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虐死兒童、“N號房”事件頻傳 台灣地區少兒保護機制失靈

虐死兒童、“N號房”事件頻傳 台灣地區少兒保護機制失靈
島內去年爆發“RISU外流性影像風波”,藝人黃子佼近日又被爆出購買7部少女性影像,為島內各界投下震撼彈。1年內接連發生兩起“臺版N號房”事件,多人被偷拍、影片被上傳至社群平臺,且受害者裏還有未成年。

女性被騷擾示意圖

台灣“中時新聞網”示意圖

【華夏經緯網綜合報道】島內去年爆發“RISU外流性影片風波”,藝人黃子佼近日又被爆出購買7部少女性影像,為島內各界投下震撼彈。1年內接連發生兩起“臺版N號房”事件,多人被偷拍、影片被上傳至社群平臺,且受害者裏還有未成年。

此外據臺媒報道,近年台灣通報少兒遭受性剝削的案例越來越多,2022年共2280人受害,年激增2成逾400例。再加上不久前發生的保姆虐兒童的重大案件,令人好奇,台灣的少兒保護出了什麼問題?面對網路上肆無忌憚的性暴力影片傳播,台當局數位發展部門又做了什麼?

台灣地區近年來兒童少年被性侵犯等通報數據

近年來台灣地區通報少兒遭受性剝削的案例越來越多。圖片來源:台灣《中國時報》

因應“RISU外流影片事件”,台當局衛福部門去年8月成立性影像處理中心,截至今年3月底,共發現2052人受害,其中兒少就佔了358人。未成年人生理、心智發展尚未成熟,對親密關係一竅不通,會將性接觸誤認為是“愛”的表現,也可能在他人威脅、利誘、半推半就下發生性行為,甚至被偷拍。

性影片平臺背後隱藏惡意

網路發達的今日,性暴力影片傳播的殺傷力極大,受害者隨時都擔心被陌生人看光光,甚至被親友看見,無地自容。若網站IP在海外、聯絡資訊不明,要移除也是一大困難,一些網站的下架申請更是以張數為單位,好不容易移除裸照,加害人又從另一網站重新上傳,一些網站被“抄”後也會另起爐灶。

前民意代表王婉諭向檢警告發“創意私房論壇”,她嚴肅表示,“創意私房”不是單純的性私密影片平臺而已,它背後隱藏著非常深的惡意與變態心理。

在這個平臺上,不僅有許多受到剝削的未成年女性的性私密影片,也包含許多完全“不知情”自己遭到拍攝的無辜女性。這些人很可能只是在校園、公眾場所如廁,就莫名的遭到偷拍,然後放上公開的網路平臺。

女性未成年兒童少兒保護性侵犯臺媒AI示意圖

台灣“中時新聞網”AI示意圖

王婉諭説,更惡劣的是,為了滿足這些購買者的變態心理,這些平臺的經營者、販賣者,還會刻意去找出這些被拍攝者的個資,並且把這些個資和影片放在一起,讓購買者可以得知這些被拍攝者的身份、年齡,甚至直接在社群平臺上找到他們。

王婉諭指出,這個平臺反映了人性最惡劣的一種心理:不僅違“法”偷拍,還想要藉此去窺探他人的真實生活。她説,無數女性是因為自己在社群平臺收到這些購買者“刻意”告知、提醒才知道自已被偷拍,無奈地走上這條司法訴訟的道路。她們沒有選擇過上這種生活,卻被迫活在這種未知的恐懼中。

如何保護未成年受害者權益?

聯合國大會1989年通過《兒童權利公約》,原則包括保護兒童最佳利益、重視兒童的生存與發展權;台灣地區也在2014年訂定“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展現對兒童人權的重視。然而,不論是接連發生的“臺版N號房”事件,或是不久前的“剴剴”遭虐死案,都顯示了台當局對於少兒保護機制的失靈。

“虐童案裝睡卸責,薛瑞元出來面對”記者會

國民黨黨團召開記者會批民進黨當局對“剴剴”遭虐死案卸責。圖片來源:台灣“中時新聞網”

台灣《中國時報》評論質疑:請捫心自問,保護兒童權利,我們做到了嗎?手無寸鐵的孩子,不能只靠臺衛福部門守護。負責任的各行政部門應動起來,不論是修“法”、加強教育,或數位性暴力的防範等,都需要更完善的配套。若連大人都保護不了孩子,又有誰能保護他們?

王婉諭則認為,目前司法、偵查的量能還遠遠不夠,加上這類型的數字犯罪屬於新興犯罪模式,對於檢警來説都還很陌生,讓被害者經常求助無門,甚至在過程中受到二度傷害。除此之外,因為許多外流平臺設在海外,更經常導致案件常常難以破獲。

她呼籲台當局儘速補破網,別讓這樣的事件繼續發生,讓更多人因此受害。首先,成立數字性犯罪專責單位,或由給予警政偵查單位更多的專業資源和知能訓練,讓具備性平知能與數字偵查能力的專責人員可以更快的協助當事人。

第二,具體研議遏止境外平臺的影片散佈模式,讓部分刻意設置在海外、且有高度隱蔽性的平臺,在出現這類型的犯罪型態時,也必須配合優先下架影片,避免影片持續傳播,讓受害者持續活在恐懼中。

第三,以性私密影片恐嚇被害人的案件,應該要另外立法處理。現況下,加害人如果以持有性私密影片恐嚇被害人,雖然已涉犯恐嚇罪,然而法院准許立刻搜索、扣押的比例很低。但是,網路具有高傳播性,如果不立即為強制處分,很可能會使被害人權利受擴大侵害。因此未來應該修“法”,讓這類型案件可以有更直接、快速地處理準則。

島內專家呼籲加重刑罰

“少兒性剝削一直都在發生”,台灣長庚醫院兒少保護中心主任葉國偉表示,少兒性影像是供需問題,有市場,就會有人出售,一些人可能有特殊心理狀況,對未成年人出手,卻不知這是有問題的,販售者很聰明,會填過境外網站出售,需靠科技才能抓到。

島內諮商心理師公會全聯會理事羅惠群説,多年前就有人在拍攝少兒性影像,網路的興起則讓性剝削浮上臺面,戀童癖也有更多期待獲得刺激,在美國,性剝削是非常重的罪,台灣地區相關法律仍有進步空間。

保護兒童示意圖

台灣《中國時報》示意圖

羅惠群説,美國少兒性犯罪者會被公開照片、個人資料放在社區中,甚至還有電子腳鐐、化學閹割,採取的是重刑。黃子佼事件凸顯台灣社會對性剝削的不理解,未成年人沒有足夠的力量,需更完善的保護,有修“法”加重刑罰的必要。

葉國偉也指出,台當局必須思考“個資法”究竟是淩駕於少兒性犯罪之上或之下?若什麼都用“個資保護”來限制,會有點矯枉過正,犯罪者打馬賽克,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一般人也無從得知身份;另外包含數位發展部門、檢調單位,都應合力找出杜絕網路性暴力的配套。

“刑罰只是最後的防線”,羅惠群認為,節節上升的通報不全然是負面的,意味著更多隱藏的事被揭露。台當局有必要補足社工、心理師、輔導老師、兒科醫生等專業人力,也應修正“醫療法”,允許專業人員不必取得監護人同意,帶少兒就醫,才有機會讓遭受性剝削的孩子有被接住。兒科醫學會秘書長歐良修提醒加強網路安全,教育少兒不拍攝、不傳播、不保存,萬一受脅迫,記得求助並保存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