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媽祖文化

廣東唯一紀念漁業技術英才古廟 粵閩台漁民所奉敬漁神

發佈時間:2016-05-10 09:38:59

  余近日重訪南澳島雲澳鎮澳前漁村武帝廟時,被路過廟附近“長年山”即內青山所見面向大海,重建一新的長年公古廟所吸引,登上山坡細觀之。只見它坐東北向西南,門聯雲“枝藝精通教萬戶,術妙巧造育千家。”廟內龕中奉敬長年公及其夫人兩坐像。廟背靠兩塊大石,旁依參天古榕。此廟雖僅10余平方米,在南澳島中屬小廟,但它所奉敬的“長年公”,卻是全廣東省獨一無二的紀念古代漁業技術英才神廟。長年公傳奇,在南澳島至粵東、閩南、台灣漁民中流傳著。

  相傳自明朝起,在南澳島東半部的雲澳灣,就有桁槽捕魚作業。汛期是在每年霜降至翌年芒種之間,産量佔全縣比重最大。桁槽是一種定置作業,捕魚方法是:在近海湍急的流路上,插入150支圓周約1米、間隔14米的大松木桁柱,由打入海泥3米的750支杵縛竹筋固桁,然後在每二支桁柱之間挂上黑色的大漁網,有點兒象“守株待兔”,讓公魚、白帶魚、烏賊、饒魚、水尖魚等魚群隨南流遊入網內,流輕時便起網收魚。開始時,桁杵多被激浪衝壞,漁民很苦惱。

  300多年前的明崇禎年間(1628—1644),一個初冬插桁杵入海時節,來了一個年約40歲的人。他身穿藍布衫,頭纏青布帕,自稱是福建連江人,姓英名阿六,善插桁椿。漁人見他身材雄健,氣宇軒昂,不敢小看他,便熱情地載他到漁場,請教如何打桁入海底及插杵。他教漁民在每支大桁的南北,各打二支杵入海泥,杵連上由竹筋所結成之繩固桁,桁與桁之間再繫上竹筋繩。漁民照這樣去辦。當年,果然桁杵不壞,漁獲甚豐,漁民們便尊稱英阿六為“長年”,意即“老大”。

  次年初冬,再做桁時,仍請英阿六指教。因為這種桁槽作業受大風海浪衝撞厲害,故每年初冬,需將桁、杵重新打入海泥中。可是,隔年春汛,由於大風浪襲擊,有的桁杵插入海底之後,劇烈地搖晃起來,大家搏戰澳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難以把杵打牢。但季節不等人,眼看漁汛已到,漁民們焦急萬分。

  農曆四月十二日,英阿六又和漁民們一直出海,來至遊樂場,苦思良策。他思緒不安地望一下海面流路,深思了一會,抹掉那英俊的臉寵上的浪花水,迎著海風,高聲地對漁民們説:“打桁杵入海,欲它牢固,只有由我潛入海裏去這個辦法了。”説罷,從船上縱身一跳,撲入冰冷的海裏。漁民們以忐忑不安的心情,目光注視著海面,殷切地期待著英阿六冒出來。可是,只有風吼海哮,沒見人影。一連過了幾天,仍無音汛,漁民們感到驚慌,設法尋撈,仍無蹤跡。大家十分悲痛,湊錢派人專程前往福建連江,報行其家屬。但是,尋遍連江,卻無英阿六此人。

  更奇怪的是,自那以後,漁民進行桁位杵插作業,雖遇九級風流,再也無衝壞之患。漁民們説:“這都是英阿六以身投海,犧牲生命在海底固定桁位,才桁牢汛旺啊!”漁村男女老少,一齊感激英阿六,在他溺死後不久,于高桁位不遠的澳前內青山上建廟,塑像祀之。此後,漁民在打桁入海底和量桁柱之間的位置時,都把“第一”喊成“阿六”;把船上總技術員兼總指揮稱為“長年”,把內青山臨海處稱為“長年山”,還把英阿六殉難的那一天——農曆四月十二日,定為“長年公生”(長生不死之意)。每年這一天,漁家就擺粿燒香,隆重紀念這位古代桁槽作業的奠基者、異省的漁民英雄,風俗於今不變。後粵東捕魚敲䑩作業中總技術員兼總指揮也稱為“長年”。乾隆四十八年(1783)齊翀《南澳志》也略記此傳説。

  不僅澳前村築有“長年公廟”,附近中柱村媽宮龕中,也奉長年公、媽木雕坐像祀之至今。
  

林俊聰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