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搞戰備!美全面提升關島軍力危害地區和平穩定

大搞戰備!美全面提升關島軍力危害地區和平穩定
美軍近期將在關島新建20處防空導彈陣地和雷達設施,此舉引起外界廣泛關注。關島是美軍在西太地區的前哨基地和重要依託。近年來,美國防部每年投入10多億美元加強關島戰備建設,意圖將關島打造成“不沉的航空母艦”。美國持續推進亞太前沿軍事部署,對地區和平與穩定構成極大危害。

  隨著美軍加緊推進高端戰爭準備,關島戰備工程建設成為其優先項目。據統計,2015至2023財年,美國為關島戰備工程項目總計撥款34億美元。2024至2028財年,美國防部還將申請73億美元用於完善島上戰備工程,企圖全面提升關島的指揮、保障和防禦能力。

  優先提升反導能力,打造所謂“堅不可摧”的“海上堡壘”。當前,美軍主要依靠陸軍永久部署的1個“薩德”連和海軍機動部署的“宙斯盾”艦擔負關島反導任務,存在力量薄弱、各自為戰的弊端。未來幾年,美軍計劃一方面推進陸軍“低層防空反導感測器”項目,部署AN/TPY-6型雷達和陸基“宙斯盾”系統,大幅提升空中威脅感知能力。

     另一方面,美計劃整合陸軍、海軍和導彈防禦局駐關島防空反導力量,構建由“薩德”“愛國者”“宙斯盾”“標準-3”和“標準-6”組成的一體化防空反導體系,由聯合防空反導指揮中心統一指揮。根據規劃,新的一體化防空反導體系將於2024年形成初始作戰能力,可防禦彈道導彈、高超音速導彈和巡航導彈攻擊,2029年形成增強型作戰能力。

  升級軍事基礎設施,保障發揮戰略樞紐功能。為適應新的職能定位,美軍各軍種加緊推進關島基礎設施建設。空軍在升級安德森機場機庫和通信設施,擴建西北機場跑道,提升航空保障能力;海軍在建造新的潛艇維修碼頭,拓展阿普拉港口功能,企圖增強海上作戰支撐能力;海軍陸戰隊也在修建兵營、城市作戰訓練場和各類保障設施,計劃2024年開始分批接納來自沖繩的5000名陸戰隊員。此外,隨著進駐的美軍軍人和文職僱員人數大幅增加,美軍還計劃升級島上的電網、水廠等生活基礎設施。

  同步推進“備份”工程,打造環關島作戰體系。儘管關島的反導籬笆看似密不透風,但實戰效果存疑。為留有餘地,美軍將包括天寧島、塞班島在內的北馬利亞納群島納入環關島作戰體系,對關島和北馬利亞納群島戰備工程建設同步推進,未來幾年計劃投入數億美元升級、翻新和改造北馬利亞納群島上的軍事基礎設施。美軍正在擴建距離關島約160公里的天寧島機場,建成後可入駐40多架戰略轟炸機和上百架主力戰鬥機,以減輕關島安德森機場的航空保障壓力,作為備用機場使用。

美軍在西太地區的戰略樞紐

  關島是西太平洋海域的一個中型島嶼,東西寬13公里,南北長48公里。1898年,關島被美軍佔領,此後成為美國的海外領地。作為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最西端的領地,關島一直是美軍向亞太地區投射力量的前哨基地,常駐現役兵力約6400人。近年來,隨著美國“印太戰略”的全面推進,關島在美軍印太作戰體系中的戰略價值凸顯。

  關島之所以成為美軍在西太地區的“戰略島”,主要基於以下四個因素:位置重要。關島位於北起日本本州島東南岸、南至印尼馬魯古群島的第二島鏈中間位置,它既是第一島鏈美軍的後方依託,又是後方美軍的前進基地,發揮重要的節點和樞紐作用;容量夠大。

     關島是馬利亞納群島中面積最大的島嶼,美軍佔有島上近140平方公里土地,有足夠的地幅建設軍事設施;生存力強。關島山地居多、植被茂密,便於建設隱蔽軍事設施;戰時可用。關島屬於美國領地,一旦美軍與潛在對手發生戰事,可隨時使用島上軍事設施,不存在戰時可能無法使用的風險。

  在美軍的作戰構想中,關島的職能可歸納為“四個中心”。一是戰區前進指控中心,依託有利地理位置和島上指控設施,統一指揮美軍在整個西太地區的作戰行動;二是情報分析中心,融合、整編西太地區各軍種蒐集的多域數據和資訊,形成完整的通用作戰態勢圖,支撐美軍實施聯合全域作戰;三是兵力集結整備中心,利用島上大型海空基地和營地,支撐美海空軍和陸戰隊實施海空分佈式作戰和遠征前進基地作戰;四是後勤保障中心,依託島上龐大的燃料存儲設施、彈藥庫和修理設施,為海空軍提供油料補給、彈藥供應和艦機維修服務等。

著重強化關島防禦能力

  武裝關島,是美軍強化高端戰爭準備的一個縮影。過去兩年,美軍每年撥給“印太戰區”的資金超過700億美元,且這一數字仍在增加。美在關島大搞戰爭準備,終將害人害己。

  製造緊張局勢,加劇地緣對抗。過去40年,亞洲地區保持總體和平穩定,成為全球發展最快的地區,和平與發展已成為地區共識。然而,美國作為一個域外國家,卻天天喊著“加緊戰備”,其言行嚴重脫離現實。根本原因在於美國動機不純,試圖通過製造緊張局勢,營造戰爭氛圍,捆綁地區盟伴,推進陣營對抗,達成在所謂“大國競爭”中孤立和競贏對手的目的。

  引發軍備競賽,陷入安全困境。美國認定中國是“首要競爭對手”,稱中國為“步步緊逼”的挑戰。在印太地區搞戰爭準備,反映了美國“見不得他人好”的霸權心態。美國這種“把籬笆扎到別人家門口”的做法,不利於中美戰略互信,到頭來終將使自身陷入新的安全困境。

  罔顧關島民意,推高戰爭風險。關島是世界著名的旅遊景點,本是一方凈土,美軍卻執意將其打造成發動戰爭的前哨基地,這説明美並不在乎當地民眾的安危,美軍武裝關島只會使關島成為攻擊目標。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