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文化復歸:傳統文化類節目蝶變躍升的深層邏輯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3-09-14 15:22:42

  近年來,一批傳統文化類節目火爆熒屏,引發觀眾、媒體和社會層面的熱烈反響,成為備受矚目的文化潮流現象。從《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到《國家寶藏》《經典咏流傳》《上新了·故宮》,再到《故事裏的中國》《典籍裏的中國》《“中國節日”系列節目》,可以説,傳統文化類節目為我們標記了行業文化轉向的發展趨勢,是新時代“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資源與節目創新創優的代表樣本。

  新國風:作為潮流現象的顯著特質

  儘管題材不同,形式各異,新國風都是這些優秀傳統文化類節目最鮮明的風格標簽。新國風即新興的中國風格,表現為在大眾文化中普遍運用傳統文化元素的流行風尚。傳統文化類節目在傳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基礎上,探尋與青年文化、網路文化等時代文化的最大公約數,以新舊融合、審美互鑒的新國風特質成為熱門的節目類型。

  實際上,回顧中國電視節目發展史,早在上世紀60年代,北京電視臺就已推出《文化生活》《生活知識》等文化類節目。八九十年代,更是涌現出《書壇畫苑》《九州戲苑》等頗具特色的傳統文化類節目。然而,雖然傳統文化類節目一直是中國電視節目序列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長期以來都往往陷入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境地。特別是在電視産業化浪潮中,面對收視苦旅,傳統文化類節目始終難以成為電視臺所熱衷的現實選擇和標誌性節目。

  可喜的是,近十年來,傳統文化類節目逐漸摸索出一條“寓道于樂”的新國風創新之路,以一種“文化復歸”的姿態在全網“走紅”。

  透過歷史長鏡頭觀照當下,有價值的問題是傳統文化類節目如何蝶變躍升?更值得追問的是,為何是傳統文化類節目持續“破圈”形成時代的潮流現象?

  “雙創”法:作為藝術創作的蝶變躍升

  自“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方針提出,傳統文化類節目的藝術創作有了根本方法論,即秉持“思想+藝術+技術”的融合導向,以靈活多元的方式提煉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達成對“文化中國”的影像深描。

  五千年中華傳統文化博大精深,傳統文化類節目將其視作汲取創作靈感的資源寶庫,選取代表性文化符號進行點描,這樣的“提喻”策略僅從節目名稱便可管窺:講述甄選典籍故事的《典籍裏的中國》,重溫中華詩詞之美的《中國詩詞大會》,展示非遺超凡技藝的《非遺裏的中國》等。而隨著該類節目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持續挖掘,題材也已從詩詞競答、成語競猜、漢字競寫等通識性知識普及細分至文博考古、非遺技法、琴棋書畫等專業性內容闡釋,凸顯節目創作的垂類思維。

  借助此類節目,觀眾踏進分流而行卻又一脈相承的歷史星河,拾起璀璨的文化瑰寶。深耕于不同領域的傳統文化類節目接連登場,一場復調般的“文化組曲”就此編成。

  當網際網路平臺成為數字時代的基礎設施,“刷”成為普遍的生活方式,注意力已是節目爭奪的對象。基於供給渠道多樣、資訊內容過載的視聽傳播生態,傳統文化類節目並不固守既有模式,而是以輕體量的節目時長、模組化的節目單元以及強敘事的節目內容順應平臺思維,創新節目模式。以河南衛視一系列出圈晚會為例:“端午奇妙遊”取端午“龍星中正”的星象之意為主題,力邀“開心麻花”團隊加盟,通過俠客參加龍舟賽,爭奪信物的戲劇化章回故事串聯《王風·採葛》《飛龍在天》《艾草青青》等模組,由此展示端午傳統習俗,且時長控制在一小時內。相對獨立又各具特色的專題節目則十分適配網際網路平臺的傳播邏輯,典範莫過於《唐宮夜宴》,該節目能夠引發全網熱議,正是其在網際網路平臺憑藉短小精悍且具有矚目性的特點以華彩片段攫取觀眾的注意力,之後更起到由短觀長的引流效用,提高整個系列節目的知名度。

  此外,新模式愈加追求單個作品能夠産生視覺奇觀與心靈震撼的高潮效果,對節目品質提出更高要求。傳統文化類節目以數字技術為基點,形成超真實的虛擬-現實空間,營構“觀眾-作品-意境”的動態感知場域,不僅使傳統文化元素躍然眼前,亦使中華美學精神濡潤心間。如《詩畫中國》在對《溪山行旅圖》的展現中,將景物細化為單個元素分層繪製,並在後期建模的特效重組中力求保留自然造化的國畫質感,鏡頭推拉間,峰巒高峻的山體與銀線飛流的瀑布相互呼應,勾勒出山高水長、物象千萬的壯闊山河,使觀者真切感受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品格追求;再如對《倣楊大章畫〈宋院本金陵圖〉》的演繹中,節目對畫卷賦以水墨3D動畫效果,在畫中人從郊野到城市的信步閒遊中,觀眾仿佛穿越回“王氣埋金秀且雄”的盛世金陵,感受到“豐年人樂業,隴上踏歌行”的美好畫意。

  從實到虛的視覺化呈現使詩畫突破物理法則的限制,以影像奇觀的再現方式活起來。超現實的藝術靈境既通過視覺衝擊力延展觀眾的想像力邊界,又以纖毫必現的細節捕捉帶來身臨其境的在場體驗,于亦真亦幻的精神沉浸中實現傳統古典美學在觀眾心理層面的由虛化實。

  主體性與認同感:作為文化實踐的深層邏輯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傳統文化類節目之所以能夠在眾多文藝創作中脫穎而出,形成長達數年且仍在持續的“文化節目熱”現象,不僅是因為該類節目內部的創作理念更新與製作能力提升,更是由於節目生産是在社會文化中萌生,並會對其做出互動回應的、具有反思性經驗的典型文化實踐。

  也就是説,藝術生産深度聯結並映射著時代的集體心態與共同情感,每個時代的共同情感也會催生出屬於那個時代的文化潮流。

  那麼,為更深入地厘清傳統文化類節目流行的深層邏輯,需立足於時代的鮮活經驗,探究節目顯在文本結構之外,耦合當下集體情感心理的活躍且富有張力的潛在文本結構。

  面對中西方文明比較與交流的全球化語境,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離不開中國式現代化的實現。但在有關現代化的世界話語體系中,“西方現代性”曾壟斷了現代化的定義,西方現代化甚至被直接等同於唯一模式。因此,只有反思西方範式,建立中國的合法性表述,確立自身在全球格局中的主體性位置,才能以中國式現代化賦予“中國現代性”,實現“現代性”話語體系的重釋和改寫。在此過程中,國家與人民都正在經歷“何為中國”的思考,“我是誰”的追問反映著當代中國社會渴望鞏固文化主體性,凝聚身份認同的集體心態與共同情感訴求。而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是區分“他者”與“自我”以及獲得主體性與認同感的重要方式。

  事實也的確如此,“傳承弘揚中華美學精神”“講好中國故事”等國家層面自上而下的政策方針與國學熱、漢服熱等從民眾層面自下而上的文化消費中無不表徵著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作答“是以中國”的有效性。

  回到傳統文化類節目,不論主題是關注節慶文化,抑或是聚焦詩畫藝術,還是圍繞歷史考古,都是對“雙創”方針的有益探索,其遵循的底層邏輯離不開“兩個結合”。對“文化中國”的媒介展演給予觀眾極大的想像空間,在藏著文明痕跡的吉光片羽裏,文物修復師使故物可新,讓後世見到遙遠又絢爛的歷史;在唐詩宋詞的綿延不息裏,無數群星閃耀其間,為“何以中國”寫下最生動的注腳;在承載千年文脈的非遺技藝裏,傳承人用數十年如一日的堅守,實現民族之為民族的身份認同……這些傳統文化類節目一方面通過發掘和呈現文化符號背後的文化記憶,激蕩起一脈相承的民族文化基因,極大地滿足觀眾從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中獲得歷史關聯感的想像需求,有力增強觀眾的民族自尊心、文化自信心。另一方面,遵循“守正不守舊、尊古不復古”的原則,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時代化重構,將家國一體、天下為公、萬物並育等傳統優秀文化所附麗的精神理念與當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融合,在過去中國、現在中國與未來中國的深情呼應中鞏固文化主體性。

  誠然,傳統文化類節目高度契合著時代共同情感,並憑藉視聽媒介無遠弗屆的傳播力,産生並擴散凝聚集體感性的文化力量,是收穫觀眾的情感共鳴以生成龐大的情感共同體的深層動因。但仍需強調的是,觀眾的審美需求和鑒賞能力持續增長並提高,在具體創作中,傳統文化類節目仍需激發想像力與創造力,于內容、形式等各個方面守正創新,充分彰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華與魅力以滿足觀眾審美期待,才能避免同質化,在競爭激烈的大眾文化産品賽道上佇立潮頭。(作者為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博士研究生 李智)

來源:文匯報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