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中山學説

珠岸兩度挂帥 孫中山曾在廣州三建政權

發佈時間:2016-11-15 15:34:53

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

孫中山大元帥府舊址。

原文標題:珠岸兩度挂帥廣州三建政權

“英雄作事無它,只堅忍一心,能成世界能成我;自古成功有幾,正瘡痍滿目,半哭蒼生半哭公。”1925年,孫中山先生病逝,時人作輓聯寄哀思。直至生命中最後的七年,孫中山依然為革命奔走,屢敗屢戰,堅忍一心。坐落在廣州珠江南岸的大元帥府,其間兩度成為孫中山晚年的革命大本營。

這兩棟前身為水泥廠的黃色建築雖只佔彈丸之地,卻是歷史風雲際會所在,見證了護法運動的挫敗、民主革命的策源。組織北伐,改組國民黨,確立國共合作,籌建黃埔軍校、廣東大學……這些載入史冊的決定均在此地實施。

在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紀念日之際,我們重訪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他的豐富遺産依然閃爍著時代的光芒。

專題撰文/廣州日報記者方晴

專題攝影/廣州日報記者廖雪明

1917年:一次護法任大元帥

廣州市珠江南岸,矗立著兩棟黃色的三層大樓和一座莊嚴的門樓,門樓上書“大元帥府”四個大字,臨江而立,威風凜凜。這裡便是依託大元帥府舊址建設的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

1912年辛亥革命成功後,孫中山出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三個月後被迫讓位於袁世凱。1914年,袁世凱解散國會,廢除《臨時約法》。1917年,張勳復辟失敗,段祺瑞把持北京政府,但拒絕恢復臨時約法和召開國會。由孫中山一手打造的民主共和之路嚴重受阻。

《臨時約法》是1912年孫中山任臨時大總統時所制定的中國第一部資産階級性質的憲法。如聽任《臨時約法》廢棄,“則數十年革命事業的成績,固全被推翻,而將來國家根本之憲法,亦無從制定,國本動搖,大亂不已。”

1917年7月,孫中山率領一部分北伐海軍南下廣州,在如今烈士陵園內的廣東省議會召開國會非常會議,成立與北洋軍閥對峙的護法軍政府,拉開了護法運動的帷幕。1917年9月1日,孫中山被推舉為中華民國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

建府“河南” 士敏土廠

 

穿過帥府門樓和一段麻石板鋪就的路面,便進入到府內官邸的北樓和南樓。兩座大樓均為三層券拱的外廊式建築,朱門白拱,黃墻青檐,既有濃郁的歐式建築風情,又融合了嶺南騎樓的風格。在成為帥府前,這裡曾是華南地區最大的士敏土廠(士敏土是英文“水泥”的音譯)。士敏土廠辦公樓為何會被孫中山相中,兩度成為大元帥府?

大元帥府紀念館副館長朱曉秋道出了來龍去脈:始建於1907年的官辦廣東士敏土廠是清末洋務運動的産物,是當時全國第二、南方最大的水泥廠,帥府現存南北樓兩棟建築就是士敏土廠的辦公樓。

孫中山最終將府址選在士敏土廠辦公樓,一是安全,河南(今海珠區)由支援孫中山的李福林所控制,珠江有服從孫中山的海軍軍艦停泊;二是便利,帥府距城區僅一江之隔,正門面對石涌口碼頭,孫中山出入皆以船代步。

軍閥排擠護法失敗

護法軍政府雖然建立起來了,但孫中山卻面臨重重困難:滇、桂軍閥的專橫跋扈、各為其謀,讓孫中山陷入了孤軍奮戰的困境,矛盾激化時甚至釀成武裝衝突,孫中山曾兩次計劃炮擊督軍署;另一方面,財政竭蹶,讓孫中山苦心支撐的軍政府內部也發生了動搖。

“有軍才有權”,在滇、桂軍閥的威逼下,孫中山逐漸認識到這一殘酷現實。1917年12月初,經歷3個多月的艱難交涉,他終於建立起一支約有8000人的軍隊,但因不能駐在廣州,只能“護法援閩”,史稱“援閩粵軍”。

1918年4月10日,在桂系、滇系和政學系的操縱下,國會非常會議通過改組軍政府的《中華民國軍政府組織大綱修正案》把軍政府大元帥制改為總裁合議制,進一步剝奪了孫中山的職權,使他無立足之地,第一次護法運動以失敗而告終。

憤怒至極的孫中山于5月辭去海陸軍大元帥離開廣州。他在辭職通電中痛斥南北軍閥:“吾國之大患,莫大於武人之爭雄,南與北如一丘之貉,雖號稱護法之省,亦莫肯俯首于法律及民意之下。”

1922年:二次護法壯志未酬

1920年秋,援閩粵軍陳炯明部下鄧仲元、何貫中等將領平叛桂系軍閥莫新榮,收復廣州。1920年底,孫中山重回廣州。1921年5月5日,中華民國政府成立,孫中山就任非常大總統,設總統府于廣州觀音山麓。

在孫中山的領導下,中華民國政府進行了征討桂系軍閥、北伐等軍事活動。但陳炯明不願支援孫中山武力北伐、統一中國的主張,于1922年6月16日發動武裝叛亂,圍攻總統府。孫中山雖倖免于難,但在8月被迫再次離開廣東。第二次護法運動又以失敗告終。

在離粵赴滬的英國軍艦上,孫中山回首數十年革命生涯,先是四處奔波大聲疾呼的革命先行者,後意氣風發就任臨時大總統,再成為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共和捍衛者。而眼前,“天下為公”壯志未酬,軍閥亂世民不聊生。他要捍衛共和的根基,要堅持民權的理念,不惜以一人之志與混世之污濁抗衡。

1923年:重建帥府國民革命

1922年8月,孫中山因陳炯明“六一六兵變”離粵,在反思失敗的原因後他認為,革命必須有所“憑藉”;而“欲得憑藉,則非恢復廣東不可”。1923年2月,孫中山在驅逐陳炯明叛軍後重返廣州,建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就任大元帥,帥府大本營再次設于廣東士敏土廠。這是孫中山第三次在廣州建立革命政權,也是最重要的一次。

此時,距離孫中山在廣州第一次發動武裝起義已過去了28個年頭。回顧數十年的革命生涯,孫中山的革命治國思想日臻成熟。他決定放棄“護法”的旗幟,而是成立自己的政權,訓練自己的武裝。

據朱曉秋介紹,雖然大本營實際控制區域不廣,但在孫中山看來,大元帥府是一個國家政權。大元帥大本營既是軍事行營,也是具有內政、外交職能的政權機關,在建立初期便下設了總參議、參謀長、秘書處、法制局、審計局、內政局、財政局、建設部、外交部等機構,“有如一個全國性的政府”,在內政外交上實踐了孫中山的革命思想和主張。

對內,以孫中山為首的大本營計劃引進外資,發展實業,提倡開墾荒地。同時改革吏治、改造社會。在發展教育方面,孫中山從1924年1月27日起,即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期間,便每個星期天在高等師範學校講演“三民主義”,共達16次。同年5月,大本營將國立高等師範、廣東法科大學、廣東農業專門學校合併為國立廣東大學,孫中山親筆題書訓詞。對外,大本營于1923年下半年進行了收回粵海關“關余”的鬥爭,最終迫使列強作出讓步,是中國近代歷史上罕見的強硬外交。

1924年:國共合作開拓新局

第二次護法運動的失敗,讓孫中山受到革命生涯中最沉重的打擊。在反思中,他逐漸意識到國民黨的局限,思想和政策發生了重大轉變。1923年1月26日,孫中山發表了《孫文越飛宣言》,確立了聯俄容共的政策。對國民黨的改組醞釀于上海,真正實施則是在孫中山于廣州重組大元帥府之後。

10月16日,孫中山召集出席國民黨會議的代表共百餘人,在大元帥府右側的大草坪開會,併發表了《過去黨務失敗之原因》演講。10月19日,孫中山委任廖仲愷、汪精衛、張繼、戴季陶、李大釗為國民黨改組委員。

1924年1月20日~30日,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廣州國立高等師範學校禮堂(今文明路中國國民黨一大舊址紀念館)舉行。大會所成立的宣言、黨務、宣傳、章程4個審查委員會,均有共産黨員參加。在國共兩黨的共同努力下,國共第一次合作正式確立,大元帥大本營也以新的面貌出現在中國民主革命的歷史舞臺上。

國民黨一大後,國共建立了統一戰線,還合作創辦了黃埔軍校和農民運動講習所。在農講所第一屆學院畢業典禮上,孫中山表示“國民黨這次改組,要加入農民運動,就是要以農民為基礎。”

國民黨一大的召開是孫中山總結一生經驗之後的重要舉措。第一次國共合作成為新的革命高潮的起點,新民主主義革命以國民革命的形式蓬勃發展。

20世紀20年代:父子矢志建設廣州

孫中山早年曾多次遊歷香港和歐美各國,對城市近代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香港讀書期間,“暇時輒閒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閎美。”故在考慮中國建設事業時,尤其注重城市發展問題。

1918年離粵居滬期間,孫中山在《實業計劃》中充分肯定了廣州的地位,稱它“不僅是中國南部之商業中心,亦為通中國最大之都市,迄于近世,廣州實太平洋岸最大都市也,亞洲之商業中心也。”隨後更大膽地、有前瞻性地提出“改良廣州為一世界港口”、“宜居花園式都市”等規劃設想,同時設想“新建之廣州市,應跨有黃埔與佛山”。

然而,20世紀初期,頻繁的戰事、動蕩的政局,使建設廣州、發展經濟成為一種奢望。1917年至1925年期間,孫中山在廣州三次建立革命政權,雖然政局尚不穩定,但他建設廣州的理想在其長子孫科的積極響應下,逐步得到實踐,由此開啟廣州近代化的先河。

1918年10月,廣州第一個近代意義上的城市行政機關——市政公所正式成立。1920年底,孫中山再次回粵建立革命政權,此時孫科感到市政公所規劃不全,建議另建新制,組織一個現代化都市的市政系統,並連夜草擬了《廣州市暫行條例》,確立了城鄉分治、市長為一市之代表等原則。12月23日,《條例》正式頒布,開創了近代中國的市政制度先河。《條例》中首創的“公安”、“公用”兩局名稱,後來廣被各市所沿用。

當時,廣州因常年處於軍閥爭奪之中,滿目瘡痍,經費奇缺。就任市長的孫科籌措市政建設經費,開始築路浚渠拓寬街道、整治環境建設公園,強化治安整頓風紀和新設學校。

在教育方面,孫科設置的“市民大學”不限學歷年齡皆可報名入學,授課者均為名重一時的學者名士,此外還設立了專為聾啞人、盲人開設的學校。

在中國20世紀20年代的城市中,廣州是第一個由中國人主持規劃市政建設並取得成就的大城市。孫氏父子對廣州進行的設想、改革和建設,使它逐漸具備了現代城市的雛形,成為當時的“模範城市”。

萬件藏品帥府流芳

 

隨著孫中山1924年離粵北上、1925年病逝,大元帥府也于1925年6月成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至此,大元帥大本營正式退出了政治舞臺。百年後的今天,孫中山大元帥府紀念館已變身成為連接海峽兩岸、世界華人的紐帶。據朱曉秋介紹,1998年建館,2000年開放,館藏文物從2009年的400多件積累到如今過萬件,九成以上的文物來自於捐贈,不乏當年叱吒風雲的帥府名人後代捐贈的珍貴史料。

“出於種種原因,國民黨早期人物的研究在兩岸都不深入。而大元帥府,恰好見證了這些人物在政治舞臺上最輝煌的時期,見證了從帥府到國府這段承前啟後的重要歷史。收集這些文物,研究這段歷史,展示那個時代,便是大元帥府紀念館的當今意義。”朱曉秋説。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方晴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tb2020@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