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青年作家考編制,不必大驚小怪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3-11-25 10:54:11

  最近,青年作家考編制的話題“破圈”,先是引起文學圈內部的關注,其後又引發輿論熱議:在今年《芳草》雜誌社公佈的專項招聘名單中,青年作家班宇、陳春成、王蘇辛、淡豹(劉雪婷)等人在列。《芳草》雜誌社是武漢市文聯所屬事業單位,考上意味著能獲得事業單位的編制。不少人驚呼:編制這麼“香”嗎?難道連一些著名的青年作家也要考編?

  其實,我們對於青年作家考編制的行為,不必大驚小怪。這一現象的本質,是作家“光環”與現實生存之間關係的問題。它之所以引發關注和討論,首先在於,長期以來,不少人對於作家存在某種認知偏差,總覺得作家頭頂“光環”,自由灑脫,應該“不食人間煙火”。還有人認為作家有社會知名度,賺錢很容易,早就應該衣食無憂,根本不需要再考什麼編制。但這種看法,與當代作家的現實處境並不相符。

  客觀而言,除了個別早就享有大名、能保持作品暢銷的“頭部作家”,大多數作家光靠版稅收入是很難生存的,至於靠寫作實現所謂“財務自由”,更是難上加難。尤其是青年作家尚處於寫作的起步階段,即便稍有名氣,也很難通過小説“變現”。筆者接觸的不少青年作家,雖然很想做自由撰稿人,專職從事寫作,但考慮到現實因素,還是不得不找份穩定的工作,然後兼職創作。

  而且,班宇、陳春成等人考的這家單位,屬於有編制的雜誌社,嚴格來説,也不算脫離文學圈子。不論是從歷史還是當下來看,很多作家都希望獲得一個穩定的生活保障。甚至很多老一輩作家在談及自己的創作歷程時坦言,最初搞創作,是為了能“逃離”貧窮的環境。對於作家們渴望在世俗生活中獲得成功的想法和行為,我們不必諱言,而考編制的做法,也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給予作家保障。

  因此,從生存的角度來説,青年作家考編制,是一個非常正常的行為。有了物質基礎和穩定生活的保障,再去創作,其實更能保證創作的純粹性。反之,如果作家還要為吃穿發愁,甚至總擔心失業,那麼也很難保持從容、淡定的創作狀態,甚至會為了功利目的去寫很多自己不想寫的東西。考慮這些因素之後,青年作家努力“考編上岸”,就是意料之內、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過,雖然我們理解青年作家考編制的行為,但與之相關的反思不能止步。這背後潛在的問題,是青年作家的現實困境。正如一些圍觀此事的網友所言,“連班宇、陳春成等知名青年作家都很難靠寫作養活自己,何況其他人呢”。

  純文學被邊緣化的現象,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搞純文學就等於清貧”幾乎成了圈子裏的共識。即便如此,還是有很多對文學充滿熱情的年輕人,願意從事這個事業,願意在這個投入很大收益很小的行業裏不斷“試錯”。但是,這不應該是讓青年作家註定“清貧”的理由。

  不論是在發表平臺的稿酬上,還是在相關部門的專項資金支援上,其實都可以有改進空間。為了鼓勵青年作家創作,近年來,確實有一些文學期刊不斷提高稿費標準,但仍然無法滿足創作者的需要,多數發表平臺的稿酬依然較低。

  而且,除了少數“常客”,多數青年作家想在文學期刊上發表作品,都是不容易的事。一些發表平臺還存在“圈子化”的問題,文學新人想得到認可,並非易事。

  這就需要包括文學期刊、報紙副刊在內的諸多發表平臺,儘量給予青年作家更多的發表機會和稿酬支援,既要給寫作者榮譽上的認可,又要有物質上的幫助。只有這樣,才能讓青年作家安心創作,放心投稿,而不至於非要通過考編制才能獲得安全感。(黃帥 )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3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