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媽祖文化

論潮汕媽祖文化價值

發佈時間:2013-04-24 10:22:16

  林俊聰

  4月25日,汕頭市媽祖文化節,在媽嶼隆重舉行。這是汕頭歷史上,首次由政府主辦的媽祖文化節,對弘揚媽祖“立德、行善、大愛”精神,促進和諧社會文明建設,密切兩岸媽祖文化交流,深具意義和影響,將載入史冊留芳。

  媽祖文化是由林默娘的感人事跡引發所形成的,以崇拜、弘揚媽祖的立德、行善、大愛精神為核心,以媽廟為主要活動場所,以傳説、祭祀、廟會、交流、研究為傳播途徑,具有海洋文化特色的民俗文化、信仰文化。2004年10月31日,全國性媽祖文化社團組織——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在福建莆田市成立,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張克輝任會長,會址設于湄洲祖廟。2009年9月30日,“媽祖信俗”申報世界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獲得成功,這標誌著媽祖文化已成為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産。

  我們潮汕媽祖文化交流,也已取得重大突破。2012年11月6日,由汕頭市民政局批准,汕頭市媽祖文化交流協會舉行成立大會,選舉王杏元為會長,林春城、林楚洪、林俊聰為副會長。

  潮汕媽祖文化,具有多方面價值,很有必要加以研討。本人于1998年11月出版《潮汕廟堂》中,介紹了14座媽廟;2008年6月又出版《媽嶼風情》,對媽嶼老新兩座媽宮,進行詳細、全面介紹。從上述查考媽宮史料中,初步覺得潮汕媽祖文化有下面為主六方面重要價值:

  一、宣揚行善美德

  媽祖之所以深受古今民眾敬仰,香火衍播中外,其主要原因就是她在生助人為樂、能預測天氣變化而引導海上漁船避險,“升天”後又“顯靈”使舟緝化危為安,體現了一種扶危救困的崇高美德,被概括為“立德、行善、大愛”。潮汕各地媽廟信眾,就把林默這種濟世救困的精神,在歷代大為宣揚和實踐。各媽廟還附設注生娘、珍珠娘、花公花媽、觀音娘等女神、菩薩,或總督、巡撫、伯益公、土地公媽等,都是與媽祖一樣皆有功於民者(南澳島中柱媽宮還附設明朝向漁民傳授桁艚捕魚作業而犧牲“長年公”神)。

  各地媽廟,除在正龕中供奉媽祖聖像外,又配置懸挂木刻匾額,內容有:海國慈航、一帆風順、海不揚波、神昭海表、寰海鏡清、寰海慈航、慈航普渡、德被海疆、澤施四海、女神靈應、護國愛民、英靈萬垂、海宇長春、中流砥柱、水德配天、粵海蒙庥、聰明作後、碩果善因等。

  更有大量對聯,其語言精彩,比喻生動,平仄對應,結合各地實況,謳歌了天后聖母“扶危拯溺”、“澤施四海”的豐功偉績,助人為樂的高尚品德,淘冶民眾情操,促進精神文明建設,構築和諧世界。

  二、增添群眾娛樂

  每年春節、元宵、媽生,各鄉村皆有遊媽祖神像的大型群眾活動,配以鑼鼓、執標、扮景等隊伍,潮陽縣等地又加上雄偉的英歌舞隊,各種動物舞蹈表演隊,鼓樂喧天,鞭炮齊鳴,人群攢動,歡聲雷鳴。當遊神時,萬人空巷,欣賞各種各樣、盛裝打扮的男女錶演者,載歌載舞,弦樂悠揚,大飽眼福,令人陶醉。當媽生節時,各媽廟前總是在搭建的戲臺上,大演廣場戲,請潮劇團演出古裝潮劇至深夜,有的還連演數夜,免費供廣大鄉民欣賞。

  上述民俗活動,在當今仍很有吸引力,觀眾如潮,于從前無電視節目、甚缺娛樂項目的群眾來説,更是享受文化生活的盛宴。

  媽祖神像遊行風俗,既增添了群眾娛樂,又體現了揚善厭惡、祈求平安的精神寄託,推動了扶危濟困道德的宣揚,凝聚了眾志成城的民心,促進了奉獻社會的善舉(活動經費皆由鄉民樂捐),培養了鼓樂、模型製作、文藝表演等人才,刺激了各種各樣的消費,幫助了地方潮劇的生存發展。這就是它能深深紮根于鄉村民俗之中,即使極左政策橫行時也“屢禁不止”的原因。

  三、保存文物寶庫

  各地媽廟之建築,古色古香,有石雕、木雕、漆畫、油畫、瓷畫、石板畫、嵌瓷、繡稠、泥塑,古建藝術之花異彩紛呈。

  在石雕工藝中,南澳島深澳天后宮第二進,自古留下的兩根石龍柱,就分外出色。其高約3米,直徑0.4米,全柱龍盤而上,雕刻精細,活龍活現,形神兼備,令人嘆為觀止。其大門樓上方,“天后宮”直形大石匾兩側,各有古代人物浮雕石刻,也栩栩如生。汕頭老市區的昇平路老媽宮,門口峙立一對青色的石獅,門壁刻著古人、飛龍,天井香案前1.9米高的雙龍石鼎香爐亭;第二進拜亭兩根鏤通的盤龍八仙石雕大圓柱,上方站立漢鐘離、李鐵拐等八仙,趙公明、韋陀等神明菩薩,藝術造詣皆無比高超。

  在嵌瓷工藝中,更顯潮汕工藝奇葩之瑰麗。1993年媽生重建告竣的媽嶼老媽宮,一系列嵌瓷工藝,代表著當代嵌瓷精品。其屋頂,嵌著氣勢壯觀各長四米的雙龍奪寶,維妙維肖的八仙八騎,形神逼真的鮮花飛禽。其廟前左側朝聖門外,圓形的約二米高的臺墩上,嵌瓷象徵放雞山的雄雞報曉群眾立雕——一隻雄雞昂首挺胸,對空高啼;另一隻母雞,低頭啄地,讓一大群小雞覓食,色彩鮮艷,形象生動。上述工藝,皆出自飲譽中外的嵌瓷世家許梅三及其兒子許志華、許志堅的傑作。

  又有很多木雕或石刻的匾額(例如南澳島深澳媽宮中,“咸豐歲次己未年(1859)桂月谷旦,寰海鏡清。賞戴花翎署廣東水師提督、閩粵南澳總兵官陳應運敬立”匾額,中柱媽宮中“紫闥金扉”乾隆四十二年歲貢生范之齊書旁門刻額)、柱聯,詞句優美,書法秀麗,多數出自顯赫的官吏、詩人、書家的手筆,頗有歷史價值。

  還有大量碑記。各座媽宮,基本上都有碑記,是見證民俗、媽宮沿革、官員履跡、媽祖“顯靈”奇事、善人捐資等的重要文物。例如,在潮汕最早媽廟南澳島深澳天后宮內,至今仍有三塊碑記:道光甲午年(十四年即1834年)桂月《天后宮重建碑記》、1995年對雲撰《南澳深澳天后宮重建紀事》和《樂捐芳名錄碑》。

  古代碑記皆言簡意賅,而寫得充滿文采史料價值重大者,要算明萬曆四十八年(1620)、南澳副總兵何斌臣所寫的《放雞山天妃宮碑記》(1995年春由本人斷句,蔡學鋒重書,刻石嵌于老媽宮前南側吉祥亭墻上)。

  當代“文革”十年動亂至1976年結束,轉入太平盛世,各地媽宮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再現,故新碑記也大量涌現,寫得優美出眾者,有汕頭市昇平路老媽宮修建記(陳廷文書)和《汕頭龍虎灘媽祖石雕像碑記》(蔡仰顏書),皆出自嶺海詩長黃讚發先生妙筆,字字珠璣。

  四、彰顯兩岸胞緣

  2006年1月,胡錦濤總書記在福建考察時強調:“媽祖信仰深深地紮根在台灣民眾的精神生活中,要運用好這一豐富資源,在促進兩岸交流中更好地發揮作用。”

  媽宮自明朝就由福建赴臺移民為求平安而把香火傳至台灣。鄭成功收復台灣,施瑯統一台灣都拜媽祖而獲勝,媽祖名揚兩岸。台灣四面是海,對海神分外敬重,建廟特多。至今共約有1600多座,信眾佔三分之二,為全台民間信仰人數之最。他們經常組團訪大陸媽廟。1989年,台灣宜蘭南方澳的南天宮組織200多位台胞,分乘20艘漁船,從臺直航湄洲,開創了兩岸隔絕後民間直航的先河。目前,台胞來祖廟朝拜每年都超15萬人次。媽祖信仰成為兩岸共同的精神家園。

  雖然台灣媽宮香火,大多數是從福建湄洲祖廟傳去的,但潮汕也有香火傳臺者,那就是媽嶼之老媽宮。

  台灣新竹縣芎林鄉五龍村鹿寮坑莊,自開闢至嘉慶元年(1796),彭維業自汕頭赴臺,同時恭請媽像抵達鹿寮坑,創小廟祀之,成為鹿寮坑、山豬湖、橫山、沙坑、大肚共五莊唯一的守護神,故被稱為“五和宮”媽廟。1912年遷建於左近。1945年台灣光復,村名改稱“五龍村”,民眾于原址重建,1947年農曆四月初二至十月初八日落成。1989年正月,成立以賴遠章為首重建委員會,于五月初三日動工至十月十七日告竣。1991年又擴建二層地下室。台胞們總想念大陸之祖廟,經多年打聽,知道祖廟是媽嶼媽宮,遂于2006年11月8日,即汕頭香火入臺210年之際,以賴遠章先生為首尋根進香團16人,以旅遊形式來汕頭,登上媽嶼祭拜祖廟,實現宿願。他們受到市台辦和媽宮理事會熱烈歡迎。2007年10月28日,台灣新聞媒體五家記者來汕頭采訪,我帶他們到媽嶼,介紹汕臺媽祖香緣,他們很感興趣,回臺作了宣傳。

  原籍潮汕的台胞們,每逢回鄉探親,也總是到故里媽廟燒香。例如,1996年2月22日,即農曆正月初四日上午,天氣嚴寒,但台南市潮汕同鄉會總幹事、揭陽市人林宏偉先生,偕夫人、兒、媳、岳父及其老家揭陽之弟、弟婦、子總共11人,請本人當嚮導,專程到媽嶼拜媽祖。

  台胞們還捐款給故鄉修媽廟,幾乎所有各地媽廟重修或重建,都有台胞們獻了愛心。

  五、聯繫華僑紐帶

  潮汕是著名的僑鄉,海外潮人的祖居地。海外潮人約1000萬人,主要分佈在五大洲的30多個國家和地區。

  早在唐、宋已有潮人“過番”到外國謀生並定居。清朝至民國,很多潮人,因為遭遇天災,或因生計所迫,或為逃避兵役等,大批乘船飄洋到東南亞、港澳台等遠域謀生。載人出洋的船稱“紅頭船”,以澄海縣東裏鎮樟林古港作主要渡口,離鄉別井,踏上海途。他們臨乘船出洋之前,都前往渡口(清朝以澄海縣樟林古港、媽嶼港為主)附近的媽宮,虔誠拜媽祖,祝福海途一帆風順,然後才登船出港。當歷經難測的漫長風濤洶湧的海途,平安到達彼岸之後,他們非常感激媽祖安瀾順濟之恩德。一方面在定居之異域,把從故鄉帶去的香火,草創小廟奉祀,後逐漸擴建之,使媽宮成為祈求平安的聖殿、思鄉的場所、聚會的中心;另一方面感恩故鄉媽廟海神之庇祐,或托家人買牲禮進廟拜神謝恩,或在自己回鄉時進廟隆重謝恩。當“文革”動亂結束,各地媽廟“死灰複燃”,大力修建時,紛紛捐款,讓一座座媽廟再顯輝煌。華僑的子孫,皆繼承先輩傳統,“常回家看看”祖居地媽宮,燃香祭拜,追念女神保祐先人安然遠涉重洋之恩德。感謝神恩,代代相傳。

  媽祖文化,成為了潮汕聯繫華僑的精神紐帶。

  六、吸引遊客勝地

  各地媽宮,建築古色古香,神像莊嚴,格局堂皇,工藝優雅,匾聯精彩,碑記留芳,又有附設亭、廊、榭,儼然為引人入勝的聖域,對潮汕內外人士、文人、學者具有吸引力,成為既是禮佛寶殿,又是旅遊勝地,形成精神與經濟的雙重價值。

  古今不少文人,遊歷媽宮,賦下詩文,留下文化財富。

  現代中國大散文家秦牧(1919—1992)及其夫人吳紫風(1918—2011),和大詩人黃雨(1916—1991)、作家李新魁、林堅文、張海鷗、林紫,這批潮籍文豪,于1986年12月10日從汕由陳歷明、王金光陪訪南澳島,越日在我導遊下,到島上深澳媽宮觀賞,讚嘆不已。秦牧先生手摸著石柱上栩栩如生的盤旋雕龍,面對著其夫人紫風大姐,説:“我們潮汕沿海,好多人以海為生,對海神媽祖特別崇拜。南澳島這媽宮石龍柱刻藝高超,我故鄉澄海媽宮也是石雕、木雕美不勝收。所以媽廟不僅是拜神的殿宇,也是工藝文物的寶庫!”他後來寫了《故鄉的女神廟》讚頌澄海區樟林古港的媽祖。

  以上所述,是初談媽祖文化價值的主要方面,另外它體現在媽廟本身又是遠近媽祖文化交流點、當地老人文化活動室、其他附屬文物保管處(例如南澳島深澳媽宮旁之明《南澳山種樹記》碑刻、雲澳中柱媽宮內康熙六十一年即1722年《奉廣東督撫兩院會禁雲澳網桁碑記》、門前1928年四月初十日《雲澳清匪殉難烈士蔡啟祥暨兵士(七人)紀念碑》)等方面,故很需要繼續不斷探討、總結、完善,加強與祖廟中華媽祖文化交流協會聯繫,為全國媽祖文化研究作出奉獻。同時,我們應抓緊部署,搶救全潮汕各地媽宮座數、創建與修葺時間、工藝特色、匾聯碑內容、善舉、民間傳説等,完成《潮汕媽廟志》,為潮學研究、潮汕方志填補空白,為繼承、弘揚潮汕媽祖文化提供重要的基礎史料,豐富潮汕歷史文化內涵,在建設幸福潮汕中作出應有的貢獻。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