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國在海峽兩岸之間“塑戰遏華”、貽害台灣

鄭劍

鄭劍,中國孫子兵法研究會常務理事,全國台聯臺情諮詢專家,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長期從事國際政治、軍事安全、台灣問題等研究。著有《孤島殘夢—國民黨在台灣的日子裏》、《台灣秘史—前所未聞的台灣故事》、《潮起潮落—海協會海基會交流交往紀實》、《折衝共融——變動中的兩岸關係》|,合著有《跨越太平洋—中美首腦外交50年》、《猛醒吧日本》、《拉賓之死》,參與《世界戰爭史通鑒》、《中國學者論未來戰爭》等書撰寫,在境內外發表大量學術文章。參與組織多部歷史文獻電視片和紀錄片攝製。

鄭劍老師

鄭劍(資料圖)

作者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講座教授、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 鄭劍

2022年10月12日,美國拜登政府正式發佈《國家安全戰略》文件,提出在未來10年內競贏(outcompete)中國大陸。從美國戰略思維傳統、血腥爭霸歷史、現實政策邏輯看,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其勢必無所不用其極,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現代條件下,對使用戰爭手段的這個選擇,不能簡單地理解為美國直接與中國大陸開戰,儘管我們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更重要的是,要從美國對華戰略競爭的大體系中,認識和把握其戰爭手段的定位、運用以及如何利用台灣問題打軍事牌、戰爭牌、戰略牌。這一點,不但是大陸方面要思考認識的問題,更應當是台灣方面需思考認識的問題。如果像民進黨和“台獨”分裂勢力那樣,把美國的對華備戰看成保護台灣而不是加害台灣的利多,那就是自欺欺人了,後果勢必很嚴重,嚴重到難以想像。

美國當代進攻性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對拜登政府以及美國涉華政策精英群體的思想影響極大的約翰·米爾斯海默,在其名著《大國政治的悲劇》一書中指出,“那種認為國際體系中的大國安全競爭與戰爭已經消亡的觀點是荒謬的”“美中在台灣問題上可能的衝突也並非遙不可及”。(<美> 約翰·米爾斯海默 《大國政治的悲劇》(中文版)P1、2  上海人民出版社2021年1月第一版)美國眾議院版本2024年度“國防授權法”明文要求美國防部及其所屬有關機構提交對華作戰可行性分析報告,包括中美武裝衝突時全面封鎖中國大陸化石燃料海上運輸通道、戰時撤離台灣、在關島建立修造船基地、攻防結合水雷戰、建設關島被摧毀(誰有能力摧毀關島是清楚的)情況下的備份基地,等等。這個涉及美國對華備戰的國會需求清單很長,覆蓋開戰應涉及的基本要件。實際上,美國對華備戰也不是從今天開始的,緊鑼密鼓為時已久。

但與此同時也應看到,美國對華戰略競爭體系中,的確有“戰略護欄”這個顯要成分。至少今後不短的時間內,美國的確希望中美不衝突、不生戰。這一點,也是中美雙方的共識。所以我們才會看到美國國防部急於恢復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接觸交流,拜登政府高官急於訪華,去年8月佩羅西竄臺及近年4月蔡英文竄美沒有導致中美軍事衝突。這説明,在美國對華戰略競爭體系中,軍事手段不能與戰爭衝突劃等號,它更多地或更首要的是一種非戰戰略競爭手段,從製造矛盾、引發軍備競賽、牽引價值觀聯盟、助推國際經濟科技體系重塑(即所謂“脫鉤斷鏈”“去風險化”“多元化”),直至策動代理人戰爭,等等,全頻譜運作,主觀願望是不戰而屈人之兵,即儘量通過戰爭衝突門檻以外的一切對抗競爭手段打壓中國大陸崛起,維護自身世界獨霸地位。認清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清晰地認識和把握美國挑撥海峽兩岸關係、鼓噪台海戰爭風險、策動台灣打代理人戰爭的戰略和政策邏輯了。

“塑造”早先是美國上世紀90年代提出的概念,原本大體屬於軍事戰略範疇。當時強調的是運用綜合性的力量,塑造有利於己方的戰略態勢,保障一旦開戰自身處於有利地位;平時與戰時結合,塑造與反應並舉。如美國1997年“四年期防務總評估”,即提出“塑造——反應——準備”三位一體戰略。此後,美國的“塑造”概念從軍事戰略層次擴大提升到國家大戰略層次,即不再是單純圍繞戰爭、制勝而塑造戰略態勢,還包括通過廣義的“和平演變”手段吸納對手,或製造矛盾牽制消耗對手、形成壓倒對手的大戰略態勢與結果。如克林頓政府的“擴展戰略”及後來的“參與——擴展”戰略,即企圖通過更加積極地參與世界事務,擴展美國的利益、價值觀和政治經濟模式,增進安全、促進繁榮、推進“民主”,確立美國二十一世紀獨一無二的世界領導地位。

但是,無論美國的塑造戰略如何演變,其埋設、製造、助推對手內部及外部矛盾衝突,輿論外交操縱與炒作,組織軍事政治聯盟,打代理人戰爭或親自下場發動戰爭的手法,是一以貫之的。小布希政府執政初期,鷹派如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主導的一系列對華戰略競爭報告,甚至公然提出引爆海峽兩岸戰爭把中國大陸“打回石器時代”這樣瘋狂的主張。

美國製造矛盾或利用矛盾的抓手一般有:“民主自由”與獨裁威權、民族宗教問題、“非法政權”、恐怖主義、“侵略”、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有組織販毒、海盜劫掠、人質、有組織網路攻擊,等等。其中的旗號都是堂而皇之的,但標準是美國自己制定和定性的。雙標、“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初一十五不一樣”、“美國國家利益高於普世是非本身”的例子比比皆是。在美國人眼裏,只要符合其國家利益,一切話可以説,一切事可以做,無道德、無底線、無恥感,既“理直氣壯”又道貌岸然。

如果對美國的這一套方法追根的話,至少可以溯源到近代英國、美國建國前輩的“勢力均衡”戰略思維。其針對的對象,就是美國所認定的“威脅”或“阻礙”美國取得霸權、維護霸權的國家或國際多邊組織。從歐洲統一的挫折、中東亂局的頻發,到仁愛礁的水炮、台海戰爭衝突風險的飆升,無一沒有這種方法操作的影子。

當前,美國正扎紮實實在台灣海峽塑造戰爭態勢和認知。其有動力,有能力,有行動,有節奏,是一種典型的大戰略手段運用,這也是其印太方向軍事戰略中的“重點工程”。

美國在台灣海峽塑造戰爭態勢和認知的動力是清楚的。就是製造熱點,在國際上推動遏華價值觀聯盟、經濟科技“脫鉤”、軍事安全圍堵體系;在台灣島內分化兩岸認同、激發兩岸敵意,重塑台灣社會的敵我友關係認知;必要時,引發台海戰爭,或為統一後的兩岸預先埋下矛盾衝突的持久禍根。在美國的傳統戰略思維視角下,一旦其未來十年達不到競贏中國大陸的目標,不會不想到鋌而走險這一招,包括策動台灣同胞打一場俄烏衝突2.0版的代理人戰爭。到了那個時候,他就不會顧及自己是否直接出兵的國家信譽損失了。

美國在台灣海峽塑造戰爭態勢和認知的能力是具備的。其對台灣島內的影響力與“台獨”分裂勢力的價值和政策取向的高度重合度是基礎,國際地位及對盟友的影響力是助力,國際外交和國際輿論認知操作能力是工具。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超級大國,這些條件業足以支撐美國如此無底線的戰略運作。這些年來,美國還持續不斷推動對華高端戰爭準備,以此作為戰略運作的底牌;民進黨和“台獨”分裂勢力加緊勾連美國,處心積慮培植分裂拒統反共的社會基礎,呼應配合美國以謀求自身“獨立”目標。以至於,目前在台灣業社會已形成一個不可小視的被蒙蔽的群體,他們寧願配合美國打代理人戰爭,也不願兩岸和平發展、融合發展、走向統一。“台獨”分裂勢力和國際干涉勢力如此的苦心經營的“成果”,足以讓美國執政者至少“大膽”一試,重復其在越南、中東、南歐、烏克蘭問題上的戰略履歷,儘管其中大多數是失敗的。歷史經驗表明,對“台獨”分裂勢力和國際干涉勢力的盲動性、冒險性、瘋狂性一點不能低估,對其理性和“文明”程度一點不必高估。

美國在台灣海峽塑造戰爭態勢和認知的方法是成套的。包括製造矛盾、製造話語、製造勢力、製造態勢。美國聯手台灣民進黨蔡英文當局,從製造中國大陸“改變現狀論”入手,操弄地緣戰略和意識形態工具,鼓噪大陸所謂“武統台灣時間表”,把大陸後發制人的正義“反獨遏獨”行動污衊為“灰色脅迫”“改變現狀”,在台灣社會製造戰爭恐慌、敵對認知、備戰意識,在國際社會製造經濟科技秩序危機、地緣戰略安全威脅、意識形態對抗鴻溝。

美臺勾連製造中國大陸“反獨遏獨”=“改變現狀”、“兩岸統一”=“消滅民主”、“武力統一”=“入侵台灣”話語,顛倒黑白、混淆視聽,在台灣社會激發對大陸敵意和抵抗意志與實戰準備;在國際社會製造熱點問題,孤立圍堵中國大陸,推動價值觀聯盟,重構國際及印太地區軍事安全體系。美國強行把國際産業鏈、供應鏈為穩定與台海安全問題掛鉤,以包括“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等名義在內的涉華問題為牽引,塑造圍堵遏制中國大陸的印太新秩序和國際新秩序,推動針對中國的軍事對話、戰略協調、安全合作甚至軍事行動。“脫鉤斷鏈”與台海戰爭動蕩掛鉤,相互助推。“脫鉤斷鏈”助推軍事圍堵、戰爭風險,軍事圍堵、戰爭風險助推“脫鉤斷鏈”,台灣海峽遂成“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繼俄烏衝突後地球上下一個最危險的地方”。經濟是一切政治和社會活動的基礎。一旦地球上再次重回兩個經濟體系格局,美國便可更加放手在台海塑戰甚至逼戰。

美國大力攢動台灣島全民備戰。戰略對話、軍事銷售、培訓臺軍、聯合演習、聯合後勤、聯合作戰等諸措並舉,給民進黨當局和“台獨”分裂勢力撐腰打氣,給台灣社會信號誤導,給台灣軍隊壯膽助威。民進黨和蔡英文當局見獵心喜,積極主動配合,謀求政治和“台獨”分裂利益。蔡英文上臺以來,加速軍備建設。2017年起,軍費投入連續遞增,從馬英九執政最後一年2016年的3100億台幣,增至2024年度的4400億台幣,增長28%,導致台海由穩到急、由安到危、由和到戰,來之不易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良好局面,面臨徹底顛覆的危險。美軍軍事勾連由零星到頻繁,臨機化到固定化,軟性化到制度化。實際上,台灣已經被美國一定程度上納入印太美盟軍事體系,隨時操縱利用。隨著“區域應變彈藥庫”、“共同作戰圖像”、一體化威懾和作戰體系等舉措疊次推進,假以時日,美國逼台下場的籌碼將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台灣的一切主動權勢必喪失殆盡。這才是真正的“出賣台灣”!

美國為了“塑戰遏華”,還國不惜打破其前輩的戰略戒律,進一步放日本軍國主義出籠。近來日本在台灣問題上之所以更加放手干涉,既出於其對台灣問題的一貫考慮,更得益於美國的戰略激勵。美國這種不負責任地讓二戰禍首之一日本再次囂張的做法,再次充分暴露了美國的戰略短視和大國責任缺失。在國際上不一以貫之地主持正義,也是美國的一個做派,霸權主義和利己主義本質使然。

當前,美國打著維護台海和平、保衛台灣“民主政權”名義,引誘與逼迫雙管齊下,在台灣海峽拱火塑戰,企圖讓無限期的戰略絞殺、戰爭消耗,成為中華民族復興難以逾越的門檻。如果海峽兩岸特別是台灣同胞不認清這一點,如果中國大陸不在軍事上持續提升能力以達到必要的程度,美國的戰略野心就不會淡化、放棄,美國的戰略衝動就不會節制、熄火,海峽兩岸這一仗也就不可避免。至於戰略消耗,已經是現在進行時,“台獨”分裂勢力和國際干涉勢力是罪魁禍首。

而值得指出的是,美國的對華戰略競爭體系蘊含著深厚的自相矛盾成分,包括其“以臺制華”舉措,一直潛伏著引發中美台海衝突與戰爭的巨大風險。美國一方面在以空前力度對華備戰、挑戰、激化涉及核心利益的矛盾,另一方面又要不衝突、不打仗的“戰略護欄”,兩個方向南轅北轍,違背克勞賽維茨“戰爭是政治的繼續”這個亙古鐵律,豈不自相矛盾? 這意味著,對海峽兩岸的中國人而言,對美國的戰略警惕一絲一毫都不能“留白”。

更可惡的是民進黨蔡英文當局。他們在美國的策動和激勵下,執政七年多,推出“抗中(反共)保臺”話語替代傳統“獨立建國”,強化台灣民眾分離意識。聚焦“台灣獨立”目標,運用偷換概念邏輯手段,把過程與結果相混淆,過程掩護結果;動因與旗號相混淆,旗號掩護動因。他們把甲午戰後台民眾抗日行動重塑為“護臺戰爭”,二戰後中國政府接收台灣曲解為代聯合國接收、“台灣地位未定”,始自1912年的“中華民國”閹割為1949年後“中華民國台灣”,“拒統謀獨”粉飾成“捍衛民主”“抗中(和平)保臺”“保家衛臺”,重新解讀歷史,虛構歷史積澱,混淆內外部矛盾性質,塑造“捍衛民主”“抗中(和平)保臺”“保家衛”新價值觀。這種塑造的影響正深入台灣社會深處,在美國對華戰略競爭助推下,其影響將是長遠的。

海峽兩岸要團結起來,清醒認識美國的戰略圖謀,認清美國對臺政策、綁臺挺“獨”的真實用心,喚醒台灣民眾遠離“台獨”分裂勢力和國際干涉勢力政治勢力。全體中華兒女要進一步團結起來,打好民族復興、國家統一的最後一戰,決不能讓美國塑戰圖謀成為中華民族的浩劫。這是海峽兩岸共同點責任。

台灣真正有責任感的政治人物、智庫、媒體、民眾應該質問美國:美國對臺政策是終極目標是什麼?是台灣“獨立”還是永不統一?美國相信美國能做得到嗎?美國對華戰略競爭體系中台灣的戰略定位是什麼?美國鼓動兩岸之間打仗的意圖是什麼?美國會親自下場流血嗎?美國是如何定位台灣經濟體的、會為保護台灣的經濟科技優勢而放棄自己的超越政策嗎?美國是不是在準備統一後的台灣處理問題?當中國大陸的GDP超越美國的時候,美國的對臺政策會變化嗎?中(陸)美關係會達成新的再平衡嗎?屆時美國會如何處置台灣問題?等等,等等。刨根問底,美國將張口結舌,台灣將更加清醒。而在這方面,兩岸的確應該加強交流了解,認清利益所在,嘗試戰略協調,推演終局進程。

只有最清醒的頭腦,才有最光明的未來。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邱夢穎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