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閩台傳統文化與河洛文化同根同係

發佈時間:2008-06-13 11:30:16
    明乎中原人南遷入閩粵贛而衍生客家民係、客家人又披荊斬棘開發台灣、澎湖諸島這一關係,便可明瞭河洛文化與閩台文化之親緣關係。

    1、人際上的血緣、族緣關係。據前些年統計,福建省人口有漢族人2958萬人,佔全省總人口的98.45%,其中祖籍在河南固始的就有1000多萬人,加上客家人500多萬人和河南其他地區的入閩人口,河南籍後裔已佔福建人口一半以上。在台灣,漢族人佔83%左右,其中,80%是閩南客家移民,約1200多萬人,20%是祖籍廣東的客家人,他們都自稱自己是“河洛郎”。

    姓氏興于原始社會與夏商。周朝實行分封制,有同姓(姬)國20多個,異姓國40多個,貴族子弟都被分封到中原及江、漢、淮、泗流域各地,形成了無數或以國名、或以邑名的姓氏,從而使中原地區成為姓氏之源。目前,全國排位在前100個大姓中,源於河南的有73個。如前所述,台灣除了陳、林、黃、蔡、鄭等大姓外,其他一些姓氏,始祖也多來自河洛地區。閩、臺地區民間非常重視修建祠堂,續修族譜且講究郡望。由於根在河洛,在其所修宗譜中,郡望、堂號全以河洛原郡、縣之名為宗,如潁川郡、滎陽郡、弘農郡、陳留郡、潁川堂、弘農堂等,這既是對河洛血脈衍派的追思,也是對入閩移臺開基先人的歷史認同。由於台灣除少數原住民之外,絕大多數是由大陸遷移而來,因而《台灣省通志·禮俗篇》指出:“‘本省人’係行政上之一種名詞,其實均為明清以來大陸閩粵移民,亦即河洛與客家之苗裔。可見絕大多數的台灣居民,其祖先是從河洛南遷閩粵,然後渡海來台,因此早年台灣人習慣自稱‘河洛人(郎)。”因此,這種源自血脈、宗族的親情之緣,緊緊地把祖國大陸與台灣連在了一起。

    2、閩、臺方言同屬河洛語系。歷史上,河洛地區長期為我國的政治、文化中心。在我國八大古都中,四個位於中原,且鄭州商城、偃師商城、安陽殷墟歷史最為悠久。由於河洛地處天下之中,又長期處於政治、文化中心地位,中原話曾作為官方語言在全國通行,是正統的“普通話”,從先秦至明清,詩詞歌賦以中原音韻為準。元代語言學家周德清曾著《中原音韻》以規範詞賦格律。清季以降,隨著全國經濟文化的繁榮和政治中心的轉移,中原音韻漸次不被使用,以至許多古音韻完全消失。語言是民族或族係的基本特徵。客家人十分珍視自己的語言,有“寧賣祖宗田,不賣祖宗言”的民諺流傳。由於閩、臺客家人多居山區,交通不便,與外交往甚少且聚族而居等原因,從而使得客家話中保存了許多古代漢語的詞彙、語音和語法,如無齒唇音、無翹舌音,單音節詞比較多,保留著很多入聲字的讀音等,因而被語言學家稱為古代漢語和中原音韻的“活化石”。用今天客家語和流行的台灣話誦讀詩經中的《國風》及一些唐宋詩詞,不但順口,而且押韻,非常和諧。究其原因,正是因為客家話保存了中原音韻之故。台灣學者黃敬安專門從《詩經》、《禮記》、《左傳》等先秦典籍中找出了與閩、臺方言音、義相同或相近例子,分類列為131個條目,著成《閩南方音證經舉例》一書,有力地證明了先秦、兩漢古音韻在客家語中的確鑿存在。客家方言中至今還大量保留、使用中原方言的例子更多,如,稱妻子為“老婆”,稱老太太為“老媽兒”,稱兒媳婦為“大姐”,稱太陽為“日頭”,稱開水為“滾水”,店舖稱僱員為“夥計”,稱學徒為“小夥計”等。同時,在台灣日常語中,一些古漢語的詞彙仍具活力,還在使用的如:“永日”、“才調”、“響也”、“顢頇”、“會當”、“會須”等,因而閩、臺人很自豪地稱他們所講的話為“河洛話”,是標準的古漢語。

    3、閩、臺習俗源自河洛古風。民俗文化不僅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是一個民族或民係區別於其他民族、民係的基本標誌。客家人久居東南,在與當地土著(古越後裔和畬、瑤族)相互影響中産生的客家文化雖因所居地理區位的不同而有所異,但其民間風俗及大眾信仰之主流,所傳承的仍是中原的古樸之風。如:在婚俗上,從議婚、訂親到迎娶,其程式和各種禮儀,閩、臺與中原一樣,既鄭重其事,又有相同的繁文縟節;在喪俗上,閩、臺與中原一樣,厚葬的理念根深蒂固,重視落葉歸根,主張入土為安,講究各種祭祀敬拜儀式;在歲時節令方面,閩、臺地區的節慶雖然很多,但與中原一樣,最為人所重的是春節,不僅要家人團聚,最好是幾代同堂歡聚;其次是中秋和清明,賞月吃月餅、掃墓祭祖是基本活動。此外就是元宵節、端午節、冬至和過小年。

    4、閩、台民間信仰訴求與河洛相同。由於河洛文化在閩、臺的傳播主要方式以移民擴散為主要渠道,因而閩、台民間信仰訴求的多鬼神論深深地刻印著河洛農耕文化的烙痕。農耕文化中對神的崇敬與畏懼,源於弱質農業受制于各種自然災害,因而農耕者渴望神的呵護與保祐。他們認為,除老天爺主宰萬物之外,生産、生活中有多少需要,就會有多少神靈,如水神、火神、山神、土地神、灶神、財神以及馬王爺、牛王爺、藥王爺、閻王爺、送子娘娘等,也便應運而生,成了人們生老病死、騰達窮困的決定者或守護神,被供奉在廟堂之中,享受香火的祭祀。《八閩通志·祠廟》所載,八閩大地有民間神祗119種。台灣僅天上聖母宮就有510座。河洛地區的泛鬼神論在這裡由客家人傳承了下來,從而形成了民間的“淫祀”現象。閩、台民間除敬奉上述各種神靈之外,由於海洋文化及商業的影響,還敬祀媽祖、關公、保生大帝等,也完全是從生産、生活的利害出發而為之,與傳統的河洛民風一脈相承。

    簡言之,千百年來的歷史已經雄辯地證明,燦爛的河洛文化、客家文化及閩台文化,同根同係,不僅始終是維繫世界華人、華僑的強大精神文化紐帶,也是實現民族團結、兩岸統一的認同基礎,大力揚河洛文化精神,對振興中華、實現祖國的完全統一無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來 源:光明日報   執筆:揚海中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