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彭于晏:演一戲、長一技,過往角色的印跡都在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人物      2024-01-05 09:10:37

在元旦檔電影《潛行》中,彭于晏飾演網路毒品調查科警司方興,元旦前,他跟劇組來南京路演。他曾是《翻滾吧!阿信》中的體操少年阿信,《破風》中的自行車賽車手仇銘,《激戰》中的拳王林思齊,《湄公河行動》中的臥底緝毒警察方新武,《緊急救援》中的海上救援隊隊長高謙,還是《匆匆那年》中照亮方茴整個青春的陽光少年陳尋,《仙劍奇俠傳》中憨厚呆萌的唐鈺,《邪不壓正》中的習武少年李天然,《熱帶往事》中瘦削的空調修理工,《第一爐香》中的“花花公子”喬琪喬……

這些完全不同的角色,似乎透露著演員轉型的焦慮。在揚子晚報紫牛新聞專訪中,他疑惑地反問記者“為什麼最近的訪問,總被問焦慮的話題”。其實他對角色的選擇有自己的標準:那些下意識想拒絕的,一定要接下來。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孔小平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是彭于晏繼《寒戰》《湄公河行動》後再演警察,《潛行》裏他跟劉德華、林家棟、任達華、林雪、鄭則士等演對手戲,從小看著這些香港電影前輩們的警匪片長大,這次合作對彭于晏來説,也是一次傳承。

前輩們在拍戲時都很會即興,這需要他觀察自己的同時,也要觀察對方,會做一些小設計,産生很多臨場反應。彭于晏很享受這種新體驗,可以“完完全全地把自己交給他們”。

“我這次飾演的方興這個角色相對成熟,自信有野心,認為老派的辦案方式該翻篇了,以後是年輕人的天下,不過隨著同伴犧牲,他也得到了成長和改變。”認識到這些後,彭于晏在表演上做了一些調整。雖然角色的文戲偏多,但他還是特地做了增肌訓練,看起來壯實一些,“這樣方興在直面毒販時,也可以是一個Alpha Man(即阿爾法男,意思是在群體中游刃有餘、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老大型”男性),有足夠能量制伏壞人,壯一點才有可信度”。

《潛行》有彭于晏,觀眾自然期待“硬漢打戲”,而他也確實貢獻了近身肉搏戰,很精彩。“現在打戲對我來説,已經不算太大的挑戰了。”彭于晏此前演過打戲,動作戲、槍支戲這些都已經形成肌肉記憶了,對他來説遊刃有餘。

值得一提的是,從《湄公河行動》到《潛行》,講的都是毒品犯罪,接演這兩部電影,對彭于晏來説,也是社會責任的一部分。

彭于晏還告訴記者,這些年常見網路犯罪、虛擬貨幣等資訊,出於好奇,疫情期間他看了大量關於虛擬貨幣、暗網等紀錄片,“對了,最近我們走路演,在映後互動時,有位觀眾説她剛考上網路警察這個崗位,也是我影迷,我就覺得很欣慰。”

就像上面介紹的那樣,入行以來,彭于晏飾演過很多角色,這些角色印跡如今還能在他身上找到,他不僅夠拼,還擅長“演一戲、長一技”。

記者看到有網友給彭于晏做了一張圖,圖上的資訊包括: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學位;身高182釐米,體重72公斤,運動員身形;技能有海豚訓練師、沖浪、手語、體操、泰拳、巴西柔術、鎖技、工字伏虎拳、專業自行車手……

為了拍《破風》裏的自行車賽車手,他參加了四個月的專業訓練,拿下了場地專業賽車手證,平均每天騎行120公里,一練就是五六個小時。培訓加拍攝累計共騎行11萬多公里,加起來差不多能繞地球三圈。當然,也收穫了意外驚喜,成為首位環法自行車賽大中華區親善大使。

拍攝《激戰》時,他接受了格鬥運動員三個月的密集訓練,學會了中和格鬥、泰拳、巴西柔術等技能。

在勵志電影《翻滾吧!阿信》中飾演專業體操選手阿信,他進行了八個月訓練,練就標準的運動員身材,電影海報上,彭于晏在鞍馬上的體操動作無懈可擊。

拍《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時,每天訓練十小時,不用替身,學會了工字伏虎拳、虎鶴雙形拳等新技能。

拍《湄公河行動》時,他強迫自己學會了泰語、緬甸語,並拿到了相關證書,還學習了槍械訓練和泰拳。

拍《緊急救援》時進行了自由潛、深潛水閉氣控制、深水極限本能訓練等,考取了潛水證。

拍《海豚愛上貓》後通過了海豚訓練師的正式考核,獲得資格認證;拍《聽説》時,學了手語……

以上這些角色,有的看似只需要動作技術和身體外形,但彭于晏告訴記者,要演得像,還需要進入角色,代入角色的思維模式,才能在各種情形下體會角色們的心理活動,從而變成他們。

以《潛行》裏飾演的警司為例, 彭于晏解釋説,不是掌握了網上反追蹤這些操作流程,就是合格的網警形象了,而是在這個基礎上,讓自己的行為舉止、思維邏輯符合角色才行。

對彭于晏來説,他不記得過往的每一年拍了什麼戲,但他記得每一個角色,因為那些“慣性”還在。

比如,他曾在《緊急救援》裏飾演海上救援隊隊長,每當看到自由潛出事,或者海上失事、爆炸等新聞,他都會從專業角度去研究,“我以前上飛機就睡覺,現在坐飛機,都會先看救援手冊、看逃生艙位置,看到老人家上來,我都會數有幾位老人,有幾個是坐輪椅的,如果真的發生什麼,需要怎麼救助,這些變成我的本能了。”

這樣的下意識多了後,彭于晏發現大腦的思維方式是可以被改變了,“它決定我們在某個階段會主動關注什麼。比如我拍電影《聽説》時,學了好幾個月的手語,那段時間我發現,我只要走在路上,就會碰到聾啞人士。而在那之前,我似乎從來沒有碰到過聾啞人士。其實不是我改變了什麼,而是當我學了新的東西,我的大腦就會出現新的思維方式,我看世界的角度和方向也就不一樣了。”

這個發現讓彭于晏很開心,“如果不是當演員,我相信我的人生不會這麼豐富,我非常喜歡這種多視角看世界、看自己的體驗。”

對演員來説,身材、職業等似乎會隨著年齡增長而出現焦慮。彭于晏以一身完美的肌肉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何保持身材自然是採訪中繞不開的話題。

他告訴記者,健身成為生活習慣的一部分後,倒也不執著于每天擼鐵多久,也並非每天都要健身,運動是為了讓心情更好,這是最重要的。

彭于晏也曾親手打破了這些關於“美好肉體”的印象。相信很多人都曾在網上看到過一些彭于晏的素顏“黑照”,有的是他的自拍,有的是網友拍的。照片中的彭于晏鬍子拉碴,完全沒有偶像包袱。有網友評論説,邋遢搞怪的樣子離男神形象很遠,甚至有粉絲發出“這樣的彭于晏感覺有點配不上我”的感嘆。

而顛覆角色形象,也是彭于晏這些年在嘗試的,希望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感覺。比如,《熱帶往事》裏的王學明,就是一次大膽嘗試,為了接近空調維修工的外形,彭于晏主動減重32斤,從滿身肌肉的型男變成了消瘦陰鬱的服務行業工作者。

這些角色看起來像是在轉型,但從彭于晏的回答裏卻找不到職業焦慮的落點。演過很多“硬漢”,這些角色身上那種“永不言棄”的堅持和堅韌給了他很多精神層面的力量,“我也沒有做太多計劃,就是收到了劇本,如果感覺有新鮮感,就會去嘗試。如果老想著轉型,就會有壓力,也就有焦慮。為什麼要擔心這個呢?不用的呀,對吧?”

他坦言,每當拿到一個陌生角色,如果會下意識抗拒,那就一定要選它。“如果有些東西讓你害怕,就一定是你不了解的,那就花時間去學。我是一個需要外力推動的人,角色的新技能和那些未知的東西,都可以讓我去探索,讓我花費時間,並且不斷豐富我。通過拍戲,我真的慢慢了解了自己的愛好、性格。”

在他看來,帶著開放的心態去拍戲,認識不同的人,跟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一起工作一起聊天,聽各種方言,這些都會給自己帶來新的啟發,産生新的思維,這就很有意思。這在他看來,就是一種“旅行”,因為道理一樣——去一個新地方,認識一些陌生人,並積極去融入新環境。

記者説到他的年齡時略有遲疑,以為是40歲,他更正説是41歲。入行21年,在演藝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彭于晏並不喜歡回頭去看或者去總結,他依然秉承著“過去已經不存在了,不要再浪費時間”。他又補充説:“其實也都是一般的生活,沒什麼好總結的,而且還有很多未來在來的路上。”

記者問他:“那你曾經有過職業焦慮嗎?”

他回答説:“我一旦焦慮了,我就不去想。確實也有過。疫情期間拍不了戲的時候,自我可支配的時間多了,人就會焦慮。我就去學新東西。”

彭于晏忽然反問記者:“咦,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常常在訪問時被大家問焦慮這個話題。”

記者愣了一下:“可能訪問的人自己焦慮了吧。”

彭于晏笑説:“確實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會出現,但我認為,焦慮的內容大多來自未來。可是,未來還不存在呀,你都不知道等下結束採訪,出門會碰到誰。所以現在才是要在意的,比如現在,我就跟你好好做這個採訪。未來太遠了,我們要繼續當我們自己光的使者,照亮自己就可以了。”

這個快節奏時代,人容易處在一種緊繃狀態而不自知,所以彭于晏很清醒也很會自洽,在日常生活裏,他儘量做到自在、放鬆、隨性。最近在滑雪之外又有了新的隱藏技能,比如做陶藝,甚至練練毛筆字。

面對過去的2023年和到來的2024年,他笑著説:“又過了一年了,還焦慮什麼呢?新的一年,想做什麼就應該立刻去做,不要想太多未來的事情,如果老想著未來,就會什麼也做不好。”

(來源:揚子晚報)


  責任編輯:王江莉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