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我國四項工程入選2023年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

北京時間11月4日印度召開的國際灌排委員會第74屆執行理事會上,2023年(第十批)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公佈,中國安徽七門堰調蓄灌溉系統、江蘇洪澤古灌區、山西霍泉灌溉工程、湖北崇陽縣白霓古堰等4個工程全部申報成功。至此,中國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産達34項。

  北京時間11月4日,在印度召開的國際灌排委員會第74屆執行理事會上,2023年(第十批)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公佈,中國安徽七門堰調蓄灌溉系統、江蘇洪澤古灌區、山西霍泉灌溉工程、湖北崇陽縣白霓古堰等4個工程全部申報成功。至此,中國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已達34項,幾乎涵蓋了灌溉工程的所有類型,是全球灌溉工程遺産類型最豐富、分佈最廣泛、灌溉效益最突出的國家。

什麼是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

航拍崇陽白霓鎮,水曲如遊龍(資料圖)。吳淘淘 攝

航拍崇陽白霓鎮,水曲如遊龍(資料圖)。吳淘淘 攝(來源:中新網)

  灌溉是農業發展的基礎支撐,對人類文明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自2014年設立,旨在梳理世界灌溉文明發展脈絡、促進灌溉工程遺産保護,總結傳統灌溉工程優秀的治水智慧,為可持續灌溉發展提供歷史經驗和啟示。

  國際灌排委員會成立於1950年,是以國際灌溉、排水及防洪前沿科技交流及應用推廣為宗旨的專業類國際組織,成員包括91個國家和地區委員會,覆蓋了全球90%以上的灌溉面積。

安徽七門堰調蓄灌溉系統

航拍安徽七門堰灌區一隅。(無人機照片)李濤攝

航拍安徽七門堰灌區一隅。(無人機照片)李濤攝(來源:中新網)

  七門堰是位於安徽舒城縣境內杭埠河(古稱龍舒水、巴洋河)中段的引水灌溉工程,由漢高祖劉邦伯兄之子、羹頡侯劉信創建,距今約2223年。在取水樞紐的規劃上,七門堰古代調蓄灌溉系統選擇在河流由山谷進入平原的“谷口”地段修建。這個位置上,河床由窄變寬,坡度由陡變緩,在此佈置取水樞紐,不僅便於因勢利導控制水流,又方便施工。七門三堰,取水口均設置在河流凹岸,成功實現水沙分流,實現了彎道環流理論的運用。

  七門堰灌溉渠線的規劃則充分利用了地形條件,沿一定等高線行進,保持適當的輸水底坡,滿足自流灌溉控制水位高程,合理規劃佈置陂、塘、垱、渠、溝,以保證最大的灌溉範圍。在建設灌溉系統時,非常注意各工程節點的總體關係,“七門三堰”和陂、塘、垱、渠、溝各項工程節點之間的有機配合,具有樸素的系統工程思想。工程利用了杭埠河衝出谷口的水勢,又利用了大別山余脈一直向東北延伸的自然地勢,在江淮之間形成了一條設計科學、佈局合理、縱觀舒城的水道,水自西南而東北地輸送,形成一個自流灌溉系統。

安徽七門堰引水灌溉工程一隅。李濤攝

安徽七門堰引水灌溉工程一隅。李濤攝(來源:中新網)

  七門堰灌區地處江淮分水過渡帶,形成了獨特的丘崗型濕地形態。舒城地區雨季集中,但分佈不均。在這種丘崗型濕地環境中,存在一萬七千多個塘、蕩,規模非常龐大,這種特殊的濕地系統,是一個巨大的蓄水庫。

  在灌溉系統建設中,古人充分利用濕地形態,“串蕩成渠,連塘為蓄”。串連十五蕩,形成輸水幹渠,疏浚塘、蕩、溝、渠,串聯互通。該系統能在暴雨和河流漲水期儲存過量的降水,減弱危害下游的洪水,形成功能強大的調蓄機制,還能利用海綿效應,調蓄洪峰、削減地表徑流、涵養水源,各工程節點之間有機配合,做到了水系連通,確保水系連通、自然、健康。據清《舒城縣重修水利記》的記載,七門堰灌區內灌溉用水具有自上而下、由河入堰、由堰入陂、由陂入塘、由塘入渠入溝入田的流態多樣性。

江蘇洪澤古灌區

洪澤湖湖水經過周橋渠首流向周橋灌區周橋總幹渠(11月8日攝,無人機照片)

  洪澤湖湖水經過周橋渠首流向周橋灌區周橋總幹渠(無人機照片)。季春鵬 攝(來源:新華社)

  洪澤古灌區,西依蜿蜒曲折的洪澤湖大堤,東至白馬湖,北臨蘇北灌溉總渠,南至淮河入江水道,現狀控制灌溉面積48.13萬畝。

  洪澤古灌區的歷史可追溯到東漢時期。古灌區的水源為洪澤湖,洪澤湖前身為破釜塘。東漢建安四年(199年),廣陵太守陳登率軍進駐淮河右岸,築破釜塘,屯田灌溉,在武家墩修築捍淮堰30里,成為洪澤湖大堤1800多年曆史的開端。西元1128年的黃河奪淮事件是洪澤古灌區發展的分水嶺,洪澤古灌區的功能從引水灌溉轉變為防洪兼灌溉。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洪澤湖大堤上建設周橋洞、洪金洞,建成周橋和洪金灌區,形成完備的灌排工程體系。

洪澤湖湖水通過高良澗閘流入蘇北灌溉總渠(11月9日攝,無人機照片)。

  洪澤湖湖水通過高良澗閘流入蘇北灌溉總渠。季春鵬 攝(無人機照片)。(來源:新華社)

  洪澤古灌區是世界上少有的規模宏大、歷史悠久且沿用至今的灌溉工程。如今,洪澤古灌區的歷史遺存有67.25千米的洪澤湖大堤、15千米的明清石工墻、源自三國至清代的5條灌排河道遺存。5尊鎮水鐵牛、34塊石碑、300多塊石刻以及滾水壩遺址、決口遺址等組成蔚為壯觀的工程遺存。延續118年的滾水壩運作紀錄和連續127年的水位觀測紀錄,眾多上諭、奏疏、治水論著、治水工藝、傳統習俗、神話傳説等形成了極為豐富的非工程遺存,具有極高的遺産價值。

山西霍泉灌溉工程

霍泉

霍泉。(來源:新華網)

  山西霍泉灌溉工程成功入選2023年(第十批)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成為山西省第一個世界灌溉工程遺産項目,也是我國第一個以引泉自流灌溉為特色的世界遺産項目。

  山西霍泉灌溉工程位於洪洞縣,屬於黃河流域汾河水系,最早記載始於唐貞觀年間(627—649年)。在長期的開發利用實踐中,霍泉灌溉工程建立了以地畝為基礎、以水戶為單元、各渠相對獨立的水利自治管理制度,以及以用水公平為核心的較為穩定的渠冊和夫簿制度,創造性地提出了基層管理中相對公平的原始水權制度,被其他灌區參照使用,譽為“霍例水法”,在古代灌溉工程管理中獨樹一幟,是研究中國古代水利管理乃至地方治理的範例,至今仍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霍泉分水亭及分水鐵柵。

霍泉分水亭及分水鐵柵。(來源:新華網)

  目前霍泉灌溉工程依然發揮著灌溉、供水、生態、旅遊等功能,灌溉面積10.1萬畝,灌區覆蓋洪洞縣廣勝寺、大槐樹、趙城、明姜、蘇堡5個鄉鎮,面積約佔全縣總面積的12.2%。

湖北崇陽縣白霓古堰

白霓古堰至今仍發揮著灌溉功能(資料圖)。吳淘淘 攝

白霓古堰至今仍發揮著灌溉功能(資料圖)。吳淘淘 攝(來源:中新網)

  白霓古堰位於湖北省崇陽縣境內,包括石枧堰和遠陂堰兩座古堰。其中,石枧堰位於白霓鎮油市村,最早建於五代後唐時期,距今已有1100餘年。

  石枧堰渠首樞紐在堰體底部,創造性設計了獨特的泄洪排沙底孔,孔口橫斷面呈矩形,寬約1.5米,高2米,孔口設有閘門,方便開啟。泄洪排沙底孔的設置,最早主要在汛末開啟底孔泄流,降低堰上水位以便檢修維護堰體。同時,泄流時底孔排沙,能排出壩前淤積的泥沙。泄洪排沙底孔的設計和運用,使得石枧堰安全穩固運作至今而不淤廢,仍保留較大的庫容。遠陂堰位於白霓鎮洪泉村的大市河上,根據記載,該古堰在南宋寶慶二年曾重修過,説明在此之前該古堰已經存在,距今已有約800年的歷史。

白霓:石枧堰一角(資料圖)。吳淘淘 攝

石枧堰一角(資料圖)。吳淘淘 攝(來源:中新網)

  兩座古堰雖歷經多次修葺,至今仍發揮著灌溉、防洪、抗旱、供水等功能,灌溉面積約3.5萬畝,是我國丘陵山區水利灌溉工程的代表,也是我國古代大規模砌石結構水利工程的典型代表。

  (資料綜合新華社、中新網、山西日報、中國江蘇網)

  相關連結:

      中國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增至34項 

      安徽七門堰調蓄灌溉系統何以成功申報世界灌溉工程遺産? 

      白霓古堰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至今仍發揮著灌溉功能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