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之簡介

發佈時間:2011-03-17 15:31:14

    墨是我國傳統優秀文化藝術品“文房四寶”(筆,墨,紙,硯)之一,墨的發明是我國古代勞動人民對文化發展的一件偉大貢獻。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裏,人們可以看到不少我國古代發展的一件偉大貢獻。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裏,人們可以看到不少我國古代大書法家和大畫家的真跡。這些珍貴的書畫,雖然珍藏了幾百年或上千年之久,但墨跡仍然清晰,光彩奪目,古有“落紙如漆,萬載存真”之説,顯示了墨特有的功效。這對豐富和發展祖國文化起了重要的作用。

    我國墨的歷史非常悠久。至少在新石器時代(約西元前2500年——2100年,)我國已經有利用墨色作為美術裝飾了。不過,那時很可能是利用天然礦物色,和現代的完全不同。有文字可查的還要稍晚一些時間。據《述古書法纂》記載:“刑夷始制墨,字從黑士,煤煙所有,士之類也”刑夷是周朝宣王(西元前827年——782年)時人。相傳有一次,他在河邊洗,看到水中漂來一塊松炭,偶然揀起,結果弄了一手黑,這引起他極大興趣。他帶回家中搗研成末,用糯米粥之類的東西調和,遂製成墨丸或墨塊。又從長沙出士的晚周帛畫上的墨色和戰國竹簡上的漆黑墨色來看,説明周代已正式出現了“墨”。

    漢之後,墨的製作有所發展。漢朝宮廷特別設墨了專門掌管紙、墨、筆文房用品的官員。據“漢官儀”説,“尚書令仆丞郎,月賜麋大小墨兩枚”。顯然,制墨的規模一定相當大了。事實上,漢時的産墨區遍及于陜西扶風(風翔)、麋(陽)、延州(延安),以及廣東等地,其中以所制的墨最佳,因此,古人詩文中也有稱墨為“麋”的。後來的制墨者,不少用“古麋”作為墨的圖案題識,以表示歷史悠久,墨質精好。

    從漢到魏晉、南北朝,雖製作墨的人數不多,但墨的品質卻不斷提高。三國魏時,韋誕(仲將)總結前代經驗,制出了被人譽為“仲將之墨,一點如漆”的佳墨。據説韋誕曾給黃帝曹睿的一份奏折中寫道:“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用張芝之筆,左伯紙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臣手,然後可逞徑丈之勢,方寸千言。“韋誕敢在黃帝面前誇口,可見他造的墨一定是很好的。到了晉代,制墨技術進一步科學化,發明瞭用膠配製成墨,使墨的品質大有改善。漢代墨成碎塊,用研石在硯上磨成墨液使用,到用膠後,方能聚成墨錠,大致與現代的墨相去不遠。

    唐初,隨著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墨工人數和製作水準都有較大變化。這時,已開始用桐油等動植物煉煙制墨。主要産墨區移到多松的易水和潞州等地。有這樣一個故事:唐末戰亂,易州著名墨師奚超、奚廷珪父子避亂於安徽歙州(宋改為徽州),見到黃山風景優美,遍山是適於製造好墨的松樹,又有練溪新安江的水,遂又重操制墨生涯。由於奚氏父子積極專研,改進了搗松、和膠技術,終於制出“豐肌膩理、光澤如漆”的佳墨,受到南唐後主李煜的賞識。於是,不單廷珪擔任了李煜的墨務官,而且全家“賜給國姓”改姓李氏。從氏,“李墨”名滿天下,一度還形成“黃金易得,李墨難獲”的情況。

    宋時,有了用松煙與油煙制墨兩種方法,製作技藝大有改進。李墨的産地------歙州發展更快,幾乎到了“家傳戶習”的地步。制墨地區從歙州擴及黃山黟州,再發展至整個徽州地區,“徽墨”之名就是這麼來的。

    及至明朝,在工商業發展和資本主義的生産方式有了一定程式萌芽的條件下,過去秘而不傳的用“桐油煙”與“漆煙”的制墨方法被廣泛利用,墨的生産又向前發展一大步,並出現了邵格之、方瑞生、羅小華“四大名家”。這時,久享盛名的徽墨開始出口,行銷日本、東南來等地。

    清代,又出現了曹素功、汪近聖、汪節庵、胡開文制墨“四大家”,並有“天下之墨推歙州,歙州之墨推曹氏”之説。清代制墨,無論是墨的數量或品質,都要超過歷代水準

宣城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