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台海瞭望

新世紀東莞台資企業升級轉型策略探析

發佈時間:2008-09-23 09:42:39

陳恩

    長期以來,東莞由於特殊的地緣條件和良好的營商環境而成為珠江三角洲乃至整個祖國大陸台商投資集聚程度最高的城市。進入新世紀以來,東莞加快實施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産業結構的戰略性調整,使台資企業面臨近20年來投資經營最嚴峻的時期,受困於人民幣升值、土地和勞工短缺、電力不足等資源瓶頸制約和市場環境變化,東莞台商正面臨産業升級轉型的臨界點。因此,在新的經濟形勢下,加快東莞台資“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企業的升級轉型,加快進行高污染、高能耗台資企業的有組織搬遷和異地轉移,將成為新時期東莞台資企業推進産業升級和發展轉型的策略選擇。

    長期以來,東莞由於特殊的地緣條件和良好的營商環境而成為珠江三角洲乃至整個中國大陸台商投資集聚程度最高的城市,以“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投資為特色,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為主體成為台商在大陸投資“東莞模式”的典型特徵。據國家商務部統計,截止2007年11月止,台商在祖國大陸累計投資項目8萬多個,累計協議投資金額約1000億美元,實際投資金額453.3億美元,2007年兩岸貿易總額達1244.8億美元[2]。另據廣東省台辦經濟處的統計資料顯示,至2007年底,廣東全省累計建立台資企業22795家,累計合同吸收台資金額491.97億美元,累計實際利用台資420.98億美元, 2007年度粵臺貿易總額達402.84億美元[3] 台資僅次於港資成為廣東第二大外資來源。台商在廣東投資主要集中于毗鄰香港的如深圳、東莞、廣州和惠州等珠江三角洲東岸地區,而東莞又是廣東乃至祖國大陸吸收台商投資最多的城市之一。

一、産業升級轉型成為東莞台資企業的必然選擇

   近年來東莞市加快實施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産業結構的戰略性調整,使以規模擴張、外源帶動為基本特徵的東莞台商投資面臨近20年來投資經營最嚴峻的挑戰,台商在東莞投資因受困於人民幣升值、土地和勞工短缺、電力不足等資源瓶頸制約和市場環境變化,開始進入産業升級轉型的臨界點,東莞台商進行産業升級和轉型已成為必然選擇。

1,  東莞加快實施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産業結構的戰略性調整,與主要進行規模擴張、外源帶動的台資企業形成尖銳矛盾。經過20多年的發展,東莞已從經濟落後的農業縣實現工業化的歷史性跨越,社會經濟飛速發展。1985年—2006年年均經濟增長率近19%,2006年GDP總量達2626億元,比上年增長19.0%,進出口總額達842.21億美元,外商投資累計總

5      1998-2006年東莞主要經濟指標和産業結構變化情況

年份

經濟增長率(%)

GDP

(億元)

每人平均GDP(元)

三次産業結構比重(%)

進出口額(億美元)

協議外商投資(億美元)

累計實際外商投資(億美元)

1998

19.81

355.51

24031

8.6:53.8:37.6

232.73

16.37

96.31

1999

17.92

412.84

27561

7.4:54.4:38.2

284.63

14.72

114.20

2000

17.90

492.71

32477

6.3:54.6:39.1

 

18.36

131.82

2001

18.0

578.93

37777

5.4:54.9:40.1

320.45

20.98

169.21

2002

18.5

672.89

43401

4.5:54.9:40.6

344.54

24.89

192.07

2003

19.5

947.97

60158

3.0:55.45:43.0

442.47

32.56

219.73

2004

19.6

1155.3

71997

2.4:56.25:42.15

521.06

41.32

250.07

2004

 

1806.03

-

1.26:56.5:42.28

645.18

   29.8

-

2005

19.3

2182.44

-

1.0:56.5:42.50

743.72

   37.5

264.75

 2006

19.0

 2626.51

-

 0.5:58.1:41.4

  842.21

   43.38

  308.13

 

注:2004為統計快報數據;2004為經濟普查後的統計核實數據。

    資料來源:2001年—2007年各期《東莞統計年鑒》;2001年—2007年各期《東莞年鑒》 2007年東莞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額達308.13億美元[7](見上表),東莞引進港澳台和外商投資位居祖國大陸各大中城市前列,出口總額在祖國大陸大中城市中連續8年名列第三,僅次於祖國大陸經濟中心的上海和作為經濟特區的深圳。東莞市的總體經濟實力雖然邁向了歷史性新臺階,東莞經濟發展也已進入工業化中、後期,但東莞的産業結構不盡合理,粗放型經濟增長方式還沒有根本改變,服務業比重偏低。東莞在過去形成了以勞動密集型産業為主體,外源帶動、規模擴張的經濟發展模式,這種發展模式在特定歷史條件下推動了東莞經濟的飛速發展。但這種粗放型經濟增長方式存在自主創新能力薄弱、電子資訊産業鏈存在缺失環節,産業升級內在動力不足等致命弱點。而以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投資為主要特徵的台商投資則是這種傳統經濟發展模式的典型代表。近年來,東莞加快實施經濟增長方式轉變和産業結構的戰略性調整,更與主要進行規模擴張和外源帶動為特徵的台資企業存在尖銳矛盾。

2,台商在東莞的投資經營,受困于油價上升、土地短缺和電力不足的資源瓶頸制約,已到産業升級轉型的臨界點。近年來油價持續攀升,2004年每桶還不到25美元,到2006年5月已劇升至每桶70美元,2008年5月已超過120美元,預計石油價格將在未來仍呈現持續攀升的態勢。油價上升使台資企業的正常工作、生活成本增加,也使許多台資企業生産的原材料、輔助材料價格大幅提升。如隨著油價上升,過去一年多作為石油化工主要副産品的塑膠價格上升5—10%,金屬價格上升近1倍,單是原材料價格上升已使不少台資企業的經營成本增加近50%。與油價持續揚升相伴隨的是東莞土地供給緊缺和台商取得土地日趨困難。據統計,東莞土地面積共2463平方公里,目前建設用地已超過800平方公里,除去不可用的土地,實際上的土地資源儲備十分有限。由於東莞現有可支配土地資源明顯短缺,新增建設用地指標嚴重不足,東莞土地競價已由前幾年的每平方米1600元劇增至目前的每平方米7000多元[8]。由於土地短缺,投資成本大幅提高,臺、外商取得土地的難度增加,東莞不少招商引資項目也因用地指標無法落實而流失,僅2006年1—7月就因用地無法落實,流失了近60億美元外來投資。除了土地資源短缺外,電力短缺也是台資企業面臨的另一個棘手問題。由於電力供應缺口大,在東莞停電已成家常便飯,企業每週預計都會停2—3天。電力供求缺口大,這使東莞台企在未來將面臨更嚴重的用電和用油荒,並將大大限制台企擴大再生産以及新設企業的投資經營。

3,勞工短缺和工資上升,使東莞勞動密集型台資企業面臨日益緊迫的經營壓力。近二十年來,東莞市經濟發展迅速,臺港澳企業眾多,勞動力需求大,因此成為外省民工、青年學生和外省各類人才就業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近年來,由於長三角的崛起,西部大開發的啟動,加上不少勞動力輸出地的經濟發展加快,就業機會增多,造成原來在東莞等珠三角地區工作的外來民工向華東、華北或東北等其他地區分流,使東莞、深圳等珠三角地區出現民工荒和招工難現象。根據廣東省統計局于2004年底按照隨機起點、等距抽樣原則,在東莞、深圳等珠三角9個地級市抽取329家企業進行的抽樣調查顯示,在珠三角民工短缺總量101.3萬人中,臺港澳企業所佔數量最多,比重最大,達46.8萬(見表5),佔總數46.29%;私營企業和其他外資企業分別為數量達29.8萬、24.7萬和佔29.47%、24.38%。其中,雇用民工較多和臺港澳企業較集中的東莞市的民工短缺現象優為突出。東莞市企業短缺民工為34萬人,遠高於廣州市的15.8萬和惠州市的10.5萬,僅次於深圳市的36萬人而居第二位。

6      珠三角地區被調查企業招工困難情況

 

 

企業數(家)

很困難(家)

比以前困難(家)

兩者合計比重(%)

不困難(家)

很容易(家)

兩者合計比重(%)

合計

329

41

199

72.9

79

10

27.1

按類型分

 

 

 

 

 

 

 

私營

90

16

47

70.0

24

3

30.0

港澳台

126

12

88

79.4

22

4

20.6

外資

113

14

64

69.0

32

3

31.0

按地區分

 

 

 

 

 

 

 

廣州

49

7

22

59.2

15

5

40.8

深圳

50

5

40

90.0

4

1

10.0

珠海

30

4

15

63.3

10

1

36.7

佛山

30

1

20

70.0

9

 

30.0

江門

30

4

15

66.7

9

1

33.3

肇慶

30

3

17

66.7

10

 

33.3

惠州

30

9

18

90.0

3

 

10.0

東莞

50

5

36

82.0

7

2

18.0

中山

30

3

17

66.7

10

 

33.3

按行業分

 

 

 

 

 

 

 

製造業

280

38

167

73.2

67

8

26.8

其他行業

49

3

32

71.4

12

2

28.6

    資料來源:彭啟鵬、劉建民等:珠江三角洲地區企業用工調查報告,2005年長三角、珠三角統計年鑒,第31頁

    民工短缺的直接後果是出現招工難。調查表明2004年珠三角內高達72.9%的企業感到招工比以前困難,其中臺港澳企業招工困難的比重高達88%,明顯高於私營企業的47%和外商企業的64%。在地區方面,如表10所示,招工難比例較高的東莞、深圳、惠州三市,分別為82%、90%和90%,較低的廣州、珠海兩市也高達60%。由於出現持續的招工難,珠江三角洲不少城市都被迫連續大幅提高最低工資。其中東莞市也自2004年起連續大幅提升最低工資標準,從2004年的每月480元提升到2005年的每月580元和2006年的每月700元和2007年的800多元。由於勞力短缺、招工難和工資持續上升,經營成本提高,使東莞勞動密集型台資企業面臨日益緊迫壓力。

4,東莞台資電子資訊企業處於全球産業鏈的末端,缺乏高端製造環節,出現産業技術空心化傾向。作為台商投資的主導産業,東莞台資電子資訊産業的企業數量多,集聚程度高,産業配套條件好,但附加價值低,産業鏈存在缺失環節。從電子資訊整機配套來看,東莞台資電子資訊企業做高端、上游産品的企業幾乎沒有,只能進行簡單的加工組裝,賺取微薄的工繳費。目前,東莞和珠三角地區對作為上游産品、關鍵配件的IC産品依賴程度極高,需求量佔全國進口總量80%以上,但在IC産業興建上,僅建有廣州、深圳3家小型IC加工廠,總産量不到珠三角電子業需求量的一成,且沒有一家能生産12英寸IC。相反,目前長三角的IC産業産值佔祖國大陸的60%,集中了祖國大陸近六成的積體電路製造業,而上海更成為祖國大陸重要的晶片生産中心。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後新開工的8英寸晶片生産線幾乎全部落戶長三角,珠三角一家也沒有。目前全球首十大TFL—LCD面板廠的模組生産、液晶螢幕廠和筆記型電腦廠商都在長三角建立生産基地,而珠三角卻同樣是一片空白。由於東莞電子資訊産業鏈存在缺失環節,在核心技術掌握上出現空心化傾向,珠三角與長三角在電子資訊産業發展新一輪競爭中處於明顯弱勢,東莞在大陸的電腦配件生産龍頭地位岌岌可危。

5,人民幣持續升值、外資進入的環保門檻提高和實行內外資“兩稅合一”政策,迫使台資企業加快進行産業升級轉型。自2005年7月大陸放鬆匯率管制以來,人民幣兌美元一路攀升,連創新高,至2008年5月,人民幣兌美元已“破七”,達6.97:1,這對在東莞投資設廠,産品以外銷為主的台資企業,將面臨生産成本提高、出口競爭力下降及匯兌損失等多重壓力。有專家分析,台商目前在大陸生産平均毛利約為5—8%,只要人民幣升值幅度超過12—15%,勢必重`擊在大陸投資的台資企業,使不少本來因人工、原材料價格上漲而面臨經營成本上升、營利水準下降的台資企業遭受新的打擊而出現虧損。東莞是全球最大電腦及周邊産品的生産基地,但自2006年7月1日,歐盟電子電氣環保指令(ROHS)正式實施,提高電子産品生産的環保要求,使東莞大部分電子企業因環保門檻提高而面臨成本提升壓力。據測算,ROHS指令實施導致生産商整體成本提高10%左右,出口價格上漲15%左右,電子企業傳統的價格優勢很可能喪失。 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政府為吸引外資,在外資企業稅收方面制訂優惠政策,由此形成了全球罕見的內外兩套企業所得稅制。實行稅制改革,取消臺、外資企業的稅收優惠待遇,雖然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但在大陸投資的台商大部分是加工貿易型中小企業,對優惠稅收政策的依賴較大,大陸實行內外資企業所得稅合一為內容的稅制改革,取消臺、外資企業的優惠稅收待遇,對這些本來就因營商成本高巨,經濟效益不佳的台資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的投資經營將會産生較大影響。

二、東莞台資企業加快進行産業升級轉型的策略選擇

    在宏觀經濟政策調整和營商環境變化的雙重壓力下,加快引進高端製造業和生産性服務業,積極推進“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企業的升級轉型,建立以高新技術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和加快進行高污染、高能耗企業的有組織轉移和異地搬遷,將是未來東莞台商投資發展與轉型的策略選擇。

1,抓住國際産業轉移和CEPA實施的契機,加快引進高端製造業和生産性服務業。

    引進和發展高端製造業,是加快推進産業升級轉型的重要前提,而生産性服務業是奠定製造業和其他服務業競爭力的基礎,是製造業增長的“牽引力”和推進器。因此,應針對東莞台資企業的高端製造業缺乏,産業鏈存在缺失環節的特點,適時調整東莞的外資投向政策,重點引進美國、日本特別是台灣地區的一些高端製造業投資項目,培育一批旗艦式高端製造業企業,並儘快建設一批公共技術支撐服務平臺,直接催生或帶動一批原創性技術的突破。先進製造業的發展需要先進服務業的支撐,而CEPA的實施又為東莞加快引進香港生産性服務業投資提供了歷史性契機。因此,東莞應充分利用CEPA機制,放寬政策限制,降低準入門檻,消除地區壁壘,加快引進香港生産性服務業特別是高端服務業投資,以有效帶動和促進東莞台資企業的升級轉型和服務業發展。

2,加快推進台資“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企業的升級轉型,實現從“OEM”貼牌生産向自主設計的“ODM”和自創品牌的“OBM”模式轉變。東莞經濟主要是靠港澳台資“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投資發展起來的。東莞台資企業中“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型投資佔80%以上,台資企業産品85%出口外銷。由於實行“兩頭在外”和貼牌生産,台資企業的産品研發、接單、品牌服務和市場行銷等都主要集中在島內母公司或控制在跨國公司手中,集中在東莞台資企業的主要是加工製造的生産環節。這種以加工貿易為特徵的産業鏈條,存在技術受控於人和缺乏自創品牌的“短板”局限,存在“低端鎖定”和陷入“貧困化增長”的現實可能,也是大多數東莞台資企業經濟效益不高,對外依賴性大和企業競爭力不強,僅能賺取微薄工繳費的重要原因。為從根本上改變這一狀況,必須突破“短板”局限,延伸産業鏈條,開發自主技術和自主品牌,實現加工貿易型企業的升級轉型,提高台資企業原材料、零部件內購比重和技術、人才“在地化”程度。通過加強技術研發,促進自創品牌和建立市場行銷網路,實現從以生産零部件為主轉向生産整機和核心部件為主;從OEM貼牌生産方式向ODM自主設計和OBM自創品牌方式轉變,走自主創新和名牌帶動的新型工業化道路。

3,建立以高新技術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培育一批旗艦式高科技集團,推動企業由“採標”向“制標”轉化。資訊技術是一個高技術含量的産業,而東莞的電子資訊産業由於産業鏈條存在缺失環節,缺乏積體電路、新型螢幕等技術含量高、附加價值高的核心、關健部件生産配套,在高端技術産品方面過多依賴進口,使東莞台資企業傳統的資源和廉價勞動力優勢在逐漸弱化,在廣東乃至祖國大陸電腦生産排頭兵地位將有喪失的危險。為此,東莞應重點引進大、高、新項目,加快建立以高新技術企業為主體的自主創新體系,重點發展積體電路、新型螢幕等技術含量高、附加價值高的IT産業鏈高端生産環節,培育一批旗艦式的高科技集團,儘快建設一批公共技術支撐服務平臺,直接催生或帶動一批原創性技術的突破。在IT業界,素有“一流企業做標準,二流企業做技術,三流企業做産品”的説法。東莞IT企業數千家,其中僅規模以上的台資IT企業便1000多家,但絕大部分是從事來料加工裝配出口産品的三流企業,自身沒有自主技術,沒有自創品牌。在目前行業低水準重復,産品同質化嚴重的競爭環境下,誰的産品標準能夠升格為國家標準,誰就能主導制定標準,佔據該産品的技術高地,誰就能在市場競爭中佔儘先機。因此,有專家認為,東莞IT業界應建立技術標準化戰略研究的專門機構,加快培養熟悉國際標準化規則,業務強、外語好的複合型標準化人才,進一步完善社會公共資訊服務和檢測服務平臺,精心打造一個綜合性標準平臺,推動企業加快由採標向制標轉化,努力擴大參與標準制定的企業數量,作為生産製造IT大市的東莞應努力提高在IT業界的話語權,力爭85%的主要工業品達到或超過國際化標準和國外先進標準水準。

4,加快進行高污染、高耗能企業的有組織搬遷和異地轉移。隨著珠三角地區營商成本的高巨,特別是東莞經濟發展戰略及産業政策的調整,一大批早期投資東莞的高能耗、低附加價值的台資企業面臨在東莞難於生存而被迫搬遷的命運。企業外遷是個非常複雜且成本高昂的系統工程。對大多數準備外遷的東莞台企來説,遷離東莞既要考慮土地、工資、能源、電力等生産成本因素,也要考慮新建廠房、機器設備搬遷的鉅額轉移成本。據測算,一個有1000工人的工廠搬遷到100公里外的地方新建工廠,其搬遷轉移成本便高達300多萬元。另外,企業搬遷還要考慮企業遷入地的産業配套條件、交通和港口設施狀況。由於台資企業外遷轉移的風險巨大、成本高昂,為降低臺港企業的轉移風險和減輕購地與轉移成本,我們建議政府提供專項資金資助和配套政策扶持,並採取轉入地和轉出地聯手合作,共建産業轉移園的方式,實行統一談判、徵地、規劃産管理的辦法。針對目前産業轉移園建立多年,但整體效果不理想的狀況,我們建議由政府強勢介入,通過增加資金投入和強化政策支援,一方面設立産業轉移補償金,就好像居民拆遷問題一樣給予轉移企業適當補償和資助,以降低企業轉移成本和轉移風險。另方面,我們認為應改變將有效資源和政策撒胡椒面式分配到各個園區的做法,探討進一步集中資源和資金,重點做好若干個主要轉移園的開發和建設的途徑和方式。並優先建設相關基礎設施,實行産業鏈配套轉移和産業、勞力和管理機制的整體轉移,以有效增強産業轉移園的承接力和吸引力。

5,調整經營策略,實行“産銷分離”開發內銷市場,。隨著企業營商成本提高,特別是人民幣升值,對傳統的勞動密集型外銷企業將面臨企業利潤空間下降、出口放緩、盈利下降和接單困難等現實問題。但對內銷市場卻因人民幣升值降低了對內地原材料的採購成本和提升了匯兌收益而獲得好處。因此,在人民幣持續升值的大環境下,台資企業由傳統的外銷出口轉向開拓內銷市場或採取內、外銷兼備的經營策略是理智選擇。台資企業要成功開拓內銷市場,應一方面加強企業管理,通過積極實現辦公室自動化來降低企業成本。另方面應大幅增加科技投入,積極開發新産品,加快技術消化、吸收。台資企業應採取錯位發展策略,形成差異化競爭態勢,努力提升産品`性能,著重開發一些國家鼓勵的新技術、新産品。實行産銷分離,是説將産業鏈中一些對成本控制要求高,以生産加工為主要功能的生産環節或企業遷移到生産成本更低的如河源、清遠或惠州等周邊地區甚至廣西、湖南和江西等交通便利的內地城市,而將生産和行銷、研發和製造在空間上進行分離,主要將産業鏈的高端部分,如銷售、營運、研發和品牌管理、資金籌措等放在像東莞這樣的沿海開發城市和交通樞紐地區,重點進行技術開發、資金籌措、品牌管理和拓展外貿市場等。

陳  恩 為暨南大學特區港澳經濟研究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