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煽動陣營對抗,日本與北約互動頻繁

蓄意煽動陣營對抗,日本與北約互動頻繁
近來,歐洲多國相繼向日本週邊派出艦機,與日本海上自衛隊開展聯合訓練。同時,首相岸田文雄本月也將連續第三年出席北約峰會。這些事實表明,在美國的鼓動下,日本不斷加深與北約的勾連,積極扮演“亞太北約化”和“北約亞太化”的推手,將給亞太戰略安全環境帶來深刻負面影響。

89920f93-f29b-411a-805a-89aaf98553c0

  早在2008年,日本便成為北約9個“全球夥伴”之一。2012年底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再度執政後,積極發展與北約關係,雙方不僅高層互訪頻繁,安全合作也不斷深入。2013年,日本首次與北約簽署共同政治宣言,雙方同意圍繞打擊海盜、救災、反恐等方面開展合作。

     2014年,安倍訪問北約總部,與時任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共同發表《個別夥伴合作計劃》(IPCP),成為日本與北約關係的指導性文件。此後,雙方還對該文件進行修訂,提出包括網路防禦、海洋安全、軍備軍控、防衛技術等9大優先合作領域。

  基於該文件,雙方開展了一系列具體合作。2014年,自衛隊與北約海上部隊在索馬利亞海域兩次舉行聯合反海盜演訓;2018年,自衛隊與北約第1常設海上部隊實施聯合訓練;2019年,日本防衛省向北約網路防禦中心派員常駐,並開始向北約海事司令部派遣常駐聯絡官。此後,日本連續正式參加北約網路防禦演習。

  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日本借機強化與西方陣營的戰略捆綁,同北約的互動更加頻密。2022年6月,岸田文雄作為日本首相首次參加北約峰會。去年7月,再度出席北約峰會的岸田文雄,與北約簽署《個別針對性夥伴關係計劃:2023-2026》(ITPP),該合作文件提及網路防衛應對、太空安全保障等16個領域的合作,還明確自衛隊將深度參加北約演習和聯合行動,標誌著日本與北約的安全合作大幅升級。

戰略野心相互契合

e55cf1f2a0303b0ffb55161350d170d64670

  在日本和北約走近的過程中,北約“亞太化”與日本“大國化”互為驅動,雙方的戰略野心相互契合。就日本而言,烏克蘭危機發生後,日本追隨美歐對俄採取嚴厲的制裁舉措,引發俄方強烈不滿。日俄關係重陷緊張之際,日本認為自身面臨的北方安全壓力增大,從而開始主動向北約尋求安全保障。

     就北約而言,同俄羅斯矛盾激化後,也亟需拉攏外部勢力壯大與俄對抗的聲勢。為了服務“全球轉型”戰略需要,北約還試圖在東京建立首個亞太地區聯絡處,謀求以日本為跳板,深度介入“印太”事務。

  與此同時,美國的全球戰略調整為撮合日本和北約發揮了關鍵作用。2021年拜登政府上臺以來,著力重塑其全球同盟體系,一手拉攏全球盟友推進“印太戰略”,服務對華戰略圍堵的需要,一手謀求打通跨大西洋夥伴關係和亞太同盟體系,實現“兩洋聯通”,維護其全球霸權地位。美國將日本與北約定位為西太平洋和大西洋同盟體系的兩大“基石”,希望二者替美國分擔戰略壓力。

  日本則將烏克蘭危機視為其徹底掙脫戰後束縛、向全球拓展“大國影響”的難得機會。日本國內右翼保守勢力借烏克蘭危機大肆渲染外部威脅,鼓噪修憲加強軍備。日本政客還炮製出“今天的烏克蘭可能成為明天的東亞”謬論,大肆宣揚“歐洲安全與印太安全不可分割”。借助同北約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協調行動,日本政府不斷推動武器裝備輸出方面的突破。

     去年4月,日本出臺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支援(OSA)制度。日本對烏防衛裝備援助的範圍從最初的防彈背心、頭盔、地雷探測設備、發電機等擴大為軍用車輛、無人機偵測系統等。去年12月,岸田政府進一步放寬《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為出口殺傷性先進武器裝備打開了方便之門。

外溢影響不容小覷

  受到一些客觀條件的制約,短期內日本尚難成為北約正式成員,但在美國強化同盟體系、推動所謂“大國競爭”的背景下,日本與北約在傳統安全以及網路、太空、資訊、産供鏈、關鍵技術及基礎設施等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日益密切,雙方正嘗試構建一種不同於傳統軍事同盟關係的新型“類同盟”安全關係,其産生的外溢影響不容小覷。

  首先,“北約亞太化”將加劇國際社會陣營化趨勢。北約作為冷戰時期陣營對抗的産物,本應隨著冷戰結束而消亡。而冷戰後北約要維繫存在,就必須通過不斷挑起爭端、製造安全風險,來為其存續製造正當合理性。當前“美主日從”推動“北約亞太化”的發展,同樣必須通過渲染“外部威脅”,炮製“民主對抗威權”等陣營對抗的敘事來實現這一目標,這勢必加劇國際社會的震蕩及割裂程度。

  其次,“亞太北約化”將惡化亞太安全局勢,阻滯區域一體化進程。亞太地區成為全球最具活力和發展潛力的地區,得益於各國排除意識形態干擾,尊重多樣性,踐行包容、開放的合作理念。

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總部。圖|新華社

     美日將北約引入亞太,挑動地緣矛盾對立,導致朝鮮半島及台海、南海等矛盾升溫,使“新冷戰”陰雲籠罩東亞上空。以東盟為代表的地區中小國家被大國對抗的風險所裹挾,面臨選邊站隊的困境。最近,美日積極拉攏域外勢力介入南海,慫恿支援菲律賓採取挑釁行動,嚴重威脅地區的和平穩定。

  此外,與北約深度勾連恐將激活日本的破壞性能量。日本為滿足“政治大國”的一己之私,以鄰為壑,將外部勢力引入亞太,挑動矛盾對抗,不僅增加了日本與鄰國的信任赤字,也使地區發生軍事摩擦和意外衝突的風險上升。

     從歷史上看,日本對外戰略中充滿冒險主義和機會主義色彩,容易走極端。當前日本國內右翼保守勢力主導政壇,謀求擴軍備武的民粹主義風潮抬頭。鋻於日本始終缺乏對侵略歷史的深刻反省,隨著和平憲法的制約被逐步架空,“軍事大國”進程提速,日本國家發展走向中包含的危險傾向不斷凸顯,應當引起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