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作品充斥低俗血腥等內容,微短劇故事越講越離奇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4-01-04 09:17:28

微短劇故事越講越離奇越狗血【 一些作品充斥色情低俗血腥暴力審美惡俗三觀不正等內容】

● 網路微短劇因滿足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和快餐文化需求而迅速“出圈”,“暴富”神話接連上演。相關數據顯示,2023年我國網路微短劇市場規模為373.9億元,同比增長267.65%

● 微短劇品質參差不齊等問題也飽受詬病。一些作品因充斥色情低俗、血腥暴力、審美惡俗、三觀不正等內容而引起公眾不滿。在第三方投訴平臺,與微短劇相關投訴最多的是自動扣費和虛假廣告

● 對微短劇應傾向於流量管理,對製作優良、積極正向的,平臺應側重給予流量;對違法違規、出現不良導向的,應減少流量,乃至納入“黑名單”。同時健全關於違法違規內容的舉報和反饋機制

□ 本報記者  文麗娟

□ 本報實習生 畢 冉

身價上億的總裁在咖啡廳談生意時,被一位靠擺地攤謀生的女孩錯認為相親對象。女孩提出閃婚要求,總裁隱瞞身份答應了下來。而隨著劇情發展,總裁身份暴露,一段前情往事浮出水面——總裁與女孩5年前偶遇時有了孩子,他不知情,女孩則失憶了……

這部集霸道總裁、閃婚、失憶、甜寵、先婚後愛等元素于一身的網路微短劇,在2023年8月上線後,短短24小時,充值流水便突破2000萬元,成為短劇市場的“爆款”。

過去的一年,網路微短劇因滿足現代人快節奏的生活和快餐文化需求而迅速“出圈”,“暴富”神話接連上演。相關數據顯示,2023年我國網路微短劇市場規模為373.9億元,同比增長267.65%。

同時,微短劇品質參差不齊等問題也飽受詬病。一些作品因充斥色情低俗、血腥暴力、審美惡俗、三觀不正等內容而引起公眾不滿。2023年11月15日,廣電總局宣佈啟動為期一個月的專項短劇治理工作,從加快制定《網路微短劇創作生産與內容審核細則》、建立“黑名單”、推流統計機制等7個方面加大管理力度、細化管理舉措。

網路微短劇為何出現雜亂無序之勢?專項整治之下,行業該何去何從?對此,《法治日報》記者進行了深入採訪。

微短劇異軍突起

製作流程特別快

網路微短劇,是指“單集時長從幾十秒到15分鐘左右、有著相對明確的主題和主線、較為連續和完整的故事情節”的劇集。相較于傳統劇集,微短劇具有短小精悍、節奏明快、更新迅速等特點,觀眾能夠在一天的碎片化時間裏,快速刷完十幾集甚至幾十集的整部劇,故而贏得不少人的青睞。

廣電總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微短劇全年備案數量為398部,2022年備案數量接近2800部。還有數據顯示,2023年上半年我國網路平臺上線微短劇480多部,超過2022年全年總數,相當於平均一天上線2.7部。

從事編劇行業10多年的郭明在猶豫幾個月後決定下場,創作了從業生涯中第一部微短劇,但寫作過程中,其內心很是掙扎——他總覺得在寫一部非常“俗氣”的劇本。

“霸道總裁愛上灰姑娘、重生逆襲的人生、穿越古今的虐戀、原配小三‘手撕’渣男……大部分短劇都是霸總、贅婿、穿越、戰神之類的題材,通過反轉與衝突的劇情,牽動觀眾的情緒,從而實現付費觀看的目的。”郭明介紹説。雖然覺得“俗氣”,但他依然期待自己創作的劇集有一天會成為爆款。

此前,微短劇頻頻創下神話:《哎呀!皇后娘娘來打工》24小時用戶充值金額破1200萬元;《閃婚後,傅先生馬甲藏不住了》24小時充值金額破2000萬元;微短劇行業的月充值金額,從2023年6月的4000萬元增長至10月的6000萬元……這些消息刺激著郭明。

影視行業從業者薛松認為,微短劇的特點是成本低、獲利快,可以以小博大。他認識的同行中有九成左右的人都在做微短劇,有人同時身兼多個項目。“有的微短劇一集就1分鐘,拍攝成本只要五六千元,因此很多人看到商機,拉幾個人組一支隊伍就跑到橫店去拍攝。大家都抱著一個在短時間內製作出爆款的夢想,實現一夜暴富。”

但是爆款的製作邏輯並沒有那麼簡單。製片人、象山靈時影視文化傳媒公司創始人張力元告訴記者,在製作流程上,短劇和長劇的差異很大,短劇要快很多,包括立項快、劇本快、拍攝快、後期快。通常一部短劇從立項到上線,差不多兩三周就能完成,拍攝週期大概是3至7天。成本主要包括劇本費用、拍攝製作費、CDN等技術費以及宣發費用,其中大頭是宣發費。

“短劇的宣發重點是渠道+投流,就是各種App、社群、微信等平臺通過分享的方式來到受眾面前,可以根據用戶付費情況隨時調整投流費多少。”張力元解釋道,通常都會投流,比如投1塊錢,如果産出比能達到1.2就接著投,一般由固定公司墊資投,只要能賺就接著投。

劇情緊湊爽點多

吸引觀眾追著看

支撐微短劇這個新風口的,是龐大的觀看人群。

根據《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23年6月,我國短視頻用戶規模達10.26億人。《2023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超過一半的短視頻用戶曾看過篇幅3分鐘以內的微短劇等,19歲及以下年齡用戶收看比例超過五成。

有業內人士透露,短劇用戶最初的畫像主要走下沉路線,以娛樂方式相對受限、年齡在40歲以上的人群為主,隨著短劇市場的不斷發展,受眾開始擴展到更為年輕的群體。在2023年上半年熱播微短劇的用戶畫像中,64.8%的用戶是Z世代(15歲至29歲),73.04%的用戶是女性。

來自湖南長沙的趙靈看的第一部微短劇是短視頻平臺推薦的一個片段:女主是某國首富的孫女,為體驗生活喬裝成普通女子,並與某集團總裁結婚,婚後在睡夢中喊出另一男主的名字,從此婚姻生活雞飛狗跳,女主選擇離開回到首富身邊,總裁為生意到某國再次邂逅女主……

趙靈笑言,雖然劇情有些狗血,但還算得上跌宕起伏,加上男主帥氣女主漂亮,她花2個小時一口氣便刷完了所有劇集。之後,她開始找一些微短劇放入收藏夾,一有空閒就刷來看,“也不用費腦子,還可以在劇情中做做夢”。

景然然是一名媒體行業編導,也沒逃過微短劇的誘惑。“我喜歡看無腦戀愛瑪麗蘇(劇情都是一樣的套路,漂亮女主被一個惡毒女配欺負,男主像霸道總裁一樣降臨,完美翻身)的劇情,無聊的時候不停地刷著看。”她一邊吐槽劇情一邊坦白自己“土”,“千篇一律的劇情既是槽點,也是吸引我我看的原因”。

多名受訪者表示,劇情緊湊、滿足內心需求成為他們觀看微短劇的重要原因:在短短一兩個小時內,可以在微短劇的爽點下體驗重生、暴富、逆襲、打臉、復仇等各式各樣的虛擬人生,可以輕易收穫一份圓滿的愛情,也可以毫不費力地抵達成功的彼岸。

也有不少觀眾吐槽微短劇的品質。喜歡看“爽網文”的山西人廉剛注意到,微短劇的“爽文化”總體上就像“爽網文”的遷移,製作團隊越來越專業化也越來越模式化,整體上看內容還是很“low”。

來自河北的大二學生馬田鑫曾經是微短劇的愛好者,但現在已經棄劇了。“我以前愛看甜寵類型的,一般直接買軟體的會員,不會單獨為短劇付費。但後來發現短劇越來越多,內容同質化嚴重,慢慢就不喜歡看了。”

“我喜歡小火慢燉的故事,喜歡能引起共鳴、能打動人,拍攝也比較講究的短劇。但目前很多短劇粗製濫造,價值觀也有一些問題,充斥大量豪門恩怨、強取豪奪等題材。”在武漢讀大學的張小雨説。

不良價值觀導向

亂收費投訴激增

記者採訪發現,吐槽微短劇亂象的人不在少數。在第三方投訴平臺,與微短劇相關投訴最多的是自動扣費和虛假廣告。有不少網友反映,在小程式上看微短劇遭遇虛假宣傳卻投訴無門。

有用戶稱,在一短視頻平臺點擊了相關連結,跳轉到另一社交平臺,充值後發現被騙,且沒有申請退款的渠道。還有用戶投訴,在某短視頻平臺上刷微短劇,網路廣告宣稱“9.9元解鎖本劇全集”,可看到一半就被要求再充值。

記者隨機點開5部微短劇,即打開了5個不一樣的小程式,都是單劇付費模式,即充值相應的虛擬貨幣,然後逐集解鎖。此外還可以充值月度、年度會員,價格在數十元至百元不等。這些微短劇有80集到100集,看完整部劇大概需要兩三個小時,需要花費百元左右。

除了侵犯消費者合法權益的現象頻發,還有一些微短劇存在內容低俗、價值觀不良等問題。記者此前通過短視頻平臺觀看一些短劇發現,有大量為短劇引流的切片短視頻,通常以“床戲”“扇耳光”等片段吸引觀眾眼球。目前,部分低俗微短劇已被整治下架,但其切片視頻仍在短視頻平臺傳播,並提供售賣渠道。

“一些微短劇內容同質化,劇情去邏輯化,宣傳導向低俗化,僅靠一些情節衝突吸引人觀看充值。還有一些短劇製作者為了賺快錢,丟了原創精神,看到一個視頻爆火後就會模倣其劇情結構、人物設定、情緒爽點等,迅速復刻出另一部作品。”郭明説,微短劇應該具有積極正向的價值輸出,如果通過獵奇、拜金、低俗的方式,過分追求“爽感”,去滿足消費者的“多巴胺”需求,很可能會踩了法律紅線。

在趙靈看來,一些微短劇存在大量不良價值觀導向:“男主一齣手就是幾十億元的項目,坐擁名車豪宅、揮金如土,看的時候挺爽,可仔細想想,這不是在宣揚金錢至上的消費觀嘛;還有霸道總裁、渲染深情寵溺,實際上傳播的是不勞而獲的婚戀觀;而色情低俗、血腥暴力等內容,更是不利於青少年觀眾的成長。”

業內專家認為,微短劇亂象頻出,與其所具有的特點不無關係。製作週期短,製作成本低,讓微短劇不需要太長的商業驗證週期就可能得到較高的回報。如此一來,一些製作方為了在短時間內贏得更多付費用戶、投放廣告、網路流量而選擇鋌而走險,也導致微短劇創作思路套路化、故事講述離奇化、臺詞表演誇張化、價值觀念媚俗化。

“商業模式也有巨大問題,投流佔據了宣發的絕大部分。投流完全是飲鴆止渴,不投沒有傳播量,投了就只能加碼,越投越多。真正用在製作上的成本少之又少。因為製作費極其低,導致拍攝團隊的實力有限,最後的成片品質普遍不太行。”郭明説。

監管升級治亂象

精品化才有未來

針對微短劇亂象,監管部門和平臺頻頻出手。

2023年11月15日,廣電總局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專項整治工作:建立雙週報送處置數據機制和定期發佈公告機制;建立網路微短劇“黑名單”機制,要求網路視聽平臺切實擔好主體責任,對發現的違規網路微短劇及時上報,匯總納入“黑名單”,並向全行業通報,督導全網平臺及時下架,推動共同參與治理。

下一步,廣電總局將不斷完善常態化管理機制,包括:加快制定《網路微短劇創作生産與內容審核細則》;研究推動網路微短劇App和“小程式”納入日常機構管理;建立小程式“黑名單”機制、網路微短劇推流統計機制;委託中國網路視聽協會開展網路微短劇日常監看工作;推動行業自律,互相監督,全行業共同抵制違規網路微短劇等。

與此同時,多家短視頻平臺也對違規短劇進行了集中治理。微信處置多個違規微短劇類小程式並進行公示,理由是部分微短劇類小程式存在未進行劇目合規備案或存在不良導向價值觀內容等行為。快手下架違規微短劇10余部,並上報網路微短劇“黑名單”,同時對發佈違規內容的12個賬號根據違規程度分別予以相應處罰。

業內專家認為,微短劇的下沉市場比較宏大,國家出臺這樣的政策很及時,可以推動觀眾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引導從業者向好的方向發展。但也有人提出:監管之後的微短劇市場是否還有巨大潛力?行業整頓加碼,微短劇下一步該怎麼走?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産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認為,違規微短劇依靠色情低俗、暴力血腥等內容博人眼球,會破壞平臺良好生態,擾亂網路視聽節目傳播秩序,導致“劣幣驅逐良幣”。因此,加強監管是大勢所趨,但微短劇的管理與傳統影視劇有所不同,考慮到微短劇時長短、數量眾多,採用傳統影視劇審查標準成本較高,未來可以探索更多的行業自律機制。

“監管部門和行業自律都要加強,出臺審核的細則、標準,還有‘黑名單’等信用監管制度,把有問題的劇和相關製作單位等納入‘黑名單’。”鄭寧説,除了內容方面的風險,還要考慮消費者權益保護的風險,因為微短劇的盈利模式往往是先免費看幾集,到高潮部分就開始收費,用戶需要充值,可能會出現一些欺詐現象,以及退費問題。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雖然微短劇是目前資本熱捧的行業,但如果沒有健全的機制,就會出現很多問題,應建立綜合治理體系。同時,對微短劇的監管應該輕許可重內容,把更多監管力量放在事中和事後的監管上。

“對微短劇的管理,更應當傾向於流量管理,現在一些‘狗血劇’有很多流量,這是平臺出於引流考慮。其實不少文史、典故方面的微短劇做得也相當不錯,這些宣傳優良文化的,平臺應該側重給予流量;違法違規、出現嚴重問題的,應當減少流量,乃至納入‘黑名單’。要把自律和他律聯合起來,變成流量的指揮棒。”朱巍説,用流量治理是未來發展的一個方向,同時也應該健全關於違法違規內容的舉報和反饋機制。

張力元認為,微短劇行業要積極轉型,推出精品力作才是可持續發展之路。內容上追求創新力,包括故事題材、人物設定以及敘述方式等創新,形式上運用新穎的技術手段和視聽語言進行呈現。

“微短劇是可以實現‘微而不弱,短而不淺’的,精品化短劇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市場。創作者們要發揮所長聚焦社會議題,探求核心價值,以‘小切口’呈現宏大的時代主題,不斷探索精品化、專業化發展之路。”張力元説。

(來源:法治日報)


  責任編輯:王江莉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