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荊楚文化

名山宗教文化

發佈時間:2012-11-20 12:38:48

    湖北佛寺道觀眾多,宗教文化濃厚。湖北省的佛教寺院中,黃梅四祖寺是中國首批僧眾集體定居傳法,實行農禪雙修的典範寺院;黃梅五祖寺是中國佛教禪宗的“天下祖庭”;當陽玉泉寺是中國佛教天臺宗的四大祖庭之一,湖北省最大的佛寺;來鳳仙佛寺是武陵地區最高品位的佛跡。長江以南,極為稀罕;武漢歸元寺被列為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其他如武漢寶通禪寺,襄陽鹿門寺、廣德寺等也都享有較高的知名度。

  武當山是中國道教名山。自宋代以來,一直受到皇家的崇祀,特別是明成祖朱棣更將武當山封為“五嶽”之上,使其成為“天下第一名山”。經過數百年的發展,形成了以武當武術、武當醫藥、道教音樂、武當古建築群等為主體的武當文化。199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武當山古建築群列入《世界文化遺産名錄》,成為全人類的珍貴文化遺産。另外,武漢的長春觀、荊門的白雲樓、荊州三觀(開元觀、玄妙觀、太暉觀)、長陽的天柱山在湖北道教文化中也佔有一席之地。

  寶通禪寺    位於武昌洪山南麓,為歷世清凈佛剎,是三楚第一佛地,是武漢市著名佛教四大叢林之一。 寶通禪寺歷來是皇家寺院,在各個朝代都得到了皇家的維護和保養,如今的寺院建築明顯有皇家氣派。 1983年被國務院確定為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同年列為國務院確定的全國漢傳佛教重點開放寺院,1992年列為湖北省文物保護單位。

  始建於南朝劉宋年間(420-479),初名東山寺。唐貞觀年間(627-649)易名彌陀寺;南宋端平年間(1234-1236)更名為崇寧萬壽禪寺,是武漢現存最古老的寺院。凈土宗、禪宗、密宗,多宗會聚,在歷史上曾得到唐文宗等十位皇帝和六位王侯的大力護持,是最具典範的皇家寺院。寺內殿宇樓閣依山而建,層疊有致,隱現自然,古樸莊嚴,方圓150畝,面積最大。文物薈萃,宋鐘、元塔、須彌座、明獅;古跡繁多,摩崖石刻,洪山八景,最具佛教文化內涵。我國近代佛學泰斗太虛大師創辦的武昌佛學院1994年在寶通禪寺復辦,是近現代最重要的僧伽教育基地。

  唐代寶歷二年(826年),洪州(今江西南昌市)開元寺善慶和尚雲遊到隨州大洪山修建了“靈峰寺”。善慶和尚圓寂前,毅然割了自己的雙足留在寺內,表示升天之後也要為鄉人利益奔走,這雙“佛足”成為靈峰寺歷代相傳的鎮寺之寶。皇帝為此賜給善慶“慈忍大師”的法號,還御書了“幽濟禪院”的匾額送給靈峰寺。

  北宋末年,改名為“崇寧萬壽禪寺”。元末萬壽禪寺毀於戰火。明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改名為“寶通禪寺”,成為武漢四大叢林之一。明朝末,寶通寺又遭毀壞。清康熙年間對寶通寺進行重修和增建,規模宏大。咸豐末年毀於戰火。現存建築大多是清末保存下來的建築。

  寺內現有放生池、聖僧橋、接引殿、東西廳、大雄寶殿、祖師殿、禪堂等建築,整個寺廟建築隨山勢而起伏,隱現自然,層迭有致。寺後有洪山寶塔、法界宮,另有小亭、層石、奇石、幽徑、華嚴洞、白龍泉等勝跡,碑光塔影,林密花茂,讓人留連忘返。

  襄陽鹿門寺    位於襄陽城南約15公里處東津鎮鹿門山。始建於東漢建武年間,是漢唐以來的佛教勝地和文人雅士的集聚地。建武年間襄陽侯習鬱立神祠于山,因神道口刻有二石鹿,俗稱鹿門廟。西晉改名為萬壽禪寺,唐復名鹿門寺。漢末名士龐德公、唐代大詩人孟浩然、皮日休皆棲隱於此。

  明景泰年間(1450~1456),在此建“三高祠”,並供其像,以示紀念。明末毀於火,清初以來,屢有修廢。現保存有石鹿、龍頭噴泉、瀑雨池、天井、大殿等古建築和碑刻。

  目前,鹿門寺已修葺一新,並有龐德公採藥棲身洞、孟浩然亭、伏虎亭、望江亭等16個景點。

  襄陽廣德寺    原名雲居寺。位於襄陽市襄陽城西約13公里處,與古隆中毗鄰,是湖北省佛教歷史上著名的十方叢林。1988年,廣德寺多寶塔被國務院公佈為第三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

  該寺始建於唐代貞觀年間,初名“雲居禪寺”。明朝成化年間因明憲宗御筆親賜“廣德禪林”牌匾,遂改稱“廣德寺”至今。寺內原有天王殿、大雄寶殿、伽藍殿、韋馱殿、觀音殿、藏經樓、方丈房等建築,由於在文化大革命的“除四舊”運動中遭受嚴重破壞,現僅存天王殿、藏經樓、方丈房和多寶佛塔。

  本寺之多寶佛塔始建於明弘治七年,磚石倣木結構,由塔座及塔峰兩部分組成,塔座高7米,塔身高約10米。主塔四週另有四座六角形磚塔,塔身共嵌有48尊石雕佛像,故稱多寶佛塔。塔身為八角形,各墻設有壁龕,每龕供石雕蓮臺佛像一尊,每壁設石雕券門4個。塔座正門上方有“多寶佛塔”4字橫匾,下有3個“佛”字。塔峰一座高10米的喇嘛塔,及環繞于周圍的5座小塔,塔下有須彌座,上置蓮臺。古塔旁有一株銀杏,高約35米,4人合抱。嘉靖帝曾賜以“大將軍”封號,乾隆帝又御筆加封為“感應大將軍”,樹旁尚有碑刻記述。

  當陽玉泉寺    素有“三楚名山”美稱的當陽玉泉寺,自東漢末年建寺起,至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歷史了。東漢建安三年(198),江西汜水關鎮國寺長老普凈禪師,遊歷天下名山,見玉泉山清水秀,便在山麓的珍珠泉畔結茅為庵,這就是聞名四海的玉泉寺有廟之始。

  約在西元六世紀中葉,南北朝的南朝陳宣帝期間(569-581)又敕建覆船山寺(即今玉泉寺);隋文帝開皇年間(580-600),智顗禪師在玉泉寺講説《法華玄義》和《摩訶止觀》,博得了晉王楊廣的賞識與崇敬,並賜予他“智者大師”的稱號。智者請文帝敕建玉泉寺,得到文帝讚許,於是他又親自組織了建造玉泉寺的工程。經過數年的營造,其建築之宏偉,時與浙江天臺的國清寺、江蘇南京的棲霞寺、山東長清的靈岩寺並稱“天下叢林四絕”。從此我國唯一的一座坐西朝東的寺院,就在這裡建成。智者大師在此參禪悟道,並以其高遠的抱負、非凡的才智,順應著時代的潮流,融匯南北,總攬眾流,批判取捨,整合創新,創立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佛教宗派——天臺宗。並由此開啟了中國隋唐佛教宗派紛呈的新時代,成為中國佛教發展史上承前啟後的一代大師。玉泉寺也因此成為中國佛教天臺宗的祖庭之一。唐高宗儀鳳年間(676-678),禪宗神秀在黃梅時,由於慧能的“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之偈,得到了弘忍的讚賞,而神秀的“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之説沒有得到弘忍的認可,五祖便將衣缽秘密傳給了慧能。慧能得法南歸後,隱居十五年,繼至曹溪,住南華寺。神秀則來到玉泉寺,住寺東七里的度門蘭若。他在那裏大開禪法,廣召信眾,二十餘年中,擁有信徒數萬,並創立了禪宗教派中的“北漸”(唐朝禪有“南頓”、“北漸”兩派,“南頓”由慧能在南華寺創立)。之後,武后(武則天)聞其聲望,于久視元年(700年)招請他到長安,在內道場供養。中宗尤加禮重。至此,神秀有“兩京法王,三朝國師”之稱。

  北宋真宗(1017-1021)年間,皇后明肅因敬仰當時德高望重的慕容禪師,捐銀重建了玉泉寺,並改名“景德禪寺”;使其建築規模達到“為樓者九,為殿者十八,僧舍三千七百間”。玉泉寺從此被譽為“星環雲繞,為荊楚叢林之冠”。有詩讚之:

  塔連雲漢近橋邊,古樹森森不計年;

  水為清流多見古,山因高聳半遮天;

  鐘浮雅韻驚塵夢,月放明光照玉泉;

  堪羨高人棲隱處,方知陸地有神仙。

  可惜的是,南宋紹興年間以後,玉泉寺遭兵火毀壞。自此時至清朝末年,歷代曾對玉泉寺進行了十三次重修或補修。1982年5月至1984年12月,在國家文物局李竹君工程師的指導下,對玉泉寺的大雄寶殿進行了全落架大修。這次大修,用材800立方米,耗資695000元,建築面積1253平方米。修葺後的大雄寶殿,既沿用了宋元時期的營造方法,也保留了明代的建築風格;面闊九間,進深七間,通高22米。梁架鬥拱,用材碩大,結構嚴謹,不用鐵釘;吞脊龍吻,活龍活現;天花藻井,彩畫斑斕;飛檐淩空,莊重古樸;灰頂泉柱,典雅大方。再現了我國傳統建築的精湛技藝,是長江流域為數不多的寶殿之一。也是湖北省最大的木結構古建築。十多年來,寺院共投資近200萬元,重修了天王殿、講經臺和觀音閣,修復了毗廬殿、玉佛殿、東西禪堂、圓通閣和送子庵,新塑佛像金身570多尊,請回玉佛6尊,使玉泉寺達到五十年代的寺院規模。

  玉泉寺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這裡文物集聚,珍貴罕見。寺前的鐵塔,始建於北宋嘉祐六年(西元1061年),由玉泉寺僧務本禪師領工鑄建,它是我國目前最高(七丈十三層)、最重(十萬六千六百斤)和保存最完整的鐵塔。鐵塔每層每邊鑄有“八仙過海”、“二龍戲珠”和海山、海藻、水波等文飾,線條清晰、流暢,臺座八面,各鑄托塔力士一尊,全身甲胄,腳踏仙山,頭頂塔座,體態剛健,狀極威猛;塔角飛檐,淩空龍頭,懸挂風鐸;逐層迭裝,不加焊接,穩健玲瓏;日照塔身,紫氣金棱,交相輝映,故曰“棱金鐵塔”。塔身還鑄有2373尊小佛像,形態逼真,栩栩如生。寺內供奉有隋至明清歷代大中型宗教文物36件,其中隋大業十一年(西元615年)鑄造的鐵鑊,造形渾厚古樸,銘文清晰可見;唐代著名的宮廷畫家吳道子所畫的石刻觀音像,男首女身,體態豐潤,線條流暢;元代鑄造的鐵鐘、鐵釜,明清鑄造的鐘、鼎及萬名化香爐,均有銘文記載其上。

  在一千八百年的歷史長河中,玉泉寺飽經風霜,涌現了普凈(東漢)、智者(隋)、神秀、一行(唐)、齊己(五代)、慕容(宋)、祖印、塵空(近代)等一百二十多位大德高僧。其中被歷代帝王封為“大師”和“國師”稱號的就有十人之多。同時,由於玉泉寺環境優美,山川秀麗,吸引了李白、白居易、張九齡、劉禹錫、蘇東坡及公安三袁等文人墨客,在這裡留下讚美玉泉寺,歌頌玉泉寺的優秀詞章詩賦五百多首。

  武漢長春觀    位於武昌大東門東北角雙峰山南坡,黃鵠山(蛇山)中部,是我國道教著名十方叢林之一,為歷代道教活動場所,稱“江南一大福地”。觀內崇奉道教全真派,以其創始人重陽祖師門人邱處機道號“長春子”命名。

  該觀建於元代,為邱處機門徒所建。明永樂十二年(1414年)和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曾進行維修和重建,咸豐二年(1852年)毀於戰火。同治二年(1863年),龍門派十六代傳人何合春自武當山來此,發願重修長春觀。他得到官員和士紳的贊助,募得款項,倣明代建築模式,以鬥拱鉚榫純木結構重修三皇殿“紫微殿”“玉皇閣”來成樓及殿後登山石級,使殿堂煥然一新,“廟貌森嚴,回復舊觀。”民國14年(1925年)侯永德任監院期間,得到督軍蕭耀南士族項竹坪的損資而修藏經閣。1926年北伐戰爭中,北伐軍葉挺獨立團駐紮在長春觀,這裡成為前線指揮所。藏經閣“來成樓”三皇殿均遭炮彈擊損,後由省主席夏鬥寅出資恢復原貌。1931年,侯永德道長又謀得夏鬥寅的支援捐資,對道觀進行大規模的修繕,長春觀建築群格局終於完成。新中國成立後,因修建武漢長江大橋,對原在黃鶴樓舊址的呂祖閣拆遷,遂由政府拔款,將呂祖閣的神像等遷入長春觀,並對長春觀進行維修。1982年政府拔款,重修長春觀殿宇,重塑神像,1984年宗教活動得以恢復並對外開放。

  長春觀有聞名於世的“三絕”,那就是全國僅留一塊的“天文圖”、帶有藏族風格及歐式風格的建築、乾隆帝御賜“甘棠”石刻。全國在解放初留三塊“天文圖”碑,為道教天文學家所留,上刻有“諭旨”二字。一塊在杭州玉皇山,一塊在陜西某觀,一塊即在長春觀。現前二塊皆毀於文革,僅留長春觀一塊全圖碑,乃為一絕,是極珍貴的天文學文物;長春觀是我國道教唯一的一個帶有藏族風格及歐式風格的建築群。原因有二,一是清末助建長春觀的欽差大臣官文乃滿族人,崇信藏傳佛教,所用工匠受其影響,將藏族吉祥物大象及藏紅花圖案裝飾于殿堂。二是清末長春觀主持侯永德原本是左宗棠手下的一員將官,後出家為道人,主持長春觀時受西方思潮影響,以歐式風格和中式風格相結合,修建了全國唯一的歐式建築為主體的道教建築——道藏閣,其屋檐上用水泥“堆塑”而成的傳統花飾,其工藝現已失傳,堪為一絕;再則是位於道藏閣前的乾隆親書石刻“甘棠”二字,也是在道教建築中為數不多的帝王題詞,亦為一絕。 

主辦單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