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民俗民風

清末南澳島秀才康作銘才顯台灣

發佈時間:2015-10-26 12:08:11

  余近編著《潮汕與台灣》,搜尋各種史料,發現被古今南澳方志所失載,清末南澳秀才康作銘,在台灣恒春縣(今為屏東縣恒春鎮),寫志賦詩佳話,特予介紹。

  康作銘(生卒不詳),字子驥,號斯驥,清光緒至民初人,是南澳島深澳鄉秀才。他所在鄉中康氏,堪稱望族。先祖康耀美,是乾隆(1736—1795)後期大富翁,有“康百萬”傳説,至嘉慶(1796—1820)初,建起雄偉康氏宗祠(今存),用錢買空銜“朝儀大夫”,建大家院匾刻“大夫第”(今存)。其三個胞弟也考中秀才,康氏盛極一時。

  光緒十九年(1893),康作銘應知恒春縣事陳文緯之聘,從南澳島渡臺入幕,並佐修《恒春縣誌》。其所作12首《遊恒春竹枝詞》,俱載于《恒春縣誌》及台灣文獻、會刊和陳香編著之《台灣竹枝祠選集》等中。12首如下: 

  ①莫説山城僅一重,天開書案映臺峰。山川自有文人起,林下潭深故號龍。

  ②宿雲籠樹萬峰平,才聽樵聲忽鳥聲。最愛山腰林密處,炊煙一縷晚來升。

  ③海內名山二十余,生成古跡作仙居。瑯嶠竟有洞天在,可附上清補道書。

  ④落山風信勢偏驕,萬竅怒號送海潮。倡狂不管杜陵屋,輸與長亭酒幔飄。

  ⑤泥因積雨漾成渠,平麓迷離怕溢餘。過客欲行行不得,村南村北盡牛車。

  ⑥媒定紅絲禮不差,村莊自是古風家。其間一語渾難解,何事翁姑叫“按耶”?

  ⑦盡多健婦把春犂,頭戴壺餐走壟西。稚子荷蓑郎荷笠,風光入畫好留題。

  ⑧不學雲鬟淺淡粧,芳唇一點是檳榔。逢郎亦要羞回避,莫薄田家窈窕娘。

  ⑨眼見山番跳戲奇,婆娑曼舞作嬌癡。排成雁陣頻招手,甜酒教儂飲一卮。

  ⑩雉尾斜簪尺許高,圍裙一角氣粗豪。腰間別有傷心物,不是鸞刀即雁刀。

  ⑾不關茅屋與疏籬,個裏清虛俗未知。若遇騷人能點綴,春檐定有老梅枝。

  ⑿我今托跡海之湄,課罷閒來寫《竹枝》。寫得《竹枝》關底事,聊將俚語當新詩。

  恒春位於台灣中之南端半島,原名“瑯嶠”,據説是高山族語“台灣的尾巴”音譯。因四季如春而改名“恒春”,光緒元年建縣,今屬屏東縣一個鎮。此是中外海上交通要道。康作銘12首竹枝祠,結構謹嚴,層次分明,敘事清楚,筆力雄健。它唱誦了台灣光緒二十一年(1895)割讓給日本之前,恒春各種臨海地形、氣候、民俗、“健婦把春犁”、裝扮等獨特風情,生動有趣,美如畫圖。被編撰《台灣通史》的連璜(1878—1936,國民黨原主席連戰之祖父),採集《台灣詩乘》時所錄取,飲譽台島。(林俊聰)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