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民俗民風

深圳南澳草龍舞

發佈時間:2010-02-04 08:31:39

  .《寶安縣誌》記載:“火龍(又叫草龍)只流行于南澳鎮的漁民區。每年正月初二晚進行表演。”南澳草龍舞最大的特點——從製作草龍至結束焚化,只一天時間,也就是當天割草,當天扎龍,當天舞龍,當天送龍(又叫化龍,即是將龍焚燒送進大海,拜祭升天),俗稱舞“一天龍”。

  深圳南澳草龍舞

   廖虹雷

  深圳市舞龍,民間有布龍和草龍兩種。大鵬半島上的南澳草龍舞,是我見過諸種舞龍中頗有南方沿海特色的一種民間舞蹈。我聽説過西南有竹龍舞、廣西賓陽炮龍舞,見識過江南的綢龍舞,目睹過香港的金龍舞,近距離欣賞廣東新會紗龍舞和湛江東海島上的人龍舞表演。這些龍舞的“龍”都是需要較長時間製作,並且可以反覆使用;而南澳草龍舞最大的特點——從製作草龍至結束焚化,只一天時間,也就是當天割草,當天扎龍,當天舞龍,當天送龍(又叫化龍,即是將龍焚燒送進大海,拜祭升天),俗稱“一天龍”。

   龍 舞 的 歷 史

  《辭海》裏對舞龍有這樣的闡述:“龍,古代傳説中一種有鱗有須能興雲作雨的神異動物。”“龍舞,也叫‘龍燈’,漢族民間舞蹈形式之一。流行于中國很多地區。在傳統習慣中,人們把龍當作吉祥的化身。每逢喜慶節日,各地都有‘玩龍燈’的習俗。‘龍’的形象各有特色,一般用竹、木、紙、布等扎成,節數不等,但為單數。每節內能燃燭的稱‘龍燈’,不燃燭的,稱‘布龍’。舞時,由一人持彩珠戲舞作舞。此外,還有用荷花、蝴蝶組成的‘百葉龍’,用長板凳扎成的‘板凳龍’等多種形式的龍舞。”

  龍舞,流傳歷史悠久,上古黃帝時代一種叫《清角》的大型歌舞中,就有由人扮演的“龍頭鳥身”形象。漢代的《春秋繁露》等史籍就有舞龍的記載,到唐宋時期則更為盛行,唐代文學家張説有“龍街火樹千燈艷”詩句,南宋詞人辛棄疾有“風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的名句,都是描寫節日龍燈的盛況的。宋代吳自牧著的《夢粱錄》記載龍舞更為細緻:“以草縛成龍,用青幕遮草上,密置燈燭萬盞,望之蜿蜒,如雙龍飛走之狀”。

  到清代,製作龍燈的技藝更加成熟,舞龍的場面也更加盛大。據清代《滬城歲事》記載,舞龍燈“環竹箔作龍狀,蒙以洛,繪龍鱗于上,有首有尾,下承以木柄旋舞,街巷前導為燈牌,必書‘五穀豐登,宮清民樂’。”舞龍發展到今天,據説中國龍舞有110種,常見有地方特色的也有幾十種,如紙龍、布龍、竹龍、草龍、綢龍、木凳龍、人龍、火龍、滾地金龍、舞醉龍和“鐵水花龍”。人們用舞龍的方式來祈求人畜四季平安和風調雨順豐收年景,是我國人民群眾創造的聰明智慧的文化習俗。

   南澳“民”舞草龍的來由

  丁亥年大年初二,我和深圳市非物産文化遺産保護辦公室的幾位同事,驅車60多公里來到南海之濱的大鵬半島南澳鎮,觀看南澳漁民扎草龍、舞草龍和送(化)草龍的整個表演過程,數千群眾圍觀,一條長街,龍舞之處,鞭炮禮花沖天,春節氣氛十分熱鬧,場面非常壯觀。

  南澳舞草龍,始於何時?陸地上無半寸土地的漁民,不舞海魚,不舞豚鯊,唯獨舞草龍,何因?我走進南澳舞草龍的老藝人李容根和何連勝等老人中間探訪後,略解疑團。  

     南澳鎮,至少有二百多年曆史。《寶安縣誌》記載:“清嘉慶年間有南澳村。因西部海澳(海邊彎曲可以停船的地方曰澳)海水藍綠,初稱‘藍澳’,後以地理位置易名。今鎮府駐地舊無圩。從大鵬析置後,沿稱‘南澳’。”

  南澳漁民,舊稱“疍民”,土稱“疍家佬”。清康熙年間重修的《新安縣誌》載:“粵東地方四民之外,另有一種名為疍戶,即猺蠻之類,以船為家,以捕魚為業,……粵民視疍戶為卑賤之流,不容登岸。居住疍戶亦不敢與平民抗衡,畏威隱忍,跼踀舟中終身不獲安居之樂。”

  古時南澳漁民,受世人歧視外,還要受海嘯、颱風的威脅。“漁民對海具有一種既親切又懼怕的心理,故在出海前要到附近的神廟祭祀後,才揚帆出海;每只漁船都安置海神位,若遇風險便點燭、燒香、祈禱。”(《寶安縣誌》。新安縣、寶安縣同屬深圳市舊稱。)漁民崇拜海神除媽祖之外,非海龍莫屬。

  南澳漁民一齣港灣,就是一望無際的南海。舊時無雷達,無氣象報告等現代設備,海上突然颳起龍颶風,巨浪瞬間把船翻沉,一家大小喪生大海。因此,每逢初一、十五,疍民在船上架起香爐,燃燭燒紙,朝天跪拜,祈求媽祖保祐平安。當地漁民代代相傳有個晚上,媽祖顯靈托夢給南澳的一位漁民老人,説每年的正月初二晚上,眾人合力用舞龍和香火的方式,壓制龍颶風,可保出海安全。漁民把夢當真,當年的大年初二就由有威望的人家,組織青壯年漁民

  上山割野草,扎成草龍,插滿高香,晚上數十人在沙灘上舞動草龍,奉上祭品,隨著震天的敲鑼和鞭炮聲,向海祭拜。

  由於他們以船為家,岸上沒房沒地,只能年初二那天就近到山頭割草,稍曬半天,黃昏將草扎成龍,晚上插香舞龍。舞完後不可能把草龍搬回船上貯放,就地在海灘上將草龍焚化,意指龍歸大海,希望龍王爺保祐來年風平浪靜,四季平安,魚獲豐收。

  當天割草,當天扎龍,當天舞龍,當天化龍,俗稱“一天龍”的祭海習俗就這樣形成了。據陳新嬌老人(87歲,1992年去世)説過,她10歲時,大約民國初期(1915),因官府徵稅過多,漁民負擔過重,迫於生計做年他們也要出海。這一年的南澳舞草龍祭海推至正月十五才進行,結果就在這一年內,有一戶漁民出海打魚遭受海難。從此,南澳漁民定在大年初二舞草龍祭海,不敢隨便變更。

  南澳的舞草龍習俗,全靠口耳傳授,沒有文字資料傳承。據原南澳公社漁民大隊支部書記李容根(現年74歲)講述,他8代前由福建沿海飄泊過來,他父親説過南澳舞草龍有一百年曆史。解放前,在他八九歲時看過父親(李丁,1872年出生,1944年逝世)舞草龍祭海。記得他母親還説過他的祖父也是舞草龍活動的人。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李容根他親自在海邊沙灘上舞過草龍;六七十年代漁民新村建起來了,漁民上岸,他當上漁業大隊書記時還帶領草龍隊,在漁村每條小巷為家家戶戶拜年。現在,他三個兒子都是舞草龍的骨幹。三代舞龍,四代相傳。

  舞草龍習俗,曾經在“文革”時期被迫中斷10多年。開放改革後又恢復、建立了新的舞龍隊伍,特別是2004年春節,祭海場面隆重,草龍舞得非常熱鬧,不單本漁村漁民參加,鎮上的人參加,許多從香港回來的原南澳籍漁民和鎮外面的人,也趕來看熱鬧,觀眾熙熙攘攘,人數達到上萬。
  

                  大年初二扎草龍
  

    南澳漁民,歷來重視過年舞草龍的習俗。傳統的南澳蜑民過年風俗很獨特。他們認為春節是神聖日,不能喝粥或飯湯,否則出海遇大風雨。吃魚忌翻身,擔心海上翻船。除夕晚祭祖要吃齋,因為此日彌勒佛坐位。這天最重要的事是祭海神,拜祖先。吃完年夜飯洗“柚子葉水”,“柚”“佑”諧音。零時放鞭炮,叫做“試年更”,一年更新。漁民過年非常敬重漁船,除“令旗”外,全船重要部位都要裝飾一番。船頭貼福字,船眼貼“龍睛神采”,主桅貼“順風得利”,船尾貼“海莫揚波”,舵上貼“萬軍主帥”,船舷兩側貨物進出口處插上係著紅線的樹枝以驅邪。船倉門貼上喜慶春聯、挂燈籠、擺年桔,整船裝扮一新。

  然而,南澳漁民過年最熱鬧的莫過於舞草龍。大年初二那天,威風鑼鼓敲響,鞭炮此起彼伏,船船戶戶喜氣洋洋。港灣裏青壯年漁民不再出海,也不探親訪友,全天做好各項準備,專門晚上耍火龍祭海。

  年初二打早,漁民們到三四公里遠的山坳割來兩種野草,一種叫劍草,較長、較硬,便於穩固“龍節”長度;另一種是凈草,較柔軟,便於插香,也使香火舞動時不容易散落下來。割好了10多擔草挑回村東頭,在天后宮門前稍作晾曬。下午5時左右,一百多位漁民們穿上繡著龍圖案的黃色唐衫褲,腰束紅綢,在一陣陣鑼鼓聲中來到天后宮門前的路上,一字排開。130多人以三五人為一組,紛紛用鹹草繩把野草扎成每節長1.2米、直徑25厘(帶有弧度),中間穿支小竹子的“龍節”;然後再用一條1米多長帶椏叉的小木棍,牢牢把“龍節”撐住。別的地方扎“龍身”9至18節,最長24節。而南澳草龍節數達33節,由33人舞,意指“生生猛猛”。扎的節數不能隨意,需按當年村中出生男丁多少而定,最少33節,如果全村有男丁百餘人便扎60節以上,但必須是單數,歷史上曾扎過60多節。節與節之間用紅繩子連接起來,這樣形成一條八、九十米的長龍。整條草龍由龍頭、龍身、龍尾和龍珠組成。最難扎的要算龍頭了,需用直徑80釐米的大籮筐做底襯,四週扎上密匝匝的草,草龍的眼睛用一大把香火捆紮裝點,如今改裝兩支大手電筒,強光耀眼。龍頭額前挂上一個5寸大圓鏡子,以作照妖驅邪。龍頭還要配上紅紅綠綠的一堆飾物,使龍眼、龍須、龍角、龍鱗活靈活現。此外,還要用乾草扎成圓滾滾的龍珠和三叉形的龍尾。這樣,扎成一條上百米的長龍便活靈活現。
  

熄 燈 舞 草 龍

  南澳“舞草龍”又稱“舞火龍”,南澳漁民這個風俗,《寶安縣誌》就有記載:“火龍(又叫草龍)只流行于南澳鎮的漁民區。每年正月初二晚進行表演。”。

  晚上7時正,舞龍開始。這時天慢慢黑下來,舞龍隊主持人何連勝雖已年屆花甲,但非常壯實,他帶領幾位漁村長者,在龍頭前方擺上香案、水果供品,點燃香燭、元寶紙錢,向大海合掌祈禱,拜祭天神和海龍王。拜畢,請漁村一位德高望重老漁民進行點睛儀式,向龍頭三鞠躬,並將作眼睛的兩扎香火或手電筒點亮。與此同時,大家一起點燃數10萬支香火,密集插在龍頭、龍身、龍尾和龍珠上;一溜長的火龍,頓時煙霧騰騰,香火閃閃,極為壯觀經精選的130多位漁民漢子,威風凜凜地在草龍旁就位。隨著舞龍隊主持人何連勝老人一聲:“起舞羅!”一百多名隊員跟著歡呼,兩套大鑼鼓敲起,鑼鼓聲震天,長串鞭炮,火光閃閃,沖天鳴響;,接著,一位舞藝嫺熟的漁民師傅高擎火龍頭,向著天后廟俯首三拜,此時,長3公里多的街燈全部熄滅,一片黑暗中,只見擎起的龍頭兩眼射出亮光,龍須飄逸,龍身點燃的香火閃閃發亮,形成一條長長的火龍向著漁民村進發(當時漁民村還沒有大街,只有一排向海的房子,火龍穿著小巷向家家戶戶拜年。1962年前未建漁民新村時,便在海灘上舞)。手擎插滿香火的龍珠,邊倒退邊引導火龍頭前行。

  為引路安全,何連勝等幾位壯漢用手拉護著龍珠舞者,同時護送著龍頭,跟隨鑼鼓節奏走八字馬步,進三步,停一步;火龍珠引誘著草龍去撲搶、玩耍。戲耍是模倣想像中的蛟龍撲搶寶珠的動作,忽左忽右,忽高忽低,或搖頭,或擺尾,或矮步走,或踮腳舞動,舞成蛟龍出水,戲珠漫遊,擺尾脫皮,特別是龍珠戲舞,龍頭跟著舞動,龍頭舞向右,長長的龍尾就擺向左,龍頭舞向左,長長的龍尾就擺向右。為使首尾長達百米的舞龍隊員聽見鑼鼓,步伐協調,安排龍頭一套鑼鼓隊,龍尾又一套鑼鼓隊, 全體舞龍者合著鑼鼓點,逶迤曲折地舞動前進。

  龍頭所到之處,臨街的漁家門口或商後,各自點燃1萬響至10萬響的鞭炮,在鞭炮火光中,龍頭趨前拜年,鞭炮越多越響,龍頭舞得越來勁。一路鞭炮在近身炸響,毫不畏懼的舞龍頭者,以最敏捷的身手和熟練的技巧,左右虎步前行。這優美的舞步、強健的體魄和敏捷身手的龍頭師傅,往往被人們視為英雄。

  龍頭插的香火多,加上本身的重量,足有六七十斤。所以舞龍頭者花力氣大,需準備15人輪換,每人舞5至10分鐘就會氣喘吁吁,加上鞭炮濃煙熏焗,必須換人。龍珠準備5人換舞。第二節也要配2至3人,因為龍頭插的香火多,溫度高,煙霧濃,火龍向前舞動,高溫濃煙向後飄,第二節舞的人也十分辛苦。一條焰火閃閃的長龍伴著鑼鼓聲,且舞且進,浩浩蕩蕩,不時有大人小孩從龍身底下穿過,以求龍馬精神,新年行運。只因為沒有街燈,容易發生安全問題,龍崗區公安分局調來150名警察,沿舞龍隊伍兩側拉起警察警戒膠帶,才沒有讓大量群眾穿插。火龍舞至漁村前街十字街口,龍頭轉向廣場,龍身立即轉成一個大圓圈。龍頭向南方拜三拜,(傳説龍是從南海躍起),接著,再沿沿海碼頭方向舞去。

  本來白天天晴日朗,誰知,草龍一“起舞”時,灑下了毛毛細雨,舞到廣場時,雨點變大,但是到海邊化龍時,小雨停了。老百姓説“龍”顯靈了,龍從海上帶出水來,像北方瑞雪兆豐年一樣,南澳漁民會獲個豐年。主持人何連勝告訴我們,更巧的是有幾年眼看著要下大雨,雨水會把草龍的香火澆滅,舞不舞?舞!他們決定風雨無阻。結果,當把草搬出來扎龍時,烏雲散開,滴雨未下。
  

 海 邊 送 草 龍

  晚上8時左右,舞草龍的隊伍來到大海邊月亮灣碼頭,漁村男女老少幾千人,圍住高高的堤壩圍欄,一起觀看送龍儀式。

  在鑼鼓聲中,火龍向西北方向拜三拜(傳説龍歸西北方安身),燃放鞭炮,然後把龍頭放在海邊碼頭水泥地板上,一節一節“龍身”依次疊上,最後龍尾放下時,主持人何連勝領著舞龍隊友,一邊燃燒紙元寶、蠟燭和龍衣(紙上畫的龍衣),一邊祭拜。然後點燃草龍。站在海堤上的漁村群眾,也把手中各色彩珠、鮮花、祭品拋向大海。剎那間,海邊鑼鼓威震,草龍燃燒,焰火沖天,鞭炮齊嗚,煙花絢麗,人們歡呼吶喊,祝福新年“風調雨順”、“魚蝦滿倉”!當草龍化為灰燼時,何連勝等老人喃喃細語,輕輕把草龍的灰燼掃進大海,目送著它隨那海浪飄向遠方。

  這時碼頭、街燈全部亮了起來,舞龍隊員和漁民們帶著歡樂、吉祥慢慢離開碼頭。

  草龍舞從扎龍、舞龍到送龍整個過程,歷時三四個小時。南澳漁民又熱熱鬧鬧地耍樂了一個大年初二草龍舞節。
            南澳草龍舞的特徵和價值

  南澳草龍舞,于2006年12月被批准為深圳市首批非物質文化遺跡保護項目,2007年6月入選廣東省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我認為南澳草龍舞有3個明顯的特徵:一、源於漁民生産習俗特徵:舞草龍習俗源於南澳漁民在海上生活和作業的需要,希望舞火龍能鎮住蛟龍,出海捕魚時風平浪靜,闔家平安。由於漁民貧困,只能廉價取材,上山割草扎龍;因為疍民船艇如蛋殼般小,岸上又沒地沒屋,不能大量貯放舞草龍的物資,所以産生了當天割草、當天扎龍、當晚舞龍和化龍的獨特舞草龍習俗。二、蘊涵民間信仰習俗特徵:當南澳漁民在舊社會無法征服海洋的時候,只有借助神的力量,增強自己的信心和勇氣,因而就想到龍。通過舞草龍的形式和一整套祭拜程式,祈求海神和媽祖保祐,尋求和激發一種精神力量。三、充滿節日喜慶文化特徵:南澳舞草龍習俗固定每年大年初二的時間、固定在天后宮至海灘一帶的地點,百年不變;既是娛神、娛人的民間狂歡,又使傳統的春節,增添龍的圖騰和地方祭典風情的民俗文化含量。

  今天傳承和研究南澳草龍舞,有如下3方面價值,首先,歷史價值。舞草龍祭海習俗,體現了南澳漁民的傳統社稷文化,承載著南澳漁民歷史文化資訊和原始記憶。南澳漁民長期在海上飄泊的歷史,和不穩定的生活環境,通過“一天龍”娛神及祭祀天地神的形式,使古老的漁民文化得以保持和延續。這對研究南海漁民的生産、生活歷史演變,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其次,民間藝術價值。舞草龍祭海活動,是深圳典型的漁民文化風俗,它較突出地反映了解放前漁民的社會地位、文化思想、民間信仰和文化內涵;通過扎龍、舞龍和祭海形式的民間藝術展現,對挖掘和弘揚深圳地區沿海漁民傳統的文化藝術,具有較好的參考作用。

  再次,社會價值。 舞草龍活動固定在春節期間,和中國傳統的喜慶大節相結合,除了展示南澳漁民的智慧以外,還給地處邊遠的漁村營造喜慶熱鬧的節日氣氛;萬民同樂,豐富群眾精神文化生活,對今天構建和諧社會、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無不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