坑道中,無論是冒著槍林彈雨搶修鐵路便橋,還是雲霄之上直面強敵空中拼刺刀,無論是大戰前的動員大會上,還是勝戰後的慶功會上,我們總能找到很多張洋溢著志願軍戰士笑容的照片。

    志願軍部隊召開戰前動員會。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志願軍炮兵進入陣地。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志願軍工兵在刺骨的冰河裏搶修被敵機炸毀的便橋。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作為一個熱愛和平的民族,我們從不美化戰爭,我們深知戰爭有正義與否之分,我們的戰鬥是“止戈為武”、捍衛和平。近代以來,100多年的屈辱歷史,100多年被奴役被壓迫的悲慘歷程,讓中國人民飽嘗戰火的荼毒。鴉片戰爭、中法戰爭、甲午戰爭、八國聯軍侵華、日本侵華,哪一場戰爭不是帝國主義者強加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哪一場戰爭不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沉重的苦難,哪一場戰爭不是寫滿了中國人民的血與淚?一個曾飽受欺淩的民族,她的骨子裏是多麼期盼安寧,多麼憎惡戰爭!

    在中國邊境城市丹東,當地老百姓講有一個地方一定要去看看,那就是鴨綠江斷橋。

    鴨綠江斷橋,顧名思義就是在鴨綠江上的一截斷橋。這座橋本是1911年建成的,是當時已霸佔朝鮮半島的日本侵略者為了進一步染指中國東北,強迫晚清政府同意其在鴨綠江上修建的一座大橋。後來,朝鮮戰爭爆發,位於朝鮮一側的大橋被美軍出動軍機炸毀,只留下中方一側所剩的4孔殘橋保留至今,因此被人稱為“斷橋”。

    鴨綠江斷橋。中國軍網記者李景璇 攝

    站在斷橋上,腳下就是不足一公里寬的鴨綠江江面。70多年前,當帝國主義將戰火燒到鴨綠江邊,這區區一公里的距離,沒能扛住侵略者從對岸“偶爾”掉下來的炮彈,又如何抵禦得了侵略者覬覦新中國的狼子野心?退一步説,即便是在邊境線上築起層層堡壘,是否就真的能安枕無憂、保長久太平?

    1950年8月起,侵朝美國空軍不斷侵入我國東北領空,瘋狂轟炸邊境城鎮和鄉村。這是安東被炸後的情景。資料圖

    面對窮兇極惡的侵略者,任何物質上的邊墻壁壘都比不上人民大眾為國而戰在思想上的真正覺醒。當戰爭的陰雲再次籠罩在這個國家的頭上,抗美援朝、保家衛國成為當時整個民族的共識,也成為那個時代的最強音。在全國人民的大力支援和積極參與下,抗美援朝運動轟轟烈烈的展開了。

    北京輔仁大學的學生們走上了街頭,用一張“日本侵華的路線圖”,向市民深入講解美帝國主義藉口朝鮮戰爭來扼殺新中國的險惡用心;哈爾濱醫科大學300余名師生,主動放棄在大城市工作生活的機會,志願組成了醫療隊奔赴朝鮮前線;遼寧省安東市一位農民老大爺李財,自備工具乾糧,第一個報名參加了村裏抗美援朝擔架隊;湖南省湘潭縣一位叫譚楚雲的老人,把挑水積攢下來的錢,都捐出來給志願軍買飛機大炮……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這樣的故事講三天三夜也講不完。

    北京輔仁大學學生以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例證,開展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宣傳教育活動。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哈爾濱醫科大學300余名師生志願組成醫療隊奔赴朝鮮前線。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安東市勝利村第一位報名參加抗美援朝志願擔架隊的農民——李財老大爺。照片翻拍自抗美援朝紀念館

    英國著名學者利德爾·哈特在《戰略論》一書中深刻指出:在戰爭中,最難於計算的因素,應是人們的意志。這種意志體現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就是每個人對這場戰爭清醒而堅定的認知,堅決而果斷的行動。戰爭爆發之初,中央美術學院一位大學生給學校團總支的參軍志願書上就曾這樣寫道:中國人民已經站起來了,就不能再倒下去,做了主人就不能做奴隸,我們現在正在過著和平幸福的生活,正在建設我們美麗的祖國,可是美帝威脅我們和平,破壞我們建設,我們不能容忍了。

    中央美術學院學生要求參加軍事院校的決心書。中國軍網記者李景璇 攝

    當整個國家上下一心、同仇敵愾擰成一股繩,軍隊何愁不打勝仗,戰士們何愁士氣不高昂?為自己堅定追求的信仰而戰,為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而戰,為抵抗侵略保衛祖國而戰,在這種信念下去工作、去戰鬥,即便條件再艱苦,環境再惡劣,心中總會充滿了希望,身上總會有使不完的勁兒。在志願軍後勤部參謀王鳳岐寫給親人的書信中,有這樣一段話從他的角度道出了戰士們的心聲:“我們科內的同志都很好,非常和氣,工作熱情非常高。我在工作上,非常高興的”。文字雖然簡單直白,沒有什麼華麗的辭藻,但包含在其中熱烈而奔放的情感,讓我們讀懂了這支軍隊能夠戰勝強大對手的內在動因和力量之源。

    志願軍後勤部第2分部司令部政工科參謀王鳳岐等寫給九江街“73號驛站”趙玉斌及家人的信。中國軍網記者李景璇 攝

    70多年後的今天,當我們再次翻看那場偉大戰爭留下的老照片,無數在朝鮮戰場上奮不顧身甘願流血犧牲的志願軍戰士,他們自信而堅定的笑容,也恰恰證明了這一點:捍衛和平和自由的戰士,不僅知道如何去戰,更知道為何而戰!

    而這樣的戰士,這樣的軍隊,這樣的民族,這樣的國家,終將是無敵于天下的!


作者:李景璇
文章來源: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唐詩絮
軍情熱議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