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警充軍!日本推動海上保安廳軍事化

以警充軍!日本推動海上保安廳軍事化
近期,日本海上保安廳在防務安全領域動作頻繁。作為維持海上安全及治安的行政機構,日本海上保安廳持續強化裝備建設,與海上自衛隊舉行聯合演習,逐漸推動軍事化發展,目的是進一步架空“和平憲法”。此種做法給亞太地區安全穩定帶來嚴重挑戰,需要高度警惕。

  據外媒報道,日本海上保安廳與海上自衛隊舉行了“綜合應對”演習,以“從機制上將海上保安廳納入軍事體系”為目標,重點圍繞灰色地帶、緊張對峙、對抗衝突、穩定局勢等場景,進行聯合演習。

     其中,在灰色地帶場景中,日本海上保安廳假想發生“灰色事態”,獨立應對威脅;在緊張對峙場景中,日本海上保安廳在海上自衛隊支援下處置突發狀況;在對抗衝突場景中,日本海上保安廳主要擔負搜救、避難支援、情報資訊保障、港口警戒等任務,配合海上自衛隊展開行動;在穩定局勢場景中,日本海上保安廳作為執行任務的主要力量。

  2023年4月,日本政府敲定“統制要領”,規定“在國家遭受武力攻擊時,首相可命令防衛大臣統轄指揮海上保安廳”。隨後,日本政府出臺新版《海洋基本計劃》,表示“要以日本遭受攻擊時,防衛大臣統轄指揮海上保安廳為想定背景,開展海保力量與海上自衛隊聯合訓練”。從此,日本海上保安廳與海上自衛隊加快深化合作,以提高應對所謂緊急事態的能力。日本海上保安廳與海上自衛隊每月組織1至2場聯合演習,深化合作機制。

  近期,日本防衛省更是宣佈,在即將舉行的“自由之刃”演習中,日本海上保安廳將出動大型巡邏船,參加美國航母出港警戒、海峽要道護航、低慢小目標防衛等課目演練。

  除強化協同訓練外,日本海上保安廳還與海上自衛隊加快裝備和技術合作,並推動後勤保障資源和情報資訊共用。日本海上保安廳第11管區已向轄區內的自衛隊部隊開放訓練場館、錨泊地和維修場所。日本海上保安廳還將其採購的MQ-9B無人機部署至海上自衛隊基地,與海上自衛隊共同使用,日本海上自衛隊則向海上保安廳提供海上威脅預警資訊。

動作多:突破限制新途徑

  日本推動海上保安廳開展海上安全防務外交活動,將其行動範圍向海外拓展。上月底,日本海上保安廳次長瀨口良夫出席年度香格里拉對話會,並與美國、菲律賓、越南、印尼等國海警機構官員展開雙邊會晤。

  近期,日本海上保安廳行動副指揮官渡邊保范出席美日韓海上安全合作會議,並簽署《美日韓海上保安機構合作意向確定書》。美日韓三國在日本海等水域舉行首次海上執法力量聯合演習,被外界視為美日韓三邊關係加速深化發展的體現。日本海上保安廳赴夏威夷與美國海岸警衛隊舉行“藍寶石”聯合演習,日美雙方計劃將該演習制度化,並邀請韓國海洋警察廳參加。

  今年以來,日本海上保安廳多次赴東盟和太平洋島國開展海上安全合作。尤其是在4月啟動“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支援”機制後,日本海上保安廳向菲律賓海岸警衛隊、斯里蘭卡沿岸警備廳、馬來西亞執法局、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和馬紹爾群島的海警機構等提供“能力提高支援”。支援內容包括人員培訓、聯合訓練和巡航、裝備援助等。

  此外,日本海上保安廳還與美軍達成初步協議,為美海軍艦船提供基礎維修業務。此前,日本海上保安廳已與澳大利亞、英國、德國等多個國家達成港口物資技術補給協議。

     外界認為,日本海上保安廳意圖以裝備和技術援建之名,建立雙邊情報交流機制和資訊交換平臺,通過一體化行動擴大地區影響力。日本將海上保安廳的軍事化運作視為軍事外向化發展的重要途徑,其推動海上保安廳與海上自衛隊一體化運用,意圖在處理海洋爭端等不便出動軍事力量的情況下,派遣海上保安廳執行相關任務。

     對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大校曾指出,日方應早日從軍國主義的舊夢中醒來,停止製造地區緊張因素,不要做地區和平穩定的麻煩製造者。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