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客家人開發並促進了台灣的繁榮

發佈時間:2008-06-13 11:30:16
    在我國歷史上四次人口大遷移中,前三次主要是由黃河流域南向,明末清季至民初雖也有閩贛西向湘川桂及回歸中原者,但更多的則是漳泉廈一帶的閩南人東向臺澎。

    1、客家人是台灣人的主體。在台灣,福建的移民是台灣人口的主體,而閩南移民又佔福建移民總數的97%。從閩入臺者主要是客家人,他們的先人從河洛地區南下,其後裔分支又從閩粵外遷,這在不少族譜家乘中都有明確的記載。如台灣《青陽莊氏族譜》,記其入閩始祖為莊森公,“唐光啟間,始祖森公,王潮之甥也,偕入閩,擇居於永春桃源裏美政鄉,地名蓬萊。”《桃源莊氏族譜·莊氏追遠序》雲,今惠安縣山腰莊氏,其始祖亦為莊森公,自光州固始入閩,居永春縣桃源裏蓬萊山,其後世分支分別遷至晉江、惠安、同安、莆田、安溪以至粵、臺各地。台灣姓氏中人口最多的林氏也是啟光年間隨王審知入閩的。《侯官鄉土志》記其開基祖“唐林穆,光啟初由固始隨王來閩”。《台灣通志》中有《台北縣虎丘林氏族譜》稱,“先世固始人,祖有林一郎者,仕客,于光啟乙巳遷福建永春桃源大杉林保”。台灣《陳氏大宗譜福清陳氏宗譜》稱其開基祖來自固始,至三世祖遷至長樂之江田。台北縣木柵鄉《安平高氏族譜》稱其入閩始祖為固始人高鋼,唐末避黃巢之亂挈眷居閩侯縣鳳崗。台北縣汐止鎮《蓬島郭氏家譜》尊固始人郭嵩為入閩始祖。《台灣通志》所載《黃氏族譜》、《東石檗各氏族譜》、《閩杭黃氏族譜》、《虎丘義山黃氏世譜》以及《金敦黃氏族譜序》,都稱其先祖來自光州固始。

    台灣姓氏人口學者張緒賢據1978年當地戶政事務所統計,繪製了《台灣區各縣市分姓人口數統計表》,同時依人數多寡排出了台灣常見的100個姓氏之序。他在1979年出版的《台灣區姓氏堂號考》中説,這前100大姓的人數,佔台灣總人口數的96%。

    1987年5月,中國科學院研究人員杜若甫、袁義達首次公佈了他們對中國人姓氏分佈的研究成果,同時排出前100個人口大姓的順序。時隔二十年,2006年1月,袁義達又公佈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和新的前100個人口大姓的排序。在兩次排序中,前10名的姓氏沒有變化。

    台灣學者陸炳文對上述資料進行了比較研究。他指出,拿台灣地區的100大姓和全中國第一次排出的前100個大姓兩相比對,有77個完全相同,尤其前10姓,有8個相同。與全中國第二次100大姓排序相比對,相同的有74個,前10姓中,仍是8個相同。“顯而易見,不論任何地方,人口集中于大姓的態勢均至為突出,這也説明,各前100名大姓代表性很強,台灣如此,大陸亦如此。”陸先生在其1982年出版的《從中國姓氏源流談台灣大陸一體關係》一書中指出:李、王、張、劉在中國北方較多,而陳、黃、林、吳在南方人口中所佔比例較高,“這一特點,證明台灣同胞無不來自大陸,特別是原籍多在華南的閩、粵兩地,祖籍則多遠達中原一帶。”

  2、開臺聖王顏思齊。在較早移居台灣的閩南人中,顏思齊(1589-1625)是最值得一提的先賢。顏思齊字振泉,福建海澄縣青礁村(現屬廈門海滄區)人。有專家指出,顏思齊之先祖很可能就是顏之推九世祖、永嘉南渡時的顏含。思齊青少年時代受到過較好的教育,他明書知禮,疾惡如仇。明萬曆四十年,因其家遭官宦欺辱,一怒之下,他殺掉了仇人之仆後,逃亡到了日本。在日本,他通過各種渠道經商,逐漸積蓄了巨大的財富。但他仍血氣方剛,天啟四年(1624)因參與武裝反抗德川幕府,受到日本政府的搜捕圍擊。情急之下,他義無反顧地率眾乘著十三艘船隻出逃海上,曆盡驚濤駭浪,于八月二十三日抵達台灣的笨港(今台灣北港)。

    為了生存和發展,在笨港,顏思齊與眾人一起不避寒暑,劈荊開土,廣為墾植,與此同時,選擇有利地勢,構築寮寨,操練演武。他認為,只有人眾才能勢熾,只有勢熾才能實雄。他高瞻遠矚,謀慮深遠,在剛剛站住腳跟之後,就多次派人到漳州、泉州等地招募人眾,前後組織3000余人移居到臺。顏思齊是大規模有組織地移民台灣進行開發的第一人。顏思齊很注意與土著人和睦相處,屬下凡與土著人發生衝突,他都要親自處理,予以適當安撫或保護。連橫著《台灣通史》,在為台灣歷史人物所立傳中,列顏思齊為首,是非常允當的。

    顏思齊開發台灣實是篳路藍縷,艱苦卓絕,功高蓋世,因而至今人們對他懷念不已。人們不僅稱其為“第一位開拓台灣的先鋒”、“開山祖顏思齊”“開臺第一人顏思齊”,而且還尊其為“開臺王”、“開臺聖王”。

    3、鄭、施時期台灣完成了與內地一致的社會構建

    明天啟四年(1624),荷蘭殖民者入侵台灣。兩年後,西班牙殖民者也以武力入侵。近四十年的殖民統治,大量的台灣財富被西方掠奪。經過充分的準備之後,永歷十五年(1661),鄭成功率領數萬水軍,自廈門港出發,途經澎湖,在台灣南部的禾寮港成功登陸。在武器裝備不及殖民者的情況下,經過8個多月的艱苦戰鬥,迫使荷蘭總督于康熙元年(1662)二月一日宣佈投降。為鞏固在台的勝利,鄭成功一方面在各地建立行政機構,委派官員,一方面組織發展生産,安置將士及其眷屬實行屯田。不久,鄭成功病死,其子鄭經嗣位,繼續推行穩定台灣的政策。史載,明鄭政權期間,從大陸到臺的漢人(包括官、軍及眷屬)有八、九萬氏之眾,加上原有漢族居民,漢人已有15萬之多,基本上與原住民數量相當。由於勞動力的增多,當時西部沿海平原大多得到開墾,可耕面積比荷佔時期擴大了一倍,農民開始使用耕牛,並大面積地種植稻米和甘蔗。同時,村社開始有了社學,不少原住民的子女也受到了文化教育,中華文化在台灣得到了發展。

但由於鄭氏政權不擁戴清廷,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帝國派大將施瑯率軍入臺攻滅了鄭氏政權。施瑯深知台灣戰略地位的重要,他一方面推行清政府的治臺方略,一方面強化軍事訓練,並積極建議在台灣駐守足夠的兵力,以防禦西方殖民者捲土重來。施瑯復臺治臺有功,被清廷封為靖海侯。之後,清政府加強了對台灣的管理,在台南設置了台灣府,光緒十一年(1885年)又改為行省。清政府統一台灣二百多年間,東南沿海一帶又有更多的人渡海移居,至日本侵佔台灣(1895)前夕,台灣漢民族人口已經超過了200萬人。隨著人口的增加和經濟的發展,正統的中華文化在台灣得到了普及與發展,如當時除遍及各地的普通學校外,有屬中等教育的書院37所,從大陸到臺在各級學校任教授、教諭、訓導的人員超過了300人。經閩粵而入臺的河洛語言、禮俗、習俗也更加民眾化。至此,台灣與內地在政治、文化與社會等方面的構建基本一致了起來。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楊海中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