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豫臺視窗 > 姓氏根親

千年漕運跡猶存

發佈時間:2018-03-22 10:52:00

□洛陽日報李學良 文/圖

黃河漕運遺跡

    漕運是利用河道或渠道進行調運糧食物資的一種運輸方式,也是我國歷史上一項重要的經濟制度。黃河漕運的極盛期在漢唐,當時關中平原生産的糧食難以自足,粟米主要靠東南富庶地區供應,因此黃河漕運業極為繁榮。從三門峽到新安縣鹽東村的黃河中游峽谷,因地勢險要、水流湍急,成為整個黃河漕運最具代表性的地段。

    一   

    雖然黃河漕運遺址大多被淹沒在三門峽水庫裏,但望著煙波浩渺、碧波盪漾的水面可以想像出千年前黃河漕運的艱辛與輝煌。

    漢唐兩代黃河漕運每年都要從崤山以東及江淮一帶運送大批糧食至長安。那時候江淮地區的糧食經汴渠運到黃河南岸的河陰倉,然後經黃河、渭河漕運至長安。

    説起黃河漕運,不能不説漕運棧道。整個三門峽境內的漕運棧道,大都是在河岸山崖的半腰處開鑿一條凹進岩石的小道,在無法開鑿凹道的絕壁上,每隔約2米鑿有一個方孔,用以揳入木梁,鋪板架橋。每當漕運船要逆流而上時,縴夫就沿著棧道拉船前行。在棧道中部的石壁上,鑿有許多牛鼻形的小洞,用以拴綁繩索,供拉縴人把持使力。

    唐開元二十二年(西元734年),唐玄宗下詔在三門東置集津倉,三門西置鹽倉,中間開山路十八里陸運東西倉的糧食,以避三門之險。工程完工後的天寶年間,年漕糧激增到四百萬石,從此國家糧倉積粟有餘。1957年,集津倉、鹽倉遺址及所鑿十八里陸道遺跡,均已被考古人員找到。

    關於三門峽東、西的集津倉和鹽倉的建造形式,可以從唐宰相裴耀卿的奏語裏得知。他上奏朝廷:“今天下輸丁約有四百萬人,每丁支出錢百文,五十文營窖等用。”故當時有“營窖”之名,可見唐代建造此兩倉也是採取地窖儲糧形式。

    十八里陸道也在三門峽北岸,今日有一條小道通往東、西二倉舊址。小道東段在峽谷中,西段才出峽谷沿著黃河灘走,道旁是峻峭陡壁,別無其他道路。據考證,這條小道就是在唐代舊道遺跡上新建的,但因受黃河沖刷,地形變化較大,唐代舊道大部分早已毀壞,只保留著短短一段舊道。舊道幾乎沒有痕跡,仔細辨識才能看到一條隱隱的走向線。

    據《文物》雜誌《黃河古棧道的新發現與初步研究》記載,1997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為配合黃河小浪底水庫建設,對黃河北岸漕運遺址進行了考古,在平陸、夏縣、垣曲境內的關窯、杜家莊等20個村莊的範圍之內,共發現方形壁孔1000余個,牛鼻形壁孔600多個,大型槽孔60多個,立式轉筒工程遺跡21處,歷代題記和石刻畫40多處,基本反映了當年黃河漕運概貌。

    黃河岸邊的漕運遺跡,歷經風雨滄桑之後仍能展現在世人面前,實屬不易。這是一部鐫刻在山石上的史書,真實而永久地記錄了我國自秦漢以來黃河漕運的歷史。

    二

    黃河八里衚同從新安荊紫山西的荒坡村到清河口,因長約八里而得名。八里衚同是黃河進入華北平原的最後一道峽谷,這裡河床狹窄,水流湍急,是黃河漕運的咽喉要道。八里衚同古棧道初鑿于西漢時期,形成于三國時期,頻繁使用於隋唐北宋,清嘉慶年間尚有修繕。

    曹魏時期,西元248年正月,黃河八里衚同被白霧般的大雨籠罩。在牛灣村北的河岸峭壁上,一位名叫賀晃的人正率領5000名勞工在雨中搶修棧道。這是棧道邊題記所記錄的正始九年的事件,説明曹魏時期對黃河棧道的修治極為重視。題記同樣記載了唐高宗上元三年(西元676年)修復棧道的情景。

    修棧道如此艱辛,運糧船行過八里衚同又是怎樣的情形呢?《新唐書·食貨志》記載,唐代黃河漕運專門打造可載糧五百石的船,十船為一綱,每綱三百人,篙工五十。按每年運糧四百萬石計算,這樣的船需要八千艘次,每天僅上行船就要有20余艘穿過八里衚同,這是多麼壯觀的場面啊。難怪杜篤在《論都賦》中説“大船萬艘,轉漕相過”。八里衚同漕運任務之繁重,於此可見一斑!

    昔日八里衚同水流湍急,浪濤洶湧,漕運船每當到此,稍有不慎,便會船翻人沒。加上兩岸險岩危石,崖壁陡峭,下行之凶險遠不及逆水而上的艱難。這麼多船是怎樣行過八里衚同的呢?

    其實漕運船兒逆水而上,全仗縴夫的苦力。“腳登岩呀,手抓崖,肩揹縴繩把船拉,屁股撅天上呀,腦袋夾到腿圪拉,掙倆錢拿回家呀,養活妻兒和爹媽……”這是棧道上縴夫拉船時喊的黃河號子。這首拉船號子,真實生動地記錄了縴夫們拉船之苦和逆水行船的艱難。

    在八里衚同的東口處有座西沃石窟,石窟內的佛像慈悲安詳,大佛垂目注視著腳下那滾滾東去的黃河水。河面上,成群結隊的漕運船行至石窟下,船工們都會雙手合十,祈禱平安地走過八里衚同。在石窟下方也發現了壁孔,也有牛鼻形孔,有方形孔,這也是黃河棧道的遺跡,開鑿于隋唐漕運工程之時。

    1997年秋季,洛陽文物考古隊曾在八里衚同勘測出古代棧道遺址2000余米,根據殘存情況,棧道可分為大峪灘段、東溝段和北洼段。大峪灘東段棧道在黃河河面12米以上的峭壁上,全長455米,寬度約1.5米。北洼段位於八里衚同南岸,棧道高出水面10米,全長650米,寬1米左右。東溝段是八里衚同內最長的一段棧道遺址,全長800米,高出水面13米。部分棧道面上鑿有橫向凹槽,以防滑,外側石壁上有十幾道縴繩磨拉的痕跡。

    八里衚同猶如一幅恢宏的歷史長卷,而黃河漕運則是這幅畫卷中最激動人心的故事。懸挂在崖壁上的古棧道經歷了2000多年的風雨滄桑,見證了黃河漕運工程的巨大規模和深遠影響,對研究漢唐時期的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等有重要意義。

    三

    新安縣的鹽倉村位於八里衚同東十三公里處的黃河南岸,這裡因漢代晉鹽向東漕運在此建立儲存倉庫而得名。後來鹽倉村分為鹽東村和鹽西村,1997年10月在進行小浪底庫區古代漕運遺跡考古調查時,所發現的漢代倉儲建築遺址就在鹽東村。

    鹽東建築遺址地處黃河南岸的二級階地上,北距黃河600米,海拔185米。漕運貨船從東到達這裡後,前方是航行艱難的八里衚同,漕船由水勢較平穩的下游河段進入峽谷河段,必須卸載換船,這就需要選擇適當的地點建立轉運倉庫。這段黃河的北岸是陡峭的山崖,沒有平坦的地方供建立大規模的倉儲設施,南岸群山連綿地勢起伏,也找不到合適建立大型建築的地方。鹽東村位於平坦的小盆地,一面臨河,三面環山,是一個理想的地方。

    洛陽考古隊對位於黃河南岸的鹽東倉庫建築遺址進行了考古調查與發掘。從地形上看,在建築遺址的東北部,東流的黃河在此遇到高山的阻擋而北流形成一個河灣,此處水流較為平緩,河邊適宜修建碼頭與倉庫。建築遺址上游3公里處的黃河南岸,為黃河支流畛河的入河口。此處有一古代渡口——狂瀾渡。渡口邊的崖石上有供縴夫拉船時行走的小道,道路邊的岩石上有數十個扣手和牛鼻孔,此渡口為黃河漕運的一部分。

    這座漢代大型倉庫遺址分主體建築、附屬建築、燒窯區、墓葬區,還有水井、道路等重要遺跡。整個遺址由墻垣、通道、柱礎石、路面等遺跡組成,平面呈規則的長方形,南北長179米、東西寬29米,建築面積達5000平方米,整個倉庫建築為立柱式結構,這座漢代倉庫建築十分雄偉。

    這個遺址的建築形制與長安武庫和漢代宮殿建築相似,但內部結構較為獨特,應屬於漢代的國家建築,為專門設立在黃河邊的漕運倉庫,它是目前黃河流域發現最大的漕運倉庫遺址,為研究中國建築史提供了新的建築類型。

    滾滾河水衝不去黃河漕運往日繁榮的跡象,點點遺跡讓今日的我們將無限的思緒留在這裡,一遍遍盤旋、往復……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

微信公眾號