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民俗

浙江嘉興民風

發佈時間:2011-07-28 14:53:19

  市境古屬吳越之地,水鄉澤國,“土膏沃饒,風俗淳秀”,民性善良柔順。數千年來形成的風俗習慣,江南特色突出,特別是在生産活動中形成的稻作文化和蠶桑文化的民俗,地方特色尤為顯著。其他婚娶喪葬、仗食起居、歲時節日和各地大同小異,但重繁文縟節,“信鬼神、多淫祀”。解放以卑,提倡社會主義新風尚,“五講(講文明、講禮貌、講衛生、講秩序、講道德)四美(心靈美、語言美、環境美、行為美)三熱愛(熱愛祖國、熱愛社會主義、熱愛中國共産黨)”活動深入人心,舊俗或淘汰,或改繁從簡。遠離城市的鄉僻之地,民間禮俗往來尚存古風。本篇所載風俗,以舊俗為主,藉以指證歷史,溫故而知新。

  嘉興方言屬於吳語,本篇簡記市區的方言語音、語調及若干詞彙等,供研究者參考。 

  昔人以為,嘉興民風秉承吳越遺俗,既有吳國“泰伯辭讓之遺風”,又有越國“夏禹勤儉之餘習”。實際上自西漢以後,嘉興儒家文化佔統治地位,又深受佛教影響,上述“辭讓”、“勤儉”的傳統確在不斷傳承,至於吳越尚勇好鬥之風已不復存在。自宋代起,論者不斷指出嘉興“民風淳秀”。淳正、秀慧正是嘉興傳統民風的根本特徵。嘉興傳統的優良風氣主要是:

  --溫厚勤勞

  對嘉興,宋朝人説:“土膏沃饒,風俗淳秀”。元朝人説:“罕習軍旅,尤慕文儒,不復凍餒,頗勤農事”。明朝人説:“秉禮之家,斤斤自好,不越矩援(規矩)。”又説:“重廉潔,勤耕織,務蓋藏。“終歲勤勤,餉給予國,尺寸之土必耕,衣被他邦,而機軸之聲不絕。”清朝人説:“秉禮義,務耕織。”又説:“崇節儉,勤力作。”這種傳統,經過漫長的封建社會,衍留至今。善良守禮、溫和樸實、勤於勞動,是嘉興民風的主流。

  --秀慧工巧

  宋、元、明各代認為,嘉興“土美民秀”、“多秀民,近澤,故文秀”。民風淳秀不僅表現在人聰慧文雅上,而且主要表現在精於勞動製作。嘉興在歷史上,農業、手工業技術水準高,多創造。在宋代就“百工技藝與蘇杭等”,《宋史地理志》謂此地“出奇巧之技”。嘉興的絲綢古今知名,古代的許多工藝曾達到全國最精緻的水準。 

  --崇文好學

  文獻記載,嘉興自古“士慕文儒”、“師古好學”、“奇才秀士輩出”、“為文物之邦”、“好讀書,雖三家之村必儲經籍”、“田野小民皆教子孫讀書”,這樣,不僅人才輩出“文物煥然”,而且整個社會文明程度較高,“教育涵養者深”,民眾“秉禮義“‘世守其業”、社會得到安定與發展。崇文好學,至今仍是嘉興的好民風。

  --進取求新

  自宋、元以來,由於政治、經濟、文化和自然環境因素的關係,嘉興人如《宋史地理志》所説“善進取”,能積極適應社會潮流,開通風氣。至近代,嘉興小農經濟佔主要地位,成為農業區域,常被人誤認為風氣狹隘、保守。其實,其主流不僅不閉塞,而且常站在歷史前列。如清末維新運動、反對美國迫害華工鬥爭、保護鐵路主權運動、辛亥革命、“五四”愛國運動、農民運動以至抗日戰爭,嘉興人都秉承愛國愛鄉的信念,走在全國進步的行列。解放以來,嘉興人擁護中國共産黨,改革社會,建設國家,更是積極奮發。嘉興人嚮往新事物,渴求新知識,學習新技術,在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中表現尤為顯著。 嘉興傳統民風,還有消極的一面:

  迷信盛行,崇信鬼神。《隋書,地理志》指出,吳中“信鬼神、多淫祀”,由於楚文化的遺響和佛道等宗教長期盛行,故嘉興人“信鬼信巫”風氣甚烈,至當代特別是在農村中仍未能完全破除。

  貪圖虛榮,追求安逸。古代嘉興風氣“文秀而失之靡”,“婚喪之儀,服飾之具”都追求鋪張奢侈,設宴則菜肴“務求多品”,送禮則禮品“盈箱疊架”。明清時,“中産貧薄之家”,居室也講求裝飾擺設,人評之為“無濟實用,只長虛囂”。嘉興民風中喜追逐時尚、重實惠安逸的一面,至今尤較顯著。

  性情柔弱,不冒風險。由於禮教的束縛和生活條件、自然環境的比較優越,社會風氣中缺乏大膽開拓,甘冒風險的闖勁。 

  解放後,嘉興通過社會改革,剝削壓迫婦女、鴉片煙毒、娟妓等醜惡現象蕩滌凈盡,迷信職業活動、聚賭現象也紛紛斂跡,弊絕風清。全社會一掃萎靡沉淪的頹風,樹立奮發向前的新風。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教育下,為人民服務成為社會共同宗旨,一心為公、關心集體、見義勇為、男女平等、關心老人兒童的新人新事層出不窮。五六十年代,嘉興各地開展訂立愛國公約、學雷鋒、愛國衛生、勤儉治家、婚事新辦、勤儉過節、綠化城鄉等群眾性活動,移風易俗,成效顯著。“文革”時,以破“四舊”(即破舊思想、舊文化、舊習慣、舊風俗)為名,摧殘文化,否定傳統,優良的民風受到踐踏,導致社會風氣的敗壞和後來陋風惡俗的反彈。改革開放以來,撥亂反正,提倡健康的民風民俗,大力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開展“五講、四美、三熱愛”活動,爭取社會風氣的好轉。嘉興各地上下通過進行基本路線教育、創新風建“三戶”,建設文明單位、“五好”家庭、文明一條街等活動,樹新風、破舊俗。但由於這些年正處於新舊體制轉型期,不少地方忽視精神文明建設,封建迷信等陋習舊俗有所抬頭,資本主義腐朽沒落的思想文化乘虛而入,轉變社會風氣,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的新民風仍任重道遠。 

  作者:白夜  新聞來源:中華文明五千年文化  福客民俗網

浙江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