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尋根淮陽”系列之“人祖聖眠之地??太昊陵”五 太昊伏羲祭祀的前世今生

發佈時間:2009-05-05 09:14:56

首席記者李紅軍文圖

  99萬元!2009223,河南省淮陽縣“公祭太昊伏羲大典”首炷香拍賣會上,首炷天價香應聲而出,這也創了淮陽“公祭太昊伏羲大典”的頭炷香紀錄。其後,媒體爭相報道,並將此炷香稱為“最牛廟會的天價香”。

  實際上,伴隨著人祖伏羲被人們更廣泛地認同,像99萬元天價香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淮陽已不算稀罕了,就在2008年,淮陽廟會曾經創下單日超過82萬人次的祭拜紀錄,這項紀錄被收入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紀錄。

  淮陽縣委宣傳部張廣起副部長介紹,這之前,多年公祭儀式費用全部由政府支出,這一次,成功地把儀式過渡到從依靠政府輸血到自我造血。“天價香其實是淮陽文化産業市場化的一個表徵,它背後蘊藏的是文化産業從原來的政府全盤操作到政府引導市場化運作的轉變。”

  淮陽縣人大常委會主任張帆認為,今年淮陽廟會的主題是:“千年古廟會、萬姓拜羲皇。”籌集善款,資助慈善事業,讓祭拜人祖伏羲的活動真正福澤民眾,福澤後代,這其實也符合伏羲人祖澤被後代的本意。

  客觀而言,在市場化運作已經廣泛的今天,這樣的拍賣絲毫沒有影響公祭活動的嚴肅性、重要性,它恰恰從另一個側面折射出現代人對伏羲人祖的恭敬之情。

  “江河浩浩,華夏煌煌。溯維開元,肇自羲皇。啟法象于混沌,辨陰陽于洪荒。仰觀俯察,窮宇宙經緯;開天立極,展文明曙光。興婚姻嫁娶之禮儀,發漁獵畜牧之濫觴。開姓氏之先河,定龍都于淮陽。以龍紀官,諸族呈祥。神州十億同胞,虔誠景仰;海外五洲華裔,皓首回望。血脈所繫,莫不尊祖;萬姓同根,源於羲皇。中華古國,地久天長……”

  2009226日上午,誦《祭太昊伏羲文》後,這炷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牛”香,被競得者敬獻給人祖伏羲。

  而這樣一炷香,也拉開了2009年公祭伏羲的序幕。

  實際上,祭祀是太昊陵一項重要的文化內涵,淮陽古廟會本質上也是祭祀伏羲的廟會,它在2006年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之列。

  淮陽伏羲公祭歷史悠久

  秦漢以降,民族融合和民族大一統局面的逐步形成,讓中華民族精神漸趨統一,太昊伏羲氏被各族人民尊為共同的始祖,伏羲長眠之地淮陽日益成為全國的伏羲祭祀中心。自宋以降,陳州太昊陵被指定為太昊伏羲專祀地,一年兩度,祀乙太牢,祭祀日漸隆盛。明洪武四年(西元1371年),太祖朱元璋下詔盡數廢止各地“三皇”廟,對“三皇”祭祀只准許在陵寢所在地進行,河南陳州太昊陵被確定為祭祀伏羲的唯一合法場所。清襲明制,乙太昊伏羲氏居“三皇”之首祭祀。據統計,從明至民國初,官方祭祀有50余次。

  一般而言,太昊陵祭祀品級分禦祭、官祭和民祭。規格有太牢、少牢及其他多種多樣的民間祭祀形式,太牢就是用牛、羊、豬三牲來祭祀,少牢少一牲,只有豬和羊。

  據典籍記載,早在秦漢時代,太昊即有奉祀。到隋唐五代,均以“三皇之首”祭祀。有宋以降,祭祀日漸隆盛。

  淮陽古廟會的祭祀活動,最早的文字記載出現在《禮記•月令》中:“是月也,玄鳥至。至之日,乙太牢祀于高 。天子親往,后妃帥九嬪禦,乃禮天子所禦。”這裡的高 就是伏羲和女媧。

  春秋之時,淮陽已有了太昊伏羲的陵墓,周敬王三十年(西元前490年)“孔子自魏適陳,陳侯起陵陽之臺迎孔子”。宋建隆元年(西元960年),趙匡胤親自頒修陵奉祀詔:“每年春秋,乙太牢祭祀”;乾德四年(西元966年),太祖再次頒詔:“置守靈五戶,蠲(免除)其他役,春秋祀以少牢”;開寶四年(西元971年),增守陵戶二,以時薦祭,以朱襄、昊英配,牲用羊、豕。靖康以後,戰事頻仍,天下動亂,暫時中斷了祀奉。

  金代,京城不設三皇廟,河南陳州太昊陵仍是全國太昊伏羲專祀地。

  元成宗元貞元年(西元1295年)初,成宗詔命全國各地通祀“三皇”。《元史•祭祀志》説:“初命郡縣通祀三皇,如宣聖釋奠禮。太昊伏羲氏以句芒氏之神配……有司歲春秋二季行事,而以醫師主之。”每年農曆三月初三、九月初九用太牢祭祀,禮樂倣孔廟。

  朱元璋登基後,于洪武四年(西元1371年)駕幸陳地,禦制祝文,遣會館副使路賢致祭。

  朱元璋在百忙之中並沒忘太昊陵,在他親自祭祀後的洪武八年(西元1375年)派官巡視陵寢,還于洪武十三年(西元1380年)派陳州知州張密致祭。明永樂元年(西元1403年),成祖朱棣登基後,即派大臣前往致祭。

  據有關資料記載,明嘉靖時太昊陵的祭祀程式依次是迎神、初獻、亞獻、終獻、徹饌、送神、望七。儀式大致為:祭祀之日清晨,知州著朝服率僚屬士紳等在鼓樂中出榜迎神,而後由專職祭祀人員陳獻各種祭品,如牲牢、瓜果菜肴、黍稷稻粱、酒、玉帛等,接著在音樂歌舞中結束供獻。祭祀典禮正式開始,知州宣讀禮部侍郎特頒的祭文,而後主、陪祭人員行拜禮;再後城鄉民眾敬香火。當暮靄降臨,“日欲暝兮月將暉,霧靄靄兮煙霏霏”,撤去祭品,畢恭畢敬地送神靈升天。

  到清代,祭祀更是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有八位皇帝先後派官員到陳地致祭太昊陵。其中,雍正三次、乾隆十次、嘉慶五次、道光五次、咸豐兩次、同治一次、光緒六次、宣統一次,史冊均有致祭與祭文的記載,官階為大理寺卿、內閣學士、太常寺卿、吏部侍郎、禮部侍郎等。

  民國五年,大總統黎元洪也親自到淮陽謁陵致祭,並題“象天法地”匾額一方。

  新中國成立後,對伏羲的祭祀活動被取消。“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在破“四舊”中,太昊陵廟會也被廢除。

  直到1993年的農曆二月初二,淮陽縣人民政府舉辦了“首屆中國龍都朝祖會”,在統天殿前,乙太牢之禮對三皇之首太昊伏羲氏進行了隆重的祭祀。此後祭祀活動才再次公開進行,並沿襲至今,一年比一年隆盛。

  民祭的形式就是廟會

  有關太昊陵的民祭,範圍更廣,祭奠、紀念形式也更紛繁多樣。朝拜會期,從每年的農曆二月初二到三月初三,長達一個月的時間。其間,豫、魯、蘇、皖的朝祖香客紛至遝來,日均達20萬人;職業文藝團體、民間藝人競相獻藝;泥泥狗、布老虎等民間工藝品競相陳列,整個一民俗的大匯集。

  據當地作家董素芝介紹,每年農曆二月初二至三月初三的太昊伏羲陵廟會,俗稱“太昊陵廟會”,又稱“人祖廟會”。據《陳州縣誌•卷二•民俗》記載:“二月二黎明,用灰圈地作形以兆豐年。兒童拍瓦缶(祭祀時盛酒的一種陶器)唱歌,是日居民到太昊陵進香奠牲,至三月三始止。”廟會期間,每日少則數萬,多則數十萬,從安徽、山東、河北等地前來朝祖進香的香客,不少善男信女多組成“朝祖進香會”,高舉黃綾青龍旗,手捧香、裱等,肩挑花籃,嗩吶前邊開道,虔誠地向伏羲、女媧跪拜,焚香祭祖。凡祭祖進香的人,一般都要從家鄉帶來一把泥土,進香後將土添撒在人祖伏羲氏的陵墓上,寓意子孫興旺,繁榮昌盛。

  淮陽人祖廟會的一個基本主題,就是祭祀人祖,祈求生育,這實際上是凝固在人們心目中、深烙在人們腦海裏的經久不絕的記憶。

  遠古時代,人類對生命和生殖的崇拜,也許是現在的人們無法想像的,當時生育在人們的生活中,是一種聖潔和偉大的事情,所以只能崇拜。淮陽廟會承接了這樣的民族崇拜,或者説淮陽廟會實際上就是遠古時期民俗遺風的活化石。

  實際上,自春秋開民間祭祀人祖伏羲氏的先河後,淮陽的二月廟會,就開始了亙古不絕、永葆青春活力的行程,並隨著歷史發展而日益興盛。隨著拜祖之風盛行,太昊陵的香火也越燒越旺,人數也越來越多。所以有了一天82萬人的紀錄。82萬人是啥概念?也許你覺得很抽象。咱就這麼説吧,如果説你是那天去的,進了午朝門,你就不是你自己了,除了隨著人流往前走,你沒有別的任何選擇。據説那天陵廟裏一個大牌子被人擠斷了,牌子卻沒倒,而是跟著人流轉了一圈兒。還有個比較誇張的説法,相傳人特別多的時候,能把陵周圍三里之內的井水喝幹。是啊,人祖伏羲既是“春神”,又是“龍祖”,中國民間又傳“二月二,龍抬頭”,有條件的誰不想來祭拜呀!

  “淮陽為華夏、東夷、苗蠻三大集團的交會地,以伏羲的文化貢獻最大,龍的崇拜最早也最深入人心,所以四面八方的朝祖者,自動結隊,高擎龍旗,在淮陽太昊陵內,匯成了一個龍的世界、龍的海洋。伏羲作為中華民族的龍祖,龍作為中華民族的族徽,在這朝祖謁陵的盛會上,顯示了無與倫比的凝聚力。太昊陵會期之長,涉域之廣,人員之眾,朝祖謁陵之虔誠,四海之內,是絕無僅有的。”身為淮陽人,董素芝話語裏透著自豪。

  漢代是墓祭興起的時期,祭祖之風已有相當規模。至宋代,太祖趙匡胤親頒“修陵奉祀詔”,每年春秋乙太牢祀之,這時,太昊陵廟會祭祖之風日盛。“蘇門四學士”之一的張耒在陳留下的“千里垂精帝道尊,神祠近正國西門,風搖廣殿松杉老,雨入修廊羽衛昏。日落狐狸號草莽,年豐父老薦雞豚……”詩句生動地記述了當時的盛況。其時父老鄉親手提雞豬去拜謁人祖,已是尋常之事。

  明清以來,陳州太昊陵作為全國唯一合法的祭祀伏羲專祀地,朝廷遣官致祭,對廟會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正所謂“雲旗高卷擁黃埃,擊鼓鳴鑼拜玉臺。桃李年年春二月,更無人向孔林來”。

  據1934年河南省立杞縣教育實驗區和淮陽師範學校聯合調查並編著的《陳州太昊陵廟會概況》記載:廟會期間,來自山東曹州、安徽正陽關一帶、河南南陽及鄭州以西各縣的民眾,至期都來朝祖。男女老少,扶老攜幼,成群結隊而來。一般都組成“朝祖會”或“進香會”。會內由會友推舉會首一人,為總負責人;會首之下另設司賬二人,專管出納賬目事項;再設執事三至五人,司掌一切雜務。會內經濟來源,每年在小麥收割的時候,每人攤小麥一斗,沒有小麥的可折價交錢。收的麥子,全數糶出去,將所得的錢款放貸出去,到次年廟會時,本利收回,作為趕會盤纏。每年如此,迴圈不已。來趕廟會的時候,每一個會都要帶幾面銅鑼,一進午朝門便“噹噹當”地敲起來;有的還帶吹鼓手,隨行隨吹。磕頭時,除燒香外,炮鞭聲震天響,進香者還跪著唱一種祝歌,抑揚頓挫,猶如唱曲……朝祖盛期,方圓十多裏住滿了香客,井水取竭。陵區辟八條商業街,經營飯館、酒館、風味小吃者200家,食品乾果店197家,雜貨店179家,竹木柳編162家,紙扎、香紙125家,家庭用品71家,金屬器皿67家,服飾36家,京貨布匹41家,文具、皮貨、藥品、陶器等數十家,泥泥狗、布老虎等工藝品一街兩行,比比皆是,出售者多達222家。民間各種文藝組織紛紛來大會演出。大會期間,每日有太平車80輛到100輛,手推車60余輛,湖運乘船97只,每船日往返8次,運送乘客3000多人次,會期每日在10萬人以上。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