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蔡英文執政7年購屋成為年輕人一輩子奢求的夢想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3-10-30 20:42:27

298652

  自2016年起,民進黨與蔡英文埶政7年以來,台灣地區房價連年高漲,購屋成為年輕一輩子都難以奢求的夢想,住的問題無法解決,直接導致年輕夫妻不敢生小孩,“五子登科”中的房子、孩子無法得到圓滿。生育率下降必然影響人口與賦稅結構,長期下來,社會福利的預算支出也必然增加,惡性迴圈,有勞動能力的族群,需承擔更沉重的稅賦責任,因而離五子登科的夢想又越發遙遠…。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此詩出於唐代杜甫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一般對此詩的註釋約略為詩人由自己的茅屋為秋風所破,飽受風雨之苦,推想到天下廣大人民的苦難.因而産生了這樣偉大的理想,表現了詩人關心人民,熱愛人民的熾熱感情和博大的胸襟。

  姑且不論後代詩詞評析者對於前文的各種詮釋與評析,住的問題,從唐代的安史戰亂一直到相對平和的民主現代,仍然是人民生活中最為根本,也最為難解的問題。在島內,從1980年代末的無殼蝸牛運動,反對高房價的社會運動,迄今已30餘年,歷任執政者皆不遺餘力地推出政策企圖改善,但諷刺的是,30餘年過去了,蝸牛依舊無殼……。

  為照顧弱勢及青年族群的居住需求,實現居住正義並健全住宅市場,民進黨及蔡英文當局于2017年起漸次推動社會住宅政策,以8年(2017至2024年)興辦20萬戶社會住宅為目標,並於2017年1月公佈修正“住宅法”,為推動社會住宅機制建立法制基礎。

  安得廣廈千萬間,但具體的房源從何而來?在台行政機構公佈的“社會住宅興辦計劃”中可以得知,係結合政府興建、包租代管2種供給所需房源,同時透過包租代管民間的住宅,發揮租屋市場與購屋市場相互調控的市場均衡機制,以達成穩定住宅市場及安定人民居住的目標。蔡英文與民進黨當局更雄心壯志的宣稱,第一階段目標預定於2020年達成官方直接興建4萬戶及包租代管4萬戶,合計8萬戶;第二階段目標于2024年達成直接興建12萬戶(含容積獎勵補充)及包租代管8萬戶,合計20萬戶的社會住宅。

  前述“社會住宅興辦計劃”中,分析了官方興辦社會住宅的當前遇到的問題包含:潛在居住協助對象數量龐大、社會住宅供給量不足、社會住宅不易管理、社會住宅標簽化疑慮引起當地居民反對(例如出現貧民窟、拉低房價等負面標簽)、現行容積獎勵對建商誘因不足等五大困境,分別提出實施方案與檢討做為等。

  但台灣土地面積狹小是客觀的事實,土地取得不易乃以興建方式做為推動社會住宅政策在先天上的困難,即便以機關所有土地興建,或公營事業等將閒置官署釋出改建,亦會有是否過於偏遠、交通不便、周邊機能不佳等而影響入住意願的問題。

  此外,營造成本逐年增高也是必須要正視的困境,“社會住宅興辦計劃”所揭示的每坪造價,在2020年底前決標案件中,僅預期為每坪新台幣103,190元(無地質改良工程的1至5層建物)至149,350元(含地質改良工程的14層以上建物)之間,在當時的營造行情中已經偏低,在今日要以該等預算興建房屋,則為不可想像。

  2022年3月,前開“社會住宅興辦計劃”進行第二次修正,則明白表示: “囿于近期受疫情、缺工缺料及島內電子廠擴建等因素導致原計算標準已無法反映市場行情,為避免地方政府未有足夠財源推動社會住宅,影響社會住宅政策整體目標之達成,2022年起決標案件以實際興建成本(工程及設備結算金額)計算之每建坪成本設算自償率…(略)”。

  亦即,2021年起決標案件,改以實際興建成本(工程及設備結算金額)計算每建坪成本,但對於地方財政無疑雪上加霜,進而影響到實際興辦的戶數。雖然當局會撥給補助款,並視地方政府在個案中10年間融資實際平均利率是否超過是否超過標準(折現率1.5%),對於超過標準之個案,會重新計算補助款並給予增撥補助,但需由地方政府舉證,是否會造成地方政府有“推動社會住宅的政績功勳不在我身上,蓋越多反而是自找麻煩”的消極態度,讓人充滿想像。

  實際查看地方政府的執行成效,以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社會住宅興件計劃及戰情中心”網頁所示,社會住宅目標戶數22438戶,目前完工6488戶,完工戶僅佔28..9%,高雄市的社會住宅更一度遭媒體報導,達標率僅24.5%...似乎連民進黨陳其邁主政的高雄市政府,對蔡英文的社會住宅政策都不捧場,而距離2024年宣稱要完工12萬戶的政策目標,著實有不小的差距。

  甚且,在2020年底前決目標案件則也可能成為未爆彈,已經開工的案件後續是否有足夠資金支應、是否會成為久久無法完工的爛尾樓等,或者是否會出現為求如期完工而偷工減料、行賄官員以便在工程驗收上得到放行等,亦均值得重視。

  根據臺內政部門統計處2011年度社會住宅需求調查報告推估,社會弱勢家庭且無自有住宅戶數約40萬戶,此為真正需要以社會住宅幫助的一群,大張旗鼓的大興土木,手段雖然直接,開工動土剪綵大典雖然好看,但恐怕不是最適切的方式,一則是興建完畢後,即便成功出租不空轉,後續的管理及維護成本,預算從何而來?地方政府能負荷的管理與維護的人力是否充足、素質是否足夠等,則似乎未見考慮。

  台灣實際上房屋過剩,不患寡而係患不均,在現有的租屋市場中找尋房源,例如增加包租代管(包括社會住宅、公益出租人等)在社會住宅興辦的戶數比重,應為事半功倍的方式,但目前的住宅法或所得稅法所給予的租稅優惠誘因不足,因此讓坐擁資産的房東族群卻步,甚至擔心加入社會住宅是被國稅局查稅噩夢的開始,則是讓包租代管方式興辦社會住宅也成長緩慢的主要原因。

  按照目前社會住宅政策的規劃與實際發展進度,蓋也不行、租也不行,天下寒士俱歡顏之日,恐怕還有得等。(台灣特約評論人 莊嘉宏)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