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奧庫斯”聯盟合作內容逐步升級

警惕“奧庫斯”聯盟合作內容逐步升級
澳大利亞近日公佈了美英澳聯盟級核潛艇的部分性能,同時宣稱該型潛艇將搭載下一代高超聲速導彈,合作內容進一步升級。同時,在美國的主導下,“奧庫斯”聯盟還多次討論擴員事宜,主要看中的是一些國家的技術研發能力。日本、韓國和加拿大等國表示有意加入“奧庫斯”第二支柱。

  據媒體報道,澳大利亞近日公佈了美英澳聯盟級核潛艇的部分性能,同時宣稱該型潛艇將搭載下一代高超聲速導彈。這是“奧庫斯”核潛艇項目合作內容的進一步升級。當前,美英澳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執意深化軍事同盟,推動極具核擴散風險的核潛艇合作,嚴重破壞地區安全穩定。

  美英澳聯盟級核潛艇是“奧庫斯”合作的重點項目。2021年9月,美英澳三國簽署“奧庫斯”協議。該協議由兩個支柱組成:第一支柱是幫助無核武器國家澳大利亞裝備載有常規武器的核動力潛艇,並由英澳建造下一代核潛艇;第二支柱是加快成員國包括人工智慧、高超聲速武器等關鍵技術的協同發展,增加成員國武裝部隊裝備的互操作性。從澳大利亞公佈的相關資訊可以看出,美英澳聯盟級核潛艇屬於第一支柱,也涉及第二支柱的合作。

  目前,三國正推動核潛艇項目取得實質性進展。新型核潛艇建設週期長、技術要求高,存在很多不確定性。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在宣佈核潛艇合作決定18個月後,于2023年3月公佈了核潛艇合作路線圖,明確採取“先部署、再出售、後建造”的“三步走”方式。

     首先,美國和英國的核潛艇分別從2023年和2026年起增加對澳大利亞港口的訪問頻次,並從2027年開始在澳大利亞進行輪換部署。接下來,從本世紀30年代初開始,美國將向澳大利亞出售3艘弗吉尼亞級核潛艇,並可視情追加出售2艘。最後,基於英國的核潛艇設計和美國的相關技術,澳大利亞將在本世紀40年代初建成首艘未來的攻擊型核潛艇。

  從此次澳大利亞公佈的新型核潛艇性能看,相較于從美國購買的弗吉尼亞級核潛艇,美英澳聯盟級核潛艇將擁有更強大的作戰能力。弗吉尼亞級核潛艇搭載的反艦導彈為上世紀70年代研製的突防能力較低的亞音速“魚叉”導彈、反艦型“戰斧”導彈,而新型核潛艇則將擁有更強的火力,特別是下一代高超聲速導彈的引入將進一步提升遠端打擊能力,凸顯澳大利亞謀求擴張軍力的野心。

  同時,在美國的主導下,“奧庫斯”聯盟還多次討論擴員事宜,主要看中的是一些國家的技術研發能力。三國高調宣稱某些地區國家對加入“奧庫斯”感興趣,日本、韓國和加拿大等國表示有意加入“奧庫斯”第二支柱。近年來,韓國軍工産業發展迅速,日本則謀求在高超聲速武器、人工智慧等方面取得突破。美英澳拉攏這些國家入夥,可以在壯大“聲勢”的同時,分擔研發成本。

繼紐西蘭和日本之後,韓國也謀求加入

  上個月,韓國和澳大利亞在澳大利亞墨爾本舉行第六次外長防長(2+2)會議,共同探討韓國加入“奧庫斯”聯盟的可能性。韓國國防部長官申源湜在聯合記者會上稱,韓方歡迎“奧庫斯”成員國考慮將韓國列為第二支柱合作夥伴,韓國的國防科技力量將為“奧庫斯”第二支柱發展作出貢獻。

  澳大利亞副總理兼國防部長馬爾斯對韓國的積極態度表示歡迎。他表示,“奧庫斯”第二支柱是技術共用協定而非安全同盟。韓國具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術實力,是與澳大利亞共用價值的戰略合作國家,雙方在技術領域保持密切合作。“奧庫斯”第二支柱項目將帶來發展機會,日本也可能參與其中。

  今年以來,在美國的主導下,“奧庫斯”聯盟多次討論擴員事宜,謀求將美國的關鍵盟友拉進第二支柱,幫助美國及其盟友實現深度技術合作與能力融合,提升高科技戰爭條件下的一體化威懾和聯合攻防能力。日本已被“奧庫斯”聯盟確定為擴員的首選對象,此前也有韓媒傳出“奧庫斯”想拉韓國入夥的消息。

5d0d0e6d15894b9fbe8c04de992a864f

     韓國《中央日報》4月曾報道稱,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一名高級官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韓國可以成為“奧庫斯”的合作國。該官員稱,“奧庫斯”正考慮接收包括韓國、加拿大、紐西蘭在內的多個合作夥伴,這些國家能夠為其第二支柱帶來獨特優勢。報道稱,這是美國政府首次公開表明韓國加入“奧庫斯”聯盟的可能性。

  “奧庫斯”聯盟考慮將韓國列為第二支柱合作夥伴,主要是看中了韓國的技術研發能力。近年來,韓國軍工産業發展迅速,在網路安全等方面的優勢比較突出。另外,作為該聯盟的主導國,美國拉日韓等國入夥,也是想通過建立更高的技術壁壘,維護自身軍事科技霸權。日韓等國加入後,有助於美國向盟友索取技術和轉移産業鏈,滿足美國軍工複合體的利益要求。

微信圖片_20220519111416

  韓國謀求加入“奧庫斯”聯盟,也有自身利益考量。韓國總統尹錫悅上任以來,拋棄了韓國此前相對平衡的外交路線,對美亦步亦趨,重新拉緊美韓同盟和美日韓三邊軍事安全合作,並與北約展開密切互動。韓國不斷在軍事安全領域與西方加強捆綁,主要目的是希望在地緣格局重塑過程中牟取一席之地,提升在亞太地區的大國地位,充當西方在亞太地區的代理人。同時,韓國也有應對所謂朝鮮核威脅的現實考量。

  作為一個排他性的軍事安全合作機制,“奧庫斯”聯盟奉行的是零和博弈和陣營對抗的冷戰思維。美英澳不顧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普遍擔憂,不斷釋放擴員信號,拼湊排他性“小圈子”,製造分裂,將給亞太地區蒙上“新冷戰”陰影。這不僅會增加亞太地區軍備競賽風險,更可能將亞太地區推向危險的陣營對抗,不利於地區和平穩定。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