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加快亞太地區的戰略武器部署

美軍加快亞太地區的戰略武器部署
近段時間,以航母、戰略轟炸機和隱身戰鬥機為代表的美軍戰略武器,頻繁進行跨區部署、機場輪訓和特遣行動。有分析稱,美軍此輪軍事部署突然性強,意圖在戰略可知的情況下,通過實兵、實訓、實戰方式向盟友傳遞所謂“延伸威懾”信號,強化同盟關係,無疑將加劇地區緊張局勢。

  近期,美海軍公佈新一輪航母部署計劃。6月下旬,已在美海軍第7艦隊“轄區”部署6個月、原本計劃赴夏威夷參加環太軍演的“羅斯福”號航母,前往紅海水域,接替“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執行戰鬥任務。

     美國國防部發言人帕特裏克·賴德在一份聲明中説,“艾森豪威爾”號航母已于6月22日撤離紅海。“羅斯福”號航母成為近20年來,美海軍首艘跨越4支艦隊“轄區”遂行戰鬥任務的航母。作為“羅斯福”號航母的接替者,“卡爾·文森”號航母近期從美國西海岸聖迭戈港出發,緊急前往夏威夷“補缺”。

  美海軍“裏根”號和“華盛頓”號航母即將展開跨區換防。前者正在印太海域開展夏季巡航,後者將繞經南美洲,橫跨10余個時區進駐第7艦隊。新型福特級航母首艦“福特”號,結束中東部署不到3個月後,再度前往大西洋,創下航母非戰爭狀態下最短休整時間記錄。

美日韓等17國聯合軍演開啟 “漆黑-2022”空中聯合軍演

  外媒稱,美軍新一輪航母部署計劃,改變了航母打擊大隊傳統部署規律,跨區行動和緊急出航頻次增加,意在強化海上戰略平臺的戰術靈活性,突顯戰略威懾和戰術示強雙重效應。此外,外媒還援引美國五角大樓消息稱,美戰略核潛艇也在調整巡航模式,以5、6月為例,美在西太平洋水下至少部署10艘核潛艇,打破了以往4艘常駐的兵力規模。

  與之呼應,美空軍B-1戰略轟炸機也于近日完成年內第3次印太地區部署和第2次英國基地駐訓,並首次在北歐地區遂行類似任務。部署時長由以往的兩周縮短為10天,但飛機升空頻次增多、活動區域拓展。如在印太海域駐防期間,該型轟炸機以關島為基地,飛臨韓國、日本、澳大利亞、帛琉、菲律賓等國上空。同期,美軍B-2戰略轟炸機也飛抵關島進行短期駐訓,並與B-1戰略轟炸機交替升空。

  美軍8架F-22戰鬥機也高調進駐沖繩進行戰鬥部署,與F-35A、F-35B等戰鬥機,多次赴關島、韓國群山和烏山、日本岩國等機場進行短期駐訓。報道稱,美空中戰略打擊力量“快進快撤”式敏捷部署,與海軍航母和潛艇的動態部署相呼應,意圖通過戰略資源的戰術動作,向地區盟友傳遞“延伸威懾”信號。

傳遞“延伸威懾”信號

  6月上旬,美空軍B-1戰略轟炸機時隔7年,再次飛赴韓國靶場實施實彈攻擊訓練,韓空軍F-16、F-35A戰鬥機全程伴飛護航。兩國國防部還第一時間發佈B-1戰略轟炸機演練視頻。美方稱,這是在向地區盟友傳遞“核保護傘”承諾。韓方稱,這是在“延伸威懾”框架下,美韓盟友關係進一步深化的體現。

     與此同時,美海軍“羅斯福”號航母也由釜山出港,完成年內第二次對韓港口訪問。外媒稱,美同期安排海空戰略力量赴韓國活動,主要是為地區盟友“撐腰”“打氣”。

  美軍F-22和F-35A戰鬥機在短期部署時,先後與韓日戰鬥機組織大規模防滲透演練、聯合巡航以及戰鬥機跨代編組。特別是F-22戰鬥機在結束與日本戰鬥機合練後,在韓軍戰鬥機護航下入韓繼續演練,顯示地區盟友聯動姿態。在即將舉行的美日韓首次全域聯合演習中,美軍“羅斯福”號航母、B-1和B-2戰略轟炸機,以及F-35系列戰鬥機將集體亮相,以“戰爭預演”方式,向日韓盟友展現戰時支援的力度和決心。

  另外,美海軍“羅斯福”號航母“馬不停蹄”趕赴中東,以及“艾森豪威爾”號航母“超長待機”遂行戰鬥任務,也被外界視為美國“以實際行動暗中力挺中東盟友”。“福特”號航母前出大西洋,戰略轟炸機在北歐和西歐公開“露臉”,則是在北約框架下對歐洲“追隨者”的戰略性支援。核潛艇在相關海域巡弋,進一步顯示“控局”能力。

  按計劃,美海軍還將在下半年與日本、韓國、義大利等國在印太海域舉行多航母演練,主導多國開展代號“漆黑”的戰略性空戰演習,推動歐洲盟國實施“堅定正午”核打擊演習,展示美國領導下的戰略威懾力。

加劇陣營博弈烈度

  外媒稱,美軍在熱點地區推動戰略武器靠前部署,將直接加劇陣營博弈烈度。特別是制衡與反制衡的持續較量,將降低核武器使用門檻,帶來衍生危機。

  值得一提的是,除戰略武器調整部署外,美軍還舉行系列高新武器試驗:發射1枚搭載MK21A新型彈頭的“米諾陶”運載火箭,推進“哨兵”洲際彈道導彈列裝進程;組織FTX-23反導攔截試驗,改進和提升“標準-3”新型攔截彈效能;實施太空加油技術試驗,提升新興領域作戰能力。

  外界擔憂,美軍頻繁調動戰略武器“秀肌肉”,將拉高地區軍備態勢,引發新一輪地區軍備競賽。美國“延伸威懾”戰略的真正目的,是推動盟友充當“馬前卒”,坐收漁翁之利。而軍備競賽所引發的“戰爭經濟”模式,最終受益的是美國軍工企業。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