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防空導彈的進階之路丨從單打獨鬥到攥指成拳

華夏經緯網 > 軍事 > 兵器大觀 > 導彈      2024-02-02 08:55:27

最近一段時間,防空導彈有點火!

去年12月,土耳其國防工業部門向軍方交付了一套國産遠端防空導彈系統。土耳其稱該系統具備連續發射、多重交戰和遠端防空能力,可以在複雜氣候條件下工作,並通過陸地、空中和海上等途徑進行運輸部署。

無獨有偶。去年11月,在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太展覽會上,伊朗展示了“邁赫蘭”移動防空系統。這是一種遠端地對空導彈系統,整合可收放的相控陣火控雷達,能夠攜帶4枚導彈,射程可達320千米。

這兩則新聞讓軍迷再度關注到防空導彈這款裝備上。可以説,不僅是美、俄大國,一些新興國家同樣高度重視防空導彈發展,並將其作為體系作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半個多世紀以來,從早期採用無線電指令制導技術,制導方式單一、機動性差,只能應對單個低速空中目標,到多種制導技術和固體火箭發動機技術加持,機動性、低空飛行能力和制導精度大幅提升,防空導彈經歷多次迭代升級。隨著多功能相控陣雷達的誕生,防空導彈實力大幅提升,可以同時攻擊多個目標,並具有較強的抗干擾能力。進入新世紀,新一代防空導彈在垂直髮射、動能殺傷、精確制導等關鍵技術上取得突破,具備遠中近銜接、高低空相結合的攔截能力,守護空天安全的屏障作用更為凸顯。

近年來,隨著新技術新材料的問世及應用,防空導彈的作戰實力持續提升。那麼,在空襲和反空襲的“矛”與“盾”交鋒中,防空導彈是如何編織空天防護網的?又取得了哪些實質性突破?未來發展路向何方?本期,我們一探究竟。

從單打獨鬥到攥指成拳——

防空導彈的進階之路

■周韻  詹乾坤  賈晨陽

俄羅斯S-400防空導彈系統。新華社發

“矛”與“盾”的抗衡較量,推動防空導彈實現能力進階

人類社會從古至今,發生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爭,一條戰場法則亙古不變:戰場制勝的前提不僅需要鋒利的“矛”,還有堅固的“盾”。

從戰機投入戰爭的那一刻起,防空就成為各國高度關注的話題。早期的戰機飛行高度、速度有限,防空主角是高射機槍和高炮。隨著戰機性能提升,防空導彈開始嶄露頭角。

防空導彈主要對付各型來襲飛機、無人機、精確制導武器、彈道導彈和臨近空間飛行器等目標。與高炮相比,它的射程遠、命中率高。與截擊機相比,它的反應速度快、威力大,受目標速度和高度的限制較小,可在高中低空及遠中近程構成一道嚴密的防空火力網。

二戰後期,為了應對盟軍鋪天蓋地的轟炸機群,德國研製出“龍膽草”“萊茵女兒”“瀑布”等防空導彈,但均未來得及投入實戰。二戰後,美、蘇加入防空導彈研發行列,第一代防空導彈誕生,可用於攔截高空、高速突防的戰略偵察機和轟炸機,代表型號有美國的“奈基”、蘇聯的薩姆-1和薩姆-2等。這一時期,在高空戰場上,“矛”與“盾”的抗衡較量,以“盾”的勝利給出階段性結果,高空高速戰略轟炸機黯然退場。

20世紀60年代,在中高空、中遠端防空導彈威脅下,戰機開始實施低空突防戰術。針對低空高速戰略轟炸機的作戰特點,軍工科研人員找到應對之策——脈衝多普勒雷達被廣泛應用於預警、制導、武器火控等設備,通過發射波與回波之間的頻率差,可有效捕捉到高速移動目標,削弱“矛”的優勢。第二代防空導彈強調了防空火力的快速反應能力,在導彈推力、系統自動化、整體小型化和電子對抗能力等方面水準明顯提升,代表型號有美國“霍克”、英國“山貓”等。

“矛”的不斷變化,帶動“盾”的迭代升級。20多年後,戰場發生新變化,來襲目標在干擾機掩護下可以進行多波次、全高度地飽和攻擊,作戰區域覆蓋高空、中空、低空和超低空。為了適應新變化,第三代防空導彈採用相控陣雷達、複合制導和垂直髮射技術,具備全空域、多目標攔截能力,主要代表有俄羅斯的S-300和美國的愛國者-2等。

進入21世紀,空中角逐更加激烈。此時,空襲目標以體系作戰方式出現,大量精確制導武器包括戰術彈道導彈、隱身戰機和無人機等多種新裝備加入戰場。“矛”與“盾”的較量再度升級,在這樣的形勢下,第四代防空導彈增大射程,提高制導精度、遠端作戰效能和快速反應能力,並具備反隱身及防空反導一體化能力,可以對大氣層外目標實施攔截。這一階段的代表型號有美國的愛國者-3、俄羅斯的S-500和以色列的箭-3等。

戰場上沒有無堅不摧的“矛”,也沒有攻克不了的“盾”,關鍵看誰洞悉在前、變化在先。要想鑄造可靠的防空“盾牌”,就得在“矛”與“盾”的抗衡較量中不斷突圍進階,才能贏得戰場先機。

構建無縫銜接的火力網,打出遠中近防禦“組合拳”

資訊化戰爭是體系與體系之間的對抗,在偵察與打擊一體化目標威脅面前,傳統防空導彈的個體防護,已經無法應對雷霆萬鈞的體系攻勢。

早期,防空導彈能夠有效命中單一空中目標。各軍事強國認識到,在單一武器裝備很難突防的情況下,若將不同性能、不同功能、不同作戰效果的武器裝備和平臺,用統一的指控系統組織起來,形成一個作戰體系,既易於突防也會提升空襲效果。因此,各國形成了以無人機、巡航導彈、彈道導彈、高超聲速導彈、空中格鬥戰機和轟炸機為主力的高效空襲體系,可以實現對目標空域的飽和襲擊。顯然,再精良的防空導彈也對付不了多批次、多層次和分空域的群目標空襲,這讓防空導彈陷入孤掌難鳴的境地。

面對複雜多樣的戰場威脅,傳統、單一的動能攔截手段優勢不再,只有統籌作戰資源,綜合運用多種手段實施一體化防空反導,才能保證“盾”的能力走在“矛”的前面。防空導彈不再單打獨鬥,而是攥指成拳——在一網聯動、體系制勝的作戰理念牽引下,防空導彈朝著防空導彈系統升級轉變,成系統的防空導彈可以構建無縫銜接的火力網,打出遠中近防禦的“組合拳”,讓作戰效能成倍提升。

防空導彈系統的突出特點是依託整個作戰團隊,一般由搜索與制導雷達系統、發射系統、指揮控制系統、防空導彈和各類保障設備構成,通過多武器平臺、多目標通道、多系統組網的方式實現體系對抗。防空導彈系統抗擊空中目標時,只要雷達系統發現目標,就會把目標數據分發至各作戰單元,由指揮控制系統反向指揮各單元進行破襲。

一個系統多種武器,一種武器多個通道,一個火力點同時打擊多個目標。經歷升級後,俄羅斯S-300防空導彈系統可以在較大空域內分別引導數枚導彈對付多個目標。

事物的發展變化,往往都是從簡單到複雜、從量變到質變。防空力量從單一導彈到武器系統,已經逐步超出初始功能範疇,具備偵察預警、搜索指示、目標識別跟蹤、導彈發射、制導控制和殺傷摧毀等綜合功能,實現從精通“獨門絕技”到練就“十八般武藝”的華麗轉身。

作戰需求牽引武器裝備快速發展,防空導彈發展呈現新亮點

作戰需求牽引武器裝備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為了應對世界新軍事革命的迅猛發展和戰爭形態的加速演變,防空力量已成為各國取得軍事競爭優勢的重要砝碼。近年來,防空導彈系統發展呈現出新亮點:

一體化趨勢明顯。空天一體化進攻正逐步成為空襲常態,防空反導一體化是應對空天進攻體系的有效途徑。下一代中程、中遠端防空導彈系統必然會向防空反導一體化方向發展,採取類似俄羅斯S-500防空導彈系統的一體化目標分配與指示、多武器協同作戰手段,加強防空反導一體化頂層設計,實現感測器和攔截彈的“隨機組網、即插即用”,能夠攔截空氣動力類目標、戰術彈道導彈、高超聲速武器等。

系列化程度提升。防空導彈系統研發風險高、投入大、技術複雜,各國往往採取彈族化、系列化的發展途徑。美國雷神公司研製的最新型“愛國者”導彈系統,具備中遠端防空能力,通過彈上設備升級和氣動外形優化設計,提升對複雜高難度目標的攔截能力。俄羅斯“金剛石-安泰”公司生産的S-400、S-500,包括在研的S-550,都是在S-300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系列化的最大好處是發展迅速、換代快、相容性好,就像電腦中的系列化産品,新一代産品還可以相容舊産品。此外,産品可靠性、可用性、可維護性均有所提高。

跨域化特點突出。空中作戰呈現出立體多樣的全方位打擊態勢。當前,防空反導防禦目標已由傳統戰機、彈道導彈拓展到無人機、巡航導彈、高超聲速武器等。新的目標威脅具備遠端火力打擊、網電攻擊、天基資訊支援等特殊能力,作戰空間大幅拓展,防空反導的跨域化特點更為突出。因此,資訊化時代的防空力量,必須具備在空、天、網、電等多域空間,遂行一體化作戰任務能力。

多任務能力增強。隨著高性能處理器、相控陣雷達導引頭和微小型攔截器等技術廣泛應用戰場,反隱身、反高超聲速、反低慢小目標等技術將有望取得突破性進展,防空導彈系統技戰術性能將全面升級,在複雜戰場環境下抗干擾、抗欺騙、高毀傷能力將進一步提升。比如,俄羅斯“金剛石-安泰”公司的S-500根據防空反導、反高超聲速等任務需要相容多型雷達和導彈。未來,防空導彈系統同時防禦各類目標的多任務能力將會顯著增強。

當前,戰爭形態正加速向以人工智慧、無人系統等技術主導的新形態演變,作戰樣式不斷創新,必將深刻影響和改變防空導彈系統的發展進程。相信這些新技術誕生及其在軍事領域的應用,會給防空導彈進階發展帶來更多挑戰與機遇。


作者:周韻 詹乾坤 賈晨陽
文章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責任編輯:唐詩絮
軍情熱議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