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繁花》中,時代才是看不見的主角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觀察      2024-01-10 09:14:40

【文藝觀潮】 

作者:李春利

如果説茅盾文學獎獲獎小説《繁花》熱鬧了十多年,已然成了上海的文化符號,那麼,導演王家衛從業四十餘年執導的首部電視劇《繁花》的播出,就成了攪動網路和熒屏的文化事件。

《繁花》中,時代才是看不見的主角

《繁花》劇照 資料圖片

在央視八套黃金檔和騰訊視頻開播前,跨年大劇《繁花》微網志“劇集繁花”閱讀量就已超10億,截至目前,該話題閱讀量超40億,顯然這是眾多亮點的疊加效應。

“一座城,一席酒,輾轉半生,盡看繁花。”以一座城市為背景,重溫20世紀上海市民心靈史,展現時代變革中上海百姓的悲歡與離合、勤奮與堅韌、智慧與深情,是《繁花》帶給觀眾的最大誠意。

“繁花就像星星點點生命力特強的一朵朵小花,好比樹上閃爍的小燈,這個亮起那個暗下,是這種味道。”原著作者金宇澄曾經這樣解釋《繁花》的書名。活色生香的語言不動聲色地塑造著人物,也決定了一部劇的氣質。

《繁花》中,時代才是看不見的主角

《繁花》劇照 資料圖片

劇版《繁花》聚焦20世紀90年代初,講述了以阿寶為代表的小人物抓住機遇、施展才華,憑藉迎難而上的勇氣和腳踏實地的魄力,改寫命運、自我成長的故事。劇中,無論主要人物阿寶、爺叔、玲子、汪小姐、李李,抑或飯店服務員、零售店主、工廠老闆、外貿代理、汽車司機等群像角色,一個個普通人身上都有著不服輸、不放棄的精氣神兒。他們向商業對手挑戰、向技術變革挑戰、向個體命運挑戰,在滬上弄潮兒女中留下一段段傳奇。

高度風格化的電影語言、無處不在的詩意氛圍、靈動跳躍的情緒敘事,相比原著小説,劇版《繁花》有了更多王家衛的味道。

一口氣讀完小説《繁花》,王家衛“尋回了小時候的記憶線索”。出生於上海的王家衛,5歲時跟父母去了香港,上海是他抹不去的“鄉愁”。他説《繁花》是上海的《清明上河圖》,而劇版《繁花》是他對故鄉的又一次致敬。

燈光暈黃地面,小巷道煙火嫋嫋,自行車途經報亭,蒸汽火車呼嘯而來,霓虹招牌璀璨明亮,西裝考究手工縫製,店舖林立挂滿雞鴨,大自鳴鐘聲中流年似水,背景音樂裏混雜著爵士、藍調和古典,老唱片咿咿呀呀……從《花樣年華》《2046》到《繁花》,一股股懷舊氣息撲面而來,只不過張曼玉的旗袍、梁朝偉用鋼筆寫的小説、指尖的香煙,到《繁花》裏變成了寶總細嚼慢咽的泡飯、派力司香灰色西褲。

開播以來,《繁花》的“腔調”成了熱議的焦點。借助快速鏡頭移動、錯位剪輯以及非線性敘事方式,對城市的懷舊、對歲月的懷戀,絢麗的色彩和濃厚的東方意蘊,貫穿著王家衛作品的審美意趣。而劇中人物獨白、黑底白字的字幕、被音樂裹挾的慢鏡頭、構圖的前景遮擋、模糊曖昧的光影等,都文藝唯美到極致,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確切一點説,劇版《繁花》的腔調,既不是原著小説的腔調,也不是純正的上海地域腔調,而是王家衛幾十年不變的極度浪漫主義腔調,是他個性化的導演風格與原著中濃厚的“上海味道”的獨特結合。

主人公阿寶的出場,極具王家衛電影的色彩。跟隨阿寶的腳步,回到處處是機遇與希望的20世紀90年代的上海,他的故事就是個人命運與時代的風雲際會。借著改革開放的春風一路打拼,一無所有的阿寶在10年裏快速華麗轉身,成為黃河路上無人不知的“寶總”,意氣風發,躊躇滿志。阿寶們在不同時期的命運變遷,反映了整個時代的繁華與發展,它講述的不僅是一個關於愛情和人生的故事,更像是一部上海近代歷史的縮影,“表面是飲食男女,裏面是山河歲月,時代變遷”。

從大銀幕轉戰小熒屏,除了堅持自己標誌性的浪漫、優雅、疏離與碎片化,用了四年才拍攝完成的《繁花》裏,王家衛對“上海味道”的執著可見一斑。

對影視作品而言,方言是還原地域特色、承載時代靈魂的載體。為了確保原著裏上海味道的原汁原味,王家衛選用的是一水兒的滬籍演員,他自己在片場用滬語拍完全程。除了普通話版,劇版《繁花》還特意製作了滬語版,密集的對白裏,觀眾可以找回已經悄然遠去的那份老城記憶。

為了還原20世紀90年代上海的城市風貌和風土人情,劇組籌備數年,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探尋城市血脈,專門搭建場景,大至城市變遷,小到日常衣食住行,最大限度還原著時代風貌。

小説《繁花》裏有個出場次數最多的詞:“不響”,據説超過1000次。不響,是上海人日常生活裏的常用詞,意思是不便説,不發聲,不回答,既不為難自己,也不為難他人。小説的故事中有兩個阿寶,一個是20世紀60年代的少年阿寶,一個是20世紀90年代上海商場叱吒風雲的寶總,劇集要講述的,就是他怎樣完成了這種身份的轉變,這個過程原著做了留白。王家衛説,原著“不響”,他則會去補白,相輔相成,劇集只是《繁花》蛋糕中的一塊,他想要還原的,是《繁花》的氣質和靈魂。

連日來,《繁花》雖收視奪冠,口碑卻褒貶不一,其實這很“王家衛”。開篇幾集,有人叫好電影質感的畫面是電影大家對國産電視劇的降維打擊,有人遺憾20世紀90年代上海的市井百態被渲染得浮誇;有人沉醉於滬語臺詞的鮮活傳神接地氣,有人吐槽密集旁白喧賓奪主,讓劇情發展沒有了自然推進的空間。

《繁花》最大的共情,就是讓不同的觀眾看到了曾經拼搏或者正在拼搏的自己。

“一個寧波老法師加兩個紅幫裁縫、一把揚州剪刀,我阿寶變成了寶總。”劇中,阿寶直言不諱,但這自嘲裏顯然省略了他“為一口氣,不服輸”的堅持。弄堂出身的阿寶是怎樣一步步躋身商界後起之秀?搶時間、鑽門路、撐市面、拼魄力,為了夢想,不捨晝夜。在那些夢想隨時代一起起飛的日子裏,阿寶的華麗轉身,除了他的個人奮鬥,更有時代的加持。《繁花》中,時代才是看不見的主角。

海關大樓的鐘聲、自行車的鈴聲、股票認購證在印鈔廠流水線上的唰唰聲,午夜外灘書報亭上貼著的“代售郵票”“代寄明信片”“拍照”“長途電話”,點心店茶盤裏倒扣擺放的拉花玻璃杯,阿寶提著咖啡加伴侶的尼龍袋,爺叔家五斗櫥上擺放的熱水瓶、鋁制飯盒、樂口福罐子,陶陶和玲子用來存家底的餅乾盒……點點滴滴都提示著那段還未走遠的歲月,見證著奮鬥者和時代一路向前的腳步。

劇中,爺叔一臉智慧地告訴阿寶:“紐約帝國大廈,從底下跑到屋頂要一個鐘頭,可是從屋頂跳下來只要8.8秒。”

時代洪流滾滾而過,有人乘風而起,有人半日歸零。如何抓住機遇改寫命運,是每一代年輕人對自己的反問。潮起潮落,始終不能放棄夢想,也是每一代年輕人和自己的約定。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王江莉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