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在岳台胞

台灣“金孔雀” 臨湘開屏亮美

發佈時間:2012-08-02 09:10:27

   大家口中的老陳,本名陳昭明,來自台灣省桃源縣,地地道道的台灣本土居民。1993年從台灣前來大陸準備投資興業,卻機緣巧合落在了岳陽臨湘市,在這裡創辦了“台灣金孔雀釣具有限公司”,並一呆就是16年。期間他將台灣最頂尖的釣具,尤其是魚漂生産技術傳至臨湘,用行業內的話説就是:他在臨湘的16年,就是給臨湘辦魚漂生産培訓班的16年。在臨湘,他的魚漂説第二好,沒人敢稱第一。而近二十年的在湘生活,也讓他在這裡找到了特有的“熟悉感”,湖南臨湘已成為陳昭明生命獨特的一部分。

    在臨湘市107國道邊的一棟居民樓房中,筆者見到了老陳,個子不高,西裝褲、T恤,戴頂棒球帽,一個有活力的老頭是老陳給筆者的第一印象。檯燈下,老陳戴著老花鏡正琢磨著這一次新推出的“革命性産品”。陳昭明出生釣具製造世家,在來湘之前是在台灣從事釣具製造和銷售事業,從他手中出來的釣具在台灣屬於最頂尖的産品,目前,他太太和一個兒子仍在台灣桃園縣經營釣具銷售業務。就著空閒,老陳講述了自己在湘的這些年。

        神秘的憧憬——大陸

    回憶第一次來大陸時的心境,陳昭明説從小他對大陸就抱有一種既陌生又感到神秘又憧憬的一種感情,“這種感覺我相信很多台灣人都有,千絲萬縷的感覺。”老陳説其實自己最早來大陸是1992年,因公事需要來大陸出差,匆忙間並未留下深刻的印象,後來他遇上了一位武漢某高校的教授,“他跟我説,你掌握那麼好的釣具生産技術,應該來大陸發展,這裡優越的生産條件會是一塊發展的沃土,聽了他的建議,加之我個人對大陸的嚮往,就來了。”

    當帶著投資興業的夢想再次踏上大陸,老陳説那種感覺與先前截然不同,那個時候就有一種非常感動的感覺,好像多少年的想像竟然終於成真了。“這個想像和現實之間有沒有什麼差距,應該説在當時來講的話,我覺得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因為當時資訊已經比較發達了,差距並不大。”

    老陳最先將目標選在武漢,卻因為牽線人有事耽擱,原計劃被擱置,而偶然的一次機會,老陳來到了臨湘,“當時的臨湘街上還是馬拉車、拉貨,計程車是很稀奇的東西,跟我熟悉的台灣相比確實有差距。”雖然對內地釣具銷售市場存在擔憂,但是這裡豐富的人力資源和原材料最終留下了老陳。他和夥伴將公司位置選在臨湘一所廢氣的小學內,第一期投資為一千萬台幣(合約人民幣300萬),老陳的大陸投資興業夢就這樣紅紅火火開張了。

      在堅守中突破——湖南臨湘

    據老陳介紹,90年代初,大陸尤其是內地的人們,對釣具並沒有太多的概念和講究,所以對老陳公司生産出來的東西沒有特別的感覺,“我們計劃是大陸生産,主銷台灣和國外,最初的幾年也確實是按照這個計劃進行。”公司生産經營順利,也得到了臨湘市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援。緊接的2000年對老陳來説是一個分水嶺。如果説前一個十年台商投資大陸尚且集中在代工生産的“小打小鬧”的話,進入21世紀後,內地包括臨湘人們的市場經營和搶佔市場概念日漸增長,老陳的公司和技術受到本土的衝擊,金孔雀的釣具成為許多臨湘釣具生産商競相學習的對象,“好像一夜之間,臨湘的釣具生産商由30多家增加到200多家,”臨湘已經名副其實成為國內知名的浮漂之鄉。這真實地反映了大陸經濟發展的迅猛,同時也對老陳家釣具的生産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衝擊,一度經營火爆的台灣金孔雀釣具有限公司顯現出沉寂的跡象。

    禍不單行,一同和老陳來臨湘投資的夥伴消失了,留給老陳一張幾百萬的欠條和一場官司,“那算是我來臨湘最困難的時候,幾乎是跌落谷底。”説起那段歷史,老陳説他也曾灰心過,但他最終仍是堅持了下來,其中不得不提的一個人就是臨湘市台灣工作辦公室主任李紅安,老陳説是台辦幹事陪著自己打官司,一路堅持了下來,“我們在這裡有什麼不方便,以及對台商政策都是李紅安主任跟我們介紹,幫我們奔波,台辦就像我們台商在大陸的娘家。”

        從立業到“熟悉感”

    事業與家同在,成為越來越多大陸台商的生活寫照,也是對老陳在湘生活的真實寫照。“才來臨湘時,除了公事,我幾乎與當地人沒什麼接觸。現在,左右鄰居都喊我老陳,對臨湘,我已經有了一種特別的熟悉感,類似家的感覺。”2000年,在老陳事業最低谷的時候,老陳在台灣的母親對老陳發出了歸家的呼喚:你在大陸虧了多少錢,我給你,你不要呆在大陸了。“我很感謝我的母親,她讓我沒有後顧之憂,但是我還是留在了臨湘。” 2001年,老陳在臨湘接到母親病危的消息,脊椎骨骨質增生,老陳回到了台灣,陪同母親做手術,一直到母親最後過世,“中間耗時約3個月,這是我來大陸後,在台灣家裏呆得最長的一次。”老陳説母親的去世對自己的打擊很大,“一直以來,母親、妻子和幾個子女都非常支援我在臨湘的事業,雖然幾經起落,但是他們是我最堅強的後盾。”而説到這裡,老陳表示其實自己也很想家,也覺得虧欠家人。

    當問起一年回家幾次,老陳笑著説,這16年來,他在台灣家裏呆的時間加起來不超過半年,春節留守臨湘已成為慣例。起先的幾年他還覺得自己一個人有點淒涼:“大陸本身很重視傳統佳節,看著周圍的人們都歡歡喜喜過年過節,我就一個人在家,隨便吃點東西,也沒親人圍在身邊。”現在,已經習慣臨湘生活的他坦言自己生活得很好,一年回去兩次,過節的時候,員工、朋友和臨湘台辦的幹事來家裏走動走動,大家一起聚聚,同樣熱鬧開心。“16年的在湘生活讓我習慣了這裡的生活,以前我不吃辣,現在沒辣椒吃不下飯,還有我最喜歡吃湖南農家臘肉。”

      超車道 謀新發展

    現在老陳正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參加不久將在北京舉行的世界釣具展銷博覽會,“前不久在蘇州舉行的釣具博覽會上,我的魚漂和其他釣具獲得了非常棒的反響,別人等顧客,我們展臺是忙不贏。”他説這次在北京舉行的釣具博覽會規格更高,代表了目前國內釣具業最高水準,而他預備在這次博覽會上推出自己新研發的産品,而且要盡力攬下大宗訂貨單,將公司經營推向新的高峰。

   “在臨湘發展釣具業的16年,好比是辦培訓班的16年,我把我的技術傳給了臨湘人們,現在我將突破原來的技術,尋求更高的發展。”對此,老陳顯得信心十足,他説他已經和兩個兒子商量好了,8月份,兩個兒子也將來臨湘,幫助老陳打理這邊的生意,同時學習經營公司,並適應這邊的生活,“做長期打算,他們會在這裡留多少年,我不敢説,但是我這輩子最寶貴的幾十年和最珍貴的記憶是留在了湖南臨湘,我對這裡已經有了歸屬感。”採訪結束後,老陳轉入一家店舖,熟稔地與老闆交談,看來與一般的臨湘老頭並無兩樣,老陳説他期待著兒子們的到來,期待公司新一輪的發展,也期待在臨湘再發展一個16年。

 

    精心檢測

陳昭明親手製作

 

岳陽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