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韓海警聯合演練,意圖擴大合作範圍

美日韓海警聯合演練,意圖擴大合作範圍
美國、日本和韓國的海警機構將於6月上旬舉行首次海上聯合演練。參演機構包括美國海岸警衛隊、日本海上保安廳和韓國海洋警察廳。分析人士指出,自2023年戴維營會晤以來,美日韓在防務領域的合作日益密切,此次演練將合作拓展至海警層面,可能進一步挑動地區內的陣營對抗。

  日本媒體稱,此次演練的計劃和方案,由美日韓海警機構的高層共同敲定。三國約定將於6月6日在日本海舉行首次聯合演練,重點關注情報資訊共用、海上接替監視、聯合執法取證和多場景危機處理等內容。

  此次演練主要圍繞指揮機構展開,採取“分佈”“集中”兩種方式進行指揮調控。在“分佈”階段,一方將首先發佈“危險源動態”,在美國海岸警衛隊駐橫須賀指揮機構的協調下,實現資訊共用;另一方隨即調整監視態勢等級,並在美方調控下劃定任務交接區,持續追蹤目標,借助美國及其盟友的情報資訊共用體系,實現對海上威脅動態的“近實時共用”。

  隨後,由美方主導,三國將在日韓兩國設置聯合指揮機構,預計選址在日本海上保安廳京都舞鶴海上保安本部和韓國濟州海洋警察廳等地。美日韓“集中”作業後,將開展情況分析和對“犯罪行為”的初步判定工作,並對“可疑船隻的潛在危害”進行深入評估,隨後派遣聯合執法人員進行攔截取證,包括出動飛機予以警告等。

  聯合指揮機構除統一指揮調度所屬力量外,還設有專門的聯絡崗位,負責與駐日美軍司令部和駐韓美軍司令部聯絡,以便在事態升級後獲得支援。在聯合指揮機構運作之後,三國的“分佈”指揮機構也將繼續運作,主要負責處理本國內部的協調工作。外界推測,美國海岸警衛隊將派員出任聯合指揮機構的主要負責人。

  此次聯合演練的“實兵演練”部分,主要包括人員快速部署、協同執法作業程式訓練,以及參與國際救援時的支援與合作等。屆時,三國將各派出至少一艘船隻參加演練。

  早在2023年戴維營會晤期間,美日韓三國領導人就開展海上安保合作達成共識。在最近的雙邊高層會談中,又簽署了包括海警組織合作在內的多項協議。此次美日韓海警機構舉行海上聯合演練,是三國進一步加強勾連的縮影。以往,美日、美韓和日韓之間舉行過類似演練,但內容相對單一,主要涉及救援或執法登檢等。此次採用場景式綜合演練的形式,意在擴大三國的合作範圍。


  此前,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巡邏艦和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視船,曾前往菲律賓參加聯合演習。美國還組織太平洋島國的執法船隊舉行聯合訓練,日本派出海上保安廳的專家進行現場培訓。無論是此次美日韓海警機構合練,還是以往美國及其盟友舉行的類似訓練,都有軍艦和軍機提供支援,設想從“灰色事態”過渡到“戰爭事態”的場景。在美日“利刃”-2024聯合模擬指揮演習中,美國便將巡邏艦編入作戰序列,為戰場提供保護。日本防衛省也已明確表示,戰時自衛隊將接管海上保安廳的指揮權。

  外媒指出,美國海岸警衛隊的巡邏艦近年來已常態部署于西太平洋地區,並編入美國航母打擊群遂行軍事任務;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視船數量超過100艘,最大排水量超過8000噸;韓國海警規模相對較小,噸位從500至3000噸不等,具有“小快靈”等特點。預計未來美日韓將逐步建立“準軍事力量”聯合演習機制,同時不斷擴充參演國數量。

合作前景存在變數

  日韓官方對即將開始的海上聯合演練抱以期待,但也有媒體就美日韓深化合作的前景提出質疑。一方面,三國對待聯合演練的態度存在“溫差”。儘管美國海岸警衛隊在該地區的巡邏艦數量增加,但最多不過3至4艘,卻仍在聯合演練中處於主導地位。日韓部分在野黨人士表示,自己的國家不應為討好美國而充當“炮灰”。

  另一方面,日韓兩國領導人當前的國內民意支援率處於歷史低點,民眾對於領導人試圖借助美日韓合作來提升民意的做法並不買賬。同時,美國政府也將在今年底面臨換屆選舉。種種不確定性,將為三方合作機制增添不穩定性因素。

  此外,日本的巡視船和韓國的海警船曾多次發生衝突,這也使得雙方的合作在實際操作中有些貌合神離,“合作質效有待觀察”。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