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2024兩岸軍事展望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4-01-02 18:28:47

微信圖片_20231229125217


  作者 譚傳毅 台灣特約軍事評論人

  本文是以“教化”的觀點闡述未來1、2年之後的兩岸軍事關係。只要不是真實用兵,軍事手段當然可以作為一種“教化”。君子(在上位者)採取教化手段匡正小人(在下位者)離經叛道的行為,是不得不為。

  以軍事手段教化小人,絕非如“決積水于千仞之溪、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般的短而急,必然如春風拂面長長久久。從這個觀點來看,未來1到2年之內,解放軍對臺的軍事壓力還會持續進行,不會稍有減弱。

  君子與小人之辨

  1979年1月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開啟了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1995/96年導彈危機之前,兩岸關係加速發展。即使在導彈危機之後,兩岸關係並未停滯,反而還加速發展。

  整個21世紀初的10多年,中國大陸得到了難得的發展機遇,説是黃金15年毫不為過。中國大陸飛速發展,補足了各領域的短板,無論是經濟、科技或民族自信心,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收穫與慰藉;中國終於能夠以真正大國與強國的地位面對世界。

  東方升起的態勢猶如萬物廣受君子之教化與感化,也就是《論語》所謂的:《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君子(德行)出手好比是“風”,其餘(小人)好比是草,風吹在草上,草就必定跟著倒,強調了領導做好垂范表率的重要性。

  就在30多年前,西方國家普遍蔑視中國君子之德,認為道德倫理沒有辦法成為國際關係中的準則,彼時大家一致認為國際社會猶如原始叢林,唯一的道德就是拳頭,難怪國際社會只有利益、毫無道義可言。

  近年中國在國際社會秉持公平與正義,漸漸得到許多國家的支援,這與中國中立客觀的態度與超強的綜合國力有絕對關係。

  在兩岸關係裏面,“君子與小人”之別更是明顯。君子重視的是大是大非,小人重視則是短期利益。於是,當君子出手教育小人離經叛道、以彰顯道德之風時,居於下之小人在風的吹拂之下傾倒。既然是教化之風,其強度就不會太猛過剛,而是以輕柔偃行之勢施以教化。

  近幾年解放軍圍島軍演就如風之教化,既已佔據道德制高點、亦已掌握戰略主動,其勢必然長久,到最後小人必然臣服。這是歷史使命,每個在位者都會如此做。面對台灣地區最佳處理方式就是“教化”,武裝登島行動最次。

  不得不的教化

  若從教化的觀點來看,本文對於未來兩年的兩岸關係仍不看好,解放軍持續的軍事壓力不會減少,因為教化未見具體成果。在小人(李登輝以降)的洗腦之下,島內已形成“仇中”與“反中”的歪風,此風不可長必須匡正。

  在上位的君子本身要為人表率,指出圍島演習的訴求,才能達到教化的目標;一國兩制和平統一本來就是再具體不過的國家目標,沒啥好擔憂顧慮的,但必須探求得知在下位者的需求,這才是教化的目的。教化成敗最重要的關鍵是在上位者,因為教化本身就有積極主動的意涵,因此,大陸方面必須明確指出每次軍事行動所代表的教化意義。

  在下位者,唯有通過不斷學習求取,在動態環境中探索未來,這更是在上位者所必需理解在下位者的需求。事實上,在下位者以幼稚偏狹的眼睛觀察兩岸關係是正常的,否則他就不是在下位者了。相反的,對於在上位者而言,小人的偏狹幼稚突顯出君子教化的不及,否則小人怎麼會變成如此呢?如何教化,是未來大陸方面必修的功課。

  總之,未來兩年之內的兩岸軍事關係仍處於這種單方面教化的形勢。未來無論誰當選島內領導人,都無法回避未來的統一問題。對於島內絕大多數帶著偏安思想(維持現狀)的人,更需要重重地敲打。

  教化之動靜

  經過連續性的教化,如果初具成效的話,我們可以預期兩岸將可進入較佳的形勢。在上者必然出面解決歷史遺留的問題,不可能讓這種割裂局面無限期拖下去。目前兩岸關係停留民生問題,也就是農漁産品和工業産品交流;這是個非常細節的問題,非常容易“起歪樓”(跑偏主題)。當大家沉溺于細節問題時,往往忽略最重要的主題:和平統一。這就是本文再三強調“教化”的原因。島內諸多小人沒人敢提統一,難道在上者也不敢提嗎?

  既然教化,若無結果,則須持續教化。島內最不堪教化者,非民進黨莫屬,這就不能春風吹拂般的柔性教化,而須以強制性、針對性的教化。大陸方面有必要明確界定圍島演習的針對對象:“台獨”分子以及為虎作倀的軍隊,與廣大的人民群眾無關。

  我們預期,大陸方面可能放開束縛,一方面針對維持現狀派採取更具“敲打”的做法,在另方面針對願意談判者採取更溫和的策略,也就是在該“動”的時候動、該“靜”的時候靜。

  所謂的“靜”,就要看台灣方面(在下位者)的訴求。如果是賴清德當選領導人民進黨繼續執政,大概率不會和大陸談判,就算談判也會設下許多條件,例如公平對等的地位、官方談判、拒絕和平協定等等,可以預見,兩岸關係不可能得到改善與突破,兩岸關係始終在“教化”階段。

  之前已經提及,在上位者不可能無限期放任“小朝廷”,勢必出面解決。而台灣地區的定期選舉可為兩岸關係提供某種政策指標:採取剛性或柔性政策的時機。

  如果願意和大陸談判兩岸關係,甚至於是台灣的政治與國際地位、軍隊整編問題、台灣的特殊制度等等,那麼就可採取柔性措施。或許這些名詞過於敏感,在未來談判技術上總會有解決辦法。

  問題是,在未來的4年當中,兩岸能不能進入到這個層面的談判?如果不能,那就得持續“教化”,如果可以,那就是兩岸關係的一大突破。總的來講,作為上位者的大陸必須率先採取行動,除了目前在戰術層次的兩岸農漁和工業産品交流,同時更不能忘記兩岸的政治談判。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