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污染事件層出不窮 “煙囪中的孤島”桃園觀音區憂淪污染之鄉

污染事件層出不窮 “煙囪中的孤島”桃園觀音區憂淪污染之鄉
台當局經濟部門撤銷桃園市府廢止固體再生燃料(SRF)入園處分,3家SRF電廠得以繼續進駐桃園科技工業園區,等同讓SRF電廠“敗部復活”,引發輿論風波。

桃園觀音工業區工廠林立

桃園觀音工業區工廠林立,加上廠商偷排廢水,長期帶來空氣及水污染。(前桃園市議員吳宗憲提供/台灣《中國時報》)

【華夏經緯網綜合報道】台當局經濟部門撤銷桃園市府廢止固體再生燃料(SRF)入園處分,3家SRF電廠得以繼續進駐桃園科技工業園區,等同讓SRF電廠“敗部復活”,引發輿論風波。

桃園市府拒接受 批民進黨昨是今非

桃園市長張善哉

桃園市長張善政 圖片來源:台灣“中時新聞網”

桃園市長張善政昨日晚間在個人社交賬號上發文,細數歷史直指SRF進駐桃科,是台灣經濟部門積極運作的結果,選前屢次表達願撤回推薦函、選後又撤銷桃園市府處分為業者解套,昨是今非、立場反覆,桃園人都不能接受,尤其觀音鄉親長期為能源政策承擔太多,大潭將成全臺最大電廠,臺經濟部門還要將連台灣環境部門都認為待檢驗和輔導的SRF廠進駐觀音,輕視觀音鄉親健康和環境權益,重申會依“法”嚴查,絕不讓未達標準的業者過關。

國民黨民意代表涂權吉説,民進黨當局此舉等同向桃園沿海鄉親宣戰,強迫民眾用肺發電,臺經濟部門就是幕後主導黑手,從王美花擔任負責人時就強力介入,民進黨選前聲稱尊重市府職權甩鍋張善政,選後翻桌護航廠商,推翻市府撤銷入園決定,簡直淩弱暴寡。現在由經濟部門訴願會撤銷張市府廢止SRF入園處分,理由以“臺經濟部門推薦函並非必要條件”,宣稱沒有法律效力,是否民進黨當局所有政策宣示或主張都可以賴皮不算,如同“彰化晶鼎案”再現。

SRF電廠爭議,立委涂權吉揚言帶鄉親包圍經濟部抗議

SRF設廠爭議 圖片來源:台灣“中時新聞網”

桃園市議員淩濤表示,桃園市府原本在2018、2019年,因為不符入園規定,連擋2年SRF設廠,時任台灣經濟部門負責人王美花一聲令下親自督軍出席闖關,與會的鄭文燦隨即“朝令夕改”宣佈開放,直到張善政上任後堅持擋下,豈料新上任不到3個禮拜的賴清德當局迫不及待硬過。他認為這次的“再”核準,都讓大家對於SRF電廠設置過程,中間的參與者,蒙上一層陰影。

“可寧衛能源背後到底是誰,靠山那麼硬?”淩濤説,當桃園市政府堅持到底,避免污染留在大園觀音地區,廢止臺經濟部門所核發的“入園推薦”,竟由賴清德執政下的台灣經濟部門敗部復活,現在民進黨執政底下,到底還有什麼是財團做不到的事嗎?

島內學者質疑台當局資訊不夠透明

島內學界也紛紛指出,民進黨當局忽略“公正轉型”,缺乏溝通且公開資訊不夠透明。

台灣中央大學環境保護暨安全衛生中心主任江康鈺指出,台灣目前的垃圾處理,就是到焚化爐去燒,就技術面而言,SRF從垃圾轉變而來,把不適合燒得東西挑出來,像是塑膠或是紙類,産生的能源效益就會比焚化爐高,但其中牽涉到從垃圾轉變成為SRF過程,其中氯的含量是否能有效降低或控管,而台灣地區訂定的品質標準3%以下,確實相較歐盟國家及地區比較寬鬆,也是民眾所質疑的地方。

經濟部長郭智輝

台當局經濟部門負責人郭智輝 圖片來源:台灣“中時新聞網”

島內元智大學凈零學士後專班副主任王清海認為,儘管在地的觀音居民,對於將垃圾壓縮成為燃料棒,是否可稱作綠能仍有很大的疑慮,但SRF是將具適燃性垃圾作為燃料,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因此SRF確實有一定的減碳效用;而同時讓3家SRF進駐桃園,相信台當局與地方政府未來會進行嚴格的監控,確實對於空氣污染防制,以及台當局2050凈零碳排有直接減碳的效益。

他表示,在SRF進駐桃園的爭議,主要忽略 “公正轉型”的重要性,應該通過社會溝通對話,讓利害關係人參與規劃,才能廣泛蒐集各界意見,作為凈零關鍵戰略規劃調整參考,確保轉型過程中的公正。SRF可減少廢棄物,作為替代燃料同時減碳,面對台灣2050凈零轉型目標,具有絕對性的幫助,但是台當局缺乏溝通、公開資訊不夠透明,無法有效解決利害關係人的疑慮,是需要繼續努力的地方。

桃園觀音區環境污染事件層出不窮

實際上,就了解,桃園市觀音區因地處偏遠,早年為帶動台灣北部沿海地區之繁榮,開發成綜合性工業區,但也因此帶來污染。1983年發生台灣首起“鎘米污染事件”;今年初觀音工業區富林溪因無良廠商偷排廢水毒死上萬隻魚,而當地煙囪工業密集,更被稱為“煙囪中的孤島”,如今要再面臨空污壓力,觀音人喊話要到台當局、桃園市政府抗爭。

細數數十年來在觀音區發生的環境污染事件層出不窮,大潭是鎘米的發源地,1983年高銀化工生産塑膠安定劑,進口鎘條當原料,含鎘廢水排出污染灌溉水源及農地,爆發居民罹患怪病,但為避免鎘毒造成恐慌,環保單位直到1985年才公開。

圖為桃園觀音區第三接收站工地天然氣儲存槽

圖為桃園觀音工業區第三接收站天然氣儲存槽 圖片來源:台灣《中國時報》

多年來大潭居民被蒙在鼓裏,就算早已發覺環境受到嚴重污染,稻米伏地、牛鴨軟腳,政府卻放任鎘污染大肆滲透田水,民眾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繼續食用鎘米、飲用鎘水,鎘中毒現象才爆發。

今年初觀音工業區富林溪雨水道,也發生廠商偷排毒水,近萬隻魚死亡造成生態浩劫,大潭里長彭明聰也説,當地也是全臺煙囪工業最密集的地區,居民長年被數十支煙囪包圍,多年來的無奈心聲無法傳達,更讓在地人怒吼“別把我們當次等民眾!”

彭明聰指出,SRF燃燒所産生的戴奧辛是世紀之毒,SRF設廠案在台當局經濟部門“敗部復活”,而桃園市政府也響應,會以最嚴格的空污標準來審查等,3家SRF電廠在大潭裏還是會繼續蓋,如今民進黨當局和地方互踢皮球、互推責任,看不出誰能做主,未來大潭裏連同大潭電廠就有4家發電廠,空污勢必超標,官員心知肚明還是要硬做,一定會去臺經濟部門陳情與抗議。

彭明聰強調,當初3家SRF要設廠根本沒與地方溝通,相關環保標準沒出來,地方完全不清楚準則,可説強迫中獎,且工廠都已經在蓋,廠商才開地方説明會,一切已經太遲。如今地方唯一訴求,就是停止在觀音大潭裏設廠與開發,希望台當局要聽進老百姓的心聲,不要再毒害觀音鄉親的健康,期盼一切還有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