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中山學説

讀書行醫革命 偉人廣州情緣

發佈時間:2016-11-15 15:39:28

  ②辛亥革命紀念館正舉辦特展紀念孫中山先生。

  編者按:2016年11月12日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紀念日。為紀念這位偉大的民族英雄、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中國民主革命的偉大先驅,廣州日報推出“偉人來自廣東夢想今日成真”主題報道,沿著中山先生的足跡追訪歷史,回顧那些已影響歷史進程的決策與設想。當年中山先生的許多心願,如今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經過中國人民數十年的艱苦奮鬥,已夢想成真。

  “頂天立地奇男子,要把乾坤扭轉來。”這是孫中山先生在1899年秋作的七言絕句《咏志》。在經歷4年前的廣州重陽節首義失敗後,他越發剛毅沉穩,遠赴海外發動宣傳,為打響下一次革命起義的槍聲準備彈藥。回顧百年前那場驚心動魄的歷史,這樣失敗與成功交織的時刻,此起彼伏,但這位奇男子始終雄心未減,一往無前。

  廣州因歷史機遇與孫中山結下不解之緣。正是在此學醫行醫,孫中山痛感“醫人不如醫國”,由此踏上革命道路;他在這裡策劃第一次武裝起義,三度建立革命政權,終於創建和保存了廣東“護法根據地”。

  如今走在廣州的大街小巷裏,與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相關的革命舊址超過40處。他視“教育為神聖事業”,在廣州親手創辦了一文一武兩所學堂——中山大學和黃埔軍校,人才輩出名揚海外;他在《建國方略》提出的改良廣州港口、水路和鐵路,與廣州目前作為國家綜合交通樞紐示範工程城市等定位遙相呼應;他還倡建第一座人民公園,使人們深感生活在“花園城市”的幸福……

在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之際,我們探訪孫中山先生在廣州的足跡,他的豐富遺産依然閃爍光芒。

行醫:

  醫人不如醫國

  思想漸成輪廓

  學醫時打破封建禮教舊觀念

  地點: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

  位於沿江路的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 

  在廣州沿江西路,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人流如織。作為中國最早的西醫院,它經歷了183年曆史的洗禮,從一所小小的眼科醫局發展成為綜合性大醫院。這棟古樸的建築最顯眼的位置,至今還豎立著“孫逸仙博士開始學醫及革命運動策源地”的紀念碑。

  1886年,20歲的孫中山第一次來到廣州,因為幼年在香港親眼看見“江湖騙子”賣假藥欺民,因此立志行醫救人。他以“逸仙”之名,進入孫逸仙紀念醫院的前身“博濟醫院”附屬的南華醫學校就讀學醫。當時,他住在哥利支堂10號宿舍,“竹床瓦枕,隨遇而安”。

  醫學堂當時全班有男生12人,女生4人。孫中山的學習成績在班裏名列前茅,他給同學的印像是“聰明過人,記憶力極強,無事不言不笑,有事則議論滔滔,九流三教,皆共語。”據醫院歷史資料,當時所開設的課程有:《全體新論》《化學摘要》《內科全書》《割症全書》《婦科精蘊》《眼科撮要》《兒科全書》等。

  從這則課程簡表來看,孫中山有涉獵産科和兒科的知識。然而,當時學校還有一條迂腐的規定,男生不能參加産科實習,孫中山親自到校長辦公室要求取消這條不合理的規定,打破了中國幾千年“男女授受不親”的封建禮教的舊觀念。

  孫中山進西醫院學習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希望通過學習近代先進的科學文化,來改造衰落古老的中國。然而事實證明,治療身體病痛是不可能救中國的,實踐讓孫中山漸漸萌生“拋棄改良,選擇革命”的想法。

  第二年,孫中山轉入香港新開辦的西醫書院讀書,更加刻苦學習政治、經濟、農業、歷史、法律、軍事乃至天文地理等先進的自然科學知識。凡有關國利民富的知識,他都潛心研究,從而實現了思想上的偉大轉變。

  行醫後結識大批會黨人士

  地點:廣州西關冼基街東西藥局

  在香港和澳門輾轉學醫行醫後,孫中山又回到了熟悉的廣州。1893年底,他在廣州西關冼基西開設東西藥局,深感“醫人不如醫國”,他通過行醫結識了大批會黨人士,逐步産生了組建團體的意識,“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之思想漸成輪廓。

  走在冼基街,西接十八甫南路,東鄰對外貿易繁榮的十三行,趟櫳門、青磚墻、麻石腳的磚木結構三層樓房成行成列,可以想像當時街上的熱鬧程度。清末民初,冼基街除聚集了20多家傳統的中醫館外,還吸引了許多西醫生在此開設診所。此外,街內不但有很多藥商開設中成藥加工場、制藥作坊、中西藥局和藥鋪等,還有許多銷售藥材和原料的批發攤檔。

  在冼基街設立東西藥局時,孫中山的名聲在廣州又很快傳開。他每天上午10時到12時在中心藥局特設贈診“不受分文,以惠貧乏”,以濟世利物為懷,故迅即聲譽鵲起。由於東西藥局知名度越來越高,前往求醫的人越來越多,孫中山又在雙門底聖教書樓(今北京路白沙巷口)開設“東西藥局”分診所。

  對於孫中山個人而言,在廣州行醫最為重要的意義,是借著醫生職務,“出入衙署,一無阻礙”,與廣東的知識分子、官員和鄉紳多有來往,他們經常在一起探討救國救民的議題。孫中山所結交的廣大社會各階層人士,為其日後從事革命運動打下廣泛的基礎。

  革命:一再把廣東選為武裝起義突破口

  第一次武裝起義在廣州策劃

  1894年春夏間,孫中山為實現革命夢想,結束了在廣州的行醫生涯轉頭北上。一場更大的革命暴風雨即將席捲廣州。

  當年11月,孫中山聯合革命同志在香港成立了興中會香港總部,決定發動武裝起義奪取廣州作為革命根據地。1895年2月在雙門底王氏書舍設立了興中會廣州分會,積極策劃廣州起義。

  王氏書舍就位於如今廣州最繁華的商業步行街之一北京路上的廣州市青年文化宮內。曾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館長的李穗梅表示,由於書舍處於城市中心位置,周圍也集中了不少清政府的機關,在這裡革命起義比較容易一舉奪下。

  經過半年的籌備,8月底,起義準備工作大體完成,決定以重陽節為掩護,在農曆九月初九日正式舉義。然而由於起義風聲走漏,原來負責起草檄文的革命黨人將消息洩露給其兄,後者更向清政府告密,致風聲外露。起義計劃全部遭到破壞。

  血雨腥風馬上撲面而來,清朝政府大肆捕殺革命黨人,40多名革命黨人被捕。陸皓東等多人被殺,孫中山、楊衢雲、陳少白等均被懸賞通緝。當時,孫中山從廣州轉移到香山縣,後經友人協助,登上偽裝運魚草飼料的小船抵達澳門,才脫離險境。

  這次廣州起義失敗後,王氏書舍一度被清政府封閉,並在抗日戰爭時期被日寇飛機炸毀。斗轉星移間,這裡修建了一個遊樂場,又變成了民樂劇場,最後才建起了青年文化宮。

  這次起義雖然未來得及發動便失敗,但卻開啟了以武裝起義方式推翻清政府、建立共和制度的革命事業,這也是廣州作為近代民主革命策源地和重要舞臺的開端。

  曾在廣州發動過三次起義

  孫中山的《孫文學説》曾回顧了興中會建立到黃花崗起義的十次主要的起義,其中有八次是在廣東境內舉行,而在廣州的就有三次:1895年的廣州起義密謀,1900年的惠州起義,1907年的潮州黃岡起義、惠州七女湖起義、欽州防城起義,1908年的欽廉上思起義,1910年的廣州新軍起義,1911年的廣州起義(黃花崗起義)。

  孫中山為何一再把廣東選為武裝起義的突破口和革命力量的集結地?這個問題讓後世人十分好奇,學術界推測或是因為孫中山來自廣東,在中山、廣州、香港和澳門輾轉求學行醫,累積了重要的人脈。

  其實,在孫中山與日本友人宮崎寅藏就革命方略進行多次筆談中,孫中山直言“以廣東為最善,因人地合宜也。在廣地,一月之內必可集山林剽悍之徒三四十萬”。後來的歷史進程也確實應驗了這句話:武昌起義以後,同盟會在廣東發動民眾,一口氣組織了十幾萬“民軍”,一個月後廣東便實現“和平光復”。

  廣州對於孫中山的意義更是重大。孫中山的四個重要助手胡漢民、汪精衛、朱執信、廖仲愷,三個是廣州市區人。廖仲愷是惠陽人,但也在廣州居住,夫人何香凝則是廣州人。革命黨人中很多也來自於廣州。想來廣州在19世紀後期是華南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中國對外貿易的唯一港口城市,得風氣之先,人們易於接受新變革。孫中山領導的1911年的黃花崗起義成為辛亥革命的前奏,其餘各次起義,廣州也是計劃攻佔的目標或策應之地。

  辛亥革命及此後二十多年,廣州是捍衛辛亥革命成果的基地。1912年4月,辭去臨時大總統職務的孫中山回到闊別17年的故鄉廣東,在廣州逗留了近一個月,頻繁會見各界代表,發表演説反覆宣傳平均地權的主張,希望發展實業,改善民生;他還在廣州發表《通告粵中父老昆弟書》,宣佈自己對廣東抱有無窮的希望。1913年,孫中山發動了“二次革命”,先後三次在廣州建立革命政權。孫中山在廣州建立革命政權期間,初步實踐了他的革命理念,開啟了廣州近代化的先河,使廣州成為革命政府實際意義上的首都。

  藍圖:

  對廣州規劃

  有宏偉設想

  設想:倡導建設廣州“第一公園”

  如今:廣州公園遍地享“花城”美譽

  ①廣州人民公園位於廣州老城區傳統中軸線上。1917年,孫中山倡議辟為公園。公園1918年建成,命名為“第一公園”。

  “雲山珠水環翡翠,古都花城鋪新綠。”廣州作為著名的花園城市,開門見綠的“花城”特色不斷深化。但實際上,廣州在1918年以前是沒有公園的,居民熟悉的四大公園——荔灣湖公園、流花湖公園、麓湖公園、東山湖公園,其實是20世紀50年代才建起來的。

  廣州的第一座公園,是如今廣州起義路北端的人民公園,此地原是清朝廣東巡撫衙門舊址。1918年在孫中山的倡導之下,歷經三年磨難,由孫中山之子、時任廣州市長的孫科接力,終於在1921年10月12日落成開園。這個公園位於廣州市傳統中軸線上,面積4.46萬平方米,是廣州最早建立的綜合性公園,故名“第一公園”。當年孫中山曾多次在此向群眾演講,宣揚民主革命理論。

  孫中山在廣州建立革命政權期間,籌組了廣州市政公所,專責廣州市政建設,這是中國近代市政制度的開始,對廣州的城市建設做了具體規劃。他客觀分析了廣州依山傍水又臨海的有利的地理條件,提出廣州的建設應有新式市街、新式住宅、新式交通以及享樂性設施。他視“教育為神聖事業,人才為立國大本”,在廣州親手創辦了一文一武兩所學堂—— 國立廣東大學(今天的中山大學)和黃埔軍校,人才輩出,居功甚偉。

  在孫中山的建設思想的引領下,其子孫科主持的廣州城市建設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其匿居於香港、上海之廣州商民陸續回粵,攜帶資金回歸,購買地産,興造工廠樓房商店,各種新工業到處勃興,省城地價遽比上年增高一倍”。

  設想:把廣州改良成一個世界大港

  如今:廣州成為第一批國家綜合交通

  樞紐示範工程城市孫中山的名著《建國方略》《實業計劃》中,涉及廣州的經濟建設有較大篇幅的規劃。改良廣州成為一個世界大港、改良廣州水路系統、建設中國西南鐵路系統、建設沿海商埠及漁業港、創立造船廠等都有詳細論述。

  孫中山提道:“吾人之南方大港,當然為廣州。廣州不僅是中國南部之商業中心,亦為通中國最大之都市。迄于近世,廣州實太平洋岸最大都市也,亞洲之商業中心也。中國而得開發者,廣州將必恢復其昔時之重要矣。”

  事實上,廣州在日後的發展中,確實以港口和鐵路為抓手帶動經濟。廣州港目前已經是中國華南地區最大的綜合性港口,出海航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黃金水道之一。廣州依託白雲機場、廣州北站、黃埔港、南沙港等各大海陸空交通樞紐,成為集航空、航海、城軌、地鐵、高速公路、城市公交等於一體的立體式綜合交通樞紐。近日,廣州市更獲批成為第一批國家綜合交通樞紐示範工程城市,孫中山當年的設想,不可不謂頗有遠見。

  廣州與孫中山的革命生涯結下不解之緣。從讀書、行醫,到走上革命道路,孫中山一生的榮譽與挫折都與這座城市分不開。1924年11月13日,孫中山從大本營乘小輪到天字碼頭處乘永豐艦北上離廣州,最後這一次,各界人士數百人站在天字碼頭送行,孫中山站在永豐艦甲板上舉帽還禮揮手。

  這一動人的告別畫面,在歷史瞬間定格,在天地永恒長留。孫中山先生此一去再不回來,“振興中華”的聲音百年間響徹五湖四海。富有遠見卓識的“建國方略”,如今在廣州繪成方圓,新的宏偉藍圖正在徐徐展開。如今,從天字碼頭出發,乘船遊珠江的旅客絡繹不絕,孫中山及他的辛亥往事將伴隨著珠江水,經久流傳。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