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葛優:表演上,我對自己要求一直挺高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人物      2024-01-04 09:04:50

葛優:表演上,我對自己要求一直挺高【再攜手馮小剛、主演電影《非誠勿擾3》回歸賀歲檔,透露十年沒和舒淇聯繫;不當腕兒、更不講究排面】

葛優承認,在秦奮身上有他的影子,就連喜怒哀樂的表情都差不多。

“演戲真的很難啊!”——你很難想像這話出自“葛大爺”之口。

2024年元旦檔,由馮小剛執導,葛優、舒淇回歸主演的經典喜劇IP《非誠勿擾3》正式上映。一場場路演下來,看到熱情的觀眾,葛優會不好意思地説,“您是位好觀眾,是您入戲太深了”。

無論是劇情片還是喜劇片,在整個中國電影史上,演員葛優都是個特別的存在。而在演員工作之外,他很少參加綜藝節目或商業活動,甚至在宣傳期內都極少接受採訪。在《非誠勿擾3》密集的直播、路演中,他也總是“話不多”的那一位。

去年的北京國際電影節上,新京報記者曾與葛優有過一次短暫的交流,“我知道您沒有需求,但作為一名電影記者,很渴望有機會能採訪到您……”葛優聽後笑了笑,説自己只是在做分內的事情,沒必要翻來覆去地講。他自認不擅長做採訪,也不知道該如何把想法説出來。不過,“人生還是應該充滿夢想和希望的,向著想做的事情去努力”。

幸運的是,這次對話在2023年末實現了。在電影《非誠勿擾3》緊張的宣傳期裏,葛優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時間確實緊張,咱就著重挑幾個想問的問題吧”。沒有錄影機架在一旁,他鬆弛、舒適了許多。面對誇獎和讚美,葛優會下意識地擺擺手,接上一句口頭禪“嗨”,似乎一切辛勞對他而言都“不值一提”;他恐懼外界貼上的“賀歲片專業戶”“楷模”標簽,“可千萬不能這麼説,接不住”,他説“表演是無止境的,即便有了點兒成就,該怎麼過還得怎麼過。因為演戲真的很難啊!是需要想,需要不斷琢磨的。”

葛優、秦奮

那些風趣、幽默的角色影響並改變了他

《非誠勿擾3》的故事發生在2031年。此時,梁笑笑已經在海外漂泊了十年,年近七十的秦奮在海邊的房子裏獨居,每天都盼著笑笑回家。直到有一天,他的好友老范給他帶來了一個一模一樣的AI版笑笑,秦奮和“真假”笑笑開始了新的愛情故事……

“我就是想拍一部念舊的、給面兒的,想著對方好的、重感情的,讓人看完了心裏頭暖和,且會珍惜交情的電影”,導演馮小剛這樣總結重啟《非誠勿擾》系列的初衷。他一直覺得,人是需要一個出口來排解壓力和憂鬱情緒的,而在辭舊迎新的節點上,喜劇是觀眾的剛需。也正是他的這個願望,讓葛優重回賀歲檔,觀眾得以重溫“馮氏喜劇+葛式幽默”的黃金搭配。

有趣的是,葛優卻是眾人裏較晚知道電影開機消息的人。馮小剛寫完劇本後,先是和舒淇敲定了時間,確定後才和葛優“打招呼”。“葛優這些年不接那麼多戲,只要你提前一年告訴他,不出意外一定會來。畢竟這個戲他倆缺一不可,如果他倆其中一人不在,這個戲就不成立了。”馮小剛説。而被問到再次回歸賀歲檔有無壓力,葛優直言不諱,這個年紀演愛情戲有些“不好意思”,但“沒有忐忑,畢竟‘賀歲’這個詞就是從小剛這裡來的,我們再回到這個檔期已經很熟絡了”。

喜歡這一系列作品的觀眾不難發現,《非誠勿擾3》延續了前一部的主要場景,只不過那套“老房子”被刷上了顏色。極具視覺衝擊力的多巴胺搭配,讓葛優也有些驚訝,“電影裏我剛見笑笑時穿的那身藍色衣服,有點兒刺眼;綠色那身兒又顯得比較肥大,所以也挺困惑的。但後來發現,這剛好是我和秦奮的差距。因為我在生活中不會像他那樣(色彩)豐富,我的生活比較簡單,可能偶爾穿個紅色的,或者像現在這樣在白色衛衣上搭個粉紅的領子,但肯定不會撞著色來穿。所以生活的豐富性上,還是要跟秦奮學習。”

從2008年賀歲檔該系列首部上映至今,《非誠勿擾》已陪伴觀眾走過了十五個年頭,影片中的男主角秦奮神經大條但重情重義,嘴不著調但善良實在,且永遠保持著舒服、自信的狀態,幽默感更是信手拈來,這讓很多觀眾把他與葛優畫上了等號。

“你説誰隨了誰?”葛優想了很久,“其實我的性格不適合做演員,以前我屬於看到人就害怕的那種,緊張、冒汗。現在説‘葛優社恐’肯定沒人信,畢竟我朋友挺多的。但仔細想想,我現在的性格是演戲後改變的,和人打交道多了,就皮實了。顧顏(電影《大撒把》中男主角)、秦奮,都影響了葛優。最初的我説話也不是那麼風趣、幽默,是這些角色鑄就了我現在的性格。”

緊張、費勁

拍攝50天、失眠45天,拿到角色先恐懼

在已知的職業生涯中,葛優無疑是一個被機會眷顧的演員,但他從不認為能輕鬆駕馭任何一個角色。即便是其已經出演過兩次的秦奮,問他再演是不是可以輕鬆拿捏,他毫不猶豫地吐出兩個字:“費勁”。“小剛(導演)之前説,拍這部電影像在度假,但我和舒淇卻認為表面像是在度假,實際相當費勁。尤其是現在這個階段,我的年齡問題,有時臺詞都很難記住。像當年《編輯部的故事》裏那麼大量的臺詞,放到現在讓我來記,就覺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琢磨”,是葛優在採訪中提到最多的詞。因為琢磨角色而導致失眠,更是家常便飯。電影拍攝的50天週期裏,有45天他都要靠吃安眠藥入睡。即便到了採訪的當下,那種緊張感依舊困擾著他。“挺折磨人的,現在一看角色首先是有點兒恐懼,心裏想著‘這怎麼演得下來?’但你既然接受了,就要去琢磨、去想。演員總希望自己有所變化,我也一樣,畢竟演戲總是一樣,還有什麼意思?但要做到不一樣其實非常難。因為你的招數,隨著年齡增長都用得差不多了。必須承認,秦奮身上有葛優的成分,這是脫離不了的,就連喜怒哀樂的表情都差不多。所以我花了大量的時間去找表演的感覺。比如對著舒淇飾演的真假笑笑,哪個是什麼性格,戲要怎麼接,每一個鏡頭都需要琢磨,不琢磨明白,第二天到了片場怎麼辦?”

葛優時不時皺起眉頭,感嘆著“不好弄”。很難相信,他也會説出“緊張”“費勁”這樣的話。“大概只有經歷過這種‘自我折磨’的過程,才能讓戲的呈現稍微好一點。”他會時常告誡自己“別著急,一點點琢磨,慢慢享受這個過程”。儘量多給自己想想辦法,既然記臺詞已經不是以前的節奏了,那就儘量從眼神或其他細節入手,一定要謙虛謹慎。“演戲是不容易的,是需要多想想、多琢磨的。不琢磨,確實不知道該怎麼演。當然,也有那種不用想就能直接演的演員,只不過我不行,沒那樣的本事。”

老友、念舊

“非1”成回憶,和舒淇十年沒聯繫

合作過多次的范偉,總覺得葛優有種特殊的能力。無論你在他面前如何緊張忐忑,他總能給你一種安全感,習慣為對方著想,卻也保持著“葛優式”的分寸感。《非誠勿擾3》中,二人再次回到了當初的人物關係上,“特別對勁,又很同頻,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我們都可以隨時搭上。”在范偉看來,葛優是個徹頭徹尾的體驗派,必須調動出全部的精力與情感,變成那個角色。“其實演員都挺敏感的,也很難真正去表達對對手演員的欣賞。我們從來沒有交流過對方的好,但每次和他拍戲確實能琢磨出很多有意思的地方,還能重溫過往拍戲的點滴。”

葛優也是個念舊的人。《非誠勿擾3》中的很多“情懷殺”場面都能戳到他,“我很少回看自己的作品,但這次回看了《非誠勿擾》,你要問我什麼感覺,就是都成回憶了。那天我和舒淇説,第一部裏咱倆在咖啡廳見面相親的那場戲,我是真的緊張、羞澀。因為我和她之前沒合作過。拍《非誠勿擾》時,有天小剛説要去機場接舒淇,我説我能不能去,他説‘好,你去當然更好’,因為我想儘快拉近距離……後來沒多少天就開機了,我就把一個男性看到陌生美女的緊張感給發揮到那場戲裏了。”

但誰都沒有想到,《非誠勿擾2》後,除了中間《一步之遙》的短暫交集,整整十年葛優和舒淇都沒有聯繫過。因為葛優一直不用微信,他覺得這東西麻煩,有看不完的消息和朋友圈,但這幾年也還是“應了”這個潮流,合作《非誠勿擾3》時才和舒淇加上好友。“大家肯定不相信我和舒淇沒有任何聯繫,還不如戲裏的秦奮和笑笑,他們偶爾還寄明信片呢。我也挺納悶兒,怎麼這麼多年就沒留聯繫方式?但其實在這十年裏我也會看她的作品,有時還看她拍的時尚雜誌,才知道‘哦,她現在這樣了’。現在我有了微信,雖然處於非常初級、簡單的使用階段,但還是會保持聯繫。前不久冬至,她給我發了一個餃子,我就回了一個‘吃好餃子’。”

導演、觀眾

片場裏沒有腕兒,生活裏不講究“排面”

作為中國第一位獲得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1994年,電影《活著》)的演員,很多人稱葛優為“國民演員”,角色接地氣、表演自然不做作。但談到表演,葛優認為自己很多時候琢磨得還不夠透,就更談不上演得有多好了。“很多戲其實都和編劇有關係,比如小剛拍一部賀歲片,他知道你能演到什麼程度。他熟悉你,寫的情節、臺詞就很自然,知道我在這句話時應該如何説,很多時候多一個字、少一個字都要商量著來,必須了解角色,要不沒法演。”

合作多年,葛優和馮小剛早就摸透了對方的心思。但在葛優眼裏,《非誠勿擾3》裏的馮小剛變了,電影柔和了,他也柔和了,不怎麼著急了,實在要急的時候都儘量忍著不發作。但説到兩人在片場的關係時,葛優強調,導演面前沒有什麼所謂的腕兒,“人家找你,你才能演這個角色,不找你,你就沒這個機會,我一定是尊重導演、聽導演的。遇到意見不統一的時候,要聊,因為交流的目的是把事情做好,幹好工作。”

葛優曾透露,《活著》後他推掉過不少劇本,擔心題材和角色類型難出新花樣。但馮小剛的賀歲片不一樣,那是能給觀眾帶來歡樂的電影,他喜歡參演這類電影。而在馮小剛看來,“誠”或許才是《非誠勿擾》這個系列能感動觀眾、被奉為經典的主要原因。“最初秦奮是要等笑笑20年的,生活中誰能等一個人20年?這事沒聽説過。但我相信一諾千金,相信只要誠懇就能獲得認可。就像有的觀眾説,被我們的電影深深打動了,我説您是一位好觀眾,您入戲太深了。”葛優説。

演戲這麼多年,葛優一直很在乎觀眾的想法,他也從不覺得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的。馮小剛曾説,“排面”這事兒,在葛優那兒根本不存在。他從小在北影大院里長大,見過了太多名人,從來沒有前呼後擁這種事兒,人家照常買菜洗衣服,“從小身邊就都是這樣的人,自然也從沒這個(‘排面’)概念”。也因此,到現在你依然能在菜市場裏看到葛優,遇上有觀眾要求籤名、合影的,他從不拒絕,完事兒還得樂呵呵地把人家送走。他總説,這事兒對自己來講可能經歷過成千上萬次了,但對別人來説那都是第一次,“第一次的事兒可不能大意了。您要是理解了,也就能做到了。”

對話

葛優:年齡大了就要接受戲路會變窄

新京報:電影《非誠勿擾3》更像是一次人生課題的總結,彩蛋裏你説“到這裡就要畫上句號了”,是不是以後再也看不到秦奮和笑笑了?

葛優:也沒準兒。可能現在説要告別,不會再有《非誠勿擾4》了,但未來不可預測,一切皆有可能。不過,這件事情確實太難了,要把這一班人馬聚集在一起不容易,所以現在我們就先説告別的事情吧(笑)。

新京報:電影中秦奮最終與自己和解,但這一點上,你似乎沒秦奮做得好?

葛優:還真沒有,這個你説得太對了。秦奮對新事物是有好奇心和接受度的,他會把自己生活的環境弄得五顏六色,就為了調節情緒。但就智慧機器人來説,我是肯定不能接受的,還是真人好,要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才是有感情的。

新京報:很多人説一看到葛優老師就想笑,那反過來,在《非誠勿擾》三部曲中,你面對哪位演員時笑過場?

葛優:那倒沒有,在現場就是工作,其實不太會被情緒影響。至於你説的觀眾看這些戲笑得不行,那應該是跟情節有關,很多都是劇本的功勞,所以大家看的時候會覺得有趣。

新京報:曾有觀眾説希望看到話劇版《非誠勿擾》,你是話劇演員出身,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葛優:哦,這還真是一個很不錯的想法,我對話劇確實挺有感情的,如果拍成話劇版應該挺好看。但我實在是太久太久沒演話劇了,所以出演的可能性不太大。

新京報:大家都知道你接戲的頻率沒那麼高,不拍戲的時候會有戲癮嗎?

葛優:戲癮?沒有!那天有人問我,現在讓你接戲,你是不是聽了都覺得厭倦?這種煩心我確實也有,因為歲數到這兒了,精力一旦跟不上,這戲演著得多費勁?所以接到一個重要角色,我自己都挺焦慮的,因為我又得費勁了,又睡不著覺了,又得吃藥什麼的。現在我每天都要吃安眠藥,挺多的。

新京報:所以一直被失眠所困擾?

葛優:因為你不吃(安眠藥),睡不著,拍戲的精氣神兒就沒法提上來。尤其那種好幾個演員都在同一場景裏的戲,我不能錯啊,錯了就要再來一遍。演戲上我對自己的要求一直挺高的,是不能錯的。

新京報:所以拍戲前你也會緊張,有壓力?

葛優:我不會事先想太多,演戲應該是一件很好玩且有意思的事情,不是説你一定要怎樣,也不需要去證明自己會演戲。但老想著變成另一個人,讓自己試著去成為他,其實很難,是費腦子的。尤其你們説的那些演什麼像什麼的,多難啊!哪兒那麼容易?所以我只能儘量做到,不敢説一定能演到什麼程度,能勝任這個角色就去做,勝任不了也就懶得去(做)了。

新京報:作為過來人,想和後輩説點兒什麼?未來如何規劃自己的表演事業?

葛優:別過來人了,我還沒“過來”呢,很多事情自己都沒有弄清楚呢,也不知道能説出什麼來。但演員一定要謙虛,要經常與導演溝通。如今年齡大了,要接受自己的戲路會變窄。畢竟,60歲演不了30歲。以前,你演主角的時候很多人給你演配角,現在你就要往配角上考慮了,要儘量滿足大家的要求,多替別人想,儘量完成。至於未來,就時刻準備著,看有什麼樣的劇本和角色,隨緣吧。

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

文章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王江莉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