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尋根淮陽”之“活著的歷史??泥泥狗”系列之一 泥泥狗

發佈時間:2009-05-05 09:14:35

首席記者李紅軍文圖

  在每年農曆二月二到三月三的古廟會上,如果你是第一次到淮陽,你可能最先注意到的是如河如海的人流;或許,微醺的春意,攪動了你心中的那份詩情,在逛完廟會後,你沉醉於八千畝的龍湖,將純美之情潑灑在寬闊的水面上。

  因為是初到淮陽,給你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自然是偉岸宏大莊嚴肅穆的太昊陵和不著一字盡得風流、扁舟翩翩、葦草漫漫的環城龍湖。

  是啊,這些都是值得永遠銘記的地方,因為這是一片神聖的土地,因為這裡長眠著人類的先祖伏羲,因為這裡是人類文明的起步。

  但如果你僅僅停留在這裡,我要告訴你,實際上你還停留在這片聖地的表面,還沒有完全理解人祖聖地。就好比“聽戲聽門道,不懂的聽熱鬧”一樣,你需要細細品才能品出味道來。

  到太昊陵,除上香禮拜人祖伏羲外,其他需要做的就是逛廟會。因為廟會是祭祀人祖的盛會。

  廟會上有些啥?五彩繽紛猶如萬花筒一樣的紙扎,飄舞在空中有些特立獨行的旗幡,這些都不説了,但是有一物需要你看仔細了,那就是被繪成五顏六色的泥泥狗。如果你拿起來,放在嘴上,會吹出古韻悠遠的塤樂。

  單這一聲悽婉的樂音,一下子便打開了你心中暫時潛埋的古老回憶,你會不自覺地浸淫在追尋遠古的氣氛裏,恍然不知歸程。

  而這時,你浮躁的心會悄然沉寂下來,一種魂歸家園的感覺也便有了。

  這泥泥狗,便是人祖伏羲的印記。泥泥狗雖小,但一如太昊陵,銘刻著亙古不絕的歷史記憶。所不同的是,太昊陵莊嚴宏偉,代表著曾經的官方崇敬;泥泥狗留存於民間,是遠古伏羲記憶的“活化石”。

  實際上,除泥泥狗外,太昊陵廟會中與伏羲有著聯繫的民俗還有“布老虎”、“擔經挑”等,它們與太昊陵、八卦臺等建築共同構成淮陽伏羲文化的龐大系統,並佐證著數千年前一代人祖的存在。

  泥泥狗是遠古圖騰崇拜的印記

  農曆二月二到三月三的太昊陵古廟會期間,方圓數百里、甚至上千里的民眾,都會扶老攜幼趕來,前往太昊陵朝祖進香,拜謁人祖,其跋涉之無礙、崇奉之虔誠,讓人嘆為觀止。

  是什麼力量讓人們如此虔誠?是什麼力量讓廟會歷經千年而不衰?走進廟會,走進太昊陵,答案就不難找到。

  “太昊陵有各種各樣的古風遺俗:有伏羲女媧摶土造人留下的民間工藝品——泥泥狗,有早期人類繁衍崇拜的物化和象徵——布老虎,有遠古女性生殖崇拜的物化——子孫窯,有頌揚伏羲女媧功德的原始巫舞——擔經挑。如此眾多的羲皇遺跡遺俗告訴我們,淮陽為羲皇發祥,是伏羲定都中原後的活動中心地帶。”當地作家董素芝娓娓道來。

  她的話或許可以解讀淮陽廟有如此生命力的緣由。

  “泥泥狗”作為太昊陵古廟會上特有的民間工藝品,囊括了自然界的奇禽異獸,從一尺多大到拇指大小,別具一格的造型,古老而厚重的文化底蘊,顯示了人祖之地特有的文化氣息。

  泥泥狗又叫“陵狗”,是太昊伏羲陵泥制工藝品的總稱,也有人稱為“泥玩”。實際上,形狀各異的“泥玩”,並不都是形狀似狗的泥泥狗。那麼,為什麼所有的淮陽泥制工藝品都稱為泥泥狗呢?

  “‘泥泥狗’名字由來久遠。這與我們的祖先太昊伏羲氏緊密相關。”淮陽藝人彭伯虎先生説。

  彭伯虎説,太昊伏羲氏是我國畜牧業的始祖,狗可能被其首先馴服,為人守戶、保護畜群。所以若是在太昊陵古廟會上問泥塑藝人“泥塑玩具為什麼叫泥泥狗”,他們必然會毫不遲疑地回答:“泥泥狗是人祖爺喂的狗,是給人祖爺守陵的。”

  上古時的先民從圖騰崇拜出發,認為狗是天上派下來拯救生靈的,是人和畜群的保護神。《辭海》中僅以“反犬”與“犬”為偏旁的字就有170余個,足見“犬”在人們心目中的重要地位。同時多數獸名,都是“犬”或“反犬”旁字,《説文解字》釋“類”字説:“種類相似,惟犬為甚。”原來人在初認識事物的形狀時,常以身邊的狗作標準,與狗相較而別其狀,因此狗就與多種走獸的形狀有了較密切的聯繫。所以,太昊陵廟會上的泥塑玩具雖以狗命名,可塑造的鳥、獸、魚、蟲無所不有,但皆歸於狗的範圍。

  董素芝介紹説,在漁獵時代,被首先馴服的狗能幫助人類照看牧群、守護報警,忠誠地和人類站在一起共同抵禦野獸的侵襲。先民們認為狗是一種幫助人類的神秘力量,因此,受到人類的崇拜。

  在中國古代神話中有不少關於犬戎國、犬封國、狗民國、狗國的記載,也留下了許多狗圖騰的遺跡和傳説。如北方的狄,《説文解字》釋曰:“狄,赤狄,本犬種。”又如南方的盤瓠蠻,其祖先盤瓠就是高辛氏的一條狗。在我國南方少數民族苗、瑤、畬等族中,也有類似的傳説。據《封禪書》記載:“德公,伏犬,磔狗邑四門,以防蠱。”是説祭祀先祖伏羲的田園時,把狗劈成四半,埋至四門,以防農作物受病蟲之害。很明顯,這是把狗作為圖騰崇拜的鎮物。

  在仰韶文化遺址出土的一個陶罐上,有一幅狗頭、狗尾、魚身組成的奇異圖案。文化學者陳維堤先生説:“出現在陶罐上的狗魚紋,是原始龍的又一地方變體狗龍的原始形態。”

  “從原始遺留的許多文字來看,人在開始認識世界時,就是將生活中與人類接近的狗作為客體原型,其他都是與狗作比較而分門別類的。繁體的‘類’字就有一個‘犬’字,形狀的‘狀’字,也是以‘犬’作為偏旁的。《山海經》中所載的很多奇珍異獸的名字,也都能感受到狗的存在。在古人看來,一切種類、一切形狀都是由狗引申的。後人寫伏羲的‘伏’字,就是單人旁加一個‘犬’字。許慎《説文解字》曰:‘伏者,伺也。臣伺事于外也,從人犬。犬,同人也,不曰犬人,而曰人犬,列於人部者,尊人也。’隨著社會的發展,狗的地位也逐步改變,狗從早期人類崇拜的先祖,漸漸降為被人類使用的僕役,但人們對狗的那份特殊的感情卻一直延續了下來。人們選擇伏羲時代最早馴服的動物為伏羲守陵,把所有的泥塑玩具統稱為‘泥泥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董素芝説。

  泥泥狗與摶土造人傳説相關

  關於製作泥泥狗風俗的由來,淮陽老藝人有個一致的説法,説泥玩具最先是伏羲女媧“摶土造人”時流傳下來的。

  “摶土造人”的傳説大家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有關泥泥狗來歷的這個故事,與我們所知的卻不大一樣。説是洪荒時代,一場洪水,使天下只存活了伏羲女媧兄妹二人,於是他們奉天帝之命,遮面為婚,摶土造人,繁衍人類和萬物。後來有了兒孫後代,伏羲便經常領著兒孫在湖邊柳樹下玩耍,春天折柳枝編帽子戴,夏天拿柳枝編罩子撈小魚小蝦。伏羲還用柳枝做成柳笛來吹,孩子們玩得非常開心。到了冬天,孩子們還要柳笛吹。咋辦呢?伏羲就用水和泥捏制他最喜歡的葫蘆,又捏了許多鳥獸蟲魚,並染上五彩。泥玩雖好看,但吹不響,孩子們仍不滿意。伏羲就比照可吹的柳笛,在葫蘆上扎兩個孔,果然不錯,吹出了音。伏羲一高興,又在葫蘆上扎了三個孔,一吹聲音變化更多。伏羲乾脆按八卦原理扎了七個孔,又成功了,他便把所有的鳥獸蟲魚形狀的泥玩具都扎了孔,這樣所有的泥玩都能吹了。

  後來,隨著太昊陵的逐步壯大,泥泥狗超出了玩具的範疇,逐漸被當做祭祀人祖伏羲用的一種“聖物”、“吉祥物”。

  實際上,女媧摶土造人的故事,更符合淮陽一些地方家家製作泥泥狗的場面,這個故事説女媧用黃土

  捏成人形,曬乾後即可成活,她就捏了許多泥人在院子裏曬。曾幾何時,淮陽的五穀臺、金莊、武莊、丁樓等十多個村莊,被稱為泥塑藝術之鄉,家家都做泥玩,做好後就擺在院裏曬。這不正是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女媧記憶嘛!

  有關泥泥狗的來源,東漢南頓(今項城)應劭《風俗通義》中也有記載:“俗説天地開闢,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造人。巨務,力不暇供,乃引繩于泥中,舉以為人。”用現在的話來説,就是當天地初開時,大地上還沒有人類,女媧捏黃土來創造人類。她工作超忙,僅憑一雙手根本不能滿足需要。無奈之下,她拿了一條繩子,伸到泥漿當中,提起繩一揮,濺落的泥點,都變成一個個活人。因此人可概括為一點,可稱為“一點做人”。

  淮陽泥泥狗中有一種小泥鱉,大概是對女媧摶土造人的最好詮釋。小泥鱉一是量特別大,在泥泥狗中成堆成片,以前按堆算錢,現在一塊錢也能買幾個。再就是小,只是一個小泥點,長僅二釐米,中間一彎分出頭、身,頭頂尖,身子扁,著黑色,有通音孔,能吹出哨子一樣的響聲。小泥鱉在淮陽也叫“尿鱉子”,就是很貧賤的意思。小泥鱉雖小,但足見女媧摶土造人的神話實際上來源於淮陽摶土造人的風俗。

  小泥鱉是泥泥狗造型手法的基礎,叫做“一點做人”手法。泥泥狗實際就是“一點”造型,大點、小點、圓點、彎點,點點疊加,形成豐富多彩的藝術形象。

  淮陽泥泥狗創作題材廣泛,基本上包羅了脊椎動物分類學中的全部動物種類。“人猴”類造型多以始祖伏羲氏、女媧氏為表現對象,亦人、亦神、亦猿、亦猴;“獸”類造型古拙怪誕、奇異神秘,主要形象有龍、象、虎、豕、羊、馬、狗雞、鴨、蛙、蛇、魚、熊、蟾蜍、泥鱉、蜥蜴、麒麟、烏龜、臥兔、奔兔、翼魚、翼獸、錦鳥、歸燕、獨角獸、雙角獸、多角獸、雙鼻獸、雙頭獸、兩頭狗、兩頭馬、兩頭虎、兩頭驢、兩頭彘、猴頭燕、人面魚、八大高、四不像、連體狗、貓拉猴、子母猴、伏羲氏、女媧氏、人面猴、獨角人、雙角人、多角人、雙頭人、三首人、羽翼人、九頭獅子、空腹獅子、草帽老虎、甩尾鲇魚、尖嘴馱獸、騎獅母猴、裸胸母猴等。

  極具考古意義的是,淮陽民間的泥泥狗與《山海經》中記載的眾多神 怪異如出一轍,因此又被國內外專家譽為“真圖騰”、“活化石”。

  泥泥狗,造型古樸,風格粗獷,有較強的力度,魅人的美感,有的誇張,有的簡約,有的又如抽象符號。許多鳥獸造型威嚴,怪誕誇張,于誇張的變形中顯示出圖騰的尊嚴。

  泥泥狗起源於遠古,綿延流傳至今,古老的藝術內蘊已經浸入民眾的內心深處,至少在當地乃至經常趕會的人們心目中,那是一種人祖的記憶。藝人們隨手得來,便活靈活現地展示出古老的風格、形象和內容。這也就可以解釋它為什麼被稱為“活文物”、“活化石”。因為,它把伏羲時代的歷史和文化以及淮陽地方在上古時代的歷史文化現象都顯示了出來。

農曆二月二到三月三淮陽古廟會上的泥泥狗,它們是人祖伏羲在淮陽的印記。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