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防衛新機制:美縱容日本野心!

開啟防衛新機制:美縱容日本野心!
近日,美日舉辦了“防衛産業合作、採購、維護定期磋商”首次會議,謀圖深化雙方在防務領域的合作。期間,美駐日大使伊曼紐爾宣稱,美國的國防工業已不堪重負,迫切需要盟友日本的幫助。分析人士認為,國際社會應警惕日本渾水摸魚、擴充軍力,在軍事冒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405753

  這次為期3天的會議,由美國國防部和日本防衛省主辦,美國國防部負責裝備採購與保障的副部長威廉·拉普蘭特和日本防衛裝備廳負責人深澤雅貴共同出席和主持。

  此次會議的主題是加強和加速美日防衛裝備的共同研發、生産和維護。主要議題包括:強化“愛國者-3”地空導彈系統的聯合生産,以彌補持續援助烏克蘭給美軍帶來的彈藥儲備空缺;日本民間企業和設施對美軍艦艇和戰機進行維修;面向培養戰機飛行員和共同開發新一代噴氣式教練機,設置新的工作小組;共同開發無人機,使之充當日、英、意三國共同開發的新一代戰機的“忠誠僚機”。雙方協商的內容,將由最快於7月下旬舉行的美日安全保障協商委員會會議予以確認,進而推進後續具體合作事宜。

1280

  美日兩國在今年4月的華盛頓峰會期間,決定設立“防衛産業定期協商”機制,聚焦採用尖端技術裝備品的開發、採購和維護,強化美日“防衛裝備的互操作性和同盟威懾力”。此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與日本防衛大臣木原稔在夏威夷舉行會談,就儘早召開該機制下的首次會議進行協調。

  美國的用意很明顯,就是要借助日本緩解自身國防工業緊張程度,釋放有限産能。當前,美國深陷巴以、俄烏兩場衝突之中,日益“空心化”的國防工業不但不能滿足其大國爭霸的野心,甚至無法維持現有彈藥庫存以及艦船的維修更新,更遑論集中資源研發高超音速導彈等先進武器裝備。面對軍工産業低下的效率、脆弱的供應鏈、緊缺的從業人員,美國今年初發佈《國防工業戰略》,其中一項舉措便是強化與包括日本在內的盟友之間的合作。

  美國應對國防工業困境的策略,無疑為日本提供了提高防務裝備水準的機會。近年來,美國與日本達成的防務合作協議可謂五花八門,既有對日大量出口“戰斧”巡航導彈,還有在日生産“愛國者”防空導彈、共同開發可攔截高超音速武器的新型導彈等。今年4月,美日更是達成了旨在提升防務安全合作水準的約70項合作協議,使雙方勾連與捆綁程度進一步加深。明知美國的背後用意,日本卻食髓知味,其政客在美國國會演講時公開表忠心,稱要“與美國同在”。

日本加速“搭車”

95546_700x700

  為與美國在防衛裝備領域“同頻共振”,在美國默許和縱容下,日本政府近期可謂動作頻頻。

  在資金投入方面,為強化防衛裝備研發體系,日本防衛省在2023至2027年度的《防衛力整備計劃》中,將約3.5萬億日元(約合224億美元)列為裝備研發預算。日本防衛省投入裝備研發的預算正逐年水漲船高,由2022年度的2911億日元漲至2023年度的8968億日元,2024年度仍保持在8225億日元的高位。尤其是在基礎研究方面,日本防衛省明確要“以安保、防務為導向進行調整”,2023年度,投入188億日元用於33項“有望實現實際應用”的基礎研究項目,遠高於上一年度的9億日元。

  在機制發展方面,日本更加注重“官民合作”推進尖端防衛裝備及相關技術研發。日本政府認為,在“戰後體制”約束背景下,將地方政府和民營企業的科研成果應用於防衛裝備研製中,可騰挪更多可操作的“灰色地帶”和“突破空間”,也能更快研發出“改變未來作戰樣式”的先進技術。

     為推動民間機構參與軍事領域高新技術研發,日本防衛省計劃參照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於今年年內組建新的創新研究管理機構“防衛創新技術研究所”,負責挖掘具有潛在軍事用途的民用技術。新機構將有超過半數的工作人員來自日本民間企業。該機構將面向大學、企業等單位,選擇能夠在軍事領域開展技術革新的研究項目進行投資,每個項目每年的扶持資金可達數千萬乃至數億日元。

  據媒體披露,在未來的協商中,日本政府希望與美國分享高超音速導彈攔截技術,並在新一代戰機的生産、升級和無人機研發等方面與美國深化合作。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擴大防衛裝備領域合作,是美日軍事一體化不斷深化的重要舉措,將帶來多重消極影響。

e55cf1f2a0303b0ffb55161350d170d64670

  日本當前急劇擴大的防務合作已不僅僅局限于對美。長期而言,日本正積極與英國、義大利聯合研發下一代戰機並允許出口第三國,與澳大利亞開展導彈試驗,並與法國、德國合作研發電磁軌道炮技術。短期看,荷蘭、印度和土耳其海軍艦艇近日陸續靠泊日本港口,義大利輕型航母預計于8月下旬首次訪問日本,德國、法國和西班牙也計劃派遣戰機到日本。通過“借船出海”,日本防務戰略“外向型”發展特點正日益凸顯。

  對美國而言,通過借力日本維護美制裝備的經驗和工業産能,無須大幅增加投入,即可維持駐亞太地區特別是駐日美軍的出動率和武器裝備庫存水準,軍事干預地區熱點的機動性和快速反應能力將大幅提升,這無疑將給地區局勢帶來更多不穩定因素。

  對日本而言,日本政府很可能繼續修改“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及其實施方針,進一步解禁防衛裝備生産和出口。日本生産製造的防衛裝備,很可能直接或經由美國之手提供給衝突地區,從而增加日本捲入國際紛爭的風險。

74485_700x700

     隨著美國為日本研發攻擊性武器大開方便之門,日本防務産業的關注重點和投入領域將明顯轉變,相關技術和裝備的研發、生産和維修能力會逐步提升,平戰界限也愈發模糊。日本防衛政策的攻擊色彩將繼續加重,日本在架空和背離“和平憲法”的危險道路上將越走越遠。

  亞太地區不是大國角鬥場,各國的安全只有在地區實現和平與穩定的前提下才能實現。日本希冀通過背靠美日同盟突破“和平憲法”限制、實現“軍政大國”美夢,無異於貪蛇忘尾,必將自遺其咎。至於美國,為一己霸權私利縱容日本重新武裝,甚至試圖將其打造成在亞洲的“橋頭堡”,不啻是養虎為患。目前,不斷“升級”的美日同盟已成為地區安全的重大隱患,國際社會對此應予以高度警惕。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