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開啟大規模海外部署,響應美國“印太戰略”

日本開啟大規模海外部署,響應美國“印太戰略”
據日本媒體報道,5月3日開始,日本海上自衛隊首次出動包括兩艘出雲級準航母在內的艦艇編隊,在印太海域開展為期7個月的聯合演習和訪問,此次行動將於12月15日結束。這被視為日本海上自衛隊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一次海外部署”,引發外界普遍關注。

  日本海上自衛隊此次行動代號為“印太部署2024”。參演兵力中有6艘水面艦艇,包括“出雲”號和“加賀”號兩艘準航母,“羽黑”號和“有明”號驅逐艦,“國東”號兩棲登陸艦和“能代”號護衛艦。此外,還有數量不詳的常規潛艇和兩架P-1海上巡邏機伴隨出航。作為對比,日本海上自衛隊此前在亞太地區部署時,通常派出1艘出雲級艦艇,持續時間4至5個月。

  日本這次大規模海外行動的兵力編成,基本囊括了一般航母編隊的艦艇構成,堪稱“航母特混編隊的雛形”。其以兩艘準航母為編隊核心,1艘登陸艦負責遂行兩棲攻擊行動,1艘驅逐艦擔負編隊防空任務,1艘驅逐艦和1艘護衛艦負責反潛作戰,常規潛艇則作為水下掩護兵力。

  受“和平憲法”限制,日本兩艘出雲級艦艇服役之初,是只能搭載直升機的兩棲攻擊艦,但在設計時保留了改造為航母的潛力。2018年,日本政府修訂《防衛計劃大綱》等文件,為兩艘出雲級艦艇航母化改裝創造條件。目前,兩艦均已完成第一階段改裝,具備各搭載約10架美制F-35B戰鬥機的能力,變身為“準航母”。

  日本此次派出的護航艦艇中,“羽黑”號是日本新型防空“宙斯盾”艦摩耶級的2號艦,滿載排水量超過1萬噸,具備攔截彈道導彈的能力,是日本海上自衛隊水面艦艇主力。“有明”號是20世紀90年代後期陸續服役、主司反潛任務的9艘村雨級驅逐艦中艦齡最小的。“能代”號則屬於這幾年新下水的最上級護衛艦,能執行偵察監視、反潛護航及近程防空等任務,滿載排水量約5500噸,升級空間較大。媒體普遍預測,伴航潛艇很可能是蒼龍級或更新式的大鯨級,旨在進行遠洋部署狀態下的實際作戰性能測試。

暗藏深層戰略考量

405753

  日本派主力艦艇進行長期海外部署,折射出其對這次行動的高度重視。根據日本防衛省規劃,這些艦艇將組成4個海上作戰群,分別訪問美國、菲律賓、澳大利亞、印度及多個太平洋島國,並參加所經地區舉行的2024年度多國聯合演習,包括在法屬波利尼西亞舉行的“馬拉拉”演習,澳大利亞主導的“卡卡杜”演習,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太平洋之龍”演習,美國和印度共同主導的“馬拉巴爾”演習等。

  響應美國“印太戰略”,擺脫“戰後體制”束縛。面對美國以重塑盟友體系為重點的地區戰略,日本通過此次力量投入,展現了參與配合的態度,進而可依託強化版的美日同盟,與美國的地區盟友深化合作關係。日本試圖通過參與海外軍事活動特別是日益增多的聯合演練,提升相關各方對日本在軍事領域“正常化”的接受度,為其繼續突破“和平憲法”限制積攢“人脈”。

  追隨協同美國海軍,儘快提升作戰能力。據報道,日本海上自衛隊艦艇此次遠航的主要演練內容,是與美國海軍“協同作戰”。鋻於日本海上自衛隊仍缺乏對現代航母的實際運作經歷,F-35B戰鬥機也尚未到位,與美軍聯合行動,有助於其快速積累經驗。此外,按預定計劃,“加賀”號將於今年11月前往美國東海岸,與F-35B戰鬥機進行“整合試驗”。日本在接收艦載機之前,提前進行航母與屬艦乃至盟國軍艦的配合訓練,旨在縮短艦載機交接時間,使航母編隊快速形成戰鬥力。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政府對外宣稱,此次海外部署行動旨在“增強日本與地區盟友的聯合作戰能力,推進地區和平穩定”。實際上,日本此舉是其加速強化海外軍事行動的縮影。這也進一步折射出,日本正通過建立定期協商和聯動機制、簽署雙邊多邊軍事協定、參與聯合軍事演習等方式,擴大軍事夥伴關係網,為實現突破“專守防衛”原則的戰略企圖鋪路奠基。

  作為此舉的“前奏”,4月中旬,日本高調宣稱,將首度向亞太地區多個國家派遣“特別警備隊”,支援其海巡機構建立登船臨檢等能力。這遠遠超出日本防衛所需範圍,真實意圖則是深度入局乃至攪局地區安全合作。此番極具進攻性的“雙航母”編隊遠航,勢必助長日本的野心,未來其軍事冒進勢頭可能更加凸顯,對攻擊性軍事力量的建設和運用會愈發有恃無恐。

  日本這些舉動背後,都有美國縱容默許乃至推波助瀾的影子。美國正在不遺餘力推行“印太戰略”,佈局對抗色彩濃厚的“大國競爭”,日本的“緊傍”無疑將進一步推高地區緊張局勢,給地區和平帶來新的不穩定因素。從近代以來的歷史看,日本每一次軍力擴充,都會給周邊鄰國帶來戰火和災禍。日本當前日益頻繁的海外軍事活動,將嚴重威脅地區安全,值得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對此,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表示,中方對任何國家發展正常的軍事合作關係持開放態度,但堅決反對有關國家拼湊排他性“小圈子”,堅決反對任何針對中方的雙邊或多邊軍事同盟,堅決反對製造分裂對抗、搞陣營對立。亞太是和平發展的大舞臺,不應成為地緣博弈的競技場,中國是各國合作的夥伴,不是任何國家的挑戰。

  由於歷史和現實的原因,日本的軍事安全動向一直備受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關注。日方應當深刻汲取歷史教訓,在軍事安全領域謹言慎行。其他國家也應當切實履行國際義務,不要做破壞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的事。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國防部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