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探索戲曲發展的創新之路(堅持“兩創” 鑄就輝煌)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3-10-12 15:05:46

  核心閱讀

  新時代,戲曲依然肩負著服務人民、服務社會的重任,需要持續釋放藝術的生命力和親和力,不斷繁榮發展,更好擔負文化傳承發展的使命。

  在堅守戲曲本體的基礎上,吸收借鑒現代元素,追求古老戲曲與當代藝術的有機結合、東方神韻與現代精神的高度統一、鄉土文化與都市審美的和諧相容,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融中,探索戲曲發展的創新之路。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指出:“要堅持守正創新,以守正創新的正氣和銳氣,賡續歷史文脈、譜寫當代華章。”這一重要論述,為我們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提供了根本遵循。


  中國戲曲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獨特的魅力和深厚的觀眾基礎,是傳承和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是中華民族豐富珍貴的精神文化遺産,在賡續中華文脈中具有重要意義。

  戲曲充分展現了中華文明的突出特性

  戲曲是家國歷史和民族記憶的載體,體現了中華文明突出的連續性。中國戲曲與希臘悲劇和喜劇、印度梵劇並稱為世界三大古老戲劇文化,至今仍充滿活力,成為世界文化藝術寶庫中具有東方特色和中國韻味的藝術樣式。傳統戲曲題材廣泛、內容豐富,既有家國天下的歷史敘事、忠孝節義的世情倫理,又有神話傳説、兒女情長的故事,或經口口相傳,或由文字記載。中華民族的各個歷史時期,都有許多故事被搬上戲曲舞臺,“唐三千、宋八百,數不盡的三列國”。我國古代四大名著《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紅樓夢》,都有與之相應的系列戲曲呈現,作為珍貴文獻資料,為眾多劇團和劇作家提供了創作改編、移植排演的劇本資源。

  戲曲是民族藝術的精華,體現了中華文明突出的創新性。中國傳統戲曲廣泛汲取與吸納其他藝術門類的精華,是集文學、音樂、舞蹈、美術、武術、雜技等為一體的高度綜合性藝術。傳統戲曲以其獨特的角色類型和表演風格而聞名。一喜一悲一抖袖,一顰一笑一回眸,對人物形象的塑造始終是戲曲藝術流傳至今、深入人心的審美要素。戲曲為多樣式的中華藝術長廊塑造了生旦淨末丑行當紛呈的多彩人物形象。如《定軍山》的黃忠,雄勁威武;《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梁山伯,瀟灑斯文;《拾玉鐲》的孫玉姣,純潔天真;《穆桂英挂帥》的穆桂英,英姿颯爽;《連環套》的竇爾敦,粗豪俠義,等等。王實甫《西廂記》中的小紅娘成為俠義智慧的化身,融入大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體現對善良、熱情、勇敢美德的追求。戲曲藝術家梅蘭芳突破了“四功五法”的界限,創造並推廣了“花衫”這一新的旦角行當。縱觀中國戲劇史,戲曲一直在創新中發展、在發展中創新。從田間地頭到城市劇場,由一桌兩椅到舞臺布景、再到現代聲光電的運用,無不彰顯戲曲海納百川、與時俱進的創新品質。

  戲曲是動人的鄉音,是民族情感的紐帶之一,體現了中華文明突出的統一性和包容性。我國地域遼闊、人口眾多,方言語系多樣,在此基礎上形成了數以百計的戲曲劇種。這其中有傳唱廣泛、影響深遠的劇種,也有被各地群眾津津樂道的地方劇種。不同劇種成為區分戲曲聲腔、具體藝術表現和審美特質的重要標識。悲壯蒼涼、慷慨激越的秦腔,唱腔高妙、技巧絕妙的川劇,柔美婉約、典雅清麗的越劇……晚清形成的京劇,則是吸收、融匯了眾多地方戲曲乃至其他各類藝術的精華。人們對來自家鄉的劇種曲調有著天然的熟悉感和親切感。南腔北調的地方鄉音,匯聚成共同的鄉情鄉愁,成為不同姓名、不同年齡、不同地域的身份認同標識和心靈精神歸屬。

  戲曲是民族智慧的結晶,承載著中華民族深沉的精神追求,體現了中華文明突出的和平性。現存348個戲曲劇種,風格特點以及美學表現各有風采,即便是同一劇種也是不同行當競演風流,同一行當的不同表演藝術家也有自成一派的風采。各地方各劇種戲曲不僅活躍在城市劇場,更在廣袤的鄉村大地發揮著“舞臺方寸懸明鏡,優孟衣冠啟後人”的作用。“其事多忠孝節義,足以動人;其詞直質,雖婦孺亦能解;其音慷慨,血氣為之動蕩”。戲文唱詞中體現的善惡分明、懲惡揚善、褒忠貶姦,戲中人身上具有的愛國情懷、優秀品格、傳統美德,戲曲舞臺虛實相生、以形寫神的大寫意,表演程式的規範律動、技巧講究,還有對“大團圓”結局的書寫,無不體現著中華民族對和合共美的追求,詮釋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精氣神。

  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融中,探索戲曲發展的創新之路

  在綿延賡續的歷史發展中,戲曲形成了獨特的創作實踐理念,積累了豐富的藝術創作經驗,創造了獨具特色的審美習慣。新時代,戲曲依然肩負著服務人民、服務社會的重任,需要持續釋放藝術的生命力和親和力,不斷繁榮發展,更好擔負文化傳承發展的使命。

  繁榮發展戲曲事業,關鍵在人。培養造就大批德藝雙馨的戲曲人才,尤其要注重編劇和表演人才培養,要建立一支編、導、音、美、演門類齊全的創作表演人才隊伍和現代管理人才隊伍。縱觀古今中外戲劇史,戲劇的鼎盛時期劇作家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比如,豫劇領域的樊粹庭、楊蘭春。樊粹庭給豫劇留下了一批經典劇目,在提升當時豫劇的文學性、豫劇演出的規範性、培養豫劇人才等方面,作出了較大貢獻。豫劇《朝陽溝》是楊蘭春的代表作,他對河南豫劇院三團風格的確立起到了重要作用。劇本乃一劇之“本”,演員乃舞臺“中心”。曹禺戲劇文學獎、中國戲劇梅花獎的設立正符合了戲劇發展的這一規律。一批又一批優秀劇作家、中青年戲劇演員在獲得曹禺戲劇文學獎、中國戲劇梅花獎後走向更廣闊的舞臺,逐漸成為當代中國戲劇藝術各劇種的領軍人物和骨幹力量,為中國戲劇事業的傳承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衡量一個時代的文藝成就最終要看作品。傳統戲曲譜寫當代華章,首先就是要創作出一批與新時代相匹配的高峰之作,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這就要求創作者堅持“三並舉”原則,現代戲、新編歷史劇、整理改編傳統戲齊頭並進;堅持守正創新,在遵循戲曲美學精神和創作規律基礎上,融入時代精神、現代理念和當代科技成果,推動與時代發展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與人類情感相融通、與觀眾審美相契合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在堅守戲曲本體的基礎上,吸收借鑒現代元素,追求古老戲曲與當代藝術的有機結合、東方神韻與現代精神的高度統一、鄉土文化與都市審美的和諧相容,在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融中,探索戲曲發展的創新之路。

  戲曲要贏得更多年輕觀眾,從“出圈”到“出海”。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血脈和創新源頭,用年輕化的態度和網際網路思維,培養戲曲觀眾年輕化和探索戲曲傳播全媒體化,為戲曲藝術“出圈”“出海”蹚出一條新路。戲曲事業健康發展的關鍵就是要爭取越來越多的年輕觀眾。傳統戲曲藝術要尊重、關切並積極呼應當代年輕人的生活、工作和學習,要給予他們與現代思潮同頻共振的新思想、新觀念。

  近年來,“網際網路+”的力量為戲曲“出圈”“出海”增添了新可能。2022年,中國戲劇家協會作為特別支援單位,在年輕人聚集的嗶哩嗶哩平臺播出了以戲曲為特色的元宵晚會《上元千燈會》。越來越多年輕人線上上看到戲曲,線上下走進劇場,自覺成為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的接力者。

  傳統戲曲要持續煥發活力,需要不斷在服務人民、人才培養、精品打造等方面下功夫。持續釋放戲曲藝術的生命力和親和力,提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力和影響力,譜寫新時代戲曲華彩新篇。

  (作者為中國戲劇家協會分黨組書記、國家一級編劇)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胡光曲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