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甲骨文的發現與研究

發佈時間:2008-07-16 09:04:26

 一片甲骨驚天下

    甲即龜甲,骨指曾骨。商代晚期(西元前14~前11世紀),商王常用甲骨占卜吉兇,卜畢將所問之事或所得結果刻(或寫)在其上,稱甲骨文。因商代甲骨文不見於古代史書記載,所以學者命名不一,有龜卜文、契文、殷契、甲骨刻字、殷墟文字、貞卜文、殷墟卜辭等各種名稱。商朝滅亡,“失國霾卜”,商代甲骨即不為世人所知。

    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在北京任國子監祭酒的王懿榮生病,從宣武門外菜市口達仁堂中藥店買回一劑中藥,其中有“龍骨”,王懿榮見其上刻有字,倍感驚奇,於是立即命人到藥店把有字的“龍骨”全部買回。後來,有個化名為“汐翁”的將這一事實寫了《龜甲文》,在1931年北平出版的《華北日報·華北畫刊》上發表。此後,人們便以為這是甲骨文發現的文字依據,其實甲骨文發現也有個認識過程。

    羅振常在《洹洛訪古遊記》“宣統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條”中説:此地埋藏龜骨,前三十餘年已發現,不自今日始也。謂某年某姓犁田,忽有數骨片隨土翻起,視之,上有刻畫,且有作殷色者,不知為何物。北方土中,埋藏物多,每耕耘,或見稍奇之物,隨即其處掘之,往往得銅器、古泉、古鏡等,得善價。是人得骨,以為異,乃更深掘,又得多數,姑取藏之,然無過問者。其極大胛骨,近代無此獸類,土人因目之為龍骨,攜以視藥鋪。藥物中固有龍骨、龍齒,今世無龍,每以古骨充之,不論人畜。且古骨研末,又愈刀創,故藥鋪購之,一斤才得數錢。骨之堅者,或又購以刻物。鄉人農暇,隨地發掘,所得甚夥,檢大者售之。購者或不取刻文,則以鏟削之而售。其小塊及字多不易去者,愁以填枯井。

    可見,在1899年前數十年間,小屯村民就在附近的耕地裏見到骨甲。加拿大長老會駐安陽牧師明義士在其著《甲骨研究》中説:

    起初有人收藏甲骨,可不知道出處。在1899年以前,小屯人用甲骨當藥材,名為龍骨。最初發現的甲骨,都經過濰縣范氏的手。范氏知道最詳。先時範氏不肯告人正處,如告劉鐵雲湯陰牖裏。余既找到正處,又屢向范氏和小屯人打聽,得知前清光緒二十五年以前,小屯有剃頭商名李成,常用龍骨粉作刀尖藥。此地久出龍骨,小屯居民不以為奇 。乃以骨片、甲版、鹿角等物,或有字或無字,都為主骨。當時小屯人認為字不是刻上的,是天然長成的。並説有字的不好賣,刮去字藥店才要。李成收集龍骨,賣與藥店,每斤制錢六文。

    小屯村民在1899年前就發現了甲骨文,當然這種發現是一般的發現,不是科學意識上的發現。古董商雲集小屯收購甲骨後,轉售于北京等地。1899年王懿榮親自鑒定甲骨實物,有目的的進行搜索和研究。從此,殷墟甲骨文才為世人所知和重視。

早期甲骨文的蒐集和流散

    自1899年王懿榮發現殷墟甲骨文以後,國內一些學者開始購藏。王懿榮不僅是甲骨文的發現者,而且也是第一個購藏甲骨的學者。1899年秋,他從古董商范維卿手中購得12片。1900年春,又從范維卿處購得800多片。同年,古董商趙執齋也將甲骨數百片售與王氏。至王殉難時,先後3批共購藏甲骨1500片。王懿榮所藏甲骨,大部分由其子王翰甫轉賣給劉鶚,一部分贈天津新學書院。

    1899年秋,王懿榮將甲骨“名之曰龜版”後,范維卿攜帶甲骨到天津出售。

殷墟遺址及墓葬分佈示意圖

    王襄(1876~1965),字綸閣,號簠室,與孟定生最初購約五六百片。後來王襄又在京津兩地相繼購得甲骨4000余片。王襄購藏甲骨歷經曲折,在保存祖國文化珍品方面,表現了愛國主義的高尚品質和民族氣節。

    據董作賓、胡厚宣編著的《甲骨年表》載:當時收買甲骨的還有端方。端方是清朝的封疆大吏,官至總督。1899年,古董商范維卿為端方購買古物到安陽,見刻有字的甲骨,於是購買若干片回京交給端方,端方十分高興,按每字銀2兩5錢付酬。因此,范維卿竭力為其收購。

    劉鶚,字鐵雲,江蘇丹徒人。晚年曾著小説《老殘遊記》。他從王懿榮之子王翰甫處買千余片。從定海方藥雨處得300多片;古董商趙執齋在魯、冀、豫一帶為其收購3000余片;劉鶚又派其三子大紳親往河南購買千余片。劉鶚購藏甲骨在5000片以上。

    羅振玉(1866~1940),字叔言,一字叔蘊,號雪堂,晚年又號貞松老人。祖籍浙江上虞,生於江蘇淮安。羅振玉曾在劉鶚處當過家庭教師。1901年,羅振玉在上海劉鶚處始見甲骨文墨本,驚嘆這是“漢以來小學家若張(敞)、杜(林)、楊(雄)、許(慎)諸儒所不見”的文字,勸劉氏編《鐵雲藏龜》出版,並親為作序協助刊行。這是羅振玉與殷墟甲骨文發生密切關係的開端。當時,羅振玉認為儘量蒐集出土的甲骨是當務之急,他在《殷墟書契·序》中説:“寶物之倖存者有盡,又骨甲古脆,文字易滅……不汲汲蒐求,則出土之日,即澌滅之期,矧所見未傳,考釋亦詎可自信,由此觀之,則蒐求之視考釋不尤急歟!”

    從1906年開始,羅振玉個人著手蒐集甲骨。先是通過古董商購買甲骨。在確知甲骨的真正出土地點在安陽的小屯後,遂于1910年派人前往小屯“瘁力以購之,一歲所獲,殆逾萬”。1911年又“復命弟子敬振常、婦弟范恒齋兆昌至洹陽採掘之,所得又再倍焉。”1915年他又親赴安陽小屯實地考察。羅振玉廣泛蒐集,至1928年已收藏甲骨3萬片以上。他收藏的甲骨不僅數量超過了別人,而且還有很多精品。另外,羅振玉蒐集甲骨,“與從來古董家的習尚稍有區別,他不僅蒐集有字的骨片,而且還注意蒐集與骨片同時出土的各種器物。”

    據學者統計,從1899~1928年的30年間,各家收藏甲骨的數字是:
    王懿榮      約1500片
    王襄、孟定生   約4500片

    劉鶚       約5000片
    羅振玉      約30000片
    其他各家     約4000片

    在國內學者們致力於蒐集殷墟甲骨文的同時,歐美一些國家和日本的有關人士,利用中國當時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特殊國情,也染指中華民族的文化珍品--殷墟甲骨文。他們使用各種手段,私自收購、非法轉售或運往國外,使許多有字甲骨流散到外國。

    最早蒐集殷墟甲骨文的外國人,是美國長老會駐山東濰縣的傳教士方法斂(1862~1914)和英國浸禮會駐山東青州的傳教士庫壽齡(1859~1922)。1903年兩人合夥從古董商手中購買很多甲骨,將其中400片轉賣給英國人在上海主辦的亞洲文會博物館,從中牟取暴利。1904年又從古董商手中購得大批甲骨。1906年後陸續將大批甲骨倒賣給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美國卡內基博物院、蘇格蘭皇家博物院、大英博物院、美國斐文爾德博物院等單位。

    1908年,英國駐天津總領事金璋(1854~1952)在山東等地收購甲骨。

    1909年,德國人威爾茨在山東青島私自收購甲骨711片,這批甲骨流散到德國柏林民俗博物院。衛禮賢(1873~1930)購買72片,倒賣給瑞士巴騷民俗陳列館等單位。

    加拿大長老會駐安陽牧師明義士(1885~1957),從1914年開始考察殷墟收購甲骨。在外國人中,明義士私自收購甲骨最多。1917年他自稱收藏甲骨5萬片。後來又將小屯村出土的一坑甲骨全部購買,實際上他所購藏的甲骨超過5萬片。其中一部分非法運往國外,一部分埋在山東濟南齊魯大學的一個教師住宅的地下室。1952年開展“三反”運動時,當事者英國林森(字仰山)交待此事。遂挖出140多箱古物,內有甲骨8080片,其中有字的共3668片。另外,未運走留在國內的還有南京博物院2369片,北京故宮博物院20364片。據説,明義士購藏的甲骨,在軍閥混戰時期被毀掉一部分,具體數字不詳。

    日本人林泰鋪從1905年開始蒐集甲骨,1918年還親臨安陽殷墟了解甲骨及其他古器物的出土情況,並私自收買甲骨和古器物。三井源右衛門、河井荃廬、堂野前種松等人也通過各種渠道收購一批甲骨。

    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流散到國外的情況,據著名的甲骨學家胡厚宣統計:日本12443片,加拿大7802片,英國3355片,美國1882片,聯邦德國715片,蘇聯199片,瑞典100片,瑞士99片,法國64片,新加坡28片,比利時7片,南朝鮮6片。12個國家和地區共收藏2.67萬片。殷墟出土甲骨的其餘部分分藏于中國大陸和台灣及港澳地區。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