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民俗民風

翁萬達後代在台灣抗日故事

發佈時間:2016-03-23 08:37:22

  林俊聰

  嶺南第一名臣、明朝兵部尚書翁萬達(1498—1552),是今汕頭市金平區鮀浦人,在粵東家喻戶曉,約20年前被編成古裝潮劇《翁萬達主婚》到處公演。翁萬達後裔遍佈海內外,是否有移居台灣者?答案是:有,並且在120年前抗日保臺和民國時期抗日復臺鬥爭中,涌現了像翁紹煥(1858—1925)及其子翁俊明(1892—1943)之類豪傑,為先祖爭光。明末清兵入關,翁萬達在澄海的後人,追隨到粵東南澳島招兵舉義、于潮州府各縣抗清復明的鄭成功,在家鄉領導鄉民抗清。後來義軍兵敗,翁萬達的一支後裔,到祖宗廬墓之前,哭祭拜別,登上自家的一艘小帆船,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東渡台灣,定居台南。近來我在編著《潮汕與台灣》第六卷《人物傳略》時,找到徐名文、沈建華伉儷所編著、1999年出版《潮人與台灣》,得知他倆赴臺調查時幸獲可靠史料,特此把書中翁紹煥、翁俊明抗日事跡編成故事,以饗讀者。

  1、跟隨劉永福抗日保臺

  至清末十四世翁紹煥時,由於祖上經營制糖與養殖業起家,已經成為台南府石門腳富甲一方的書香世家。他在家裏設立了“府城儒醫翁紹煥義診處”,每天抽出一定時間,為患者免費診治,有時還自掏腰包,送錢給患者買藥,贏得“府城第一名醫”的美譽。

  光緒二十年(1894)爆發了甲午中日海戰,中國戰敗。越春腐敗無能的清政府,把臺澎割讓給日本。翁紹煥痛心疾首,聯繫士紳,遍城貼出告白,把賣國賊出賣台灣的醜惡行徑告訴廣大台胞,並把大批告白郵寄給北京的當道諸公,要求他們參劾賣國賊以平息台灣百姓的公憤。

  無可救藥的清政府,置包括台灣在內的全國人民的廢約抗日呼聲于不顧,一意孤行,割讓台灣遂成為既成事實。台灣人民奮起反抗日本侵略。在台幫辦軍務的南澳總兵劉永福,率領以在潮州所招收千名義勇為主力的黑旗軍,鎮守台南。翁紹煥聽到這個消息,興奮已極,立即參與籌組台南各界公民大會,出錢出力,推派代表把駐防恒春的黑旗將軍劉永福請到台南來。劉永福接受台南公民大會之請,回到台南城裏,立即調兵遣將,分防台南各要地。翁紹煥發誓説:“我翁某人不惜毀家紓難,也會支援黑旗將軍劉軍門,抗日到底,死守台南!”

  但是,傾巢來犯的窮兇極惡的日軍,畢竟不是台灣一地臨時組織起來的義軍所能抗擊得了的。台北唐景崧所部淮軍不戰而潰;劉永福所部粵軍, 在台南人民的支援下,獨力戰鬥了近半年,給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擊,被殺、傷、俘3.2萬多人,連總指揮能久親王也喪命。最後因兵力懸殊、糧餉不繼而失敗,劉永福無可奈何,含恨與抗日台胞首領丘逢甲、許南英等潮州人後裔,分別先後撤離台灣返大陸。

  2、抗日義軍幕後支柱

  有“組織”的抗戰失敗,台灣淪陷了,但台胞自發的抗日遊擊戰爭,始終沒有停止過。翁紹煥以“吾家子孫,永不臣于異族”的氣概,繼續支援抗日義軍。日本佔據台灣初期,台中翁府成為抗日義軍最重要的幕後支柱。

  台灣抗日遊擊由北部發展到中南部,最早的一次戰鬥,是1896年由黃國鎮、林添丁發動的“十二虎”進攻嘉義縣城之戰。戰前,黃國鎮通過翁紹煥的學生羅俊向他求助,得到他的慷慨相助,捐出鉅資,甚至把在廈門、府城兩地的親朋關係也全盤托出,給義軍利用,順利地購買回一批槍支彈藥。這仗攻克了日佔的重鎮和要塞,打得日寇死傷纍纍,寫下了台胞抗日戰史中最輝煌的一頁。

  在1898年發生的“潮州事件”,是原來的“十二虎”之一、黑旗軍的老部下林少貓得到翁紹煥之助,到廈門購買槍支彈藥,發動起義,攻佔了潮州(台灣地名),搗毀了日本憲兵所,將憲兵全殲。

  翁紹煥的學生羅俊,深受翁紹煥身教言教,秉持民族大義,在日佔臺時期,多次參加抗日義勇軍,和抗日誌士余清芳、江定同為發動多次抗日之役的正副盟主。翁紹煥不避嫌,多次給予經濟大力支援,並牽針引線,購買槍械,沉重打擊了侵臺日寇。後羅俊兵敗被捕,慷慨成仁。翁紹煥也受到牽連,不得不捨棄祖産,舉家內渡廈門。

  3、“台灣狀元”挫敗日本“皇民化”

  翁萬達在台灣後裔,在反抗日本佔領的鬥爭中又出了一位光復台灣的先驅、翁紹煥之子翁俊明(1892—1943)。

  翁俊明從小就受到父親翁紹煥強烈的民族主義和國學教育,自幼便博得“台南神童”的美譽。他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考進台灣總督府台北醫學院,並始終保持第一名至畢業,被譽為“台灣狀元”。

  1909年翁俊明在醫學院就讀期間,經孫中山派往台灣的同志多方和長期考察,以翁家世代抗清反日、毀家紓難的強烈的愛國意識和翁俊明本人穎悟好學、熱心祖國革命等品質,被孫中山首先發展為中國同盟會會員。他是第一個手寫口念中國同盟會“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如或渝此,神明鑒察!”誓詞的台灣人。

  隨後翁成為孫中山委派的中國同盟會台灣支會首任交通員,負責在台灣發展會務。翁俊明銜孫中山先生之命,主持台灣國民革命工作,在經濟上不但完全自己掏腰包,自給自足,同時還一再支援國內革命。

  翁以其親和力和組織天才,使同盟會在台灣發展迅速。在日據時代,台灣僅有3座高校,總人數還不到100人,都是由總督府遴選出來的出類拔萃的台灣青年,花了鉅額的經費和大量的人力、物力,妄圖為日本人統治培養人力。但是,這近百位台灣青年精英,卻成為翁俊明發展的最佳對象。三校中有70多人,很快就成為中國同盟會台灣分會的會員,“入會率”高達百分之七十多。

  翁領導的同盟會台灣分會,對中國革命做了很多有益的貢獻。他親攬革命英才參加1911年廣州黃花崗起義。揭陽籍人許讚元,是台灣著名詩人許南英的兒子、中國著名作家許地山的胞兄。翁俊明與他自幼定交,後又發展他為同盟會會員,翁俊明幫助許讚元潛離台灣,到廣州參與黃花崗之役,成為台胞參加革命起義第一人。

  翁對黃花崗起義還有第二個大貢獻,那是東京中國同盟會密謀起義之初,第十四支部長林文,決定率領所部同志到廣州和清軍決一死戰,卻苦於無法籌措所需的一大筆旅費,後來聽説翁俊明領導的台灣同盟會活動能力強,便派人到台灣求助。翁為旅日同志籌措了一筆鉅款,使之順利成行。

  黃花崗起義,驚天地而泣鬼神,七十二烈士從容就義,激發了全國的革命情緒,這才有5個月後的武昌起義一戰成功!排在七十二烈士之首的林文、林覺民,是翁所捐助成行的。

  翁及其同志在反對日本于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取得成功,使日本侵略者這一罪惡行徑推遲了20多年。日本侵略者滿以為刻意選拔進三座高校近100名學生,會“感激”日本明治天皇的“浩蕩皇恩”,改變國籍而成為台灣首批日本皇民。20歲的翁俊明親自領導、發動三校學生一致拒絕,公然向當局宣稱:“我們寧願退學,讓三所學校解散,也不甘於當變更國籍的始作俑者!”日本統治者只好取消提案。

  4、搶救抗日義軍首領羅俊槍傷

  1913年,翁俊明和同學兼同志杜聰明決定毒殺竊國大盜袁世凱,雖然後來投毒失效,翁俊明還挨了二十大板,但在繞道日本赴北京前,謁見了孫中山。48歲的革命先知和22歲的台灣青年初次會晤,翁向孫中山表明來歷,彙報台灣的會務,孫中山出乎意料地興奮和熱烈。他滔滔不絕地給翁俊明講述中國大革命和台灣的密切關係,強調中國革命之起,和甲午戰敗、割讓台灣緊緊相聯,説明袁世凱竊國和二次革命失敗經過和今後革命方向。他殷殷嘉勉説:“連日本人統治下的台灣,都有像你們這樣胸懷大志的愛國青年,足以證明中國不會亡,革命的前途,一定大有希望!”

  翁俊明23歲從台北醫學院畢業,為馬偕醫院所延攬,未幾即升任外科主任。他將自己整個身心奉獻給患者和醫院,連院長都感動地説:“翁醫師對病人的奉獻,完全是秉持著救世主的精神!”然而,他其實出身於一個儒教和佛教溶為一的家庭,受的是翁家歷代“懸壺濟世”的傳統教育,並非基督教徒。

  在醫院裏,翁俊明又一次遇見他父親的得意門生、抗日義軍首領羅俊,他是背部中彈負傷在半夜被抬到手術室的。翁俊明親自為他動手術,取出鉗在兩根肋骨之間、可能致命的槍彈。原來,羅俊從廈門帶了人和槍回台灣,他和另一位義軍首領余清芳正糾集人馬,準備起義,在教練義軍射擊時被誤傷。治好了羅俊,翁俊明把身上的錢全部送給他,讓他回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後來,余、羅率義軍攻打日軍警視支廳、派出所,打死日本人近百名。起義軍雖因兵力懸殊最後失敗,但這一仗,作為早期反日武裝的一次大戰而被載入史冊。

  5、光復台灣領袖留遺言

  1915年,受羅俊、余清芳武裝起義抗日的牽連,因為羅俊出自翁紹煥門下是公開的秘密,翁家又是台灣多次起義的幕後支援者,經同盟會的同志勸説,翁俊明一家以“祭祖掃墓”為由內渡,遷居廈門。

  在廈門,後來又在上海開設了中西醫並用的“俊明醫院”,並創辦醫學專科學校。同時,為了激勵在大陸的台胞反日,翁俊明發起組織了“思宗會”和“健行社”,貫徹“讓台灣歸宗祖國”的宗旨。翁家也自然成為來自台灣的抗日領袖、名流志士的招待所。在這裡,他們縱談驅逐日人、光復台灣、發動反日運動的大計。在翁俊明的領導和支援下,台胞開始從過去慘烈悲壯的武裝鬥爭,一改而為從倡呼民主人權思想方面著手,配合國內革命,最終光復台灣的新的更高層次的鬥爭。他曾六次掏腰包,撥出鉅款,支援台灣文化協會。該會要全台灣設閱覽所,辦中國文化講演會,宣揚民族大義,連日本人都不得不承認:“民族主義的思想,已因為文化協會的多方努力,業已深切的浸透入島內每一個青年的心中!”

  1940年,翁俊明到達重慶,台灣在大陸的六大派領導人物聚集在他的周圍,一致推選他為領袖,響應他“台灣歸宗祖國”、“光復台灣”的號召,並由他代表全體台灣同胞,駁斥當時國際上所謂“台灣獨立”和國際“共管台灣”的謬論。

  翁俊明曾赴香港,後來又多次赴重慶,受命籌備中國國民黨台灣省黨部。1943年,為了表示我國收復台灣的決心,正式成立的台灣黨部設立在福建漳州,他榮任主任委員。許多赫赫有名的人物,像丘逢甲的兒子丘念臺、後來在台灣當過“副總統”和資政的謝東閔,當時都是翁俊明的部屬。

  他看到抗戰勝利的曙光,第一個向當局建議,通過開羅會議,據理力爭,在抗日勝利後將台灣歸還中國。為了規劃建設光復後的台灣,他編輯《台灣問題參考資料》月刊問世。

  可惜的是正當翁俊明革命事業達到最輝煌的時候,他書生從政,只知“以天下為己任,置生死於度外”,疏于防範,競被漢奸下毒害死。臨死前他説不出話,強忍劇痛,一筆一劃寫下了最後遺言:“光復台灣!”

  翁俊明一生的巨大貢獻,使他成為第一位入祀國民革命忠烈祠的台胞革命烈士。1975年台中市特為他鑄銅像立之紀念。

  其孫女翁倩玉,是享譽中、日、美等國影、視、歌巨星,乃潮汕歌迷的偶像。

  [編者按]翁萬達(1498—1552):今汕頭市金平區鮀浦蓬洲登村人,字仁夫,號東涯,29歲中進士,文武全才,53歲任兵部尚書,嚴邊備,修邊城,重憂撫,功勳顯赫,為嶺南第一名臣。1992年在汕大舉辦“翁萬達國際學術研討會”,潮汕歷史文化研究中心出版《翁萬達集》。近年其《思德堂詩集》在廣東省圖書館發現。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