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河洛之“河”

發佈時間:2018-03-05 10:07:03

晉豫峽谷中的黃河河道 張文欣 攝

  一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條從天上奔流而下的大河,橫貫蒼茫遼闊的神州大地,穿越風雲激蕩的華夏曆史,令人震撼,令人感奮,令人敬畏!述説黃河,不知從何説起?

  就從河流文化采風説起。

  2015年6月,盛夏酷暑,驕陽似火,洛陽河流文化采風活動啟動。溯源探流,選定的第一條河,是黃河;第一站,是三門峽。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説,三門峽也算黃河的一個“源頭”。

  在距今13700萬年至6700萬年時期,地球上曾發生了兩次名為“燕山運動”和“喜馬拉雅運動”的造山運動,青藏高原橫空出世,西高東低的地貌格局逐漸形成。後來,又經長期的地質和氣候作用,從青藏高原到山東丘陵逐漸形成了四段各有源頭、互不連接的河流。在距今100萬年前後,由於氣候變暖,冰川融化,水量充沛,終於使中西部高原各自獨立的河段連接起來,古黃河初現端倪。

  此時的黃河還是一條內陸河,其東端就是三門古湖,高大的中條山擋住了它的去路。隨著水位升高,湖水漫溢,不斷下切,經過漫長歲月終於衝決三門地壘,並與中條山東側的流水連接,一路接納百川,浩蕩入海,黃河從此誕生。

  黃河衝越三門,全線貫通的具體年代,學者們意見不一。但有一點已成為共識:當舊石器時代的北京猿人出現時,即距今70萬年至20萬年以前,黃河已經貫通入海。黃河,和中華民族的孕育、誕生、繁衍、生息同步。

  二

  古代的“河”字,專指黃河。黃河的稱謂始於漢,在此之前有多種名稱。殷人稱“高祖河”,周人謂“河宗”,戰國時代叫“濁河”,秦更名曰“德水”。另外還有“上河”“大河”“中國河”等多種説法。

  中國最早的地理著作《山海經》説:“崑崙之丘……河水出焉。”崑崙是仙山,黃河是聖河,對黃河的尊崇是中華民族歷經數千年積澱形成的文化心理。因為華夏民族的誕生和華夏文明的孕育、成長與黃河密切相關。“中國川源以百數,莫著于四瀆,而河為宗”(《漢書·溝洫志》),黃河為四瀆之宗、百河之首,是中華民族的搖籃,是民族精神的象徵和圖騰。

  黃河流域發現的最早人類距今大約180萬年,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已發現的人類古化石産地和石器遺址絕大多數分佈在黃河及其支流兩側。伴隨著黃河的濤聲,先民們在山岩和林莽中攀緣跋涉,逐漸掙脫混沌和蒙昧,一步步走向文明的曙光。在他們中終於出現了英雄的身影,伏羲、炎帝、黃帝,接著是堯、舜和大禹。

  三

  大禹是在中華民族的神話譜係中留下“神跡”和可考可證文字最多的一位神祇,也是在我們華夏民族心理中深深紮根的真實領袖和英雄。

  堯舜禹時代是洪水氾濫的洪荒時代。“當堯之時,天下猶未平,洪水橫流,氾濫于天下。草木暢茂,禽獸繁殖,五穀不登,禽獸逼人,獸蹄鳥跡之道交于中國。”(《孟子·滕文公上》)

  4000多年前,在人類歷史上確實存在一個大洪水時期。世界各地各個民族關於先民的記憶和傳説,大都與洪水有關。西方基督教的諾亞方舟,還有古代印度和希臘的神話中,都有人類在洪水之劫後再生的故事。對應中國歷史,堯舜時代也應該是真實的存在。

  面對洪水,和西方神話不同的是,華夏民族的祖先沒有寄希望於上帝,也沒有逃避,而是用自己的力量與智慧和洪水搏鬥、抗爭。禹的父親鯀治水失敗,禹受命于危難之際,他汲取了鯀以堵治水失敗的教訓,採用“高高下下,疏川導滯”之法,領導實施了大規模的治水工程。治理黃河是“重點工程”,大禹“導河積石,至於龍門,南至華陰,東至於砥柱”,辟開了阻擋洪水的山崖巨石,人門、鬼門、神門橫空出世,險峻的三門峽由此誕生。

  根據歷史學家的考證,大禹治水應該是真實的歷史,不過三門峽的形成,絕非當時的人力所能為。但無論如何,三門峽在黃河的歷史和中華民族的歷史上,都永遠是一個重要的節點。(洛陽日報  張文欣)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