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少林功夫

少林功夫概述

發佈時間:2011-12-12 10:14:38

  

   少林功夫是指在嵩山少林寺這一特定佛教文化環境中歷史地形成,以佛教神力信仰為基礎,充分體現佛教禪宗智慧,並以少林寺僧人修習的武術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傳統文化體系。

   少林功夫具有完整的技術和理論體系。它以武術技藝和套路為其表現形式,以佛教信仰和禪宗智慧為其文化內涵。

   少林功夫是一個龐大的技術體系,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門派”或“拳種”。中國武術結構複雜,門派眾多,但根據歷史文獻記載,少林功夫是歷史悠久、體系完備、技術水準最高的武術流派之一。根據少林寺流傳下來的拳譜記載,歷代傳習的少林功夫套路有數百套之多,其中流傳有序的拳械代表有數十種。另有七十二絕技,以及擒拿、格鬥、卸骨、點穴、氣功等門類獨特的功法。這些內容,按不同的類別和難易程度,有機地組合成一個龐大有序的技術體系。

   少林功夫具體表現是以攻防格鬥的人體動作為核心、以套路為基本單位的武術體系。套路是由一組動作組合起來的,每個動作的設計和套路的組合,都是建立在中國古代人體醫學知識之上,合乎人體運動的規律。動作和套路講究動靜結合、陰陽平衡、剛柔相濟、神形兼備,其中最著名的是“六合”原則: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中國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認為:最合自然規律的,才是最合理的。少林功夫就是以此為理念,不斷地去蕪存精,創新發展,形成了最為合乎人體自然結構的運動,使人體潛能得到了高度發揮。經歷了1500年的發展,少林功夫已成為最優化的人體運動形式。

   少林功夫表現出來的深厚文化內涵是禪宗智慧賦予的。少林功夫的修習者首先表現為對佛教的信仰,包括智慧信仰和力量信仰。少林功夫的智慧信仰主神為禪宗初祖菩提達摩,力量信仰主神為緊那羅王。對於超常神力的渴望,對於超常智慧的追求,從來都是佛教徒的追求目標。這是少林功夫表現為神奇武術之根本原因,也是少林功夫與其他武術之區別所在。

   佛教徒非常重視神力信仰對於修行過程的保障作用。願力信仰是少林功夫信仰的一個重要表現形態。它形成于唐朝《妙法蓮華經》盛行時期,一直延續至當代。經歷了觀世音菩薩願力信仰、那羅延執金剛神神力信仰和緊那羅王力量信仰三個階段。少林功夫信仰主神是緊那羅王神。少林寺有緊那羅王神殿。

   少林功夫的靈魂是佛教禪宗智慧信仰。少林功夫智慧信仰的最初形態是禪定。六世紀印度高僧菩提達摩在少林寺首傳禪宗教法,後世尊少林寺為禪宗祖庭。禪宗是印度佛教文化傳入中國後,與中國玄學文化充分交流、理解的成果,是東方古代兩大文明融合的結晶,充滿東方智慧對人生的洞徹。禪宗教派的産生,使佛教原有的面對死亡悲苦之面貌,變為對人間生活之歡樂的肯定。禪宗,凝結著由中國歷代高僧和優秀士大夫所構成的精英群體對於宇宙奧秘、人生真諦的體驗和感悟。唐、宋以來,由於禪宗教法的盛行和少林寺的祖庭地位,少林功夫的信仰內容和品質亦發生了變化,“禪武合一”開始成為少林功夫的主流思想,並成為僧人修習少林功夫的目標和理想境界。

   禪宗講究在現實的日常生活中修行,實現學佛的目標。少林功夫作為少林寺僧人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也被納入到學佛修禪的形式中。修習少林功夫的主體是禪者,由禪心運武,透徹人生,內心無礙無畏,表現出少林功夫傳承人大智大勇的氣概。禪,賦予了少林功夫更為豐富的內容,使少林功夫表現出特有的輕鬆、自在和神化之境界;武,賦予了禪宗修行的有效途徑,使禪宗的妙悟有了躬身踐履之體驗。

   佛教僧人的生活受佛教戒律的約束。戒律體現佛教“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宗旨,是教徒的生活準則。佛教最基本戒律為五戒:戒殺、戒盜、戒淫、戒酒、戒妄語。在少林寺特定環境中,佛教戒律又演化為習武戒律。戒律在習武者身上,又表現為武德。所以少林功夫時時表現出節制謙和、內斂、含蓄和講究內勁、短小精悍、後發制人的風格和特點。

   少林功夫的傳習方式一般主要以口訣為媒介。它又與少林寺傳統的宗法門頭制度相結合,其核心內容是師父的言傳身教和弟子的勤學苦練。高水準的少林功夫傳習,則往往取決於師父的心傳和弟子的頓然領悟,這一境界又需要僧人在日常佛教修行和武術修習不斷提高的過程中方能達到,體現了少林功夫“禪武合一”的宗旨。

   少林功夫的傳承,是嚴格按照師徒制度進行的。這種師徒關係,是少林寺傳統的宗法門頭制度的最基本表現。以家庭為中心,按照血統遠近區別親疏為法則的宗法制度,是古代中國社會的基層結構,具有極強的凝聚力。少林寺的宗法門頭制度,由十三世紀曹洞宗領袖福裕禪師住持少林寺期間確立。福裕禪師把少林寺建成中國傳統宗法門頭制度的家族式寺院,將寺院內部的師徒關係納入到世俗親緣宗法組織結構中,使其産生了更為有效管理少林寺常住院和下院的作用。宗法門頭制度對少林寺的發展和少林功夫的傳承都産生了深遠影響。少林寺宗法門頭歷史上最鼎盛的時期,曾下轄25個下院,僧人總數達八百多人。清雍正十三年(1735),朝廷對少林寺宗法門頭進行了一次大整頓。目前少林寺仍有10個下院,僧人總數一百五十多人。當代少林寺僧人傳承仍基本遵守著十三世紀福裕禪師確立的傳承譜係。

   歷史上少林功夫傳承人資格的認可,以禪宗法脈傳承制度為依據。目前中國佛教界禪宗法脈傳承,仍然按照傳統慣例,實行以師父綜合考核弟子的方式傳授。只有師父認可弟子修禪功夫確實已經達到一定水準,才能成為法脈的傳承人,並付以禪宗法脈傳承譜係的“法卷”為證。少林功夫是少林寺僧人習禪的途徑之一。少林功夫傳承人的資格認可,亦根據禪宗法脈傳承方式,即師父認可弟子的方式實行。

  少林功夫概述

   

  

  

 

  

    少林功夫是指在嵩山少林寺這一特定佛教文化環境中歷史地形成,以佛教神力信仰為基礎,充分體現佛教禪宗智慧,並以少林寺僧人修習的武術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傳統文化體系。

   少林功夫具有完整的技術和理論體系。它以武術技藝和套路為其表現形式,以佛教信仰和禪宗智慧為其文化內涵。

   少林功夫是一個龐大的技術體系,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門派拳種。中國武術結構複雜,門派眾多,但根據歷史文獻記載,少林功夫是歷史悠久、體系完備、技術水準最高的武術流派之一。根據少林寺流傳下來的拳譜記載,歷代傳習的少林功夫套路有數百套之多,其中流傳有序的拳械代表有數十種。另有七十二絕技,以及擒拿、格鬥、卸骨、點穴、氣功等門類獨特的功法。這些內容,按不同的類別和難易程度,有機地組合成一個龐大有序的技術體系。

   少林功夫具體表現是以攻防格鬥的人體動作為核心、以套路為基本單位的武術體系。套路是由一組動作組合起來的,每個動作的設計和套路的組合,都是建立在中國古代人體醫學知識之上,合乎人體運動的規律。動作和套路講究動靜結合、陰陽平衡、剛柔相濟、神形兼備,其中最著名的是六合原則: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中國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認為:最合自然規律的,才是最合理的。少林功夫就是以此為理念,不斷地去蕪存精,創新發展,形成了最為合乎人體自然結構的運動,使人體潛能得到了高度發揮。經歷了1500年的發展,少林功夫已成為最優化的人體運動形式。

   少林功夫表現出來的深厚文化內涵是禪宗智慧賦予的。少林功夫的修習者首先表現為對佛教的信仰,包括智慧信仰和力量信仰。少林功夫的智慧信仰主神為禪宗初祖菩提達摩,力量信仰主神為緊那羅王。對於超常神力的渴望,對於超常智慧的追求,從來都是佛教徒的追求目標。這是少林功夫表現為神奇武術之根本原因,也是少林功夫與其他武術之區別所在。

   佛教徒非常重視神力信仰對於修行過程的保障作用。願力信仰是少林功夫信仰的一個重要表現形態。它形成于唐朝《妙法蓮華經》盛行時期,一直延續至當代。經歷了觀世音菩薩願力信仰、那羅延執金剛神神力信仰和緊那羅王力量信仰三個階段。少林功夫信仰主神是緊那羅王神。少林寺有緊那羅王神殿。

   少林功夫的靈魂是佛教禪宗智慧信仰。少林功夫智慧信仰的最初形態是禪定。六世紀印度高僧菩提達摩在少林寺首傳禪宗教法,後世尊少林寺為禪宗祖庭。禪宗是印度佛教文化傳入中國後,與中國玄學文化充分交流、理解的成果,是東方古代兩大文明融合的結晶,充滿東方智慧對人生的洞徹。禪宗教派的産生,使佛教原有的面對死亡悲苦之面貌,變為對人間生活之歡樂的肯定。禪宗,凝結著由中國歷代高僧和優秀士大夫所構成的精英群體對於宇宙奧秘、人生真諦的體驗和感悟。唐、宋以來,由於禪宗教法的盛行和少林寺的祖庭地位,少林功夫的信仰內容和品質亦發生了變化,禪武合一開始成為少林功夫的主流思想,並成為僧人修習少林功夫的目標和理想境界。

   禪宗講究在現實的日常生活中修行,實現學佛的目標。少林功夫作為少林寺僧人日常生活的組成部分,也被納入到學佛修禪的形式中。修習少林功夫的主體是禪者,由禪心運武,透徹人生,內心無礙無畏,表現出少林功夫傳承人大智大勇的氣概。禪,賦予了少林功夫更為豐富的內容,使少林功夫表現出特有的輕鬆、自在和神化之境界;武,賦予了禪宗修行的有效途徑,使禪宗的妙悟有了躬身踐履之體驗。

   佛教僧人的生活受佛教戒律的約束。戒律體現佛教慈悲為懷,普渡眾生的宗旨,是教徒的生活準則。佛教最基本戒律為五戒:戒殺、戒盜、戒淫、戒酒、戒妄語。在少林寺特定環境中,佛教戒律又演化為習武戒律。戒律在習武者身上,又表現為武德。所以少林功夫時時表現出節制謙和、內斂、含蓄和講究內勁、短小精悍、後發制人的風格和特點。

   少林功夫的傳習方式一般主要以口訣為媒介。它又與少林寺傳統的宗法門頭制度相結合,其核心內容是師父的言傳身教和弟子的勤學苦練。高水準的少林功夫傳習,則往往取決於師父的心傳和弟子的頓然領悟,這一境界又需要僧人在日常佛教修行和武術修習不斷提高的過程中方能達到,體現了少林功夫禪武合一的宗旨。

   少林功夫的傳承,是嚴格按照師徒制度進行的。這種師徒關係,是少林寺傳統的宗法門頭制度的最基本表現。以家庭為中心,按照血統遠近區別親疏為法則的宗法制度,是古代中國社會的基層結構,具有極強的凝聚力。少林寺的宗法門頭制度,由十三世紀曹洞宗領袖福裕禪師住持少林寺期間確立。福裕禪師把少林寺建成中國傳統宗法門頭制度的家族式寺院,將寺院內部的師徒關係納入到世俗親緣宗法組織結構中,使其産生了更為有效管理少林寺常住院和下院的作用。宗法門頭制度對少林寺的發展和少林功夫的傳承都産生了深遠影響。少林寺宗法門頭歷史上最鼎盛的時期,曾下轄25個下院,僧人總數達八百多人。清雍正十三年(1735),朝廷對少林寺宗法門頭進行了一次大整頓。目前少林寺仍有10個下院,僧人總數一百五十多人。當代少林寺僧人傳承仍基本遵守著十三世紀福裕禪師確立的傳承譜係。

   歷史上少林功夫傳承人資格的認可,以禪宗法脈傳承制度為依據。目前中國佛教界禪宗法脈傳承,仍然按照傳統慣例,實行以師父綜合考核弟子的方式傳授。只有師父認可弟子修禪功夫確實已經達到一定水準,才能成為法脈的傳承人,並付以禪宗法脈傳承譜係的法卷為證。少林功夫是少林寺僧人習禪的途徑之一。少林功夫傳承人的資格認可,亦根據禪宗法脈傳承方式,即師父認可弟子的方式實行。

   

鄭州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