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台海瞭望

新形勢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機遇和挑戰

發佈時間:2008-09-23 16:20:18

暨南大學    陳 恩

一、 馬英九上臺和國民黨全面執政使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面臨歷史性機遇

1 島內政治生態和政黨格局發生了結構性重大變化。

    2008年1月的“立委”選舉和3月的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使擁有八年執政資源的民進黨以超大比分輸給了中國國民黨,一個外省人的後代馬英九以超220萬票的絕對優勢擊敗了本土政權的代表人物謝長廷,一個以代表“本土利益”的民進黨竟淪為“立法院”中僅佔1/4席位的政黨,而背負“親共賣臺”的國民黨竟擁有23個縣市和“立法院”(113席)中的3/4的絕對優勢,這表明,以國民黨實現全面執政為標誌,台灣的政治生態和政治格局已發生了重大的結構性變化。在2004年台灣領導人選舉中,陳水扁以其一貫伎倆和兩顆子彈,通過煽動不少人的非理性性情,而僥倖取勝。而在2008年選舉中,一方面謝長廷再度操弄民進黨慣用的競選手段,對馬蕭及他們的家人大肆摸黑、摸紅,無所不用其極。與當年的陳水扁相比,除了沒有“兩顆子彈”,一切都有過而不及,但結果卻是“總統”選舉比“立委”選舉輸得更慘。另一方面,台灣選民經過2004年選舉的耳聞目睹和陳水扁執政8年的痛苦煎熬,更加理性和成熟,完全看透了民進黨的本質和謝長廷的伎倆,無論謝長廷配合行政部門搞“一週一利多”,還是積極推動“入聯公投”;無論是惡意炒作“特別費風波”“綠卡事件”,還是抹紅對手將“兩岸共同市場”歪曲為“一中市場”,都再也不能為民進黨贏得四年了。台灣民眾認識到,“政治清廉、經濟繁榮、社會安定、兩岸和平”,無論對自己、家庭乃至整個台灣都是最重要的。長期困擾台灣民眾的非理性情緒開始退潮,台灣選民變得理性,成熟,並投下了決定台灣前途和兩岸關係發展前景的關鍵、決定性一票。

台灣主流民意出現歷史性拐點。

    “立委”和“總統”選舉結果表明,雖然台灣的本土意識深入人心,但本土意識擴展了範圍,豐富了內容,不再限于一個本土政黨,已從脫離大陸的政治訴求到趨向大陸的“經濟合作”。誰執政已經不是很重要,執政後做什麼變成全民精神和政治的聚焦。主流本土選民的政治成熟是對歷史上被外省人迫害的消減,對現實經濟實惠的追求,政治代言人以往的出身已不重要,其所作所為才是投票選擇的根本依據。理性的追求不再是極端的非理性燥動和空洞的政治口號,而是冷靜客觀的現實分析和改善生活的務實行動。台灣的意識形態氾濫成災開始退潮,台灣式文革慢慢復歸冷靜和理性,民眾從原來高度意識形態化轉為務實的經濟與民生問題,台灣開始走向族群和解之路並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台灣民眾逐步走出歷史認識的誤區。回歸理性,務實,質樸的本性。

中央對臺政策受到選舉的洗禮,接收民意的檢驗,取得突破性成就。

    馬英久上臺和民進黨慘敗,不但是國民黨和平、中道路線的勝利和民進黨激進台獨路線的失敗,而且是中央對臺政策的巨大勝利。黨的“十六大”以來,黨中央在對臺工作中始終堅持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貫徹以人為本的原則,為台灣同胞多辦實事。我們實行一切從台灣人民利益出發,全心全意為台灣人民服務的方針。繼邀請連宋訪問大陸,建立國共政黨協商機制後,僅2005年以來就累計出臺54項惠台措施,包括便利台灣同胞來往大陸及在大陸居留、就業、從醫,提供台灣農漁民向大陸銷售部分水果、水産品的優惠,擴大兩岸農業交流,緩解台資企業投融資困難,以及宣佈開放大陸居民赴臺旅遊,大陸同胞向台灣同胞贈送大熊貓等。同時積極支援並促成兩岸民間團體開展技術性、業務性磋商。胡總書記在提出對臺工作四點意見基礎上,又在十七大報告中代表黨中央向台灣同胞作出莊嚴承諾:只要是對台灣同胞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促進兩岸交流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維護台海地區和平有利的事情,只要是對祖國和平統一有利的事情,我們都會盡最大努力做好。所有這些表明,近年來我們不但已牢牢掌握兩岸關係主導權、話語權,而且我們的對臺政策更加理性、成熟,更加貼近台灣民心,充滿人文關懷。而繼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大勝後,馬英久又在“總統”選舉中取得壓倒性勝利,就是一個有力的證明。

4   民進黨激進台獨路線遭受重大挫折,民進黨的組織重構和路線調整勢在必行。

    在過去8年來,兩岸 關係一直處於國、民兩大政黨勢力和藍、綠兩大勢力的較量中。一方面,海峽兩岸經貿往來,人員交流持續大幅度的發展,另一方面,台獨勢力持續推進其台獨分裂活動,陳水扁當局不斷挑起事端,製造台海緊張局勢,加緊推進法理台獨,持續向祖國大陸挑釁,導致兩岸關係長期處於僵持局面,使台海和平受到嚴重威脅,形成了海峽兩岸關係特有的複雜局面。這次選舉結果,主張穩定兩岸關係,發展兩岸經貿的國民黨路線取得完全勝利,而堅持激進台獨路線的民進黨當局失去政權,具有法理台獨性質的“入聯公投”遭到否決,這表明民進黨的激進台獨路線和政策遭到台灣民眾唾棄。入聯公投遭否決,使“正名制憲”運動遭到重挫,獨派團體勢力再難擴大。目前台灣獨派團體主要有以李登輝、彭明敏、黃紹棠等台獨聯盟為代表的貴族、大老式台獨團體;以台灣教授協會、台灣社為代表的中産階級台獨團體;以王獻極為代表的草根階層台獨團體。這次選舉後,整體上極端台獨勢力遭到重創,而出現分化和調整,過去大佬式的領導方式或漸漸淡出,中生代的理性派學者崛起,取代以往台獨陣營的崇拜式或造神式領導,台聯泡沫化,而陳水扁可能取代李登輝成為激進台獨勢力的領軍人物。民進黨加快實行政黨轉型、組織重構和路線調整已是大勢所趨。民進黨激進台獨路線未來將漸趨溫和和理性,民進黨天王級政治人物逐漸淡出,中生代和新生代逐漸接班,民進黨也將有較寬厚包容的台獨意識,民進黨的大陸政策可能會趨向開放和溫和,並逐步意識到處理好與北京關係的極端重要性。

5、兩岸經貿關係將迎來全新的發展契機。

    “立委”選舉大勝和馬英九上臺後,國民黨一黨獨大、全面執政的局面逐漸形成,長期以來影響兩岸經貿往來的限制性因素被取消,從而推動兩岸經貿關係在過去20年發展的基礎上邁向新臺階。首先,兩岸經貿關係的不對等態勢有望得到部分扭轉,兩岸資金和人才會加快雙向流動,從而帶動金融業、旅遊業、教育等各個行業的全面開放,使兩岸經貿關係由單向交流走向有選擇性的雙向互動。其次,兩岸經貿互動將逐漸由民間主導轉變為政府主導。過去20年,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積極管理,有效開放”,一直都把嚴格限制台商赴大陸投資作為政策目標,馬英九上臺後,將改變限制性角色定位,台灣官方在推動兩岸協商上發揮某種主導作用,從而創造台商投資大陸的有利環境。再次,兩岸經貿可望達成一系列制度性安排,到目前為止,由於受政治對立因素的制約,兩岸間沒有締結任何正式的經濟協議,也沒有直接順暢的經貿溝通渠道,這與兩岸經貿關係發展的規模和水準極不相稱。馬英九提出兩岸間在經貿關係上儘快實現正常化和達成制度性安排,建立兩岸共同市場架構,這將為兩岸經貿關係由民間自發行為進入兩岸政府間主導的建制化軌道提供了契機。

6 兩會復談標誌著兩岸關係進入和平協商、合作發展的全新時期。

    2008年6月11日至14日,海峽兩岸授權民間團體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在北京舉行中斷近10年後的首次復談,並就開放兩岸週末包機與大陸居民赴臺旅遊事宜簽署了協議,這表明兩岸制度性協商機制重新建立,也使兩岸關係邁向全新發展階段。兩會復談代表了兩岸將告別過去十幾年的緊張對立局面,進入正式接觸、溝通和解的新時期,並逐步由經濟性,事務性議題的談判邁入政治談判。兩會重啟商談後,由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領軍的海基會獲得比較多的授權,擁有較大的自主權和決策權,其所扮演的角色不僅是一隻“白手套”,而是馬英九推動兩岸關係實質發展的實際“執行長”,通過兩岸復談,實現兩岸週末包機及大陸居民赴臺旅遊開放,特別是隨著“兩岸三通”、“陸資入臺”等一系列協商完成,兩岸將掀起新一輪台灣熱和大陸熱。兩岸民間交流、交往將更加密切,從而使兩岸關係出現結構性改變。

二、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出現歷史性契機的背景和原因

和平發展是世界性潮流,也是兩岸關係發展的必然選擇。

    當今世界,和平與發展是時代主題,也是世界性發展潮流與趨勢。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已成為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因為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各經濟體之間相互依存日益緊密,發展經濟、改善生活、提高綜合國力成為世界各國的共同追求。從中國角度看,和平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特徵,和平發展是中國式發展道路的基本理念,是中國抓住戰略機遇期,加快現代化建設,提升綜合國力的國家戰略。在目前的國際政治格局中,海峽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和發展,也早已超越了兩岸自身的利益,而深深地牽動著整個國際社會與亞太地區的神經,任何企圖把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言行,都被國際社會視作“麻煩製造者”,而遭到廣泛的譴責與反對。美國、歐盟都反覆重申“一個中國政策”,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認同和支援中國政府關於和平發展兩岸關係的政策主張,他們不希望看到兩岸關係的持續緊張甚至爆發戰爭而危及世界及亞太地區的和平與安全。國際社會都迫切希望儘快拆除兩岸關係緊張的“戰爭引信”,期待台灣問題能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歷史進程找到最佳的解決途徑。

和平發展是新時期大陸對臺政策主軸和解決台灣問題的最佳方式。

    和平發展是解決台灣問題的唯一正確途徑。因為當前兩岸統一的條件並不成熟,所以要把重點放在“反獨“而不是促進統一上。不急於統一,絕非放棄統一。而是由於大陸有足夠的信心和能力,相信時間對我們有利,只要我們保持政治穩定和經濟持續發展,確信台灣分裂不出去。也由於製造統一的成熟條件需要時間和過程,而和平發展就是製造和平統一充足條件的主要方式和必經途徑,因為和平發展雖然可能是長期的,但卻是一個過渡階段,又是通向和平統一的捷徑。在兩岸關係方面,和平發展是兩岸關係的主軸,是通向和實現和平統一的必經之路和最佳途徑。因此,我認為和平、發展、反獨、統一這四者關係,應是和平是基調,發展是途徑,反獨是底線,而實現和平統一則是最終目標。因此,和平發展與和平統一是辨證、依存的互補關係,和平發展是基礎和路徑,和平統一是目標和歸宿,和平發展是兩岸關係發展規律的內在要求,也是新時期大陸對臺政策的主軸。胡錦濤總書記多次明確提出,要“牢牢把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題”,認為實現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是大陸對臺工作的主軸,也是兩岸同胞共同利益所繫和共同責任所在。

3 和平發展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民意。

    隨著兩岸交流交往的深入進行,台灣民眾對祖國大陸的了解增多,在兩岸關係上求和平、求穩定、求發展已經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民意。2007年台灣縣市長選舉民進黨慘敗,是台灣主流民意對陳水扁漸進台獨路線的嚴正警告,2008年1月的台灣“立委”選舉,民進黨僅獲1/3席位,又一次遭到慘敗,則是台灣主流民意對民進黨執政當局錯誤政策的明確否定,而2008年3月的“總統”選舉,一個在香港出生的外省人馬英九,卻以多出220萬票狂勝本土籍的民進黨候選人謝長廷,則事實上是對陳水扁8年執政的失德亂政、意識形態施政的總清算。馬英九的大勝是台灣民眾對國民黨主張的“和平共處、對等協商,加大開放政策的選擇和肯定”,也表明今後四年馬英九在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道路上已獲得足夠的民意背書,贏得了堅實的民意基礎。

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框架符合兩岸和平發展的基本理念。

    馬英九的兩岸政策主張在“不改變現狀”、“台灣優先”、“和平共處”與“對等協商”四項原則基礎上,尋求兩岸結束敵對狀態,簽署和平協議,建立兩岸“共同市場”。在台灣當局的基本立場方面,馬英九強調堅持“不獨、不統、不武”的三不政策,在執政期內維持台灣現狀,既不同大陸談統一的問題,不支援台獨,也反對以任何非和平方向解決兩岸問題。在兩岸談判的前提和模式上,同意以“九二共識”為基礎,維持“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在尊嚴對等、互惠的原則條件下開展兩岸對話,並在互不否認前提下務實協商,恢復兩岸兩會協商。在談判議題和內容方面,主要與大陸就兩岸三通、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大陸觀光客來台和簽定兩岸投資保障協定等經濟議題和“簽訂和平協定”、台灣國際空間等與大陸方面進行協議。由此可見,儘管馬英九的兩岸政策框架仍存在盲點和理想化色彩,但總體上看,具有理性、務實的特徵,符合兩岸和平發展的基本理念。

三 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仍存在不穩定因素和面臨新的挑戰

1 藍綠對決的社會基礎根深蒂固,泛綠基本盤仍未發生實質性的變化。

    從這次大選來看,政黨輪替已成為台灣政治生活的常態,民進黨在“府院”的兩次選舉中都以大輸出局,這為台灣政治生態變化和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提供了重要契機。但也應該清醒看到,主張台獨、敵視大陸的意識在台灣仍有一定的社會基礎,民進黨作為台灣本土性政黨,目前仍有高達40%的民意支援。儘管在選舉中因中間選票倒向支援馬蕭而導致民進黨大敗,但即使在目前民進黨處境最艱困的時候,泛綠基本盤都未發生實質的變化,代表泛綠的民進黨仍然牢牢掌握約40%的台灣選票基本盤,特別是深綠勢力強大的南部地區,民進黨仍然擁有絕對優勢,加上民進黨長期自詡為擁有本土主流政黨的發言權,民進黨及其所代表的泛綠力量在台灣政治生態中的影響和作用不可小覷。特別是從草根、在野打鬥出生的民進黨,雖然在過去的8年作為執政黨不合格,但卻很會做在野黨,並被認為是全世界最會選舉和造勢的政黨。而現在台灣部分民眾對兩岸關係的前景仍抱有疑慮和觀望心裏,對大陸仍存在疑懼心態的情況下,民進黨很可能打悲情牌,甚至用訴諸街頭抗爭的方式來影響甚至杯葛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一系列政策及措施的落實,從而對兩岸關係和發展構成新的衝擊和挑戰。

民進黨的生存和發展仍有較大空間。

    民進黨在此次“府院”選舉中均遭受重挫,但從長遠來看,由於台灣已形成藍綠陣營和雙峰社會這一特殊結構,民進黨仍有較大發展空間。只要民進黨政黨調整到位,民進黨的支援度和影響力仍會從低谷回升,台灣不排除會出現又一次政黨輪替。首先是兩岸開放性與台灣主體性的矛盾為民進黨提供活動舞臺。現在的台灣主流民意總體上劃分為主張兩岸開放,交流並從中獲取利益的部分,另一部分民眾擔心兩岸交流威脅台灣安全,而代表這兩部分民眾的政黨則分別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現這兩股民意都得到強化,並成為台灣社會的共識。一方面,主張台灣主體性意識的認同得到強化,台灣優先成為各黨共識。另一方面,對兩岸關係發展獲得正面、積極評價,藍綠各政黨都不能也不敢反對兩岸經貿交流,這使得台灣主流民意在兩岸開放性與台灣主體性為兩端的光譜間搖擺。目前島內經濟不穩,希望擴大兩岸交流成為主流,主流民意明顯向兩岸開放性方向移動,並使國民黨因此贏得政權。但未來如兩岸關係發展過快,台灣對大陸依存度增加,也可能造成台灣民眾對主體性流失的擔心,從而使希望維持台灣主體性的主張成為主流,而民進黨便因在這雙峰社會和雙峰政治中代表一極而具有自己獨特的政治舞臺和發展空間。另外,社會公平和經濟發展的矛盾也為民進黨提供議題空間,因為關注經濟發展與社會公平在台灣經常是矛盾的,而台灣是出口導向型經濟,兩岸經貿往來産生的經濟增長,主要表現為大企業利潤。廣大中小企業的經營狀況和生存條件並沒有明顯改善,如果經濟不景氣或即使經濟好轉並沒有轉化為廣大中小企業普遍受益,民眾可能更加關注社會公平問題,並對兩岸開放的信心下降,從而使得民進黨有更多的議題空間。因此,如果未來民意出現調整,民進黨一定會抓住貧富差距,民眾健康,教育問題,環境生態等問題攻擊國民黨。

台灣為主、台灣領先的主體意識已經成為社會主流和藍綠兩大政黨的共識。

    雖然民進黨在2008年的立委和總統選舉中挫敗,“入聯公投”也沒有過關,但這並不説明台灣本土路線失敗了。因為近年來,不但民進黨而且國民黨也實行本土路線,實現本土化。民進黨在這8年的選舉中不斷強調“台灣意識”,以愛台灣為訴求。而馬英九也以“新台灣人”、“新台灣意識”自居,並以“台灣優先”為號召。現在民進黨的“台灣意識”和馬英九的“新台灣意識”經過多次選舉和政黨輪替,已合而成為台灣主體性意識,並已深入到台灣民間,完全不受經濟好壞和政黨輪替的影響。民調顯示,再多的惠台政策也很難強化台灣人民對大陸的認同,讓更多觀光客來台,如果沒有強化彼此的認同措施,只會加深兩岸是不同主體的感覺。因此,台灣一方面在賺大陸的錢,而大部分台灣民眾又同時感覺到與大陸不是生命共同體的同一群人。民進黨執政這8年,雖然政績上乏善可陳,但卻帶給台灣民眾一個虛幻的國族夢,極大地強化了台灣民眾的“本土意識”。據台灣年代電視臺于2008年8月所作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12.2%的台灣民眾不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正是這一原因,提出保衛本土政權,使民進黨對相當部分民眾具有影響力。民進黨根植于本土意識之中是其雖經歷選舉低谷而基本盤始終不散的重要原因,也決定了民進黨在敗選後仍在島內有相當大的政治操作空間。而在本土意識濃厚的情況下,本來以統一為終極目標的國民黨,在近年來實際上實施和完成了它的本土轉型,並認為它不能脫離台灣政治現狀和民意基礎,標榜自己比民進黨更愛台灣,更能代表台灣利益,並明確提出“中華民國在台灣”和“中華民國就是台灣”的口號,僅這一點就表明,即使國民黨執政,在相當長的時期內也不能甚至不敢直接同大陸談統一的事情,並制約它不會在開創兩岸政治新局上不會走得太快太遠。

馬英九面臨經濟難題,如果處理不慎,可能會出現“李明博效應”。

    馬英九當選為台灣地區領導人,但台灣島內通脹壓力不斷增大、財政赤字高漲使得國民黨選前所開出的公共建設、減稅等支票難於實施。加上受美國次貸危機影響,台灣對美國出口大幅度減少,進而影響台灣的經濟增長。在競選中,馬英九提出的“愛臺12項”建設,希望借擴大公共投資拉動島內經濟發展,預計8年內投入4萬億新台幣,其中2.65萬億元新台幣須由財政出資,年均每年出資3000多億元新台幣,但在前民進黨政府債臺高築情況下,如何籌措這筆錢,使馬英九的財經內閣面臨嚴峻的考驗。島內經濟不振,國際經濟形勢不利,還給馬英九上臺後兌現“633”(即執政後經濟年均增長達到6%,8年後每人平均GDP達到3萬美元,及失業率降低到3%以下)的競選承諾造成一定困難,實現的難度加大。特別是“5.20”以後僅一個月時間,馬英九政府團隊狀況連連,僅一個端午節,馬團隊象個下不了鍋的棕子,綠卡、救災,油價、劃龍舟等問題一起撲來,馬英九政府被人捆起來打,馬英九的支援率大幅下跌至50%以下,馬英九不但顯露某種程度的施政困局,而且出現“李明博效應”。南韓總統李明博因擔任首爾市長而打響名號,並挾持亮麗政績和提出誘人的“CEO治國”口號而成功進軍青瓦臺。但政府不是企業,不是總裁拍板定案説了算。擔任總統也與擔任企業總裁有天壤之別,李明博擔任總統剛滿一百天,便出現空前政治危機。民眾為了美國牛肉進口問題,出現百萬人上街頭抗議。李明博的民調由70%劇降到21%,呈現出“早衰政權現狀”,李明博政治前途與政權穩定面臨挑戰。馬英九現在剛執政一個月便面臨內外交困的局面,民眾怨聲四起,民進黨趁機天天鬧騰,馬政府團隊也出現“早衰症狀”,台灣出現某種李明博效應,馬英九政府不可掉以輕心。(陳  恩,暨南大學特區港澳經濟研究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